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淫秽生活日记 [3/3]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0:0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姑爷还没回答,却听大姐在一旁道:“不好!”

妈妈一楞,转头望向女儿。却听女儿道:“操你妈的,你原来不是愿意吃我的吗?那我拉的屎,撒的尿,谁吃谁喝?操!”

刘丽在一旁急忙道:“姐,小妹愿意吃你的屎,喝你的尿。以後你拉的屎,撒的尿我全吃。”

大姐这才高兴。妈妈也舒了一口气,抱住姑爷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大鸡巴祖宗,妈妈是你的屎尿盆子。”

四人开始吃饭,刘丽先喝了一口汤,在口中漱了漱,把嘴里的屎漱净咽了下去,这才开始吃饭。

正吃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刘丽正在电话旁,於是伸手接了起来。

“喂,你好!啊,是你呀,玉强大哥!啊,对不起,叫错了,亲爹,大鸡巴亲爹!对,都在家。什麽?你操我妈?好呀,我妈那老骚?就欠操,对,好,我对她说。”

刘丽一脸的兴奋,把电话拿开耳朵,转对妈妈道:“妈,是玉强大哥,他说他要操你!问你愿不愿意?”

妈妈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用一只手撸着身边姑爷的大鸡巴,听到女儿问话,笑道:“当然愿意了,妈妈随时欢迎他来操我,他喜欢怎麽操都行,操?、操屁眼儿,随他的便。告诉他,你妈是个老婊子。”

刘丽重又听电话,对电话里道:“听到了吗?我妈让我告诉你,她是个老婊子,随你便操!什麽?现在吗?真的?好,我马上就过去,好,呆会儿见!亲爹,吃你大鸡巴,舔你屁眼儿。拜拜!”

刘丽放下电话,三口两口吃完了饭,对大家道:“我有事先走了。”说着就进屋换衣服去了。

周若兰一回到家里,就急急忙忙的跑进卫生间里,一路上她被尿憋得难受极了,有几滴已经渗出了尿道,一进去她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裤子,露出肥白硕大的屁股,坐在马桶上哗哗地尿了起来。

哇,真是太舒服了。这一泡尿足足尿了差不多一分多钟。周若兰的面部表情随着尿水的释放,慢慢地松驰下来了。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周若兰的大儿子玉强只穿着一条三角短裤出现在门口。

“你回来了,妈?”玉强好像刚刚睡醒的样子,一根大鸡巴被尿憋得硬梆梆的,小小的三角裤根本没有包住它,硕大的鸡巴头突在短裤的外边。

一看见儿子,本来就因为放尿的快感而有些欲火上升的周若兰,心里立时觉得有一股无法遏止的冲动。再看到儿子硬硬的,粗大的鸡巴,这个已经60多岁的老妇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向前伸出了手。

“来,儿子,快来妈妈这儿,让妈摸摸儿子的大鸡巴。妈妈刚才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想着儿子的大鸡巴。”

玉强走上一步道:“你先起来,我也想撒尿。”

“啊,乖儿要撒尿,那就撒吧,你就直接撒在妈妈的身上吧,妈要喝你的尿。”、

玉强不再说什麽,果然翻开短裤的上沿,把一条扑楞楞的大鸡巴放了出来。通红的鸡巴头对准妈妈张开的嘴巴,小肚子一用力,从涨开的尿道口中就喷出了一柱微黄 的带着腥臊气味的尿液,尿水直冲进周若兰张大的嘴巴里,只一眨眼间就灌满了她的嘴,周若兰急忙向下吞咽,喉咙一阵快速地蠕动,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但儿子 的尿实在是太急了,她根本就来不及完全咽下去,多余的尿液顺着她的脖子向下淌,一直流到她的衣领里,再顺着乳沟淌到肚子上,直到从她光着的胯下流落到马桶 里。她的衣服也完全被尿水打湿了,周若兰索性把衣服脱掉,这样一来,她除了脱落在脚边的裤子外,整个身子已经完全赤裸了。

周若兰今年65岁,由於长年劳作,她的皮肤显得有些粗糙,也不白,两只大乳房却是出奇的大,冷眼看去就像在胸前吊着两只大东瓜似的,奶头也是那种深褐色, 或者准确点说,是黑色的,很大,很长,如同两粒黑色的大枣。她的肚子早已经是肥肉横生了,坐在马桶上,显得她的肚子更大了,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那只老 骚?,阴毛浓厚,倒真像是原始森林一般。玉强最喜欢的也是妈妈这个多毛的老骚?。

这一对母子乱伦已经有差不多7、8年了,10年前,当玉强的父亲去世後,玉强就一直惦记着操一操自己的母亲,终於在父亲去世两年後达到了目的,而一旦操上,玉强发现,她母亲的性欲比他还要强烈,以至到後来,反倒是母亲求他来操。

今天,他本来刚刚操完一个女人,送走之後睡了一觉被尿憋醒了。看到母亲的骚样,他也有些受不了了,尿一尿完,他干脆把鸡巴往前一送,就直接插进了妈妈的嘴巴里抽动起来。

周若兰就坐在马桶上替儿子啜着鸡巴,一手把儿子的三角裤脱了下来,一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屁股。

这是一个非常淫秽的画面,一个已经满头花白的老女人,一丝不挂地坐在马桶上,嘴里叨着一个年近40的壮男的胯下鸡巴不停地啜着,而这两个人竟然是母子关系,想一想就令人血脉贲张。

“啊,老贱货,啜得我好舒服,再快一点,啊,往里往里,对,插喉咙里去,对,吞下去呀,啊顶到你的嗓子眼儿了,啊,老骚?,舒服不舒服?”

玉强又快速抽插了好一会儿,终於忍不住了,鸡巴变得越发大了,鸡巴头在妈妈的嘴里开始跳动,周若兰知道儿子要射了,啜得更加卖力,果然,不一会儿,儿子的 鸡巴突然加快了抽插的动作,鸡巴头也跳得越来越快,一大股热乎乎的,又急又狠地精液直冲进她的嘴里,有一大半直接就射进了她的喉咙里,呛得她差点流出泪 来。

母子二人回到客厅,两人此时都是一丝不挂,周若兰跪在儿子的面前,伸手握着儿子的鸡巴,上下套弄着,一只手在自己的胯下掏摸着。

“乖儿,你媳妇怎麽不在家?”

玉强舒服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母亲的抚弄,两条腿由於兴奋用力地向前伸出。

“她爸来个电话,想要操她,她回家让她爸爸操?去了。”

“唉,我这个老亲家也真是的,想操女儿来家里多好,操完她女儿,顺便也可以操操我。别说,她爸的鸡巴还真的挺大的,操起?来不输於小伙子。”

玉强伸手突然打了他妈一记耳光,骂道:“老?,你是一天不挨操,?就痒是不是?”

周若兰被打得差点儿倒在地上,脸上犹自挂着微笑道:“是,我的鸡巴儿子,妈妈是个骚?嘛!就是欠操!有我儿子天天操我,妈妈也很高兴的。”

玉强哼了一声,把蹬在地上的脚直立起来,五指朝上脚跟蹬地,对他妈妈道:“去,骚?,坐上去。”

周若兰二话没说,果然向後一移,一个硕大的屁股就蹲在儿子的脚上方,微微动了几动就把骚?口对正了儿子的脚趾,然後她慢慢地向下坐,由於她的骚?一直是湿 漉漉的,骚?又大,两片阴唇根本就合不拢,这一坐很轻松地就把儿子的脚趾吞了进去。但男人的脚毕竟又宽又大又厚,况且她是正对着往里坐,等於是用竖的对横 的,撑得她的骚?有些疼痛,她动了动屁股,使自己的?能够顺着儿子脚趾排列的方向,使插入更加容易。

玉强突然抓起旁边的一个沙发垫子,“澎”的一下打在母亲的头上,骂道“操!你她妈的那麽大的一个骚?,装我的脚还这麽费劲儿?使劲!往里坐!”

周若兰连连道“不费劲不费劲。这就好了。”嘴里说着果然就坐了进去,这一下,她的整个?里就塞满了儿子的脚,她明显地感到儿子的脚趾,尤其是大脚趾一弯一 弯地正顶在她的子宫口上,周若兰兴奋得满脸通红,骚水越流越多,不由自主地上下起伏着大屁股,口中淫秽下流的语言不绝流出。

“啊……亲爹呀……妈妈的骚?胀死了……你的脚趾在里面一抠一抠的,真鸡巴舒服呀……老婊子让你玩死了……啊……儿子啊……你祸害死我吧……我不是人,我是臭骚?……臭婊子!”

她抓起儿子的另一只脚,一张嘴就把儿子的脚趾含在口中吸吮起来。

玉强一边享受着妈妈的服务,一边道:“老骚?,我一会儿要出差到外地去,大概要一个星期左右。”

周若兰心中一沉,道:“你又要走?那妈妈这几天又要一个人了,很寂寞的。”

“唔!”玉强沉吟一下道:“好吧,我打个电话,给你找个人来,这几天你可以和她玩玩,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女奴隶吗?这个娘们最贱了,你可以好好过过瘾了。”

说着,他随手打了妈妈一记耳光,骂道:“好好舔!”周若兰的半边脸被儿子打得立刻浮起了通红的指印。她更加卖力地啜着儿子的脚趾。玉强一侧身从茶几上抄起电话。他正是打给刘丽的。

玉强放下电话,把脚从妈妈的嘴里抽出来,一看脚趾头都快要被妈妈啜得发白了。

“行了,你先别鸡巴骚了,去准备准备,你可以好好祸害祸害她。你去把我平时祸害你的东西拿来。”

周若兰兴奋地把?从儿子的脚上拔出来,问道:“一会儿你也祸害妈妈吗?”

“行了,快去拿来吧”

老太婆高兴地去了。

不一会儿,老太婆气喘吁吁地回来了,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木箱子,梆地一下放在地上。

“打开!”玉强命令道。

箱子打开了,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性具,有手铐、脚镣、狗圈、鞭子、铁钯、各式的催情药品、假鸡巴、灌肠器具等等应有尽有。

尽管这里的东西周若兰早就享受过了,可是一看见还是兴奋不已,骚?里又流了好多骚水。

“好儿子,你先玩玩妈妈吧,老骚?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得受,操你妈的!”

玉强说着,拿出皮鞭就抽在妈妈的後背上,立刻现出一条深深的鞭痕。周若兰兴奋得叫了出来,狗似地在地上爬来爬去。

“你过来。”

玉强伏下身子,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周若兰连连点头称是。

“慢慢来,姐还有更好受的让你尝呢。来,你也摸摸姐。”

张姐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白色乳罩下衬托的两只又白又大的乳房。

“来,小丽,帮姐把乳罩解下来。对,用手摸摸吧,怎麽样小丽?姐姐的奶子好看吗?”

“嗯,姐的奶子真大,我的就不行了。”刘丽说着,脸上露出惭色。她的奶子的确不是很大,只够盈盈一握。

“小有小的好处呀!瞧,握起来根本不费劲儿,手心里满满的,显得很充实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有的男人就喜欢小的呢!姐姐也喜欢,来,让姐姐吃一口。”

张姐说着,果然低下头啜了起来。刘丽只觉得浑身发热,胯下不由自主地就淌出了水。没想到让女人舔,也这麽舒服。

此刻,两个人的身上本来就很少的衣服,在不知不觉间就脱了个精光。张姐拉着她的手来到床边,把她抱在怀里亲吻着,下边一只手在刘丽突出外翻的阴唇上揉搓着。刘丽在她的上下夹攻之下,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淫叫起来…。

[完]

  • 上一篇:跳舞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