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暴力 > 正文

《乱》+《乱(续之章)》 [8/12]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9:4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愝(二)

愝愝董事长一进门,就递给淑媛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并笑呵呵道:「上回升

官没送礼物,现在补一个给你。」

愝愝淑媛赶紧道谢,打开一看,竟然是白天她喜欢却舍不得买的那只钻表,她愣

了会慌忙道:「董事长,我不能收,这太贵重了。」

愝愝她边说边将钻表递还给董事长,董事长顺势握住她的手,诚恳的道:「李经

理,我是真心诚意要送你的,你如果不收,我也没办法退;况且这只表也只有戴

在你的手上,才能显示出真正的价值!来!我帮你戴起来!」

愝愝淑媛拗不过董事长只好让他戴上,自己看看也觉得相当满意,不禁对董事长

多了一份好感。

愝愝董事长见她收下,很是高兴,叫客房服务送上两瓶香槟,俩人就在房中喝了

起来。

愝愝淑媛刚收了大礼,不免对董事长有所迁就,原本的戒心,也在酒精侵蚀下,

消失的无影无踪。

愝愝董事长是个花丛老手,他一方面以身份年龄为掩护,一方面用诙谐另类的话

语挑逗撩拨,淑媛逐渐被他的话题所吸引,而董事长的身体也愈来靠愈近她。

愝愝此时董事长笑逐颜开的道:「当初你这个位子,争的人可多了,什麽花招都

有,竟然还使出美人计﹍」

愝愝淑媛虽不是三姑六婆的个性,但对这类的八卦消息倒也满有兴趣,因此听得

津津有味;董事长话锋一转道:「不少人说,我和你有暧昧关系,所以才升你,

其实啊﹍﹍」

愝愝说到这他忽然停了下来,淑媛不禁问到:「其实什麽吗?」

愝愝董事长色咪咪的盯着她道:「其实啊!我倒希望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的。」

愝愝淑媛一听脸色绯红,但心中也不由得暗暗窃喜,董事长察言观色,见她不以

为忤,於是身子贴上来,紧靠着淑媛低声道:「不知道我这个老头子,有没有这

种福气,也能够美梦成真!」说罢,将手搭上了淑媛的肩膀。

愝愝淑媛一来心防已经松懈,二来受酒精影响有些晕淘淘的,三来毕竟是长官部

属关系也不好太过拂逆,因此只是身子扭了扭,并没有过分强烈的抗拒。董事长

见状,得寸进尺的将手放上了她的大腿,嘴唇也贴近了她洁白的颈项。

愝愝淑媛没想到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也会作出轻薄的举动,一时之间竟然愣

住了,等到回过神来,想要起身闪躲,董事长已含住她的耳垂,吸吮了起来。

愝愝那两撇胡子刷的脖颈之间痒兮兮的,耳朵也被舔的甜腻腻的,淑媛到如今才

知道,原来自己的耳朵脖颈部位,竟然是潜藏不知的性感地带。

愝愝她感觉全身懒洋洋、软棉棉的,就像受到爱抚一般,逐渐荡漾在泛滥的春潮

之中。

愝愝董事长悄悄的拉开淑媛和服的系带,手也顺着她滑润的大腿,游移至芳草凄

凄,已形泛潮的溪谷。

愝愝相较於董事长瘦小的身躯,淑媛是相对高大的,如果她尽力反抗,董事长是

很难得逞的。

愝愝但她也和一般的女性一样,赤裸身体的敏感部位,只要遭到男人触摸抚弄,

短时间内,自然就会失去反抗的意志与能力。

愝愝况且她和董事长,都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如真闹了开来,不但丢人,恐怕还

会影响到未来的事业前途。因此她不敢声张,只是默不作声的消极抵抗。

愝愝董事长细腻花俏的挑情,完全不同於小钢的粗犷狂野,但那种丝丝缕缕的缠

绵滋味,却远比直接了当的侵袭,还来得让人神魂颠倒。

愝愝淑媛蜷曲着身体,软弱无力的抗拒着,但体内炽烈的欲火,却已被悄悄的点

燃。

愝愝淑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如此的敏感;董事长那两撇骚胡子,和

那根灵巧的舌头,构成挑起她欲情的铁三角。当舌头舔吮乳头的同时,胡子也在

乳晕部位刷来刷去,那种痒中带趐的感觉,使她不由自主的颤栗,也益发的渴望

男人的抚慰。

愝愝敏感的身体,接触到几近赤裸的董事长,不禁让她产生一种奇怪的想法,六

十多岁的男人侵入自己体内,不知到底是何种滋味?

愝愝纠缠滚动之间,俩人均跌落厚厚的地毯上,和服也脱离了他们的身体。淑媛

几乎放弃了抵抗,陶醉在董事长精湛的爱抚技巧中。

愝愝此时,董事长在她潮湿的腿裆中,施展他的口舌功夫,那种细致、轻巧、柔

顺,旁敲侧击的舔吮,使得淑媛兴奋的有如发情的雌兽。

愝愝她嫩白丰盈的双腿,逐渐向左右分开,下体也不自觉得向上挺耸,以迎合那

灵活刁钻的舌头。

愝愝理智已沉沉的睡去,感官的刺激,才是最大的渴望。

愝愝董事长的阳具,并不特出;就像他的主人一般,短小精干,老成持重。只不

过在过去的辉煌岁月中,到底经过多重的洗礼,因此显得格外的黝黑。此刻他在

主人的精神感召之下,发奋图强的翘起九十度,准备再一次的钻入潮湿的肉穴,

以替垂垂将老的主人,再添一桩风流韵事。

愝愝男人占有女人的具体表徵,终於完成了,董事长进入了淑媛的体内。

愝愝他趴伏在淑媛棉软的身体上,静静的享受那股特殊的胜利滋味;像他这种年

龄的男人,肉体的冲刺已不那麽重要,精神上的餍足才是最大的愉悦。

愝愝但狼虎之年的淑媛可大不相同,她的性欲已被挑起,如不给予适当的回应,

那不是像要她命一般的难过?

愝愝她浑圆有力的臀部,向上挺了挺,暗示董事长该进一步的有所动作,经验丰

富的老人家,立刻识趣的缓缓抽送了起来。

愝愝愉悦的感觉慢慢的累积,淑媛也眉头轻蹙的哼了起来,董事长的肉棒虽不及

小钢的粗壮巨大,但丰富经验所训练出的抽插技巧,却足以弥补天生的不足。

愝愝他慢条斯理,不急不徐的出入淑媛湿滑的肉穴,挑逗得淑媛,婉转娇啼,欲

情难耐。

愝愝淑媛感觉,只要董事长抽动速度加快,力道加强,自己很快即将到达高潮;

但偏偏董事长就是慢吞吞在那搅和。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体力?

愝愝她突地翻身而起,一把就将董事长推了个四仰八叉,董事长吓了一跳,还没

反应过来,淑媛已跨身而上,并且准确的将那老成持重的肉棒,纳入了穴中。

愝愝她毫不犹豫的,就扭动腰肢挺耸了起来,一时之间,「啪、啪、啪」的肉体

撞击声,「噗吱、噗吱」的液体挤压声,交互响起。

愝愝仰卧在下的董事长,见平日雍容端庄的淑媛,情欲勃发後,媚浪的神态,不

禁加倍的兴奋;但老弟弟那传来的阵阵趐麻,却也使他有不堪支撑,行将泄精的

感觉。

愝愝淑媛的脸上显出恍惚迷离的荡人神态,娇喘呻吟也更形急促。即将到达肉欲

高潮的她,扭转耸动也更形疯狂;她那白嫩嫩的奶子,甩来甩去,淋漓的香汗洒

的董事长满头满脸;董事长适时的弓起身体,左手揉搓淑媛的阴核,右手轻搔淑

媛的肛门;淑媛就像喷射机加速一般,猛地一下就进入了高潮。

愝愝她身子急剧哆嗦了两下,长长的嘘了口气,便喘嘘嘘的趴了下来。

愝愝几乎同时,董事长也兴奋的将他的老人精,涓滴归公,尽数射入了淑媛的体

内。

愝愝老於此道的董事长,温柔的抚摸淑媛的秀发,并轻声的在她耳际,说些奉承

赞美的话语,淑媛对於既成的事实,虽不满意,但也只能勉强的接受。

愝愝休息片刻,淑媛起身洗澡,董事长死皮赖脸的跟了进去。

愝愝他见淑媛面有愠色,竟老脸皮厚的跪了下来,并抱着淑媛的大腿,死命的哀

求。淑媛面对着这个长辈、长官、老不修,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当晚董事长也

不回房,整晚搂着淑媛大逞手足口舌之欲,淑媛既已失身,便也只得随他。

愝愝次日,二人竟睡到午後三点,方才起床。

愝愝此後数日,董事长简直如在天堂,白天两人一块逛街、购物,游览;晚上则

搂抱淑媛尽情取乐。

愝愝快意之余,他真想在新加坡也开家分行,乾脆不回台湾了。

愝愝淑媛清理行李,发现收获不少,除了钻表、钻戒外,还多了两条珍珠项炼,

一副翡翠胸针,当然这都是董事长赠送的礼物。

愝愝她虽然不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但对於这些昂贵的珠宝手饰,却也打从内心,

产生一种拥有的喜悦感。

愝愝多金的董事长,以金钱弥补了其他方面的不足,也快速赢得淑媛的好感;他

钱多,人头熟,到处都有朋友招待奉承,淑媛沾光也被奉为上宾,心中不禁产生

一种世俗的虚荣感。

愝愝在不知不觉中,淑媛竟对董事长有了一种微妙的依赖感,似乎只要有他在,

一切事情都不用自己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