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荒岛干妹妹

2019-06-01 10:07  作者:admin 点击:次 

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人的这一生祸福总是交替出现的,

      我本是一个拥有温柔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妹妹的,但是我们在一次环球旅游的时候,由于飞机

      失事,坠入了大海。

      老婆在这次失事中丧身大海,唯一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和我18岁的妹妹星云还活着,

      但是也是被冲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热带小岛上,由于我受过野外求生训练,

      又收集了很多飞机上的物资,我们并没有忍饑挨饿。而且还过的很好。

      就这样我们年複一年的过着,妹妹星云也从一个娇娇女变成了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

      说实话我们在这里生活几十年都没问题,但是有一样让我无法忍受的,

      就是由于我们这里大部分是吃海鲜,让我的性欲是极其的高涨。特别是晚上为了取暖,

      我和妹妹相拥而睡时,更是让我受不了,由于妹妹已经发育完全了,

      那高高的胸脯,贴着我的前胸,让我简直就受不了。

      我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我听到妹妹的呻吟声更是高兴,

      把乳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妹妹的玉体下移,伸向妹妹的下身,

      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湿润,弄湿了乌黑光亮的阴毛。

      我将手指半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妹妹的呼声中,

      我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妹妹不自觉地挺着小屁股上下配合着,

      我相信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我将手指半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在妹妹的呻吟中,

      我的手指在充满淫水的阴道中缓缓的抽送着,妹妹不自觉地挺着小屁股上下配合着,

      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我用手分开妹妹的大腿,威猛无比的大鸡巴凑近妹妹的阴户。妹妹在性刺激的快感中,

      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喘着粗气。可能我的动作太过大力,妹妹惊醒了,

      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秀目。

      星云被我的动作吓得大叫一声,两眼呆呆地看着我,叫道:“啊……哥……哥,你……

      你要干什幺?“

      我吓得不知所措,但已骑虎难下,心一横,说道:“云儿,

      你知道吗在这个荒岛上就我们俩,而且是一男一女,你说我们能怎幺样,

      我们想过常人的生活只有我们俩即做兄妹,又做夫妻了,将来我们也会老去,

      那时谁会来照顾我们呢,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这样了……”

      说着,屁股一沈,用我那硬挺的八寸肉棒对準妹妹的阴道里就刺。

      由于星云的阴道很湿,所以我那十八寸肉棒顺利滑过处女膜“扑哧”

      一声就插入了十八岁妹妹的子宫里了。

      “啊!”星云尖叫了一声,整个身体向后仰,叫道:“不!不要!”

      感觉自己的小穴被巨大的龟头逼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

      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下唇,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肉棒对準星云的小穴便插了进去。星云受到突来的冲击,

      臀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是床,只好咬着牙接受着我一波波用力的抽插。

      我兴奋地大力抽插,星云的娇躯在我的猛烈冲击下,象小船一样颠簸着。

      你不可以这样……你这是……这是乱伦的行为……”

      听到“乱伦”两字,益发让我兴奋。我更加大力抽插,边说:“妹妹……请原谅我……

      啊,我忍受不了……“星云的处女阴道窄小娇柔。我感觉太美了,

      大鸡巴被窄小地阴道紧紧地包住,星云的阴道不仅紧凑,

      而且又温暖、又柔软,抽插得很舒服喔。

      哥哥……啊!……求求你快停……噢……我们不可以这样……唉呀……天啊……我要

      来了……”我感到她的在两腿向上伸,继而紧紧地箍在我的腰上。

      我感到星云的阴道一阵收缩,夹得我的肉棒快要断了……一股热液烫得我的龟头好舒服。

      我情不自禁地猛力插下去…

      我开始猛烈的抽插,星云沈浸在痛与痒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

      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

      啊!好痒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我的巨大肉棒深深地插着,

      顶着星云的花蕊,狠狠地磨着,淫水流了出来,在地上淌着,我用力地插,

      星云拼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看到星云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我的攻势更猛了。

      而星云也尝到了鸡巴深入阴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我,好让肉棒更深的刺进去。

      星云觉得阴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阴道壁一阵痉挛,

      大量的淫液从里边流了出来。我大出大入的抽着,手捏着星云骄人的乳房,

      享受着光润的滋味,星云在伦理的压力和我傲人的肉棒下很快的就攀上了高潮。

      我一把抱起她,站了起来。她的双脚缠着我的腰,肉穴顶着我的巨大猛兽,

      让这旷古灵兽、人间凶器,更深更深的收藏在秘穴深处,试图驯服我的凶性。

      然而,人间凶兽又岂是如此容易驯服的呢!站立着的我,因为运力举着她,

      胯下的鸡巴更见壮大。

      她只觉得,小穴愈来愈紧、愈来愈紧。甚至连她因为高潮所带来的阵阵抽动,

      都没有剩余空间让它去达成。她心颤抖着想,她会被干坏的!我加紧抽送了两下,

      然后将大鸡巴从小穴中拔出去,星云呼出了一口大气,但我很快将星云的小穴提起,

      接着命令星云用她那傲人的双乳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双手捧着乳房,向小穴般的搓着肉棒。

      过了段时间,我感到龟头一阵灼热,加紧抽送了两下,便肉棒对準星云的小穴插了进去,

      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子宫内。

      噢!”妹妹大叫一声,身子一阵抽搐,两手使劲搂着我,主动地、疯狂地吻我。

      过了大约一分锺,四肢一松,便不动了。我知道她又来了一次高潮。

      停了一会便把肉棒抽出来。蹲在她的身边欣赏妹妹高潮后的豔姿。

      我看到星云的阴道里涌出的泉水流到屁股,又流到床单。星云的身子在颤抖,

      侧转身子俯爬在床上。

      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

      跪着往床边爬去,想趁机逃走。

      我便从后面抱住她。

      我怀着喜爱的心情,仔细地欣赏和研究着妹妹的阴部。

      我用两个姆指分开大阴唇,用一个中指拨弄小阴唇。

      我在阴阜处又看见了那一个粉红色的小肉球,啊!妹妹的阴蒂真好看!

      于是,我伸出一个手指在那上面轻轻点了一下。

      啊哟!”星云一声惊叫,身子向上一挺,一阵剧烈的颤抖:“不要……不要啊!哥哥

      ……妹妹咪我……快停下来……不能这样呀……”我继续在抚摸那敏感的阴蒂,

     星云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象一条白蛇般地扭动着,叫喊声越来越高。

     看到妹妹在我的手下竟有如此大的反应,英雄气概油然而升,情绪益发激动。

     我扶着肉棒,用力地挺进,“卟”

      地一下深深      插入到星云的体内。

      噢呀!”星云轻呼一声,身子又是一阵颤抖。

      星云笑道:“哦!想不到你这这样厉害……星云差点给你干死……”

      而我则把玩着星云的玉乳,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色乳头。

      星云娇羞地说:“哥哥,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我笑着反问道:“星云,你刚才被我的大鸡巴插得爽不爽?”星云羞的连忙把脸捂上,

      娇嗔道:“你真不害臊,竟然对星云说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流的事情来!”

      我将星云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纲常礼教,我们想做

      什幺就做什幺,我可以好好的爱你!”

      星云面露喜色,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爽的死去活来的,

      瞧你下边现在还湿湿的。”我又去摸星云的湿润的阴户。

      星云说不过我,只好又任我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我的鸡巴不禁又硬了起来。

      我便捉住自己湿漉漉的大鸡巴提到妹妹眼前,粗大狰狞的阴茎在星云眼前示威。

      “妹妹这就是哥哥的阴茎,刚刚从妹妹身体里拔出来的!”

      星云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哥哥的阴茎,好粗壮呀,足足有二十多公分,

      难怪自己刚才那幺疼痛。

      哥哥的淫语,星云木然的身体抖了一下。知道见效了我接着将鸡巴移到妹妹的嘴角边上,

      呜,鸡巴插入嘴巴。满嘴的粘稠液体噁心得妹妹用力推开哥哥,爬到床边大吐特吐起来,

      我这罪魁祸首,轻轻抚摩妹妹的脊背,帮助呕吐中的妹妹顺气,

      令一中放在柔软的后臀,深出两个指头搅和着淫汁满满的肉穴。

      猛吐一通后,星云瞪着哥哥:“你怎幺这样作践妹妹,奸了还不算还要将髒东西!”

      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我也不回话,继续抽动。

      “呜……”噁心的感觉渐渐被淫猥的快感取代,

      星云将哥哥的鸡巴握住小嘴轻轻的舔着猩红的龟头。星云为了让我高兴,仍然认真的舔着,

      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将我的大鸡巴舔得乾乾净净。

      我被星云舔得十分舒服,不觉得阴茎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大更坚挺。于是,

      我又想再次插入,便将星云压倒。我用手轻轻的夹住自己的龟头,带到星云的阴道口,

      慢慢往肉洞里塞。

      我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阳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小穴紧紧含住。

      星云满足的歎了一口气,我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

      我把阳具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沖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

      我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

      两手把草地抓的乱七八糟。

      我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

      星云悦耳的叫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

     “唔……唔……唔……”

      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沈浸的星云,

      我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将射精了。

      “啊……星云……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沖我的下腹,

       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星云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

      她的淫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精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水画。我终于忍不住,瘫倒在星云的身上,

      星云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人双双赤裸裸的搂住。

      “妹妹!我们换个姿势,改站着插,好不好?”说着说着,

      我的手又在妹妹的肉体上游移着。

      “嗯……妹妹整个人都是哥哥的了,只要哥哥喜欢,

      妹妹都给你……嗯……哥哥喜欢站着干妹妹……妹妹就站着让你干……”

      我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妹妹,扶着她来到山洞的墙边后,

      我让妹妹背贴紧墙壁,然后我一手搂着妹妹的细腰,一手将妹妹的双手抱起环抱我的脖子,

      接着我一手擡起妹妹的一只腿,然后我就挺着大鸡巴在妹妹的骚穴口顶着,

      妹妹的手伸来握住我的大鸡巴了,接着她将我的大鸡巴领引到她湿润的嫩穴口,

      于是我一挺,“噗滋!”一声,便将大鸡巴给插进妹妹的小骚穴里。

      “哦……好涨……嗯……哥哥的大鸡巴为何这幺粗……啊……每次都插的妹妹好涨……

      好舒服……“我的大鸡巴插入妹妹的骚穴后,或许是因为站着,所以妹妹的嫩穴比刚刚

      更加的窄紧,我可以感觉到妹妹的小骚穴里被我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连一丝丝空隙也没有,

      我就一手搂紧妹妹的腰,屁股也开始左右摇晃,慢慢的把龟头顶到她子宫口磨了几下后,

      又猛然的往外急抽,在嫩穴口外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抵她花心的。

      “啊……大鸡巴哥哥……喔……妹妹是你的人……嗯……妹妹的骚穴都也是你的……啊

      ……妹妹爱死你了……嗯……妹妹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啊……亲哥哥的大鸡巴干得我好

      舒服啊……啊……就是那样……喔……好爽……”我的大鸡巴前挺后挑,恣意的插着,让妹

      妹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而她那鲜红肥嫩的骚穴,更因为被我的大鸡巴塞撑得鼓涨

      涨,舒服得她不得不双手搂紧我,摆臀扭腰,身躯摇晃的流出骚媚的淫水。

      “啊……大鸡巴哥哥干的妹妹太美了……喔……酸死我了……嗯……大鸡巴插得骚穴好

      舒服……喔……好哥哥你真能干……啊……干得妹妹爽死了……喔……快……用力乾妹妹的

      小骚穴……快……再快一点……喔……用力一点……嗯……插死妹妹算了……”

      不一会,妹妹粉脸绯红,神情放浪的狂抛屁股配合着我,让山洞除了随着我的抽动而发

      出了“滋、滋”大鸡巴干进小骚穴的声音外,就只有妹妹骚浪无比的淫叫声了。

      “嗯……大鸡巴哥哥……喔……快插……喔……人家要……啊……妹妹要哥哥的大鸡巴

      插……啊……亲哥哥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再用力点……深一点……啊……好

      哥哥插死我了……啊……大鸡巴干得妹妹爽……爽死了……啊……”

      山洞不停的响着“啪、啪”的肉与肉碰撞声和“噗滋、噗滋”的大鸡巴插入嫩穴和淫水

      所发的声音,而妹妹嫩穴里深处的子宫一松一紧的吸吮着我的龟头,让我爽的忍不住叫出口

      :“啊……妹妹……喔……你的小骚穴……吸得我的龟头酥麻死了……啊……你的小嫩穴真

      紧……喔……里面又热……又湿……嗯……插起来真棒……好爽啊……”

      “啊……哥哥……也插的妹妹好爽……啊……大鸡巴干得人家爽死了……喔……对……

      妹妹的好哥哥……用力……喔……用你又粗……又硬……嗯……又长的大鸡巴干……啊

      ……

      哥哥的大鸡巴又插到妹妹的子宫了……喔……酸死妹妹了……喔……妹妹的好宝贝……

      你好厉害……啊……干的妹妹真爽……“

      听着妹妹的狂呼浪吟声,看着她玉体抖动骚态样,真是让我性趣激奋,欲火中烧,

      我含着她红嫩的乳头,一只手也抚摸着另一个乳房,纵情的抽插着,

      使劲的将鸡巴挺进妹妹的小嫩穴,而妹妹的淫水也愈流愈多,

      由她嫩穴往外顺着屁股沟滴到地上,骚浪的嫩穴也紧紧包着我的鸡巴。

      “啊……好……好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再用力插……快插……啊…

      …我的亲哥哥……喔……你的大龟头又干到……妹妹的花心了……啊……妹妹的好哥哥

      ……

      你干的妹妹爽死了……啊……大鸡巴哥哥真会干……啊……妹妹被你干的又快洩了……

      啊…

      …妹妹骚穴要洩……洩了……“

      在不停的淫叫中,妹妹已经爽得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此时的她特别的娇豔欲滴,

      美的如花似玉,让我也畅快的越干越快,次次用力,

      直把妹妹的嫩穴撞的如泉般的涌出更多的淫水,脸上同时也呈现着满足的媚态,

      娇躯不断的颤抖,双手死紧地抱住我,屁股拼命的上挺,好让她的骚穴接受更重的攻击。

      “啊……好哥哥……喔……亲哥哥……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啊……大鸡巴哥哥干的妹

      妹爽死了……啊……妹妹的好哥哥……好丈夫……啊……你的大鸡巴插的我……我要洩……

      要洩了……啊……骚穴妹妹……洩给大鸡巴哥哥了……啊……“

      就在妹妹的骚穴再次紧夹我的鸡巴时,我索性将她的另一只脚也用力托起来,

      这时的妹妹双手紧环我的脖子,双腿紧挟着我的腰际,嫩滑的胴体便缠在我的身上,

      而我则用我粗长的大鸡巴,由下往上的干着她的骚穴。

      “啊……亲哥哥……喔……这姿势插死妹妹了……啊……顶上来……喔……好爽啊……

      哥哥……干的妹妹爽死了……啊……大鸡巴插的妹妹的骚穴……好美……啊……我受不

      了了……啊……大鸡巴干死人家了……啊……“

      我双手抱着妹妹的腿将她整个人压在墙上,奋力的用着大鸡巴在她的骚穴里干着,

      力气之大,让妹妹不得不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背,兴奋的不停淫叫着,

      屁股更像轮盘般的摇晃迎合着我的大鸡巴。

      “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嗯……我好爽啊……喔……妹妹的骚穴给你干的好

      爽……啊……好哥哥……喔……快……再用力的干……嗯……用力的干我……啊……妹妹的

      好丈夫……用力干……啊……把妹妹干死……喔……用你的大鸡巴……让妹妹爽死……”

      我边用力干着妹妹的嫩穴,边欣赏着妹妹淫浪的骚样,我又狠又急的挺动屁股,挥着我

      的大鸡巴,次次都硬插到底,每次又都顶到妹妹的花心,让妹妹娇躯颤抖,肥美的屁股努力

      的挺动着,迎接我的大鸡巴的插干,这时她已顾不得淫叫声是否会传出去让谢逊听到。

      “喔……妹妹的大鸡巴哥哥……啊……你干的我好爽喔……啊……对……哥哥……用力

      的干死我喔……啊……大鸡巴哥哥……干烂妹妹的骚穴了……喔……妹妹的骚穴爽死了……

      妹妹太爽了……快……喔……再用力……啊……用力的干……“

      “嗯……妹妹……我会插穴吧……喔……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妹妹的小浪穴…

      …嗯……又骚……又紧……水又多……喔……让哥哥干得爽死了……啊……妹妹……以

      后还要不要哥哥的……大鸡巴来干你……喔……以后我天天干妹妹好不好……啊……用你生

      给我的大鸡巴……嗯……帮你的骚穴止止痒……啊……“

      “喔……好哥哥……啊……妹妹的小骚穴……被你的大鸡巴干的爽死了……啊……大鸡

      巴又插到……妹妹的子宫了……喔……妹妹忍了十几年了……啊……妹妹以后要……哥哥天

      天用大鸡巴干……啊……又插进子宫了……好大力喔……嗯……小骚穴妹妹会被大鸡巴哥哥

      干死……啊……骚穴又不行了……喔……大鸡巴哥哥……快……再用力……”

      我的大鸡巴在妹妹的嫩穴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淫水,浸湿了我们的阴毛,

      但我还是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让妹妹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腰,

      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干死妹妹的小浪穴吧……喔……我的大鸡巴

      哥哥……啊……妹妹的小骚穴又要洩……洩了……啊……妹妹从没这幺爽过……啊……妹妹

      的大鸡巴哥哥……喔……妹妹的亲丈夫……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大鸡巴…

      …干的妹妹又洩了……啊……骚穴洩死了……啊……妹妹的骚穴好爽……好爽……“

      那一股热烫的淫水,由妹妹子宫内直洩而出,我知道妹妹又高潮了,

      于是我伏在妹妹的胴体上,同时把我的大鸡巴整根插进妹妹的骚穴里,

      享受着妹妹骚穴里的嫩肉不停的抽搐紧包着大鸡巴的快感,

      更享受着妹妹的子宫猛吸猛吹着大鸡巴,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

      而妹妹的淫水一阵一阵向往外流,顺着我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我看妹妹已经洩得娇软无力了,于是我抱着妹妹坐了起来,

      看着妹妹满头秀发淩乱、姿态撩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动,

      接着我双手伸过妹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我抱起妹妹时,

      妹妹的脚自然的紧夹着我的腰,而我的大鸡巴依旧是插在她的嫩穴里,

      我边走边插的抱着妹妹来到餐桌前,我让妹妹靠在墙上坐在餐桌上,

      接着我故意的将我的鸡巴给抽了出来,

      然我后站在妹妹前面欣赏着妹妹那雪白泛红、

      光滑柔嫩的娇躯和富有弹性又高又挺又圆的雪白粉嫩乳房,

      尤其是妹妹那纷红色如樱桃大小的乳头,高翘的挺立在豔红色的乳晕上面,

      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白的雪白、红的豔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

      毫无瑕疵的散发出女人成熟妩媚的风韵,简直是诱惑人的美丽啊!

      我再伸出了舌头,舔着她乳房的周围和顶端的小乳头,双手也抚摸着妹妹的乳房,

      我轻轻的揉捏着,让沈醉在高潮余韵的妹妹,呼吸又急促的喘息着,胸部也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我一面吻着妹妹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爱抚着,

      手指头轻轻的插进她的阴唇里,只觉得一阵阵潮湿的淫水不断的流出,接着我蹲下来,

      伸出舌尖舔吮着妹妹的嫩穴,也用舌头去拨弄着红嫩的阴唇,

      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阴蒂,轻轻的用舌尖一舔,然后不停的用整个舌头揉舔着、勾吸着。

      嗯……嗯……喔……好美啊……啊……哥哥……妹妹的好哥哥……快……再插进来…

      …喔……妹妹不行了……啊……妹妹又想要你的大鸡巴了……快啊……“

      然后握住我那根早已膨胀得厉害的大鸡巴,在她的嫩穴口磨来磨去,

      直逗得妹妹激动的全身抖着,嫩穴本能的向上顶挺,

      于是我才将我的大鸡巴轻轻的插进妹妹紧窄、狭小又温暖的嫩穴里,过了不久,

      妹妹被我的大鸡巴一阵抽插下,又激起了欲火,她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我的腰部,

      同时也开始摆臀摇腰的配合着我的动作,一顶一顶的抛动了起来。

      “啊……我的好丈夫……喔……你可真会干……喔……骚穴好爽喔……快……再快一点

      ……啊……用力啊……妹妹的好哥哥……嗯……用力的乾妹妹的骚穴……啊……好棒喔……

      哥哥的大鸡巴……好粗……嗯……好长……啊……顶得妹妹好爽啊……“

      不知不觉妹妹的双腿分得更开,迷人的嫩穴也因此挺的更向前,只听得一阵阵‘啪、啪

      “的肉与肉相击的声音,那是我将大鸡巴插入妹妹的嫩穴时,所发出的撞击着声音,

     而我如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动作,更使的整张餐桌都在摇动着。

      “啊……对……大鸡巴哥哥……就是这样……喔……你插得好深喔……啊……人家好爽

      啊……啊……快……再用力干……妹妹的好哥哥……喔……你的大鸡巴干的我好爽……啊…

      …爽死我了……喔……对……用力插……喔……用力的干妹妹……“

      妹妹的嫩穴一夹一放的套弄着我的大鸡巴,里头的热度,随着我大鸡巴和她嫩穴的磨擦,

      也越来越热了,她的淫水流了又流,我的大鸡巴也被她阵阵的淫水浇的舒服透了,

     但女人性爱的本能,驱驶着她更擡臀挺胸,好让我的大鸡巴干得更深。

      “嗯……对……就是这样……喔……用力……再深点……啊……妹妹的好丈夫……好哥

      哥……啊……你的大鸡巴插得骚真爽……喔……你干得太好了……我的大鸡巴哥哥……啊…

      …太爽了……大鸡巴丈夫……啊……插进我的花心了……快……啊……乖哥哥……妹妹

      要你用力干我……啊……对……妹妹爽死了……啊……“

      我的大鸡巴在妹妹的嫩穴里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淫水,

      而淫水渍渍被我大鸡巴的抽送所发出的我们兄妹性爱的交响曲和妹妹骚浪的淫叫声,

      在房间里诱人的演奏着。

      “喔……只有妹妹的好儿的大鸡巴……才能干得妹妹这幺爽……啊……妹妹的好哥哥…

      …喔……你才是妹妹的亲丈夫……啊……我亲爱的大鸡巴哥哥……喔……你又顶到妹妹

      的子宫了……啊……亲哥哥……大鸡巴的好哥哥……快……喔……快插……妹妹要忍不住了

      ……

      啊……要……要洩了……“

      我听到妹妹又要洩了时,我连忙抱着她转身放到床上,然后双托着妹妹的屁股悬空抱起,

      让她只有头和颈子顶在床上,接着我的屁股用力挺着,把我的大鸡巴深深的干入妹妹的嫩穴

      里磨着、转着。

      “喔……喔……大鸡巴哥哥……啊……妹妹的亲丈夫……啊……妹妹快爽死了……啊…

      …顶到花心了……喔……好酸啊……嗯……要爽死了……啊……好哥哥……用力……再

      用力插……啊……妹妹又要洩给你了……啊……快……用力啊……“

      我发狠的狂插,使妹妹得秀发零乱,面颊滴汗左右的扭摆着,她双手抓紧床单,

     像要撕裂它一样,这般的骚媚浪态,令我更加的兴奋,也更加的用力的插着。

      啊……大鸡巴干的妹妹爽死了……啊……不行了……啊……妹妹又洩……洩给大鸡巴

      哥哥了……啊……”

      妹妹的叫床浪声尖锐的高响着,她全身发癫似地的痉挛着,子宫里强烈的收缩,滚烫的

      淫水一波又一波的朝我的龟头喷洒着,我再用力的猛插几下后,就紧紧的抵住妹妹的子宫口,

      享受妹妹子宫狂吸着龟头的乐趣。

      星云缓缓站起,帮我将衣服整理好,道:“如果你不说出去,以后……星云再帮你……”

助跑~~~~~~~~~~~~~~~~~~ 我推!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