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外籍後母 [3/3]

2019-06-08 10:0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阿昌三不五时地买丁字裤送给小梅,这一天中午,小梅

叫阿昌起床吃午餐,阿昌懒洋洋地走出房门,看到小梅穿着一件白色T恤,蓝色

牛仔裤(长度到膝盖),这一身打扮又倒足了阿昌的胃口,标准的『外劳』款。

「小梅,这种衣服以後不要穿了吧,你是我们家的人,干嘛穿得跟外劳一样

啊?」阿昌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被阿昌这麽一说。小梅看了一下自己的

衣服跟裤子:「有吗?我穿这样很难看吗?我觉得很舒服啊!」

「吼~~懒得跟你讲,你舒服,我的眼睛可痛苦了!」说完阿昌迳自走进浴

室盥洗。一回儿阿昌走出浴室对着小梅说:「你下午有事吗?」--「没事啊,

问这做什麽?」於是阿昌告诉小梅,等一下吃饱饭要带她出去逛街,顺便选购几

套衣服送给她。

「啊--这不好意思吧,怎麽可以让你破费?更何况,你老爸也会帮我买衣

服。」阿昌一听整个人都疲劳起来,摇摇头说道:「拜托喔!老爸买的衣服是能

看喔?根本是在把你丑化。」小梅一听质疑地说:「有这麽严重吗?他为何要把

我丑化?」

「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身材太性感,不想给别人看,所以才把你包得紧紧

的,最好像个外劳,人家才不会注意到你,懂了没?」小梅听阿昌说完後不予置

评;阿昌也不再多作解释,只叫小梅赶快一起吃饭,好早点出门。

小梅换了一件白色连身洋装和阿昌一起出门,阿昌从背後看着小梅的臀部,

并没有内裤的痕迹,於是大胆的问:「小梅,你里面穿白色小丁啊?」小梅白了

阿昌一眼:「知道了还问,真讨厌欸!」

一整个下午,阿昌带着小梅在东区逛了好几家百货公司,估计买了十多套衣

服,小梅不想让阿昌太破费,催促着阿昌赶快回家,一方面还要做晚饭呢!万一

老爸回家没饭吃就糟了……

刚回到家里,电话就响起了,小梅接起电话,那头传来老公的声音:「小梅

啊!今晚我陪日本客户,所以不回家吃饭了,可能会很晚才回家,日本客户嘛,

比较爱玩……」小梅应了一声便挂下电话,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看在阿昌眼里,

直觉小梅有心事,便问道:「怎麽啦?谁打来的?」小梅回答:「老爸打的,说

今晚会很晚回来。」

阿昌听了心里可乐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但阿昌是老江湖,泡过

无数的妞,用很怜惜的语气问小梅:「我看你刚刚皱了一下眉头,是什麽事情让

你不开心?」小梅低下头轻摇两下,示意不要再问。老练的阿昌心里当然明白是

怎麽一回事,二十八岁的女人,已经个把月没有性爱的滋润了,怎能不眉头深锁

呢?

「小梅,你不要这样,你不开心我也会心疼的。」小梅依然低着头,这时的

阿昌,色胆包天地将小梅的脸颊轻轻捧起,却发现小梅的眼眶泛红,看到小梅这

楚楚可怜的模样,阿昌这时已经忘了至圣先师姓啥,一股劲儿把小梅拥入怀里,

用很激动的语气:「小梅!我……我不要看到你这样!从你进门的第一天起,我

的灵魂已经给交了你,你的笑容丰富了我的生命,我不要看到你愁眉苦脸!」

此刻的小梅,内心注入了一股暖流,从不曾感受的温柔,侵占了整个身躯,

小梅终於融化了!双手紧紧搂住了阿昌的腰,不敢睁开的双眼,挣扎着眼前壮硕

的男人,不愿承认他是老公的儿子。

「喔……昌!我好痛苦,这些日子我好希望你能救救我!但我不能……」

「不!小梅,我可以,你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静止的时空,四唇交接的热火,燃烧了阿昌和小梅,阿昌将小梅抱进房间,

温柔地将小梅放在床上,褪去了小梅身上的白色小洋装,霎那间映入眼帘的竟是

一个洁白无瑕的身躯,小梅内心的矛盾与渴望使她不愿意睁开双眼,犹如一只绝

望的小羔羊,任由阿昌这只大野狼的摆布。

阿昌轻轻解开了小梅的胸罩,一对白皙浑圆的奶子呈现在眼前,粉红色的乳

晕犹如桃花初开,忍不住伸出了双手轻轻地搓揉着,「啊……嗯……」小梅忍不

住地轻哼了两声,整个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阿昌俯下身去用嘴唇含着小梅的乳头,灵巧的舌尖如蜻蜓点水般地逗弄着,

弄得小梅的水蛇腰不禁左右摇摆。阿昌的攻势不断,继续往下滑,终於来到了这

件白色的小丁,小丁的两边露出的毛,更让阿昌热血沸腾!两手往下一拉,顿时

浓密的黑森林整个呈现在眼前……

小梅下意识地想用手去遮盖下体,却被阿昌孔武有力的手抓住,此时此刻小

梅彻底崩溃了,含糊不清「哼哼、啊啊」地呻吟着。阿昌拨开了小梅的双腿,仔

细欣赏着小梅的桃源洞口,早已是淫夜泛滥,阿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嘴唇

凑了上去,「啊~~」小梅终於忍不住,大声地叫了出来。阿昌的落腮胡发挥了

至高的功能,搓得小梅是浑身颤抖,扭腰摆臀,娇喘连连……

「啊~~昌……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要……」小梅受不了阿昌连绵不断的攻

势,终於完全卸下了心中的武装。阿昌褪去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压上了小梅性

感撩人的胴体,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小梅的股间磨蹭着,把小梅逗弄得欲仙欲死,

微开的双唇,尽情地展现了小梅淫荡的一面。

小梅再也无法承受这种销魂蚀骨的折磨,用手抓住了阿昌的肉棒往自己的洞

口送,一边挺腰迎接这生命中灿烂的一刻。阿昌顺着小梅的动作一次顶送到底!

「啊~~啊~~」小梅大声地呼喊着,此时阿昌赫然发现小梅的眼角泛着泪光。

「啊!对不起!小梅……是我太粗暴弄痛你了吗?」

「不……不是,是……是我从来不曾感受到这麽充实……昌,我要……」

小梅一句内心的话,让阿昌的热血奔腾,开始抽送起来。

「啊……啊……啊……哼……」小梅被阿昌这一阵抽送,近乎疯狂的每一根

神经跟着紧绷起来,小穴夹得更紧,屁股死命地往上抬:「喔……昌……啊……

用你全部的热情占有我吧!我是你的……」

两个失控的偷情男女,有如山洪爆发的热情,阿昌卖力地抽送着,宛如游龙

入大海;小梅死命地扭摆着,犹似玄凤跃九天。两人身上的汗水紧紧地胶合着,

把灵魂交给了对方。

「啊--昌!我不行了……」一声轻呼,阿昌猛然感受到小梅的小穴一阵强

烈的抽搐,小梅纤细的玉指紧紧地扣住了阿昌的屁股,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不停

地颤动着,阿昌紧紧地抱着小梅,四唇再度交接……

小穴的抽搐由强变弱,终於停息了,阿昌的肉棒依然深深地插在小梅的小穴

里。贪婪的阿昌不愿意这麽轻易就缴械,深情地用舌尖轻抚着小梅的上嘴唇,左

右来回地磨蹭着,而小梅微闭着双眼,尽情享受着人生从未有过的美好时刻。

「小梅……你真好,我好爱你!」阿昌在小梅的耳边轻轻地呼唤着。

「昌……我……我不知道该说什麽。你给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但我害

怕这一刻太短暂……」

「不!小梅,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再对任何其他的女人有兴趣,有了你,

我的生命会更有意义……我要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小梅听完了阿昌的话,抱着阿昌的头,送上了深情的一吻。阿昌全身的毛细

孔顿时又打开了,插在小穴里的肉棒又开始慢慢地抽送着,小梅的水蛇腰又跟着

阿昌抽送的节奏迎合着,屁股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两人不愿蹉跎这美妙时光,尽情地享用着对方的肉体,阿昌疯狂地抽送着,

小梅也语无伦次地哼哼啊啊:「啊~~昌!给我……赶快给我,我快不行了!」

小梅再一次享受了肉体的极乐,被小梅这麽一声娇呼,阿昌也终於忍不住,

一股暖暖的热流射入了小梅的深处!「啊--昌……我……」小梅被这一股深情

的热流射得神智不清了,两人一起达到了最高潮……

***    ***    ***    ***

星期六的晚餐,老爸宣布了一件事情:「呃,我要去日本两个礼拜,这段时

间呢,阿昌啊,你别再到处乱跑,有空带你小妈去熟悉一下大台北的环境。」阿

昌和小梅互看了一下,「喔,你不知道我很忙喔?请你公司的司机带小妈去就好

啦!」口是心非的阿昌冷冷地回答。小梅低着头只管吃饭,心里却很想发笑。

「你这孩子怎麽这样啊?你事业做很大喔?每天无所事事忙什麽东西啊?」

老爸不禁念了两句。「我……」阿昌正想狡辩,老爸不耐烦了,继续说道:「你

啊,真是没出息!都四十好几了,也没个家庭,也不做个正事,每天只会在电脑

前面做什麽设计,我看啊,我的事业也别指望你了啦!」

「喂!老爸,您这麽说可就不对啦!人各有志嘛!更何况我做舞台设计也是

正当职业啊!好歹我也是国立艺专毕业的欸!」

「国立艺专,你还好意思说啊?人家阿丹国立艺专没毕业,现在是中医师,

你还去国外游学回来,现在只会钉舞台啊?」

「什麽钉舞台?是设计……吼~~跟你说话会吐血……」

这时候小梅好奇地问:「怎麽有人念艺术的当医生啊?这太奇怪了!」

小梅这麽一问,阿昌便说:「那是因为他神经有问题。」

老爸不屑地瞧了阿昌一眼,转过来对小梅说:「你别听他胡扯,阿丹正常得

很,人家是因为家境的关系才休学,退伍之後又去念中医学院的。」

「喔,原来是这样啊!」小梅也白了阿昌一眼。

老爸扒了最後两口饭,放下碗筷说:「好啦!不跟你罗嗦,你要是有空的话

就带你小妈去走走,要不你就叫司机来带,不用心不甘情不愿啦!明早九点司机

会来接我,小梅啊!晚点帮我准备一下行李。」--「喔,好!」

老爸起身自顾自到沙发坐下,打开电视看新闻。阿昌和坐在对面的小梅四目

交接,两个人心中有说不出的甜蜜。阿昌瞄了一下老爸,发现老爸很专心地看新

闻,於是缓缓举起了右脚,在小梅的小腿上轻轻地磨蹭,小梅被这突如其来的动

作吓一跳,连忙靠紧双腿,瞪了阿昌一眼,轻轻地摇摇头。

这一晚,老爸似乎吃错药,竟然向小梅求欢,小梅当然不能拒绝,只是静静

地等待老爸有什麽高招……老爸慢慢地脱掉了小梅的睡衣,剩下一件黑色小丁,

为了看清楚一些,老爸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映入眼帘的是不可思议的画面。

「小梅啊!你穿丁字裤很性感啊!我竟然没有注意到你的身材这麽好,以往

只在乎你美丽的脸庞,没想到……」老爸说完,两只手不安份地在小梅身上爱抚

着,不时搓揉着小梅美丽的乳房,搓得小梅又浑身发抖,看在老爸眼里真是兴奋

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小丁脱掉,提枪上马。

「嗯……」小梅轻呼了一声,更是激起了老爸的雄心壮志:『今晚一定要彻

底征服小梅,让她知道我宝刀未老!』老爸心里这麽想,便急速抽插着小梅紧实

的小穴。

「嗯……啊……老公……」小梅毕竟情窦初开,随便刺激便很容易引起激烈

的反应,看着小梅的反应,老爸更是极力地冲刺,随即狂吼一声,两腿一蹬,便

趴在小梅的身上……正当小梅情绪慢慢高涨的时候,老爸已经缴械了,顿时小梅

的身心同时凉了半截,一切立即恢复了沉静。

「呃……小梅,真是对不起啊,这阵子可能因为工作太累了……所以……所

以……」老爸赶忙解释,小梅说道:「老公,没关系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累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出远门。」於是老爸心中的石头放了下来,从小梅身上

爬起来,迳自去浴室冲洗。

「小梅啊!换你去洗了。」--「喔!」小梅应了一声,便拿着小丁和睡衣

进了浴室。小梅开着冷水冲洗着身体,好让自己完全冷却下来,冲着冲着不禁又

想起了阿昌壮硕的身体和那根坚硬的肉棒。这一夜,小梅失眠了。

另一边,阿昌也彻夜难眠,只不过他是因为兴奋而睡不着。老爸两个星期不

在家,他一定要为小梅安排一个永生难忘的假期。

隔天早上司机载走了老爸,「阿昌!起来吃早餐罗……」小梅叫了两声不见

阿昌出房门,於是慢慢地走到阿昌的房门口,轻轻地扭开门把,这回儿映入小梅

眼帘的却是阿昌全裸的身体,看得小梅脸红心跳。

小梅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阿昌,虽然四十几岁了,肌肉还是很结实,

阿昌平时有上健身房的习惯,所以还不至於像老爸一样松垮。小梅静静地看着阿

昌,嘴角泛起了一丝微笑,温柔的手在阿昌胸前抚摸着。看着阿昌的肉棒,虽然

不是坚挺的,但还是很大,回想昨天晚上老爸匆忙缴械,令她一晚辗转难眠,小

梅不禁把阿昌的肉棒握在手上轻轻套弄着……

阿昌被小梅这麽一套弄马上就醒了过来,眼前这位可口的美人儿只穿着一件

粉红色长版T,阿昌忍不住把手伸进小梅的私处,里头竟然是中空的,而且早已

湿润了。阿昌顺势把中指插进小梅的小穴,「嗯……」小梅轻呼一声,手上的肉

棒握得更紧了,阿昌的手指也在小穴里左右抠弄着……

「啊……啊……」小梅被阿昌抠得淫水直流,马上骑到阿昌的身上,把阿昌

粗大的肉棒对准洞口,一股脑儿坐下去!「啊~~」一种不一样的刺激感流窜在

小梅的身上,从来不曾有过的感受,阿昌的肉棒整根尽没入小梅紧实的穴里,几

乎顶到了子宫,更让小梅疯狂,开始上上下下地套弄着……

阿昌看着小梅性感的身体在上下起伏着,两颗浑圆的乳房也如波浪般地上下

震动,胯下肉体拍打的声音夹带淫水「滋滋」作响,如此美妙的节奏恰似天籁之

声,两个人同时沉醉在美丽的伊甸园。

阿昌不愿让自己的双手空闲着,一边一个抓住了小梅的双乳搓揉着,下边则

使劲地挺腰,弄得小梅是欲仙欲死、近乎疯狂,上面是娇喘连连、汗水淋漓;下

面是扭腰摆臀、黄河决堤。此时小梅越夹越紧,越扭越急……

「啊~~」小梅突然俯身疯狂地吻着阿昌,小穴一阵一阵强烈的收缩;阿昌

的双手也紧抱着小梅的屁股,做了最後的冲刺,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小穴……

小梅趴在阿昌的身上喘息着,两颗乳房压在阿昌的胸膛上,阿昌满足地抚摸

着小梅的秀发,小梅的嘴角微微露出幸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