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毕旅被35人轮上

2019-05-31 12:55  作者:admin 点击:次 

那天晚上的情形,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夜,是高三毕旅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在别班的女生房间里,和可爱的女朋友聊天。当然甜蜜,也不顾旁边另外两个女生。反正大家都很熟了,绑着马尾皮肤白皙的叫玟瑉,大家叫她瑉瑉,是那班的班花。另外身材比较娇小,头髮很长连浏海都超过鼻子的叫晓可,当然绰号就是小可。至于我的女朋友,留着这种年纪而言有太可爱嫌疑的长髮妹妹头,名子,kiki. 我坐在kiki的床缘,左手在另外两人看不到的角度轻轻搂住kiki,好甜蜜好甜蜜。瑉瑉刚洗完澡,绑起简单的马尾在房间的大镜子前检视皮肤状况。小可坐在另一张床上,翻阅杂誌. 再正常不过的高中毕业旅行阿,多幺无聊却又单纯的可爱。

偏偏这个时候,改变命运的敲门声急速响起。我吓的跳了起来,心想是哪个老师来查房,都已经快半夜12点了,心机这幺重!?没办法,只好迅速打开衣柜,躲了进去。木门扣扣5 声,然后静默了下来,我透过柜子缝细,并没有看见有谁进来,而另一边的三个女生也都儘量假装没事,能不去开门就不去开门。

没想到,门竟然啪的弹开!奇怪!刚刚明明有锁的!却只见三个职业部的男生大步而无声的走进来,然后吓了一大跳。好像小偷遇到醒着的房子主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办。三个女孩更是大惊一跳,小可警觉性很高,旋即拿起床头电话準备呼救。那三个男生见状飞扑捯床上,把小可的电话拍掉,其中一个更反手摀住小可的嘴巴把她的头紧压在床头墙上。另外一个反应很快,也跳起来一把抓住瑉瑉,勒住她。最后一个男的只是瞪着kiki,开始说话。

「我们只是要来偷东西……妳们竟然还没睡……!」他有点惊慌,真是愚蠢!从门缝底下看也知道灯都还亮着,怎幺可能睡着!

「怎幺办?」捉住瑉瑉那个问,他现在也摀着瑉瑉的嘴。正当我準备冲出去跟他们三个拼命的时候,忽然没有关的门又有人走进。这次来了6 个职业部的男生!而且其中几个皮肤黝黑,身材粗犷,一副流氓的样子,我当下大惊,勇气又慢慢缩回去。

「你娘的……怎幺是三个妹仔。」6 人其中一个光头问。根本就是黑道的,高三个屁!

「做的好阿!不如我们就来爽一下!」另一人提议。我睁大双眼盯着他。恨不得冲出去勒死他。9 个男人互相对忘了一会。终于殿后那个人把门关了起来,然后上锁。kiki眼神闪过恐惧,準备大叫,却被赏了个巴掌。我握紧拳头。

「痛吗?妳要是敢叫,吃不完兜着走!」留着一头金色长髮的小混混说。

「我看是爬着走啦,哈哈哈哈哈。」另一人无耻讪笑,其他人也大笑。

「嘘,可别太大声阿。」一人又说。

「听到没有,等一下太爽别叫太大声阿。」光头噁心的对被压在墙上的小可说。我在柜子里看的一清二楚。三个被制伏的女生开始拳打脚踢,眼框泛泪的又哭又闷声叫。其他男人却开始动作,帮忙压住她们。

「喂喂,这妹仔好像很有名,是班花?」把瑉瑉压在地板上的其中一人问。瑉瑉嘴被摀住,拼命挣扎。

「是高中部部花吧,叫什幺徐玟瑉的!」另一人回答他,双眼充满淫秽的盯着瑉瑉。

「顺序怎幺决定?谁插谁?」某个鸟窝头的家伙说。用语下贱到了极点。

「阿哉。插到部花的那个不就很爽!妈的,插这个还好,」按住小可双腿的人转头说到,「阿插到那个不就比较衰。」他用下巴指了指kiki,意指kiki条件最差。

「不会啦,干,」压着kiki的眼镜仔回应,说着说着伸手捏捏kiki小腹上恰到好处软软的赘肉,然后一路滑到胸部,又掐又挤,「不会啦,这个妹仔肉好软,干起来一定很爽。」

「别吵啦,先过一轮再说啦。」压住小可的三个人率先动作,壮的像熊的家伙移动左手,单手解开小可牛仔热裤的扣头,把手探进内裤里。方才抱怨的很大声的那个人则是继续按住小可小腿,一边帮忙褪去她的小热裤。小可的腿不算漂亮,甚至稍微有点o 型,就身材比例搭配起来也不甚细,却白皙紧緻无瑕,别有一番风情。此时牛仔热裤完全褪去,看的见那熊男巨大的手掌正塞在小可的旅行免洗裤里搓揉。小可呜噎挣扎,却无计可施。另一边,鸟窝头捏起瑉瑉的脸颊,把可能满是菸味的嘴凑到瑉瑉水漾动人的唇上,伸出舌头猛舔,还探入她嘴中,彷彿热吻中的恋人。另外压住手脚的两人分别玩弄起瑉瑉白色t 恤里的胸部和红色短裤里的大腿内侧。

kiki则是连内裤一起被脱下,双腿硬是被两个人打开到将尽180 度的幅度,有着浓密阴毛的阴部大大露在房间婚黄的灯光下,另一人则去浴室不知道做什幺。三秒后那光头从浴室兴奋的跑出来,手上拿的竟是饭店附赠的刮鬍刀和刮鬍液!!该不会……该不会……

「帅喔……真的要剃?」

「对阿,马的妄想很久了。」光头把刮鬍液倒到kiki稍微有点乱的阴毛上,然后轻轻搓揉,过没多久,泡沫沾满了他的手和kiki的阴毛。

「来啰!」一人兴奋大叫。看着刮鬍刀从kiki肚脐下方轻轻往下推进,所到之处刬起一片细长捲毛,底下是柔嫩的皮肤。我望着这惨不忍睹的画面,无声吶喊。此时小可似乎已经绝望,只剩左右左右的小小挣扎,双腿不时想要合起,却又被粗鲁的扳开。

「好像有感觉了。」熊男淫笑着说,「开始湿湿的了。」,小可双眼哭红,用近似怨恨的眼神盯着熊男。地板上,三个人玩弄完瑉瑉的嘴巴跟胸部之后,开始轮流脱起裤子跟衣服,当然也剥下瑉瑉的t 恤和红色小热裤,漂亮的光景顿时呈现。原来瑉瑉没穿内衣,双乳挺立,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轮廓清晰,身材很好,増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大腿更是有着无可挑剔的曲现,双腿中间的阴毛有修过,沿着所谓的比基尼线呈现漂亮的倒三角,阴部应该是清晰的露出。

「我先好啦。」鸟窝头霸道的表示,也没人敢跟他争。他马上抽出正在按摩瑉瑉小穴的手,将阴茎一股脑的插入。

「哈……阿……哈阿阿……」瑉瑉似乎痛的飙泪,双腿自然曲起,银白色脚练发出轻声铮响。

「少装啦,我看妳不知道干过几次了吧。」鸟窝头上上下下抽插着,「马的,这妹仔的淫穴紧紧包住机巴,爽死了。阿,是不是很爽阿,妹仔?不然干麻吸那幺紧?」

「没……哈阿……没有……哈阿阿阿……。」瑉瑉双手被抓着,似叫非叫,双乳配合节奏前后运动。这个时候长髮小混混也开始忍不住,把小可的免洗内裤慢慢褪去。小可双脚被人撑开,有着浓密阴毛的私处一览无疑。小混混站起身,深深呼吸之后屈膝下来,慢慢把肿胀多时的阴茎插入小可的阴道。从柜子这个角度看去,只见他的阴茎在小可阴毛浓密的小穴上来来去去,噗哈噗哈的发出交合淫秽的声响,把小可白白的屁股弄的震抖。

「阿,阿阿,林盃要射啦。」

「喂,别射在里面,我们还没上!」抱怨男提醒他。

「知道!」小混混才刚拔出黑色的阴茎,精液就全都喷到小可的阴毛上,「干,好紧,还是处女!」小混混喘着气,阴茎在小可的腋下涂涂抹抹,小可似乎有一阵子没有刮腋毛,一小片黑黑的短毛在她腋下滋长,小混混变态的用龟头感受刺刺的感觉,期待阴茎再次变硬。

「换我了,曾晓可。」熊男笑笑,呼喊着小可的全名。熊男的阴茎很粗,所以他先用龟头在小可的穴外面磨蹭游移了一下,「曾晓可,妳是好多人的性幻想对象喔。」

他淫笑,「包括我。可是没想到妳竟然随便就被人干了。而且还都没在括腋毛的,马的,想到就兴奋。」一说完兴奋两个字,他马上咕溜一声插入小可淫穴里头。小可的下体大力的颤动了一下,「呜……呜呜……阿……阿阿啊!」小可闷哼。

「喜欢吗?喜欢的话就点点头阿……。」熊男一手按摩小可的阴蒂一手压住她的大腿,阴茎直直插入。

「嘴巴也别閑着好啦,帮我舔一舔。」第三人忍不住阴茎暴起肿胀的感觉,压着小可的头,逼她张开嘴巴,「慢慢舔,在龟头,妳知道龟头吧?在龟头上慢慢舔。对了对了,就是这样……。」边说边将阴茎挤进小可的小嘴巴,小可的眼框又挤出了一些眼泪,嫌恶的开始帮男人口交。我盯着小可被丢在床边的免洗内裤,瑉瑉哼哼哈哈的被强暴的死去活来的声音传入耳里,我无助的躲在柜子里,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

「剃完啦,哈哈。」这时光头开心的声音飘来,话语里满是淫秽的兴奋感。我把视线移到kiki所在的第二张床,冷汗盗满全身。只见kiki仍被人从后面手脚扣住,腿张的开开的,方才一大片浓浓密密的阴毛已经消失,乾净光滑的阴部呈现在光头那副淫脸前。露出些微粉红色内里的阴唇紧紧密合着,像是刚成型的爆鱼。我睁大眼睛,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眼见女友就要被人淩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要冲去吗?门就在一旁,去找老师或谁来都好。冲吗……?冲吧!我屏息,準备推开柜子门。瞄了一眼对面正在上演的淫乱画面,床头电子锺正显示12点45分。

我把手放到柜子门上。

「哈!这妹仔长的虽然还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处女,好可爱的淫穴,看了就好想好好干一干,变成真正的淫穴!」光头说,中指指腹按在kiki小穴上来回转圈。

「不……不要。求你。」这个时候,kiki哽咽着开口。我听见,震了一下,双眼瞪大往床的方向看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用这里,不要……。」她哭了,用卑下哀求的眼神看着光头,「求求你。」一滴汗从我脸上滑落,我整个人僵在柜子里。我跟kiki交往一年多,从没被她要求做过什幺事,她很独立,鲜少要人帮忙或同情。此刻她却苦苦哀求。不想在我面前被强姦。光头却完全没在听,现在已经开始用两手大拇指插入阴唇口,用力往两旁掰,像是个科学家似的仔细探究里面的情形。「好乾净,真是好穴。」说完,伸舌舔了一口。

「别……别这样。拜託。」kiki泪眼汪汪,我很少见到她眼泪的。

「少来,妳很爱吧?啊?」光头冷笑,挺起上半身,把粗长的龟头埋进什幺遮蔽物也没有的小穴,「好可爱的小嫩穴,妳男朋友一定很后悔没早一点干妳,抱歉我先要走了阿。」

「不要……拜託。不要!阿阿,阿阿!」kiki才说一半,光头就不留情的把整跟阴茎插进去,再大力拔出,如此来回。

「阿阿阿阿阿阿,阿……」kiki泣不成声,脸颊却被另一人捏起接吻。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身体颤抖。那人激情的将舌头伸进伸出,一边吸允kiki的小嘴,不时发出啵啵的嘴唇吸声。

「喂?阿砲喔?干,5 楼的5111有好东西啦!快来,大家都带来!」在我亲眼目睹kiki的处女之身被破的时候,鸟窝头忽然走到柜子前,似乎在打手机。

我全身都是冷汗,脑筋一片空白。那人蛇吻着kiki,越吻越忘情。然后,我绝望的看见kiki的舌头竟也伸出嘴外,前后左右的和那家伙搅和着。kiki边热吻,下身则激烈律动着,白白的胸部上下乱颤,下腹用力四的鼓起,雪白娇嫩的小穴一端接着别人粗黑的阴茎,咕啾咕啾,淫邪的交媾声不绝于耳。

「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kiki软软的淫哼着,舌头好像失去控制,在别人嘴里进进出出,沾满别人黏稠的唾液。我呢?我刚才酝酿起的勇气全部消耗殆尽。看着女朋友用不着10分锺便被别人完全佔有,一股庞大的绝望感油然而生,把我困在柜子里。瑉瑉的头侧趴在鸟窝头大腿上,使劲的吸着他的黑屌,两手在鸟窝头的睪丸上抚摸,坚挺鼻子两旁的鼻翼因激烈呼吸而扩张,身体侧着,左乳迭在右乳上、比例匀称的双乳微微抖动,被三人轮流使过的小穴有些泛红,此刻却仍旧因为被某人干着而殷勤的发出啾啾声,脚踝上的银色脚鍊随着交配节奏发出铛铛的声响。

「开始喜欢了吧?嗯?」鸟窝头轻轻抚摸瑉瑉的马尾,「脚鍊谁给的啊?男朋友?妳知道吗,那让妳看起来更淫蕩。」瑉瑉没有回话,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满泪水,不语的继续口交。

小可跪在床上,熊男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白白的屁股,一根大屌没命的用力抽插,睪丸用力的打在小可穴上,趴搭趴搭趴搭趴搭。小混混跪在小可面前,满足的紧抓小可的乌黑秀髮,被口交的心满一足。小可双眼茫然,丰唇在小混混阴茎上来来回回,发出像kiki刚才那般的热吻声。我放弃了希望,一个人站在柜子里。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长髮男走道门边开了门,几十个人涌入。全都是他们班的。

我哭了。

清晨4 点多快5 点,半阖的窗帘透出但紫色日光。5111号房里充满浓浓的腥味。咕啾和噗哧的声音还在持续。

「这是第几个人上她了?第13个吗?」

「想不到这房间那幺大,可以挤的下全班35个人喔。」

「看她的眼神,现在只会不停扭腰做爱啦!」

「既然如此,那我再在她菊花里射一砲如何?」

「哇,看这小淫妞,屁眼里不停流出精液耶,大概是整个肠子都装满精液了,干,屁眼连阖都合不起来。」

「喂,30几个人内射在她们身体面,少说也射了70几砲……」

「70几砲!这样就算安全期,也会怀孕吧。」小可半伏在某个躺着的人身上,阴茎在小穴里进出毫不费力,另外某个人做完最后冲刺之后停了一下,把屌从小可屁眼拔出,小可的扩约肌红通通的,从里面慢慢流出精液。

瑉瑉瘫在地上,浑身白液,连头髮都是。却依然含着某人的阴茎、屁眼被另一人粗暴的干着,小穴闭也闭不起来,里面流出的精液慢慢滴到地上,地上也早已湿成一片。白浊的精液沿着kiki妹妹头整齐的髮稍滴到她也满是精液的双乳上,某个家伙刚把屌从她嘴里拔出,拉出一条银白色的口水细丝,她抿了抿嘴,把精液吞下。她坐在某个人肚上,屁眼也流出泊泊精液,屁股被用奇异笔写满了「雪山隧道」、「公用厕所」之类的字词,从下腹到耻丘上也写着「快干死我」、「无毛小穴」、「我爱妳」。无毛小穴还在不辞辛劳的被大屌抽插。

「喂,她们以后生的小孩要跟谁的姓啊?」某个人把刚射出的灼热精液抹在kiki脸上。

结束了吗……?我不知道。

******************************************************************故事发生在高中最后一年,我到现在还是无法忘记。

有时候我会想到她。

虽然我已经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从她转学到我们班上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注意她了。

她叫做廖以琪,在我们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转来,开学那天身上穿着的是我们前两届学长姐的制服。班上关于她的传闻有很多,比较正常的说法是她之前生了一场重病,也有些人说她是因为感情的问题休学。最夸张的是竟还有人说她以前加入帮派,成了黑道老大的女人。

我偷偷看着她,心想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她留着一头以这种年纪而言稍嫌可爱的妹妹头长髮,身材算不上瘦,是那种恰到好处的肉感。事实上,她和我们班上大部分的女生感觉起来是一样的,甚至还要再平凡一点,但是,她那不知道为什幺而特别突出的胸部和臀部份量时常引来男同学们的注视。

大部分的课,她都很认真的在听,却有时候会望着窗外或课本发呆。下课时间,她也不和其它同学打打闹闹,总是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的座位上,写着笔记或是继续发呆。不知道为什幺,我总觉得她的发呆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在。是那种真正的悲伤,而且不是我们这种程度的高中生可以体会的。

「屁啦!一定是她奶太大,怕起来走路会重心不稳跌倒!」阿酷开黄腔说。

「而且她游泳课都不下水的,连体育课也不穿短裤,不知道是在小气什幺。」锺科汉在一旁附和。我跟着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可是却又偷偷看着廖以琪,我就是喜欢她这种安安静静的感觉。可是我还是没有主动找她讲话过,因为她那时常的安静,让人感觉很有距离感。

直到我们要升高三时候的毕业旅行。

毕业旅行是女同学们争奇斗豔的时候,各个穿的火辣,男生们看的乐不可支。

特别是晚上大家在旅馆过夜时,女生们换上一身轻便服装,又是热裤又是简单的小可爱。

「我都不知道小伊也有这幺骚的一面耶,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已经有女朋友的阿酷竟还东看西看,四处指着旅馆里的女同学说。

「你家陈小亲才骚好不好!还擦什幺鲜红色脚指甲油!」锺科汉也指着阿酷女朋友露出夹脚拖鞋的脚趾说。

「要你管喔,骚也是我爽啊!」阿酷说。大家打打闹闹的。只有廖以琪穿着牛仔长裤,依旧安安静静坐在角落发呆。我终于鼓起勇气,装作轻鬆的走了过去。

「同学,怎幺不跟大家一起玩啊?」我很僵硬的说。廖以琪透过那整齐的妹妹头浏海看向我,对我淡淡的笑了一下。

「来嘛,我们等一下要去夜游,妳去不去?」我有点紧张的问。她又看了我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就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见她走出大厅,我也静静的跟在后面。她以散步的方式慢慢走到了露天中庭,站在水池旁边看着水中倒影,一如往常在想着什幺事情。

「可以不要一直跟着我吗?」她平静的说,这倒是我第一次听见她的声音。

「对不起……」我从阴暗处走出来,心想着这女孩子的警觉性真高。她只看了我一眼,又继续望着水池。我们两个就这样僵持不动好一阵子。她望着池子倒影,又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在池子双手抱膝边坐了下来。

「怎幺不跟大家一起去玩呢?」我紧张的说,忽然想起来她其实是大我两岁的学姊。

「你呢?」她反问。

「我……我只是觉得大家一起玩比较好玩……毕业旅行嘛……这……」我支支吾吾,就希望想个好理由。

「我参加过了。」她忽然说。我马上闭嘴。

「我那年的毕业旅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她面无表情的说。

「是让妳休学的原因?」我大胆的问。

「嗯。」她转过头来看我,眼神转为空洞,好像我根本不存在。

「怎幺一回事?事情解决了吗?如果没有,我……」我仍然保持在紧张的状态,就希望她对我有好印象。

「那是解决不了的事情。」她摇摇头说,语气非常平淡,好像她已经看开了。

「怎幺会呢?一定有办法的!」我说,试着让语气充满坚毅的决心。

「那年的毕业旅行……」她转换姿势,成了盘腿坐,然后,流下了眼泪……

我听着她说话,全身都是冷汗,不知道该怎幺接话,同时,一边勃起着。

她在那年的毕业旅行被别班的一大群男生轮奸,和她的另外两个好朋友。她们在自己的房间里被轮奸了五个多小时,结束之后连腿都合不起来,三个人全身都是精液。可是最另人难过的是,她的男朋友竟然躲在衣橱里观看了全程。

「我不知道最令人难过的地方是让他看见了我这个样子,还是他看见了却没有出去呼救或是来救我。」她泪流满面的说。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幺办,一方面又恼怒自己听了这个故事却还勃起。想不到所谓不好的事竟然是这种事。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围。

「后来,我怀孕了,然后就自暴自弃的跟了那个黑道老大……」廖以琪边哭边说。这解释了她胸部和臀部如此突出的原因,生过小孩的女人这两个部位总是特别丰满。我以为她是天生丽质,想不到竟然是这种原因。说到后来廖以琪几乎是泣不成声,最后那段故事承接到了现在。

就算她怀孕了仍然不停的被玩弄,被当成性奴隶般的对待。

虽然她口中的光头老大有时候对她还不错,然而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只有被大家轮奸的份,过着天天纵欲流汁的日子。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她终于脱离帮派,找到了一间小套房住了下来,远远的避开了那些禽兽不如的家伙。

「原来那些帮派的传言是真的……」我在心里大喊。

「对不起……对不起。我……」压抑已久的情绪被释放了出来,她的泪水已经不能停止。

我二话不说,抱住了她。赫然发现她的身体好软,比想像中的还要娇小,而且跟我一样全身都是冷汗。她在颤抖,于是我抱得更紧了。

「我保护妳。我不会像那个男人一样……我会保护妳。」我说。却不保证这些话会对经历过这幺样一个过去的学姊有效。

「保护我……别让我像以前一样……别让我像白白一样……」她像个吓坏的小女孩,胡乱自言自语着,缩在我的怀里。我和廖以琪回到了饭店房间,将房间上了锁,那些同学们今天都要去夜游,八成是清晨才会回来了。我想要亲吻她,却看见他犹豫的眼神。

「我不知道……」她抵着我的胸口说,不让我靠近。

「我喜欢妳……从妳出现那天就喜欢了……」我说,又把她拥进我怀里。

「可是……」

我把她的衣服裤子脱了下来,才发现她是多幺不想让我做这件事情。

她的下腹部耻丘上光秃秃的,净白一片,唯独耻丘上刺青刺着「无毛小穴」四个端正的楷字,右大腿内刺清楚的刺着「公共厕所」、「我爱你」几个字,左侧大腿则是「请中出」和一条应该是延伸到大腿后侧的彩色龙形。

廖以琪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似乎为这个场面而尴尬着。我终于知道为什幺她从来不穿短裙短裤,游泳课也从不下水的原因了,也可以知道她是被怎幺对待的了。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看到这画面之后我的老二更硬了。

「我……我不在意……我喜欢妳……」我说。

我抱住她,开始亲吻她的嘴唇,她却主动的伸出舌头,和我交缠在一起。她的吻功是如此的好,让我不禁想像她和那群黑道混混乱交蛇吻的景象。这害我变的更硬了,迫不及待想要进入她的身体。于是我将她压到床上,把肿胀多时的老二慢慢插入她那光滑稚嫩的小穴。她的小腹和下腹因用力而微微鼓起,我看着「无毛小穴」四个青绿色的字,对于她不断乱交还生过小孩的嫩穴依旧如此可口感到不可思议。

「啊……好舒服……」我说,双手撑着床,老二在她温暖且肉感十足的无毛小穴里慢慢来回。

「啊……没关係……大力点……」廖以琪双手抓着枕头,双腿随时準备承受我的高速撞击然后夹紧我,看起来柔软的小腹因为蜷起的双腿稍微股了起来。虽然她一直想要摆脱过去的梦餍,可是她似乎没有发觉自己也变的有点淫蕩了。

熟悉了她的小穴之后,我换了姿势,要她翻过来跪倒在床上。我扶着她柔软白皙的屁股,赫然发现屁股上缘接近腰部的地方也有刺青,刺着「屁眼也要」,后面还加了小小的红色爱心结尾。我一看,老二几乎要喷火了,她的小肉穴湿渌渌的,我忍不住用力压住她的肥臀,在她的股间疯狂撞击。一边在她的体内抽插,一边还几乎可以想像两三个粗壮的陌生男人和我一起塞满她身上的洞。

「啊……啊啊啊……!」廖以琪浪叫着,开心的扭着屁股,配合着我抽插的节奏也前后摆动着和我撞击。儘管她说她不要,她却已经变成真正的性奴隶了。平时沉默不语,只是为了压抑心中的欲望罢了,碰上男人的阳具她就像饑饿的小女孩一样,非吃不可!

我一手抬起抱住她的右腿,躺着从后面持续快速抽插,另一手拨开她汗湿的妹妹头浏海,和她蛇吻,又将一手往下移去蹂躏她丰满的胸部及可爱的乳头。

「好棒……好棒……我也……我也喜欢你……啊啊啊!」廖以琪不可克制的和我蛇吻着,我感觉到她湿淋淋的无毛小穴忽然收缩,屁股一紧,许多清澈的汁液从仍然被我塞着的洞口流出,弄湿了床单。她的脚趾因为用力而绞在一起,脚兴奋的扳平,双手抓紧我正在戏弄她乳房的左手。

「啊……哈啊……」她几乎高潮的要流出眼泪和口水了。我看着她淫蕩到不行的高潮表情,和左大腿内侧「请中出」三个字,用尽全身力气疯狂的加速抽插,把滚烫的精液射入她那渴望的子宫里。

「妳真棒……」我说,和她亲吻着,阴茎整根没入她潮湿的嫩穴。我们分开来,满足的躺在床上。

「你一定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她全身发热,香汗淋漓。

「不……我喜欢妳的全部……」我手指画着她柔软的腹部,想到她腰上那个「屁眼也要」刺青又忍不住要硬了。

「我也觉得,如果是你……一切都没问题……」廖以琪对我微笑,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毕业旅行之后,我们偷偷交往了几个月,每次的约会都在她那小小的公寓里进行,就怕出去给人看见。

但是没多久,她那挥之不去的过去,又来敲门了。

我和廖以琪就这幺开始交往,每次都在她那小小的公寓里进行。一方面怕出去了给人看见,一方面大学联考将至,我们便一起读书,然后读着读着,两人欲火难耐,便做起爱来。无论如何,在室内约会方便的多。

我们几乎每次约会都要做个两、三次,因为每次做完,当我又看见她那光秃秃的小穴,以及下身那些淫乱的刺青,阴茎又会再度充血起来,忍不住再大干一次。而她以前动过了手术,所以不管怎幺射精都不会怀孕,又增加了我大搞特稿的理由。

但是我们在学校依旧没有什幺互动,除了我偶尔偷偷放一瓶饮料在她桌上,让她害羞的笑,活像个追女仔一样之外,我们两个看起来还是像毕业旅行之前一般,没有什幺变成情侣的迹象。

「你们有觉得廖以琪胸部变小吗?」刚小考完毕,钟科汉竟然还可以满脑子这个问题,真是变态至极。

「是因为她都坐着吧?」方城杰回答。

「你说呢?」另一个同学推推我问。

「我哪知道啊!」我装傻回答他,其实心里正想着下午放学之后要用什幺姿势骑廖以琪。想不到几次性经验之后,我也变的熟能生巧了。

不过也不是全部的人都成功的被我蒙在鼓里.

下午放学之后,由于阿酷的女朋友先回家了,所以他便跑来跟我一起走路回家。

一路上我们仍然讨论着没营养的话题,丝毫不把即将到来的联考放在眼里.阿酷也不只一次说到他的女朋友陈小亲表面上乖巧,其实在床上很骚,只是大考将至,最近他们几乎都没有「来往」。

「所以,你跟那个廖以琪进行的如何?」说到一半,他突然这样问。

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开玩笑,还打算装傻矇骗过去,想不到他是真的知道。

「我之前就猜到啦!再怎幺说,我也是个很有经验的人啊!」他暧昧的推了推我说.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到了廖以琪的住所,是栋看起来有点旧的公寓,她就住在七楼左边的小套房。

「怎幺?不招待我上去看看?给你一点指导嘛!」他色瞇瞇的说. 虽然这样会压缩到我和廖以琪的约会时间,但朋友一场,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带他到了七楼。

我一用钥匙把门打开,便大喊「Kiki,我回来啰!」她喜欢我这样喊,这让她有安全感。

阵阵香味从小厨房里传来,看来阿酷今天还真有口福。因为廖以琪除了会做爱,做菜技术也是一流,几样小菜就能让人吃的心满意足,真不知道这也是在黑社会里训练出来的,还是天赋异稟.

「快煮好了……」廖以琪从厨房里走出来,扎着马尾,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上衣,很短的淡粉红色小短裤,雪白嫩肉的大腿毫无保留露出来,裤缘下方还露出了一点点刺青。她一看见笑吟吟的阿酷,脸色马上变的僵硬。

「不好意思,打扰了,廖同学!」阿酷有意无意的盯着廖以琪裤缘露出来的龙纹边缘,笑着打招呼。

「对不起,因为我想他是很要好的同学……」我说.

「没关係,来一起吃吧。」她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又走进厨房。

开饭的时候,以琪已经换穿长裤,头髮也放了下来。阿酷似乎很想再多深入了解那个图案,但始终没有说出来,而当他发现以琪已经换穿长裤的时候,只好转而不时偷瞄那对胸部。

一吃完饭,我就急着把阿酷送走,因为再不把他赶出去,我今天爱也不用做了。

「那个是刺青吗?怎幺回事?」阿酷在下楼之前,很好奇的问我。

「没什幺啦!路上小心!」我催促着他,让他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听着阿酷往楼下走的脚步声,我迫不及待的跑回房间.

以琪正在洗碗,头髮又扎了起来。我们开始交往之后,她就没有再剪过头髮,现在已经由整齐的妹妹头浏海转变为旁分。

我慢慢走近她,双手抱着她柔软的胸部,轻轻在她后颈吹气。她的后颈也被刺了个部大不小的「乳」字,是我不久前和她一起洗澡的时候才看见的。我心想这些黑社会设想真是周到,除了在屁股刺上「屁眼也要」之外,还提醒从背后上的人别忘记捏捏她白皙的乳房和可爱的乳头.

我想着想着,老二又硬到不行了,隔着校服裤子,一直顶着正在洗碗的以琪。

「Kiki……今天……用骑乘姿势吧……」我在她耳边说,边把手伸进她的胸罩里,把玩她的乳头. 通常她的乳头只要一沦陷,小穴也早就湿到不行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洗碗……」她有些挣扎的回应我,不过我相信她现在一定也脸红到不行了。

我听不进她的抗议,把她的长裤和内裤脱了下来,毕竟我已经忍了一整天,从今天班上男生在谈论她的胸部时我就想马上做这种事了。

「等一下啦……」以琪用害羞的语气求饶,但是我正好看见和这语气完全不搭的那些刺青,老二硬的几乎要直接捅破我的裤子了,我赶紧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下,老二蹦的弹出来,对着廖以琪的无毛小穴虎视眈眈。

「快点!」我直接躺到厨房地上,老二直挺挺怒视着天花板。

「你真的很奇怪……」廖以琪脸红的看了我一眼,撩起衣服,背对着我跨站到我身上,再慢慢蹲下来,用无毛小嫩穴瞄準我的老二,慢慢的把它含进去。

「你现在要叫我主人,要对我恭恭敬敬的!」我心血来潮,打了她的屁股两下。

「是……主人……」以琪双手轻轻扶着地板回答,现在我俩的股间已经没有空隙,我的阴茎也完全塞在她的嫩穴里了。

「现在,你自己扭腰,让自己舒服,也让我舒服!」我命令。

「是……主人……」说完,她真的自己开始扭起腰来,双腿张的开开的,双手扶着地板做起上下上下的运动,我的阴茎就这幺静静给她包着,享受肉壁自己滑动的感觉.

「舒不舒服啊?」我故意装起高傲的声音。

「啊……好……好舒服哦……主人……」以琪边娇喘边说,一边用自己的屁股撞击着我的下腹。

我躺在地上,一边享受着截然不同的感受,一边用右手食指沾了沾口水,慢慢插入她那位在「屁眼也要」几个字下面的屁眼。

「改天也该来试试看屁眼……」我心想。

以琪的无毛小穴淫水越来越氾滥,扭腰的速度却越来越慢,喘气声及呻吟声也越来越模糊,似乎是累了。

「不准休息!转过来!继续做爱!」我又拍了一下她纳白嫩又有弹性的丰臀,大声命令她。

她缓缓转过来,整张脸红透了,髮丝因为汗水黏到脸上,双眼迷幻,看起来娇豔动人,十分妩媚。

「快继续!」我说.

「是……主……主人……」这次她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抿着嘴巴,努力的动起腰来,柔软的小腹用力似的股起,白上衣里的双乳配合着节奏晃动,就算隔着胸罩与衣物,还是可以想像它们的弹性。

「动快一点,不准偷懒。」我有点严厉的说.

「是……啊啊……」以琪反咬嘴唇,尽她最大能耐加速。

我看着她的下腹部耻丘上光秃秃的,净白一片,唯独耻丘上刺青刺着「无毛小穴」四个端正的楷字,右大腿内刺清楚的刺着「公共厕所」、「我爱你」几个字,左侧大腿则是「请中出」和一条延伸到大腿后侧的彩色龙形。而小穴一端正接着我的阴茎,原本咕啾咕啾的水声因为加速的扭腰,已经变成啪啪啪的撞击声。

「不行了……我好累……」以琪动作又慢了下来,好像真的累了。

「不准停!不是很舒服吗?」我把视线从那些精采的刺青移到她脸上,今天好像当主人当上瘾了。

「可……可是很累……腰好痠……」她坐在我的腿上,肉穴里塞着我的老二,无辜的看着我。

「还是不准停!舒不舒服?」我还是用严厉的语气对她说,但已经有些心疼,于是我自己也慢慢动了起来。

「舒服……舒服……」她把重心往前压,双手放在地板上,屁股配合着我的节奏用缓慢的速度扭动着。

「哪里舒服?」我伸手抓着她的屁股,稍微抬起头来在她耳边问。

「小……小穴舒服……」她迟疑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了出来。

「什幺样的小穴?」我故意问。

「我……没……无毛……无毛小穴……」她的脸更红,喘气声也更大声了。

「无毛小穴有多舒服?」我一边问,一边加快肉棒在小穴里的抽插速度。

「好……好舒服……啊……啊啊……」以琪开始呻吟,身体更热了。

「我要射进去啰!」我大喊。

「射……在哪?」她竟然反问我。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已经神智不清。

「当然是你那温暖的无毛小穴里,我要射得满满的!」我怒吼一声,整根老二没入阴道,把滚烫的精液全都射了进去。

「嗯……啊……」她也满足的微笑呻吟了一声,和我舌吻。

我俩在厨房地上躺了一阵子,两个人看着天花板什幺也不说.

「我没有力气了……」以琪搂着我说.

「那你先去休息吧。」我说.

「可是我连站起来走出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越说越害羞。

三秒之后,我们两个人相视而笑,躺在地上激吻了一番。原本想要用背入式再给她一炮的,但看在她这幺累的份上,我就饶过了她,帮她把碗洗了,自己也回家去。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脑里想着的还是那些淫蕩的刺青,以及白嫩无瑕的无毛小穴。连我和一群飙车族擦身而过,也浑然不觉,直到他们向我丢了一个空罐子。

「你看那个人笑成那样,在思春啦!哈哈哈!」

「一定是!哈哈哈!好好读书,不要一直想妹仔!哈哈哈哈!」

「再见!我们也要去找妹仔啦!哈哈!」

我呆呆看着他们跟我往反方向呼啸而过,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一脸思春的样子。

然而,隔天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廖以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