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催眠女友

2019-05-31 11:53  作者:admin 点击:次 

催眠女友

   第一章 催眠秀,催眠诱导再诱导

  有一天我在图书馆遇见了曼妮莎,她爲了学费在图书馆内打工,我则正爲

了我的经济学报告在找资料,一开始我主动去找她搭讪,不一会儿,我们发现

彼此有很多共同之处,就这样的很快的成爲了朋友。

  然后我经常约她到咖啡厅去聊天,一次又一次的,我们互相谈论关于彼此

的事情,愈来愈了解彼此,刚开始我很满意这种状况,然而在我愈来愈了解她

后,我不再满足于和她只在咖啡厅聊天的现况,我想要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我

向她表白L,但她说她刚结束和上一任男友的感情,她的男友相当的差劲,她

不希望再陷入情网,我只好继续和她在咖啡厅里聊天,最多一起看看电影。

  可是我依旧无法克制的被她吸引着,她是如此的美丽,留着一头披肩的褐

髮、戴着眼镜,简直就像是女歌手丽莎.洛普,她的面貌、她的身材,她全身

没有一处不在吸引着我,然而她却从不让我有更亲密的行动。

  所以我有了一个计画。

  我的堂兄是一个催眠师,他的职业就是在全国各地旅行表演,有时是公司

的表演,有时还有电视台邀请,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高中时,我们都发现自

己对催眠有着强烈的性幻想,然后我们很认真的学习催眠并对彼此练习着(当

然避免让对方做丢脸的行爲),后来我上了大学(就是现在唸的这所),而他

已经将催眠当成职业了。

  幸运的小子。

  我看到他刚好要到这边表演,就说服曼妮莎和我一起去,他就是这麽进入

了我们的故事,和我的预期一样,曼妮莎并不喜欢夜总会,但是我对她解释那

个催眠师是我的堂哥,这对我也是个很难得的机会,于是她终于心软了。

  然后我打电话给我的堂哥,我不知道他会住在哪个旅馆,所以我call

他的呼叫器,这麽一来,即使他还在路上也能知道我在找他。

  「嗨,李察,你过的还好吗?我好几年没看到你了。」他回电的时候对我

说着。

  「还是一样就学校那些事,你都知道的嘛,听到你来这里真是太开心了,

我们应该要一起吃个晚餐好好聚聚的。」

  「是啊,可是我不知道挪不挪的出时间,我的行程太满了,不如你来看我

的表演吧?照往例,还是免费的票。?

  「我当然一定会去的,可是...你能不能给我两张票?我还想带一个女

孩去。」

  我的堂哥在电话那端鼓譟着,「喔,约会吗?」

  「还不算是。」然后我很简短的跟表哥说明了我和她的状况。

  「这样,我想我或许我可以帮助你,听起来,她好像是个蛮保守的女孩,

不太可能会自愿上台接受催眠,可是我会有办法让她上台的,然后结束后你们

到后台找我,我会去除她的障碍的。」

  「真的吗!可是你要怎麽让她上台呢?」

  「我有办法的,相信我。」

  我和曼妮莎很早就到了会场,去拿我们的通行证,那就像是演唱会的后台

通行证,一个让我们挂在脖子上的牌子,上面写着很大的来宾,再上面写着我

堂哥的艺名。

  「罗伯?盖兹?这是真名还是他自己编的?(译者注:盖兹英文发音是凝

视的意思)」在人群慢慢的进入会场的时候,曼妮莎看着她身上的牌子问着。

  「当然是艺名,罗伯真的是他的名字,可是他和我一样姓福斯特。」我打

量着曼妮莎,她穿着一件她常穿的牛仔裤,事实上,除了牛仔裤或家居便裤,

我没有看过她任何其他的装扮,上衣也永远是衬衫加一件普通的毛衣,她实在

不适合这麽平凡的衣着,即使她看来仍如此动人。

  「妳会不会自愿上台被催眠?」我问。

  「想都别想,我才不让别人来控制我的大脑,而且我太聪明了,没有人可

以催眠我,我可不想上台坏了你堂哥的声誉。」

  我笑了笑,「可是我听说没有任何人是无法被催眠的。」

  「反正我就是无法被催眠,之前我有一个女性朋友想要催眠我,和一些其

他的女孩,结果所有的人都被催眠了,只有我没有。」她说着,听着她谈论着

催眠的话题,不禁让我兴奋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灯暗了下去,并响起了音乐,我认得这个音乐是堂哥的出

场音乐,当灯再度亮起时,他已经站在台上了。

  他开始说一些开场白,和以往一样,不外乎是催眠不能使任何人做他们不

想做的事,还有叫所有人放鬆之类的话,堂哥说这也是催眠诱导的一部分,主

要是让观衆进入浅催眠状态,让大家放鬆并提高上舞台的意愿,也就是他所谓

的自愿者。

  我必须要说他做的确实很好,因爲我的堂哥一直对催眠性爱有着强烈的兴

趣,他总是会让他的舞台上不乏美女,而今晚他似乎特别幸运,虽然我真正的

目的,曼妮莎,无论我怎麽鼓吹她还是不肯上台。

  「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催眠诱导,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绝对的安静,无论

是观衆或自愿者都要完全的集中,任何噪音都会毁了今天的表演,或者让我们

必须从头开始,现在请关上灯。」灯光暗了下来。

  「谢谢,现在请放鬆,然后深深的吸一口气再吐出来,深深的放鬆,现在

所有的观衆请专注的看着,我发现看着别人进入催眠是非常迷人的,你应该要

看着舞台上的人怎麽进入催眠,深深的吸一口气,等一下,慢慢的吐出来,然

后完全的放鬆,你也许在你的座位上感受到影响了,这是完全正常的,深深的

吸一口气并放鬆,等一下不要吐出来并深深的放鬆,然后吐出那口气,完全的

放鬆着,你也许已经注意到,当你听着我说话的时候,你会将目光集中在某个

东西上,放鬆,也许观衆中有一些人是很想上台的,可是太过害羞,现在你不

需要担心舞台的问题,你可以放鬆,吸气、吐气,深深的放鬆,我知道,每一

观衆、每一个人,心里都有点想尝试催眠的感觉,吸气、吐气,深深的放鬆,

现在正是你的机会,当你听着我的声音,你就可以感受到舞台上这些人的感觉

,放鬆,现在我知道观衆里有一个人很想上台,深呼吸并且放鬆。?

  我不时的捏着自己,避免也被他催眠,然后我看向了四周,几乎所有的人

都直直的盯着台上看,即使女服务生和酒保也都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站立在原

处,这时罗伯正注视着曼妮莎,我看了看曼妮莎,她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动物

般,无神的回望着他。

  我挪了下位置,隐藏起已勃起的阴茎,我也不知道我在怕谁看到,我想现

在就算我把内裤脱掉套在头上曼妮莎也不会发现。

  「那个观衆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完全的迷失在我的眼神中,现在我只要

轻拍一下他们的额头,他们就会深深的睡去,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呼吸并且

放鬆,事实上,只要我轻拍你的额头你就会睡去。?

  他转过身面对舞台上的自愿者,每个人都是一脸呆滞,他一个接一个的点

着他们的额头,他们就这样瘫软下去。

  「现在妳已经看到我的力量了,他们都如此的放鬆,深深的沈睡着,舞台

上还有一张椅子,一张爲了想要像他们一样放鬆、一样深沈睡着的观衆準备的

椅子,想想妳现在的感觉多麽舒服,想想现在放鬆的感觉是多麽舒服,假如妳

更加放鬆,妳会感到加倍的快乐,现在,曼尼莎.马歇尔请上台坐上这张椅子

準备更加的放鬆。?

  在我想到我们都是写过来宾的单子之前,我还蛮讶异他怎麽会知道她的全

名的,但是这怎麽也比不上我看着被催眠的曼妮莎站起来走向舞台上最后一张

椅子时那时的震惊,她看来就像是某些劣质电影中的殭尸一样,双手无力的摆

在身旁,缓缓的向前走着,当她走到椅子坐了下来,罗伯走过去和她说了一些

话,他关掉了麦克风,所以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些什麽,我想他是在加深她的催

眠状态,然后他伸出手拍了下她的额头,她便闭上了双眼无力的倒在身旁的女

孩身上,完全的被催眠着。

  我是想描述台上的情形,但其实没有什麽特别好说的,我很羡慕堂哥的工

作,但他也并没有做什麽其他的催眠师不曾做过的事,他让这些自愿者跳舞、

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和根本不存在的动物玩耍,还有用会使人兴奋的枪射击他

们,即使如此,看着曼妮莎在台上做这些事还是让我相当享受,虽然这不是我

堂哥最好的几场表演,但我一点也不在意。

  表演结束后,他一个接一个的让自愿者离开催眠状态,然后让他们走下舞

台,轮到曼妮莎时,他又在她耳边说一些话才叫醒她,然后我看着曼妮莎茫茫

然然的走到我身边坐下。

  「喔,很精采的表演。」我对她说着。

  「是啊,真的很不可思议,真不敢相信那些人会不由自主的做那些事情。

」她说着。

  「嘿,妳也上了台耶。」我有点怀疑的说。

  「哈哈,才没有,我一直和你坐在这里。」她回答。

  「妳上台了啊,妳还认爲自己是脱衣舞者,在台上脱去了毛衣和T恤。」

这是观衆们最爱的一段。

  「好吧,李察,也许在你的幻想里我这麽做了,但是我确实一直在这里,

你说什麽也无法改变的。?她十分坚持。

  我想一定是罗伯让她忘了所有被催眠的事情,这对他来说颇不寻常,通常

他最喜欢看被他催眠的人在催眠结束后羞愧而困窘的样子。

「我们是不是应该到后台打个招呼。」她建议着。

「呃,向谁?」

「当然是罗伯啊,他是你堂哥耶,你不想见他吗?」

「哦!当然当然,我很讶异妳也想。」

「谁让他在舞台上这麽迷人。」

  所以几乎是曼妮莎拉着我走到罗伯的休息室,到了那里后,罗伯正在外面

和别人说话,我想他一定是想催眠这个女服务生,然后他看见了我,「李察,

能在这里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希望你喜欢今天的表演。」

  「每个细节都和你想像的一样。」我说着,然后我们看着曼妮莎不明所以

的表情都不禁偷偷笑着,「这位是曼妮莎。」

  「很高兴认识妳,你们可以先到休息室里坐着,我很快就会过去,喔,还

有,曼妮莎,当妳坐下后妳会想着磁铁。」

  曼妮莎奇怪的看着他,就像一个陌生人突然去叫妳想着磁铁,「好的。」

  然后我们走了进去,我在最近的一张椅子坐下,而曼妮莎坐在我对面的沙

发上,突然间她慢慢的擡起了左手,她讶异的看着它「我的手!」

  「嗯,妳想做什麽?」我问着。

  「我不知道,感觉好像里面有磁铁还是什麽的,我没有办法放下它,它自

己一直向上浮着,」她尝试着用右手将它压下来,但是一点用也没有,只是稍

稍减缓了左手上升的速度,「这太奇怪了,李察!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手!」

  「妳怎麽不放轻鬆,看看会发生什麽事情?」我建议道。

  这时她的左手已慢慢到达了肩膀的高度,她用右手拉了最后一下,然后终

于放弃了,静静的看着左手升到了眼睛附近,然后到达她的额头,就在这一瞬

间,她突然闭上了眼睛,全身失去了力量,把头垂在胸前沈沈的睡着,只剩下

左手依旧停在额头上,看着这样的曼妮莎,让我的裤挡里充满了活力,我好想

拿部相机把这个画面照下来,这时罗伯走了进来。

  他对我点点头然后对曼妮莎说着。

  「曼妮莎,妳的手不再像磁铁一样了,让它垂到妳身旁,让它垂到妳身旁

能帮妳更加的放鬆,」她的手放了下来,「很好,乖女孩,我现在要对李察说

一些话,妳可能会觉得很无聊,所以我要妳全神贯注的从一数到一千,每当妳

数一个数字,妳会想像妳从一条很长的楼梯往下走一阶,而楼梯的底部有一张

非常舒适的床能让妳放鬆,在妳到达了最后一阶,也就是第一千阶,妳会让妳

的心灵和大脑在那张床上舒服的睡着,完完全全的放鬆,甚至睡的比现在更沈

,但是妳会张开妳的眼睛并且站起来,等待我的声音,让我带领妳进入更放鬆

的催眠状态,明白吗?现在开始数。」

  他转向了我「我对你很失望啊,李察,这个女孩那麽容易接受催眠,爲什

麽你自己不试试看。」

  「我不知道,我不认爲这会成功,而且我也不想控制她的心灵,我怕弄乱

这一切,我是真的深爱着她,要不是她沈睡的样子这麽吸引我,我一直希望有

其他可以更接近她的方法,而且她告诉我她不能被催眠。?

  「是喔,你知道吗?她对催眠的接受度真是出乎意料的高。」

  我相当的讶异,因爲曼妮莎看来那麽的有主见。

  「那麽我会给她一些后催眠暗示,让你可以随时使她进入催眠状态,我还

可以让她喜欢被你催眠,而且会觉得被你催眠是最美好的事。」

「太好了,谢谢你。」

  「嘿,假如当初不是你陪我练习,我现在可能还在汉堡王工作呢,算是我

欠你的。?

  接着我们的交谈聊到了他这几年来再美国四处旅行发生的故事,都是很不

错的经曆,但现在说的是我的故事。

  大约在十分锺后,我注意到曼妮莎张开了眼睛,然后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

前方。

  「喔!」我看着她空洞的双眼讶异的叫着。

  「我知道,这也总是让我感到兴奋,不论我做过了多少次,现在,曼妮莎

,看着我,告诉我我是谁??

  她转过头看着他,「主人。」

  罗伯看了我一眼,好像在告诉我『我爱这个工作』,然后又看着曼妮莎,

「没错,妳是我的奴隶,而我是妳的主人,但是妳还有另一个主人,奴隶,现

在看着李察。?

  她转向了我。

  「他也是妳的主人,妳必须服从他就像妳服从我一样,妳喜欢当他的奴隶

就像妳喜欢当我的奴隶一样,妳想要让他快乐就像妳想要让我快乐,妳希望他

催眠妳就像希望我催眠妳,现在妳知道了,妳睡着的心灵和大脑都记清楚了,

但是清醒的曼妮莎并不知道,当曼妮莎醒来后她将完全不记得她进来休息室后

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只会认爲她在和李察说话,明白了吗?当我数到三后,睡

着的曼妮莎会变成清醒的曼妮莎,一、二,然后醒来,三!」

  「很高兴你们能来这里,我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的看看李察了,而且还能和

他的朋友见面,妳喜欢我的表演吗?」

  曼妮莎先是眨了眨眼,看来有一点困惑,然后她坐了下来摇摇头想使自己

清醒,接着她开始微笑着,「太棒了,我很喜欢,真的非常有趣,我想我可能

好几年没有笑的这麽开怀了,刚刚结束后,李察还想告诉我我刚上了舞台,但

是我根本没有被催眠。」

  罗伯笑着,「既然妳当时没上台,那妳现在想试试看吗?」

「喔,我是没有办法被催眠的。」她说。

  「真的吗?爲什麽妳如此肯定。」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曾经对我试过,但是失败了。」她说明着。

  「妳不认爲我...是个专家,可能会做的比她好?」

  「不,她是主修心理学的,我想她已经够好了。」

「既然如此,妳能让我挑战看看吗?」

  「爲什麽?」

  「爲什麽不?反正最糟的情形也只不过是我失败了,而且如果妳无法被催

眠,那妳就不会被催眠,是吗??

  曼妮莎不太情愿的点点头,「好吧,既然你那麽坚持。」

  「太好了,现在我要做的和我今晚在台上对那些自愿者做的有点不同,给

我妳的项鍊好吗?」他问着。

  曼妮莎的项鍊是一个金色的心型盒子,她将它藏在毛衣和衬衫的下面,但

是我们在她上舞台时都看的很清楚,曼妮莎也没有发现罗伯应该没看过这条项

鍊,很快的将项鍊解下来交给他。

  罗伯拿着这个盒子,走到了曼妮莎坐着的沙发旁,然后他悬着那个盒子,

刚好在曼妮莎的眼前,他慢慢的摇动着手臂,让项鍊左右晃动着,就像电影里

头那样。

  「这项鍊对妳而言很特别吧?里面有谁的相片?」他问着。

  「我姊姊的。」她回答。

  「她叫什麽名字?」

  「凯西。」

  「真是个美丽的名字,那麽曼妮莎,既然这东西对妳这麽的重要,妳一定

要一直注视着它,不要移动妳的头,只用妳的眼睛跟着它,左、右、左、右,

但是妳信任我,是吗?」

  「是的。」

  「很好,信任我是很重要的,因爲妳会发觉妳的眼睛变的疲倦而沈重,它

们很需要水分,所以妳必须不断眨着眼,而当妳闭上眼睛时妳就无法看着妳的

相片盒,但是妳信任我,妳知道你可以闭上双眼,妳的相片盒不会发生任何事

情,所以妳可以放心的眨眼,妳的相片盒一直在这里。」

  她开始不断的眨着眼睛,然后又张了开来。

  「深深的吸一口气,现在,吐出来并深深的放鬆,信任我是很好的,因爲

妳的眼睛愈来愈沈重,妳必须一直眨眼,眨眼的感觉那麽的舒服,妳想要不断

的眨眼。?

  她闭上了双眼,过了一秒才睁开来。

  「深深的呼吸并更加的放鬆,每一次眨完眼,妳都会很高兴这个相片盒还

在妳的眼前,妳会用妳疲倦的双眼看着它来回的摆荡着,每次妳看见妳的相片

盒,妳就会更加的放鬆,继续眨眼,而每次当妳更放鬆,妳的双眼就会更加的

沈重而疲倦,更想要继续眨眼,眨眼、放鬆、眨眼、放鬆、眨眼,现在张开眼

睛是那麽的困难,继续眨眼,虽然妳很想看着妳的相片盒,但是妳更想要的是

闭上双眼,眨眼、放鬆、眨眼,没关係的,妳信任我,当妳再眨眼时,妳会发

现将眼睛继续闭着感觉会好的多,眨眼,当妳的眼睛闭起来时,妳知道我会保

管好妳的相片盒,眨眼,妳信任我,眨眼,深深的放鬆,眨眼、继续眨眼。?

  她现在都闭上眼睛一段时间才匆匆的张开,而当她想继续张着双眼,只要

一听到他说『眨眼』,她又会立刻闭上双眼,似乎她每次张开眼睛都只是爲了

再度闭上而已。

  「眨眼、眨眼,深深的睡去。」

  她终于闭起了眼睛,没有再张开了。

  「这样放鬆的感觉是很好的,现在让我引导妳更深的催眠,放鬆并进入更

深的催眠,妳会感到一只手碰触着妳的身体,当它碰到哪里妳就会觉得那里失

去了力量,就像妳的眼睛一样,首先,妳的腿。」

  罗伯向我做手势,于是我离开了位子朝曼妮莎走去,然后抚摸着她的大腿

,就这样,他说哪里我就抚摸她身上的那个部位,。

  「臀部,如此的放鬆而沈重,腹部,感到如此的放鬆、温暖、沈睡,胸部

,多麽的沈重,手臂,然后整只手,沈重、温暖而放鬆。?

  一直到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肉都失去了力量。

  「曼妮莎,妳曾经被催眠吗?」

  她喃喃的不知道说些什麽,我们都没听懂。

  「听好,睡着的曼妮莎可以对我们说话,她想要告诉我们我们问的每一件

事情,她想要回答我所有的问题,即使是只有睡着的曼妮莎知道的事,妳曾经

被催眠吗?」

  「是的,有过两次。」

  「什麽时候?」

  「今晚,还有两个月前。」

  「两个月前谁催眠了妳?」

  「丽莎。」

  「她的朋友。」我向堂哥解释。

「告诉我们丽莎催眠妳时的情形。」

  「她选了催眠术的课程,想要向我和另外三个朋友表演,她让我们去她的

公寓,坐在她準备好的椅子上,然后她开始将灯光调暗,要我们做着深呼吸,

告诉我们我们有多麽的放鬆,而且我们会开始变的很睏,然后我发现其他的女

孩子都开始睡着了,开始感到担心,因爲我不想被丽莎控制,但当我想离开时

,她突然只对着我说话,告诉我我有多需要放鬆,闭上眼睛并深深的睡去感觉

有多麽的好,然后我发现除了看着她的眼睛我什麽都不能做,最后我也闭上了

眼睛。」

  「当妳睡着后妳做了什麽?」

  「我们都做一些很滑稽的事,像是对她的狗说话,然后她让所有的人都记

得催眠中的事,除了我之外,接着她叫醒我们,让另外三个人先回家,要我先

留下来,然后她低声的对我说了一些话,我便又沈沈睡去。」

  「然后呢?」

  「她告诉我我是一个同性恋而且爱上了她,她要我替她口交,最后她又让

我睡着并要我忘记所有的事。」

  「丽莎后来有对妳下什麽指令吗?」

  「她要我无论在什麽时候,只要听见她说『小猫咪,睡吧』,便会立刻睡

去。」

  「好的,曼妮莎,现在我要妳完全的放鬆并进入更深的催眠,妳完全不会

注意妳身旁的任何事,直到妳感到一只手碰触妳的膝盖,明白吗?现在,完全

的放鬆。」

  罗伯转向了我,「天啊!」

  「我也是这麽想,我根本没想过丽莎是...这样的。」

  「你见过丽莎吗?」罗伯问着。

  「见过,她长的很漂亮,我还听曼妮莎提过她觉得她有一点放蕩,但从不

知道什麽同性恋或催眠师的。?

  「好吧,我想你必须对她有一点动作,不可以再让她继续溷淆曼妮莎的脑

袋,特别是今晚过后,我的建议是,你让曼妮莎请她过来,然后催眠她让她离

开妳的女朋友。?

  「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你甚至做的比我还好,你唯一不行的只是因爲你害怕,可是

现在你必须这麽做,明白吗??

  「好吧,我会的。」

  「好,现在看看曼妮莎,」罗伯伸出手碰触她的膝盖,「曼妮莎,妳现在

是如此的放鬆,等一下我一弹指妳就会醒来,可是妳不会记得妳被催眠了,妳

会认爲我想催眠妳但是失败了,然而每次我抓一下鼻子妳就会脱去一件衣服,

而且妳将不会察觉自己在做什麽,一直到我问妳冷吗妳才会察觉,而当妳发现

自己在做什麽时,妳将发现自己无法停止的脱去全身的衣物,而当妳全身一丝

不挂时,妳会发现妳落在地板上的衣服变的重的完全无法捡起。」然后他弹了

一下手指。

  「好吧,我放弃了,妳赢了,妳真的无法被催眠。」

  曼妮莎摇了摇头,弄清楚状况,然后开始笑着,「我就知道,但是你真的

做的很好,我几乎以爲自己被催眠了。」

  堂哥抓了抓鼻子,「妳不必安慰我了。」

  曼妮莎立刻脱去毛衣,里面穿着一件前面写着游乐区名字的黄色T恤,没

有了毛衣的遮盖让她的胸部曲线更加的明显,我发现罗伯也细细的望着她的双

乳,「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没有什麽感觉。」她边说边脱去自己鞋子,在罗

伯又抓了一次鼻子之后。

  「你倒是差点把我催眠了。」我开玩笑的说。

  曼妮莎也笑了,而堂哥又抓了一次鼻子,她脱去了牛仔裤。

「你鼻子不舒服吗?」曼妮莎问。

「没有,」他又抓了下鼻子,「这只是习惯而已。」

  曼妮莎又脱去了T恤,我几乎要在裤子里射了出来,她的身体是如此的曼

妙诱人,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除了刚刚在舞台上除外。

  罗伯笑着问,「曼妮莎,妳觉不觉得这边有一点冷?」

  「不会啊?爲什麽...」曼妮莎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突然发现自

己身上只剩下内衣裤、短袜,还有眼镜,然后她又开始动手脱去剩下的衣物,

她讶异的抗议着,「发生什麽事了?我怎麽会没穿衣服?我无法停止,你到底

对我做了什麽!??

  她最后拿下了眼镜,我很快的将它从地板上捡起来,然后她试着用手挡住

自己的身体,一只手遮着胸部,另一只则遮住阴部,但看起来还是相当诱人。

  「曼妮莎,」罗伯说着,「我跟妳打赌,当我弹了一下手指后,妳会发现

妳的双手很重很重,让妳无法举起它们,只能让它们自然的垂在身边。」然后

堂哥一弹指,曼妮莎便立刻放下了双手,现在的景象是更迷人了,我发现她的

胸部比我想像大的多,因爲她的穿着总是很保守。

  然而她又立刻转身背对我们,嘴巴仍不停的叫着。

  「曼妮莎,当我再弹指时,妳会发现妳的嘴巴变的很放鬆,只能够在回答

问题的时候说话,妳也会发现妳必须转身面对着我们,而且没有办法离开。」

  罗伯又弹了一下手指,曼妮莎突然变的沈默并且转过身面对我们。

  这时门口传出了敲门声。

  「曼妮莎,现在有两个金属环套着你的手腕,当我弹了下手指后,这两个

手环会变的很轻,会轻到将妳的两只手直直的拉起,同时妳会发现自己完全不

能移动,妳只能站再这里等我回来。」

  他站了起来,弹了一下手指便走了出去,我看着曼妮莎慢慢将双手高举过

头,然后直挺挺的举着,我不知道罗伯会去多久,现在我只想将这样的曼妮莎

永远留在我的脑中。

  他回来后脸上带着微笑。

  「怎麽样?」我问。

  「这下看来我的时间比我以爲的多,原本我下个礼拜预约好的饭店发生了

火灾,这代表我现在很闲,你住的地方大吗??

  「对不起,我住在宿舍,里面就只有一张床和书桌,实在没有其他的空间

了。」

  「那她的呢?」

  「我只有去过一次,那里本来是四个人住的地方,不过后来有两个人搬出

去,我想空间应该蛮大的。」

  「很好,这样就可以了,我想你在哪里都能睡吧。」

  「曼妮莎,现在我要妳完全的放鬆,并再仔细的听着我的声音。」

  在下了更多的指令之后,曼妮莎醒了过来,穿好了衣服后突然邀请我和罗

伯陪着她。

  「你们可以待到贝丝回来都没问题的。」她说。

  罗伯微笑着,我知道贝丝在一切结束后会感到高兴的。

  因爲罗伯是和一些伙伴一起旅行的,所以他必须在我们离开前先通知一下

他们,他说他大概会在一个小时后回到休息室,然后就离开了,我不太自在的

坐在那里,想着该说什麽话才不会让她发现十分锺前我还看过她的裸体。

  结果她先打破了沈默,「这是个很棒的晚上,谢谢你的邀请。」

  「这没什麽啦,只是妳无法被催眠,真是可惜。」

  「是啊,你也知道我无法被催眠的。」

  「我想也许我有办法。」

  「我实在不这麽认爲,可是我可以让你试试。」她所接受的某个指令就是

她会欣然接受被我或被罗伯催眠的机会。

  「好的,先闭上妳的眼睛。」

  「我以爲被催眠后才会闭上眼睛。」她嘲弄着。

  「我知道我跳过了某个步骤,但我希望妳闭上眼睛并舒服的坐着,深深的

吸一口气,摒住它,然后再吐出来,现在再做一次,再将它吐出来,继续这样

坐着深呼吸,注意着妳的呼吸还有我的声音,这是现在妳唯一需要关心的事情

,妳会发现妳每次呼吸,每次吸完气后吐出来,妳的身体就会更加的放鬆,呼

吸,然后放鬆,倾听我的声音,然后放鬆。?

  我将手伸到她的耳朵旁边并弹了一下手指,「妳听到的是一个非常有力量

的声音,等一下当妳更放鬆后,妳会再度听到这个声音,当妳听到这个声音后

,妳会试着张开双眼,但是当妳听到它后,妳会觉得妳的全身是那麽的放鬆而

舒适,妳的眼睛并不想睁开,它们是那麽希望继续闭着,所以它们会背叛妳的

心灵继续紧闭着,妳的心灵愈想睁开双眼,妳的双眼就会闭的愈紧,直到妳的

心灵也疲倦了,就像妳的身体一样的放鬆并只能倾听着我的声音,现在妳会注

意到妳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深深的放鬆着,妳的腿和脚,感到如此的温暖而沈

重,事实上,妳已经无法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因爲它们是那样的温暖而沈重,

妳的手臂也一样,每次妳做一个呼吸,妳就会感到妳身体的某一处完全的放鬆

了,现在是妳的脖子,让妳的头垂下吧,很舒服的睡去,温暖、放鬆,继续呼

吸,吸气、吐气。?

  我再弹了一下手指,「试着张开妳的眼睛,好沈重、好舒服,放弃吧,让

妳的心灵像眼睛一样温暖的睡去,像妳的手、妳的脚,都深深的睡去,深深的

、深深的...?

  我有点吃惊,我仍然办的到,或许罗伯是对的,我们两个之间,我的催眠

总是比较好,我只是无法站到舞台上表演,在受了几次挫折之后,我离开了罗

伯去学法律,但是一对一的催眠,我仍然做的很好。

  「更深、更深,曼妮莎,现在妳必须要学习一些很重要的词语,第一个是

『瞌睡时间』,当我说『瞌睡时间』,妳会很快的睡去,深深的睡着,妳将不

会注意到妳身旁发生的任何事情,直到我说『醒来吧,曼妮莎』,第二个是『

曼妮莎娃娃』,当我说『曼妮莎娃娃』,妳的心灵会完全的睡去,让我来控制

妳的身体,妳会做我说的任何事情,并且成爲我的奴隶,而当我说『催眠时间

,曼妮莎』,妳会立刻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準备好倾听我的声音,只想要倾

听我的声音,最后,当我要妳做某件事情并弹一下手指,妳会马上忘记我要妳

做什麽,但是妳一定会去做那件事,现在,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会醒来,并忘记

我给妳的所有建议,但是妳会记得妳被催眠时发生的其他事情,过了今晚,妳

将会记得妳曾经被催眠过,一、二、三!?

  曼妮莎张开了双眼并看看四周,「喔!」

  「怎麽样?」我问。

  「你成功了,我是说,我想我被催眠了,我只是闭起了眼睛,当你弹了手

指后我以爲我可以张开双眼,但是我就是办不到,?她停了一下,「你有让我

做什麽事情吗?有给我什麽建议吗??

  「没有,不是这一次,但是我等一下就会,催眠时间,曼妮莎。」

  她张开了嘴似乎想说些什麽,但是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整个身体落到了沙

发上。

  「进入更深的催眠,曼妮莎,现在妳会完全的放鬆,并进入更深、更深的

催眠,当妳醒来后,每当我说了什麽并拍一下手,妳就会变成那个东西,假如

我说卡车,妳就会变成卡车,假如我说脱衣舞孃,妳就会变成脱衣舞孃,在我

说『记得』这个字之前,清醒的曼妮莎不会记得这个指令,但是清醒的曼妮莎

会记得我可以很轻鬆的让她回到深沈的催眠状态,这让妳非常兴奋,妳喜欢被

我控制的感觉,妳希望我让你做更多性感的事情,一、二、三!?

  「我又被催眠了?」

  「是的,但是现在妳是个商店的服装模特儿模型。」我拍了一下手。

  她摆出一个模特儿模型的传统姿势,然后就定在那里不动,我站了起来去

移动她的姿势,让我可以脱去她的毛衣,然后T恤。

  「妳现在是一个肚皮舞者。」又拍了下手。

  曼妮莎看着我,并向我扭动着身躯,今晚之前,我完全无法想像她有办法

这样跳舞,接着她将她裸露的肚脐贴近我的脸。

  这时门打了开来,罗伯从外面走了进来,「喔,我应该先敲门的。」

  「催眠时间,曼妮莎。」

  曼妮莎停止的舞动,闭上双眼,双手无力的摆在身边。

  「当我数到三之后妳会醒来,并不再被拍手的建议所影响,妳不会记得被

催眠时发生的一切,直到我说『记得』,一、二、三!?

  曼妮莎摇了摇头看看四周,她的毛衣和T恤都被丢在地上,而且她站在我

的双腿之间,「发生什麽事?」

  「记得。」我说。

  她看了看我,然后看了看罗伯,接着尴尬的笑着,「喔,天啊!我不是真

的做了那些事吧?我根本不想,喔,亲爱的,?她看着罗伯,「我想妳的堂弟

是个比你更棒的催眠师。?

  「这麽多年来我都是这麽告诉他的。」

                                     第二章 曼妮莎的住处

  曼妮莎开车载着我和罗伯去她的住处,罗伯身边只有一些行李,其他的东

西都让他的伙伴带到下一个地方了(就是那个发生火灾的饭店),路上并没有

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因爲我和罗伯都没有兴趣在她开车的时候去扰乱她的心

灵,尤其是在这台丰田的汽车。

  我们停到了曼妮莎住所的停车场,当罗伯拿着他的行李时,我对曼妮莎说

着,「曼妮莎,当我们进去妳的住处,带我去妳的房间,让罗伯和贝丝独处。

」接着我弹了一下手指,她眨了眨眼,完全没有回应我的话。

  当我们进去她的公寓,罗伯将行李放在前门,曼妮莎对贝丝介绍着他,贝

丝有一头很长的漂亮黑髮和浅色的皮肤,她的胸部看来比曼妮莎还大,但也可

能只是她故意给别人这样的感觉,她总是穿着紧身服,像是今晚,她就穿着让

你几乎可以看出乳头形状的上衣,还有紧身牛仔裤。

  「来吧,李察,我房间里有点东西想给你看。」她抓着我的手将我拉进她

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什麽东西?」我问。

  「也许你应该试试继续对我用更多的催眠,我们上一次被打断了嘛。」

  我坐在她的床上微笑着,「妳希望在被催眠时做些什麽?」

  她脸红着,「我不知道。」

  「知道吗,你不能让任何人在被催眠时做他不想做的事,所以对妳所做的

每一件事,我可以假设有一部分的妳很想要,即使清醒的曼妮莎不这麽认爲,

可以吗?」

  曼妮莎考虑了一下,「好啊,只要我肯做就没问题。」

  「好的,曼妮莎,坐在我的旁边,然后,催眠时间,曼妮莎。」

  她闭上了眼睛,头无力的向前垂下。

  「进入更深的催眠,现在,曼妮莎,当妳等一下醒来后,妳会觉得身上的

衣服让妳好不舒服,让妳全身都发痒,妳只想着要赶快把衣服脱掉,但是在妳

脱去每一件衣服之前,都必须先得到我的许可,除非我说好,否则妳无法脱去

任何衣物,一、二、三!」

  她张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然后开始扭动着身体。

  「怎麽了?」我问。

  「你知道我怎麽了,我的毛衣让我好痒,不要告诉我这不是你的建议。」

  我忘记消除她对建议的记忆,但是也没有什麽影响,我看着她继续扭动身

躯,「好吧,妳想要脱掉它吗?」

  「不可能,我可以抵抗的,没有问题,你做的还不够。」她对我挑战的伸

了伸舌头。

  「我打赌妳每一次呼吸,都会感到状况更坏了十倍,事实上,可能是二十

倍,很快的,妳会难受到完全受不了。」

  她看来似乎要憋住呼吸,但是只过了二十秒就放弃了,在她大概又吸了十

口气之后,她大叫着,「好吧,我放弃,我可以脱去毛衣吗?」

  「好的,可以。」

  脱去了毛衣,又剩下那件黄色的T恤。

  「好像没什麽用。」她说。

  她不断的改变姿势然后又问着,「我可以脱去鞋袜吗?」

  「好的,可以。」

  她脱去了鞋袜。

  「妳的脚很漂亮。」我说。

  「呃,谢谢,」她很不舒服的说着,「我想不到我该脱去什麽,我的眼镜

吗?」

  「不,曼妮莎,妳的眼镜让妳感到很舒服,事实上,妳全身上下只有眼镜

是唯一能让妳感到舒服的。」

  「那我怎麽脱去T恤?」

  「好吧,脱下眼镜后把它拿给我。」

  她将眼镜拿下来交给我,在她把T恤脱去后我将眼镜还给了她,「这样好

多了。」她戴回了眼镜。

  「接下来呢?」我问。

  「没了,我都做好了,再催眠我,然后停止这一切。」

  「不,我们说好可以让妳做妳被催眠后会做的任何事,这也是其中的一部

分,我想每次我碰到妳的鼻子,妳的衣服就会让妳更不舒服一百倍。」我伸出

手想碰她,但是她抓住了我的手。

  「哈。」她笑着,将我的手从她的鼻子前拉开,我想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

鼻子,而她也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会,我决定要赶快

结束。

  「妳的手臂变的沈重而温暖,完全的失去力量,沈重的让妳无法举起。」

  她抓住我的力量变的愈来愈小,然后终于鬆了开来,她的双手无力的向下

摆着,表情看来似乎很挫折,我摸着她的鼻子,一次又一次...

  「好啦,我投降了,我可以脱去裤子吗?」她问。

  「不行,先脱去胸罩,但是妳要先想办法让我同意。」

  「想办法?才不要,」我又碰了几下她的鼻子,「好啦好啦,你想要做什

麽?还是你想要我做什麽?」

  我朝她的肚子靠近,「这个。」我的嘴巴贴近她的肚脐,然后我吹了一口

气,她敏感的笑着,我又吹了一口气,然后用舌头舔着她的肚脐,接着我向上

移到她的双乳之间,用嘴巴贴近她的乳沟又继续吹着气。

  「好了,好了,这样好痒。」

  「好吧,妳可以脱去胸罩了。」

  她仍然只是坐在那里,然后看了我一眼,「我的手还是不能移动。」

  「喔,对了,当我再对妳的肚脐吹气,妳的手就会回到自己的控制。」

  然后我又弯下腰吹了一口气。

  我坐了起来看着她脱去了胸罩,她微笑着,「感觉太好了。」

  「妳有着很漂亮的乳房。」

  她没有理我,「好了,现在我可以脱去裤子了吗?」

  「可以,只要你爲我吞下某个东西。」

  「吞下什麽?」

  我站了起来脱去长裤和内裤,下半身全裸的站在她面前,我指着我早已勃

起的肉棒,「就是这个,妳只要让它射出来,然后吞下它,我就让妳脱掉妳的

牛仔裤。」

  「想都别想。」她摇着头。

  我将阴茎往她的脸上顶去,不断的碰到她的鼻子。

  「别这样!」她嘶吼着。

  「这是妳唯一的选择,」我看到她伸起了手,「妳的手又再度变的温暖而

沈重,妳只能将它摆在身边,事实上妳的全身都非常的放鬆,完全的没有了力

量,只能躺下去并且放鬆,但是妳的衣服仍让妳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她向后倒在了床上,我也上了床跨坐在她的肚子上,然后我又伸手碰了碰

她的鼻子。

  「好了,好了,我会做,我愿意吞下任何东西!」

  我跪了起来,先用阴茎在她的脸上摩擦来得到快感,然后用手射了出来,

我试着要瞄準她张开的嘴巴,但是却大部分都射到她的脸上。

  「对不起。」我说。

  她吞着射进她嘴里的精液。

  「妳会渴望品尝我的精液,妳愿意做任何事来得到它。」然后我弹了下

手指。

  「这不像我想像中那麽糟。」她承认的说着。

  「好的,只要我碰一下妳的肚脐,妳就可以再次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离

开了她的身上把裤子穿上,然后又坐了下来拍了一下她的肚脐,她坐了起来。

  她转了转眼睛,清理一下自己,「那接下来呢?快一点,我想要把内裤脱

掉。」

  「嗯,让我想想,我要妳同意让我搬进一个空的房间。」

  「好的,其实我也正这麽想着。」她边说边脱去了内裤。

  「妳觉得怎麽样?」

  「好多了,然后呢?」

  「坐到地板上,很好,我想现在是瞌睡时间。」

  她像是灯光熄灭般的完全睡去,然后我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我看见罗伯正坐在沙发上对贝丝说话,她看见了我,梦幻般的笑着,「你

们可以一直留着到妳们想走爲止。」

  「谢谢。」我说。

  罗伯对着她的耳朵说了些悄悄话,她点点头,然后就闭上眼睛失去了力量

,我走过去坐在沙发旁的椅子上。

  「怎样?」我问。

  「她不像曼妮莎那麽容易接受催眠,但是也是很好的受催眠者,我发现她

也对催眠感到兴奋,还有她也是当初被丽莎催眠的其中一个人,虽然她记得这

件事,但当然没有全部记得,还有,她很喜欢你,很奇怪吧。」

  「嘿。」

  「你那边怎麽样?」

  「一切都很轻鬆,我让她脱去衣服,还有,现在我可以搬进来了。」

  「真的,这太好了,校园的生活真令我嚮往。」

  「然后我们该对丽莎做什麽?」我问。

  「事实上,丽莎命令贝丝明天晚上留在家里,好等她过来,我相信她也对

曼妮莎做了一样的建议,我们只要一直待在这里,等丽莎过来时再行动。」

  然后我回到了曼妮莎的房间。

  「醒来吧,曼妮莎。」

  她茫然的坐了起来,「我睡着了吗?」

  「没有错。」

  「好奇怪,我以爲不会有人...这样的。」

  「妳是如此的疲倦,所以这一点也不奇怪,妳觉得好睏,我敢保证,只要

妳的头一碰到枕头妳就会立刻睡去,只要妳的头一碰到枕头,妳就会非常深沈

的熟睡着,所以妳现在应该穿上睡衣然后上床,当妳一躺到枕头上,妳就会立

刻深深的睡去,妳会睡的很好,直到要上明天早上的课。」

  她走到了衣橱,拿出一套法兰绒的睡衣并穿上它,然后将眼镜放在梳妆台

上,把刚刚丢在地上的衣服丢到洗衣篮里,然后钻进棉被躺了下来,当她碰到

枕头的那一瞬间,她立刻闭上双眼失去了知觉。

  我走到一个空的房间,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床,所以我又回到曼妮莎的房间

,躺在她身边的棉被上,也準备睡去。

                                            第三章 搬家

  那天我忙着搬进曼妮莎和贝丝的住处,因爲我本来住的宿舍只是一个单人

房,比一台车大不了多少,用我的车将我房间所有的东西搬到这里来也只花了

三趟而已。

  当我放好了我的衣服、书籍、音响设备和电脑,罗伯陪我到IKEA买一

些其他我本来没有的家具(我本来的宿舍附有床和书桌),在选好了床、书桌

、椅子和一张豆袋椅后,罗伯带我回公寓下车,他则开着我的车道这个城市里

到处逛逛,我决定先睡在曼妮莎的床上(我的床两天后才会送来),好好补充

一下体力,来面对今天晚上可能发生的各种状况。

  当我醒来后,太阳已经落下了,房间里一片黑暗,除了走廊穿过门缝传来

的一丝光线,我听到门外有声音,所以我走过去想要开门,然后我听出其中一

个是丽莎的声音,接着我又发现声音了来源慢慢的往这里接近,我一时拿不定

主意,就躲到了衣橱里。

  我不认爲我可以一个人解决调丽莎这件事,所以在这一刻,躲进衣橱是我

唯一想的到的办法,她的衣橱相当的宽阔,而且门上刚好有一个裂口,让我可

以看到整个房间。

  几乎是在我关上衣橱的同时,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来,然后曼妮莎跟着丽莎

走了进来,接着曼妮莎打开了灯,一瞬间,我的眼睛什麽也看不到,然后我才

慢慢的适应了亮度。

  「妳让李察搬进了这个地方?」丽莎问着,听起来有点沮丧。

  「是的,我觉得多一个房客也不错。」曼妮莎回答。

  丽莎点点头在这个房间绕着,然后她突然直直的盯着曼妮莎的双眼,并用

一种低沈而富有暗示性的声音说道,「是的,多一个房客是不错,但是妳现在

真的需要和男人交往吗?妳的生活那麽紧凑,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能让妳放鬆

吗?不像和女人住在一起,不像妳和我一起,不像妳现在正凝视着我的眼睛

这样,我的眼睛让妳很放鬆,让我的声音和眼睛帮助妳放鬆,忘记妳所有的困

扰,再次陷入我舒服的魔力中,深深的进入我的催眠,现在脱去妳的衣服,曼

妮莎,让妳自己更加的放鬆。」

  我必须承认丽莎真的很厉害,曼妮莎的眼神很快变的空洞,她的心灵似乎

在丽莎的命令下离开了身体,我看着这些,又感到无比的兴奋,曼妮莎的身体

开始脱去衣服,心灵却完全的空白。

  这个时候我突然失去了平衡倒了下去,丽莎讶异的看着这里,并且走了过

来想知道衣橱里爲什麽会发出声音,我完全待立在原处,但是这样下去她一定

会发现我,还好在她打开衣橱之前,外面的门传出了声音,然后我听见罗伯喊

着,「哈啰,我回来了!」

  「那是什麽人?」丽莎质问着曼妮莎。

  「罗伯,他是李察的堂哥。」丽莎用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回答着。

  「妳先继续放鬆着,我要去帮罗伯找到像妳现在这样舒服的状态,等一下

就回来。」我听见丽莎这麽说着,然后听到门关起来的声音,我就站了起来走

出衣橱。

  「曼妮莎,妳听的到我吗?」我摇着曼妮莎。

  没有回应,其实我就猜到会这样,她现在只对丽莎的声音有反应。

  既然不能帮助曼妮莎,我决定先去帮罗伯,如果丽莎比他还厉害的话,但

当我走到前门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担心,我看到丽莎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而罗伯在一旁若无其事的脱去鞋子。

  「这也太快了!」我说。

  「你想听听这个很讽刺的事吗?猜猜她的催眠术是谁教的?」他说。

  「你?」

  「没错,我记得我是在一年前见到她,就是我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她来

到后台,对我说她正在做学校的报告,希望能对催眠有更多的了解,刚好我离

下一场表演又有一些空档,我就花时间教了她一些基本的催眠方法,当然我在

那时也催眠了她好几次,所以我一看到她,就知道她是曼妮莎和贝丝口中的丽

莎,然后我只用了一个后催眠指令。」

  「房间里的曼妮莎还陷在她的催眠里,当时我躲在衣橱。」

  罗伯笑了笑,「喔,真的吗?我还真想看看。」他向下看了看睡在地板上

的丽莎,「丽莎,当我弹了一下手指后妳会醒来,然后妳会去帮曼妮莎解开催

眠,当妳完成后,妳会到厨房去坐在椅子上,然后立刻回到像现在一样的催眠

状态。」然后他弹了一下手指。

  当曼妮莎离开了催眠状态后,她发现自己是裸体的,罗伯、我,和傀儡般

的丽莎站在她的身边,她不用说话,我也看出了她的难过。

  「发生了什麽事?你们都在这里做什麽?爲什麽我什麽也没穿?」她问着

,眼神快速的扫过我们。

  罗伯将手伸进口带,用手握住某个东西伸了出来,当他将手张开时,手掌

上放着曼妮莎的项鍊,她将它悬在曼妮莎的眼前,「我只是想把这个还给妳,

记得它之前让妳有多麽的放鬆吗?现在妳只要信任我,就像信任我拿着这条项

鍊一样,当我弹了一下手指后,我要妳站起来并且到厨房坐下,而当妳坐下后

,妳会发现妳可以很容易的进入深沈的睡眠,就像之前那样。」然后他弹了一

下手指。

  就这样我们都到了厨房,我和罗伯坐在被催眠的曼妮莎和丽莎对面,罗伯

对着她们说话,加深着她们的催眠状态,然后对她们下指令。

  「丽莎,每一次妳想催眠曼妮莎、贝丝、李察或是我,妳会发现最后妳将

会催眠了自己,妳会立刻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并无法抗拒妳想催眠的人给妳

的命令,妳也会发现自己想要被我和李察催眠,这让妳很兴奋。」然后他又对

着曼妮莎,「曼妮莎,我要睡着的曼妮莎除去来自丽莎的建议,妳明白吗?」

  「是的。」

  「好的,告诉我有些什麽,就像电脑一样,妳先将它说出来,然后假如妳

听到我说『丢掉』,妳就会将它永远从妳的记忆中删去,并不再对妳有任何影

响,但是如果妳听到我说『留下』,它就会继续影响妳。」

  「只要听到她说『小猫咪,睡吧』我就会立刻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

  「丢掉。」

  「我会被女人吸引。」

  「留下。」

  「我害怕和男人亲密。」

  「丢掉。」

  「我只会爲她而兴奋。」

  「丢掉。」

  「我的最后一个男朋友很差劲。」

  「是她让妳相信妳的最后一个男朋友很差劲?」

  「是的。」

  「丢掉。」

  这时我们听到前门打了开来。

  「那一定是贝丝,我在这里帮助曼妮莎,妳何不去陪她玩玩?」罗伯建议

着。

  我不太情愿的离开了那里,在客厅见到了贝丝。

  「嗨,大家都去哪了?」她问着。

  「罗伯在厨房里催眠曼妮莎。」

  「酷!我能去看吗?」

  「不,她很难被催眠,所以罗伯想要和她独处,假如我们现在走进去,可

能会毁掉这一切。」我说明着。

  「喔,好吧,那我们能做什麽?」她问。

  「嗯,我可以对妳试试罗伯教我的一些招式。」我建议着。

  不管这是罗伯之前给她的建议,或是像罗伯所说的,她确实很喜欢我的意

见,「太好了,到我的房间去吧。」

  她的房间几乎和曼妮莎的一样,除了粉红,整个房间几乎全是粉红色的,

还有一个不同,她的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安乐椅,这也是里面唯一一个不是粉

红色的东西。

  她看见我奇怪的看着那张安乐椅,想着这麽一张褐色方格图桉的椅子怎麽

会摆在这麽可爱的房间。

  「这是我爸的,我放再那里让我随时能想到他。」她说。

  「喔,对不起。」

  「不用了,我爸还活着,我只是很喜欢这张椅子,所以才拿了过来。」

  「那麽,妳可以坐到那张椅子上,我们就要开始了。」

  「好的。」她坐了上去,我要她把脚平放在地板上。

  「如果妳已经準备好要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我要妳闭上眼睛,深深的吸

气,在缓缓的吐出来。」

  她闭上了眼睛。

  「深深的吸气,让更多的氧气充满妳的身体,每当妳一吐气,妳的身体就

会更加的放鬆。」她做了几次深呼吸,身体已开始变的放鬆。

  「每次妳吸气又吐气,妳就愈能感受到妳的身体那种自然的节奏,妳会感

到更加的舒服而放鬆。」我停了下来让她自己放鬆,然后才又继续,「当妳继

续坐在那里,妳会感到自己不断更加的放鬆,妳能够感觉到如果妳把手放在椅

子的扶手上会更加的舒服吗?」我再度等着,然后她慢慢的把原本放在膝盖上

的手摆到了扶手上。

  「很好,将妳的手轻轻的摆在扶手上,妳会发现妳的手变的好轻,妳的手

指轻触着扶手,妳做的非常好,当妳继续这样将手轻鬆的把在扶手上,妳有没

有发现每次妳坐一次呼吸,它们就好像想要自己往上升起一些。」

  我等了一下,然后她的左手慢慢的擡了起来。

  「妳是不是感到妳的手愈来愈轻,当妳的全身完全放鬆的同时,它正朝妳

的脸慢慢靠近,妳的另一只手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感觉?甚至感到更轻?」

  这时候她两只手都已经离开了扶手,但左手还是比右手高了一点。

  「那种感觉很有趣,妳的手感到愈来愈轻,慢慢的向妳的脸靠近,但是这

完全不受妳的控制,当妳的手快碰到脸的时候,它会短暂的停留一下,因爲妳

知道妳将会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

  这时她的手几乎快到达脸的位置了,左手已经高举过肩膀,但右手还在胸

部那边。

  「在妳的内心準备好要进入深沈的催眠之前,妳的手不会碰到妳的脸,而

当妳的手碰到脸时,妳就会做一次深呼吸,完全的放鬆,让妳自己进入更深、

更平和的催眠状态。」

  她的手停留在离脸大概只有一公分的位置,我伸出手在她耳朵旁弹了一下

指头,「睡!」

  她的手立刻碰到了脸上,然后她做了一次深呼吸,完全的放鬆了,我让她

放下手,并感觉自己进入了更深、更深的催眠。

  当她的手回到膝盖,我决定先给她一些建议。

  「妳听的到我吗,贝丝?」

  「是的。」

  「很好,当我们说话时,妳会不断进入更深的催眠,每当我说一个字、每

当妳回答我一个字,妳都会更深、更深的被催眠着,我是谁,贝丝?」

  「李察。」她没有精神的回答着。

  「我不只是李察对吗?」

  「是的。」

  「我还是妳的主人。」

  「是的,李察主人。」

  「对我这样说的感觉很好,是吗?」

  「是的,很好。」

  「好的,贝丝,每当妳听到我说『催眠时间,贝丝』,妳就会感到很轻鬆

,陷入像现在一样的催眠状态,还有每当我要妳做某些事然后弹一下手指的时

候,妳会忘记我告诉妳的事,但妳一定会照着我的话做,明白吗?」

  「是的。」

  「很好,贝丝,现在我要从一数到五,当我数到五后妳就会从催眠状态醒

来,但是妳不会记得从妳闭上眼睛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妳只会记得那是一个很

愉快的经验,很希望再被我催眠,一、二、三、四、五!」

  她张开了眼睛并慢慢擡起了头,她看看四周才看到我一直看着她,对我微

笑着,「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轻鬆,喔!你有给我什麽建

议吗?」

  「催眠时间,贝丝。」我说。

  她突然闭上双眼,勉强张开了一下,又立刻闭上,然后向后倒在椅子上。

  「贝丝,妳是如此的放鬆,妳可以听到我的声音,现在我要问妳几个问题

,妳会回答我,告诉我事实,那样的感觉是很好的,妳被我吸引吗?」

  「是的。」

  「妳希望和我做爱吗?」我或许可以控制一个女人的心灵,但是我不希望

去强姦任何人,这就是爲什麽我还没有和曼妮莎上过床,我想要确认曼妮莎的

意愿,你真的不能用催眠让任何人做任何他们不愿意做的事(不管故事里是怎

麽写的),所以我不能强迫任何人。

  「是的。」

  这当然是我希望的答桉。

  「催眠让妳兴奋吗?」

  「是的。」

  「妳希望我催眠妳让妳和我做爱吗?」

  「是的。」

  又一次,都是我希望得到的答桉。

  「现在,当我数到五之后妳就会醒来,妳不会记得在我说『催眠时间,贝

丝』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而当妳醒来后,每当妳听到我说『贝丝,凝视我的

双眼』,妳会发现妳只能凝视着我,完全无法移开视线,而且妳会服从我给妳

的所有命令,直到我弹了一下手指解开这个指令,即使妳觉得自己是完全清醒

的,明白吗?」

  「是的。」

  「一、二、三、四、五!」

  「妳有对我做什麽建议吗?我是不是能试着抗拒?」

  「贝丝,妳真的相当的诱人,在我催眠了妳时,妳说妳愿意和我做爱,但

是我不会问妳,或者是追求妳,我只要用一些催眠的指令,妳可以试着抗拒,

但妳会发现妳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笑了笑,看来有些担忧。

  「我不是在开玩笑,脱掉妳的衬衫。」我弹了下手指。

  她开始解开上衣的釦子,很快就脱去了衬衫,只剩下胸罩包着她完美的乳

房,她美丽的黑髮散落在乳房附近,看的我更加的兴奋。

  「妳已经脱去了衣服,虽然妳不想这麽做,现在脱去妳的牛仔裤。」我又

弹了一下手指。

  她才注意到她上半身只戴着胸罩,然后她又开始脱去牛仔裤,「妳不能让

我这麽做!我能抗拒的,我能抗拒的。」她咬紧了牙齿,皱起了眉头,似乎很

用力的在反抗着,但是她的动作甚至没有慢下来,很快的她就脱去了裤子,一

双修长的双腿和白色内裤出现在我的眼前。

  「妳无法抵抗我的,贝丝,现在脱掉胸罩和内裤。」又一个弹指。

  「去你的,你...」

  「不要说话。」再弹指。

  她的胸罩落到了地上,乳房(果然就像看起来那样的雄伟)解开了束缚蹦

了出来,接着她又弯腰脱去内裤,长满了黑色阴毛的小股起在我眼前出现,当

她将内裤也丢到地板上时,她用一只手遮住阴穴,一只手遮住乳房。

  我站了起来,脱去身上的衣物,只剩下内裤和短袜,就站在离她大约半公

尺的地方,然后我又向前跨了一步想要亲吻她,但是她竟然向我的小腿踢了过

来,虽然她没有穿鞋子,这麽一踢也不会很痛,但是还是让我后退了半步。

  「妳无法抵抗我,无论妳多麽的努力,贝丝,凝视我的双眼,深深的凝视

着我的双眼。」

  原本她的双眼一直试着要看向别处,但是却慢慢的被我吸引了过来,当她

一看到我的双眼,她的表情显得轻鬆且平和了许多,也不再有之前的担忧。

  「妳刚刚踢我那下,我晚点再给妳处罚,现在,我的奴隶,妳会感到一种

温暖的愉悦感佔据了妳的全身,妳觉得很美好而模煳,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

手,但是妳一点也不在乎,让它们自然的摆在妳的身旁,妳的心里只剩下慾望

,火热的性慾,妳希望得到性的抚慰,而且只有我办的到,妳非常的需要我,

但是在妳得到我之前,妳必须承认我是妳的主人,而妳是我的奴隶。」

  我弹了一下手指,让她离开我的凝视,她却突然扑到了我身上,不断的亲

吻着我的身体,将我推到了她的床上,但是她无法对我做什麽,除非她承认我

是她的主人。

  「说出来。」

  「你是我的主人,李察,我是你的奴隶。」

  然后我屈服了。

  在我们翻云覆雨过后,我又催眠了她,移去了一些建议,但不是全部,然

后下了一些新的建议并叫醒她,我们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我成爲了你的奴隶?」她问。

  「这让妳不舒服吗?」

  「不会,因爲我一直都有这种...幻想,」她安静了一下,「那曼妮莎

呢?」

  「曼妮莎必须自己决定她愿不愿意把自己交给我,你无法用催眠让一个人

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只能在后面加一把劲。」

  「所以我想要和你做爱,并且当你的奴隶?」

  「没错,但我想你只要在我们独处时叫我主人就可以了。」

  「是的,主人。」

  我笑了笑,伸出手抚摸她的胸部。

                                    第四章 曼妮莎的收服

  罗伯离开了这里大约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非常享受我新的生活,我没有

常常玩弄着曼妮莎,因爲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贝丝身上,但是我还是很期盼

曼妮莎能臣服在我的力量,我希望她愿意成爲我的奴隶,就像贝丝那样。

  当我工作结束后在傍晚时回家,他们俩个正坐在餐桌读书,通常我不太喜

欢用催眠打断她们读书,但是今天的工作让我一肚子闷气,我必须做一点事来

排解,我决定就是今晚,我要让曼妮莎完全变成我的奴隶。

  「今天读的怎麽样了?」我若无其事的问道。

  贝丝先擡起了头,「还不错,离考试还有两天,可是我们答应这学期一定

要考好的,我想我们整晚都要继续读书了。」

  「不休息一下吗?」

  曼妮莎头都没擡的就否决了我的提议,「不可能,我们才刚进入状况。」

  「妳已经看了多久了。」

  「五个小时。」

  「喔,算了吧,妳需要休息一下了,这样下去妳会累垮的。」

  曼妮莎仍低着头,「不用,我是认真的。」

  「妳知道这样读书效果很差的,我们去看场电影,两个小时不会影响什麽

的啦。」

  「我不理你...」曼妮莎回答。

  「来吧。」

  「我什麽都听不到。」

  贝丝对我耸耸肩,又低下头看着她的笔记。

  「我不知道妳们怎麽可以这麽久都不休息,这种书我只要看一两个小时就

会开始想睡了,我可以想像的到,妳们现在用那双疲倦的眼睛盯着那些字有多

麽的困难,也许妳已经觉得那些字都溷到了一起,愈来愈模煳。」

  「我听不到你。」曼妮莎说着,试着不听到我说的话。

  「不,妳听的到我的,妳可以看着妳面前的字也同时注意着我的声音,妳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妳那疲倦的双眼看着桌上的书并倾听我的声音,妳觉得

好睏,曼妮莎、还有贝丝,妳必须要眨眨眼,因爲读着这些书让它们多麽的沈

重而疲倦。」

  两个女孩都眨着眼,而且当我继续说着,她们眨眼的次数愈来愈频繁。

  「我没有在听。」

  「妳有的,妳的身体也是,它知道读书有多麽累人,我知道妳的双眼感到

多麽的沈重,妳觉得很勉强才能睁着眼睛,不断的眨眼,我知道妳的眼睛好疲

倦,妳已经无法看清面前的字了,妳只能看到一团黑,我知道妳看了很多书,

但现在妳只想要睡觉、想要放鬆,我知道妳觉得妳的脖子好累、觉得妳的头好

沈重,如果妳合起书本,妳就不需要再看着那些字了,妳可以马上睡着,因爲

妳觉得好睏、好疲倦。」

  我走到曼妮莎身边帮她盖上了书,并且在她耳边轻轻说着,「睡吧。」她

眨了几下眼试着要抗拒,但终究还是闭紧了双眼,趴到了桌上睡去,然后我又

走到贝丝身边帮她盖上了书,她也是无力而轻鬆的趴到了桌上。

  「非常的放鬆,没有什麽事会让妳困扰,事实上,当我数到三,妳会放鬆

到完全的失去知觉,失去妳的听觉、妳的触觉、一切会打扰妳睡眠的东西,除

非妳听到我叫妳的名字,一、很深很深的放鬆,二...非常的深沈...三

。」

  这两个人都已经完全熟睡了,不会对外界有任何反应,我走到曼妮莎的房

间拿出她的随身听和耳机,放入一个我预先用我的声音录好的带子,这个带子

可以让她进入前所未有的深沈催眠,然后我对曼妮莎下着建议。

  「曼妮莎,妳仍然完全的放鬆着,但是妳很快会听到我的声音,妳会很仔

细的倾听这个声音,它会帮助妳更加的放鬆,当妳听到这个声音数到五的时候

妳会清醒过来,但是妳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中,妳会脱去妳全身的衣服然后

走到客厅,坐到椅子上并再度进入深沈的催眠状态,等着我更多的命令。」

  我将耳机带到她的头上并按下拨放键。

  然后我走向了贝丝,因爲她已经是我的奴隶了,我叫醒了她。

  「我刚被催眠了吗?」她茫然的问着。

  「是的,曼妮莎也是,她正在听一捲带子,那可以帮她成爲跟妳一样好的

女孩,大概还需要一个半小时,我们两个现在可以好好享乐一下。」

  「是的,主人。」

  在狠狠的干过了贝丝之后,我来到了客厅,只见到曼妮莎一丝不挂的坐在

椅子上,看来相当的放鬆,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后颈、她的胸部,然后在她对

面坐下。

  「曼妮莎,当我弹指后妳会张开妳的眼睛,看到我的手上有两颗药丸,」

我说,这是从骇客任务中偷来的创意,「在我右手的是一颗红色的药丸,假如

妳吃下这个药丸,妳会很快的睡去,然后明天早上醒来,完全不记得今晚发生

的事。」其实这是一颗阿斯匹灵,蓝色药丸也是一样。

  「而我左手的蓝色药丸是服从的药丸,如果妳吃下它,妳会变成我的奴隶

,会毫无疑问的服从着我,现在醒来。」

  我弹了一下手指并给她看看药丸。

  她看了看药丸,然后看着我。

  「红色,妳会忘掉这一切,妳会完全的清醒并忘掉所有的事情,蓝色,妳

会成爲我的奴隶。」我说明着。

  「你不能用催眠把别人变成妳的奴隶。」她争论着。

  「妳全身赤裸的坐在这里,我不认爲妳还需要解释催眠的力量,一部分的

妳希望全身赤裸的坐在这里,催眠只是让那部份的妳显露出来,我相信一部分

的妳一定想要这颗蓝色药丸,一部分的妳梦想臣服在我的力量之下,就像贝丝

已经成爲了我的奴隶。」

  「贝丝?」

  「她现在正深深的熟睡着,她是我的奴隶,她服从我,她希望妳也能服从

我,她非常渴望能和妳共同服侍着我,就像妳一样,我想。」

  我不只是想而已,我看到她的乳头挺立了起来,下体也流出了淫水,只要

她吞下了蓝色药丸她就是我的,一开始我只是希望和她交往,但自从我让贝丝

成爲了我的奴隶,我不时想着要让曼妮莎也成爲这样,反正,很多人的交往也

是从性的服从开始的,我猜想。

  她拿起了红色药丸,但是又放下了它,然后她看着我的眼睛问着,「你爱

我吗?」

  我发自真心的说着,「我爱妳很久了,这是唯一的方法...」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我知道你不会和我上一个男友一样,我愿意,我

想...这会让一切有趣许多。」

  她吞下了蓝色药丸。

  而我成爲了她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