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爱性事家庭 [3/3]

2019-06-08 09:5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妈,我回来了。」李麟推开家门,冲坐在饭桌边发呆的母亲扮了个鬼脸。

「这是我好朋友….Timmy,来我们家吃顿饭。」

「阿姨好。」Timmy从李麟身後闪出,礼貌地向香兰打招呼。

香兰一楞,半天才反应过来「噢,你好你好。」

她实在没想到今天晚上儿子会带同学回家吃饭。难道儿子想放弃今天这个乘胜追击的大好机会?或者他突然良心发现?凭香兰的生活阅历,她清楚地知道「狗改不了吃屎」这句话的含义。那儿子葫芦里卖的什麽药呢?

「你自己随便坐,千万别客气。」李麟冲Timmy挤挤眼。

香兰连忙站起身招呼Timmy「Timmy,到这边坐吧。今儿晚上阿姨也不知道你要来家里吃饭,没做什麽菜,你就将就点儿吃吧。」

Timmy座坐到饭桌边,由於紧张手心全是汗水「阿,伯母,麻烦您了。」

「别这麽客气。来,吃饭吧。」香兰给Timmy碗里夹进一块红烧肉。

「妈,Timmy最爱吃肥肉了。你做的红烧肉肯定合他的口味。」李麟话中带话「是不是,Tim?」

「对对,伯母做的红烧肉真好吃。」Timmy吃得嘴角冒油。

「爱吃就多吃点儿。」女人除了被人称赞漂亮之外厨艺高超也是令她们开心的奉承。

「我妈不但红烧肉做的好,身上的肉也特肥,特香!」李麟把话又讲明了一些。

香兰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别胡说八道,好好吃饭!」

「Tim是我铁哥们儿,又不是外人,怕什麽?」

李麟放下筷子,伸手在母亲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特别下边那块肉更肥的流油。」

香兰没料到儿子在外人面前竟然这麽放肆,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又不知道如何发作。

李麟无意拖延,乾脆把话挑明「妈,实话实说,Tim今天来除了想尝尝你做的红烧肉,最主要还是想吃你身上肉。」

「畜牲!你当你妈是什麽人!」香兰忍无可忍,擡手狠狠扇了儿子一记耳光。

李麟猝不及防,半边脸上留下五个清晰的指印。

Timmy吓的小脸煞白,大气不敢多出,惊慌地注视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母子俩。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麟死死瞪着母亲「别怪儿子不给你面子!」

他一把抓住母亲头发,另一只手左右开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敬了母亲十个响亮的耳光。

香兰被打得晕头转向,方寸大乱。李麟一边揪着母亲头发往沙发上拖一边冲Timmy大喊「你别光看热闹,过来帮忙呀!」

Timmy入梦方醒,跑上来抓住香兰的胳膊「呀麟,下一步怎麽办?」

「我操,你那些AV都他妈白看啦!」李麟指指母亲「扒她衣服,全扒光,然後想干什麽就干什麽!」

「她,她要是反抗呢?」Timmy又紧张又兴奋,憋得满头大汗。

「揍她!咬她!反正我妈这一百30磅淫肉你就全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李麟俨然一副淫母专家的派头。

「畜牲!混蛋!放开我!放开我!」香兰像疯了一样又骂又叫,又抓又踢。她实在无法忍受被儿子同学强奸的现实。

「呀麟,你可得帮帮我,我怕一个人搞不掂呀。」Timmy空有一身蛮力,面对这种场面却不知该如何下手。

李麟见母亲摆出了拚命的架式,心里也有写发毛。

他以最快的动作脱下内裤然後揉成一团「你把我妈手攥住,我先把她嘴堵上。」说着,他一手掰开母亲的牙齿,另一手将整条臭烘烘的内裤硬塞进母亲嘴里。

Timmy看得直舔舌头「呀麟,我算服了,你够狠!」

失去了声音这个最有力的武器,香兰在两个如狼似虎的少年眼里已经成为一只任由宰割的母羊。

李麟,Timmy自如地交换了位置,李麟死死禁锢住母亲的胳膊,Timmy压住香兰大腿,再一件一件撕下她身上的衣服。

「我操!奶子真大呀。」

Timmy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不但动作变得灵活,语言也恢复了平常的风格。

他两手捧起香兰赤裸的大白奶子,张嘴便在上面咬了一口。

香兰疼的浑身全颤,直冒虚汗。

「你轻点儿!」李麟一脚踹在Timmy屁股上「这可是我妈,她的奶子我都没舍得像你这麽咬!」

「我错了我错了。」Timmy轻轻抚摸着香兰乳房上留下的暗红色牙印,侧头对李麟说「等你奸我妈的时候,我让你咬两口还不行!」

李麟看着母亲因为呼吸不畅,整个脸颊憋得由红变紫,面部表情煞是吓人。

他忽然有些於心不忍,凑到母亲耳边诚恳地说「妈,我看你憋得难受,只要你不叫我就把内裤拿出来。」

香兰早已感到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难受,听儿子这麽一说,连忙一个劲儿用力点头。

任何时候,人的精神需求都必须服从物质需要,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真理和事实。连英雄义士都可为五斗米折腰,更何况她这麽一个潺弱柔顺的中年女人呢?

李麟从母亲口里掏出湿乎乎的内裤丢到地上「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又不是黄花闺女,怎麽每次干这事儿都这麽较真儿呀,自讨苦吃!」

香兰喘口气,涕泪横流着说「呀麟,你糟蹋妈妈也就算了,可…可你怎麽还带你的同学来一起强奸我。你…你叫妈怎麽做人呀!」

「Tim也不是外人,你就陪他玩玩儿吧。」李麟淫笑着说「这小子和我一个德性,都是让女人给憋坏了。你帮他泄泄火,也算做了件好事。」

香兰知道这时候说什麽都是白费口舌,只好忍气吞声地说「你们两个孩子毛手毛脚的,想折腾死我呀!要做就快点儿做,别再到处乱咬乱摸了。」

李麟拍拍Timmy「听见没有,我老娘都着急了。你还他妈抱着奶子不撒手,快点儿办正经事吧。」

「对对,再多摸几下,没准儿还没插进去我就射在外面了。那可太亏了。」

Timmy一边和李麟说笑一边解开裤子,亮出下面粗状坚硬的大肉棒。他先自己撸撸肉棒外层布满褶皱的包皮,又伸手试探着摸摸香兰毛茸茸的阴户,大肉棒对准阴门,屁股朝前猛然一挺,整根阳具便「滋….」得一声,连根插了进去。

「爽不爽?」李麟淫笑着对Timmy说「我妈的老穴可是个宝贝,保证让你小子干得死去活来。」

「干真家夥就是他妈不一样,比起食自己爽一百倍!」Timmy爽得滋牙咧嘴,口水差点儿流出来。

他两手扶住香兰大腿,身体一前一後拚命抽动肉棒,每次进出都恨不得连睾丸一起插进阴道里。

香兰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盼望压在身上的小毛孩子早些完事,早点儿结束这场恶梦。

对於床第之事,香兰虽算不上淫娃荡妇,但毕竟有二十几年的造爱经验,对付象Timmy这样阴毛刚刚长齐的小鬼自然绰绰有余。她悄悄移动身体,擡高屁股,两腿向内夹紧,使自己阴道壁上的嫩肉可以全面接触龟头,然後以阴户为中心旋转臀部,配合Timmy抽动肉棒的节奏收缩阴道,这一招又叫「阴包阳」,就是阴户也像阳具抽插一般反过来吞吐阳具,可以给造爱双方特别是男人带来极强的亢奋和快感。

「啊….啊….」Timmy果然中招,仅仅坚持了二十几下便感到双腿发软,肉棒发麻,一股精液从龟头中间的尿道口喷射而出。

「我操,才他妈不到五分钟就投降了……..-」

[完]

  • 上一篇:灌肠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