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二乔 [1/2]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4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四月,孙策又出去打猎。他骑的是上等精骏宝马,驰驱逐鹿,跟从的人绝对赶不上。正当他快如疾风地奔驰时,突然从草丛中跃出三人,弯弓搭箭,向他射来。孙策仓猝间,不及躲避,面颊中箭。这时,后面的扈从骑兵已经赶到,将三个人杀死。

原来,孙策曾杀死吴郡太守许贡。《江表传》记载,许贡上表给汉帝,说孙策骁勇,应该召回京师,控制使用,免生后患。此表被孙策的密探获得,孙策便责备许贡,并下令将其绞死。许贡死后,其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这次终于得手。

孙策中箭,创痛甚剧。自知不久于人世,便请来张昭等人,托以后事。他说:“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接着,叫来孙权,给他佩上印绶,说:“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他环视四周,又叹息道:“可惜公瑾不在此地。记住,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

众人见他说了这么多的话,劝他早点休息。医生也过来告诉他,说这伤可治,但应好好养护,一百天不能有剧烈活动。孙策点头,于是众人逐渐散去。

入夜,孙策喝了药之后,挥了挥手,侍女们都退了下去,大乔因为劳碌了一天,感觉很疲惫,又怕影响孙策休息,也到后院去了。

孙策闭目养神,恰好药效发作,昏昏欲睡之际,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进来,直接来到孙策床边,开始轻柔地剥去孙策的衣服。孙策此时正头昏脑涨,想趁早歇息,以为是夫人大乔,再加上平日里两人一向惯于裸睡,也就不以为意,任其摆布。待得衣服全被脱光之后,来人也卸去了自己的衣服,一双纤纤玉手稍微套动,孙策的阴茎立马昂首立起。

来人翻身上床,骑坐在孙策身上,身子一沉,孙策顿感一个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起初孙策还以为是大乔,但动了几下后,发觉不对,睁眼一看,竟是大乔的妹妹,周瑜的夫人–小乔。

此刻,小乔能清晰的感到她自己隐秘湿热的小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久违的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小乔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见到自己能让小乔如此淫荡,孙策也浑身发热,兴奋起来。其实孙策和周瑜是生死之交,两人都垂涎于对方的妻子,早就想来个换妻游戏,试试姐妹俩到底有什么不同。现在小乔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不禁让孙策热血沸腾,立刻翻身而起,将小乔压在身下。

“你是怎么溜进来的?”孙策边抽动边问。

“我听说……你想……让……周郎……辅佐你……弟弟,可……没把兵权……给他,……教他以后……怎么……服众。”小乔边呻吟边回答。其实她内心里真实的想法是忌恨姐姐:“为什么你嫁给了君王,而我只能嫁给周郎。难道我没有你美丽吗?哼,今天正好趁此机会,见识见识他们两人谁的更大,并帮助周郎取得兵权,如果孙权无能,嘿嘿,何不让周郎取而代之。”

小乔边想边用力夹着孙策的巨棒,孙策插入小乔那紧密柔嫩的私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小乔的蜜穴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孙策心里比较了一下姐妹两人的蜜穴,也许是因为新鲜感吧,他觉得小乔的蜜穴比大乔更紧,更多淫水。

“我和公瑾,谁的鸡巴更厉害?”孙策边插边问,毕竟每个男人都想着比别人更强。

小乔娇滴滴道:“他的比你长,但你的比他更粗、更大,更让我喜欢。”

孙策大喜,在小乔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小乔那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小乔索性紧闭着双目,任由孙策在她身上肆意发泄他的快乐,只是由于孙策急促的撞击,在他身下发出阵阵“嗯……嗯”的喘息和呻吟声。孙策见此,不禁欲火大炽,阳具更加急剧的膨胀,已然涨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阳具把小乔肥嫩的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

又抽动了几百下后,孙策清楚的感觉到小乔的子宫口紧咬着自己的龟头,火热的肉棒的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花心周围的肉壁,他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小乔的双腿,阴茎深深的插入小乔花心的尽头,龟头一缩一放,马眼对着小乔的花心吐出大量的滚烫的精液。

“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把你的浓精射进我的身体……给我……快射给我,让我爽……死……算了……”小乔嚎叫起来,孙策只觉得小乔的花心如小嘴一般死死咬住自己的龟头吸吮着,使自己一股股滚烫的精液不停喷射,竟没有歇止的迹象。

“啊……啊……啊……”孙策狂叫起来,伤口都裂开了,鲜血喷溅了小乔一身,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小乔见状不好,慌忙用被褥擦干净自己的身子,裹上衣服逃之夭夭。

当天夜里,孙策去世,时年二十六岁。大乔闻讯赶来,见此状况,又悲又怒。但家丑不可外扬,而且此事关系孙策、小乔、周瑜的名节,于是大乔只得忍气吞声地将孙策的遗体清理干净,入殓到棺材中。

周瑜之死

周瑜从外地带兵前来奔丧,留在吴郡孙权身边任中护军。他握有重兵,用君臣之礼对待孙权,同张昭共同掌管军政大事,其他人自然不敢有异议异动。

孙权的母亲见周瑜如此护主,心中大慰,她对孙权说:“公瑾比你哥哥只小一个月,我一向把他当儿子对待,你该把他当成兄长才是。”于是周瑜越来越得孙权的信赖,而他也越发竭诚尽智,为孙氏集团的崛起奔波劳碌,不辞辛劳,渐渐地,把小乔也冷落了。

建安十五年(公元210年),周瑜向孙权献上一计,欲趁刘备取西川、汉中时夺取荆州,孙权当即表示同意。周瑜想赶回江陵,做出征的准备工作。半途染病,引发了征讨曹仁时的箭疮,只得在巴丘养病。此时小乔远在吴郡,只得托人送去药物和衣物。

医生知周瑜心忧兵事,劝他静养,并嘱咐百日之内不可有剧烈活动。周瑜勉强听从,呆在室内静心筹划。

夜里,周瑜突然思念起娇妻,正待拔剑一舞,左右侍卫力劝,无奈只得放下。周瑜心情烦闷,挥手屏退左右,脱去衣服安歇。他有一个习惯,无论是家中或军中,都爱裸睡。大家心知肚明,无事便离得远远的,生怕惊动了都督。

忽然,一驾马车奔到周瑜宅外,守卫正待上前喝问,车中之人拿出一块金牌,守卫接牌一看,大惊,立即放行,并按照车中人指示,没有惊动别人。

车中人全身罩得严严实实,独自一人来到周瑜室内,掀去浑身束缚,竟是大乔。此时周瑜因为辛劳,早已酣睡。大乔走到周瑜床边,轻轻掀去周瑜身上被褥,然后将自己滚烫的身子覆盖上去,在周瑜身上摩擦。

周瑜在睡梦之中,梦到与小乔厮磨,肉棒一下子硬了起来。大乔见状,马上将它纳入自己的蜜穴中。顿时,大乔只觉得一根又热、又长、又硬的棍子捅入自己的小穴中,长久的虚空被一阵热烈的充实所填补,巨大的落差感使得她发出一阵尖细、荡人心魄的呻吟,竟把周瑜惊醒了。

周瑜见坐在自己身上的是自己的妻姐,大骇:“怎么是你?”

大乔冷笑道:“你的老婆曾勾引过我老公,现在我一报还一报。”

“不可能!”

“我还会说谎吗?要知道,我这种身份做出这等事,还有活路吗?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她,我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赶到这里来?”

周瑜回忆起孙策死后吴郡街头巷尾的一些传言,也不禁对小乔起了疑心。当然,他也早想尝尝大乔的滋味,于是默不作声,开始和大乔配合起来。

“美极了!哦……,就这样,周郎,我喜欢这种美妙的感觉,我好象漂浮在云端上!”大乔一边摇动双臀配合周瑜的抽插,一边动情的呻吟。

周瑜的心一阵悸动,毕竟,他和小乔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亲热了,而大乔的姿色、身材、功夫和小乔不相上下。于是周瑜翻身而起,将大乔压在下面。

周瑜对大乔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对身下娇媚少妇的骚穴百般蹂躏,他将肉棒抽提到只剩龟头埋入洞口后,再用力整根插入直至根部,三浅一深有节奏的和着大乔髋部的摇动一起演绎快乐的性爱乐章。

“喔……喔……”大乔口中不住咿唔,压抑呻吟着,她星眸微张,逐渐发出急促的呼吸声。

周瑜见状更是激动:“我与伯符比,谁更厉害?”

“他比你粗大,你比他长、硬,次次都顶到我的花心了。”

周瑜更加兴奋,暴怒的阴茎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这使大乔的阴道更显得狭窄,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包裹着火热的肉棒,进而增加了磨擦面。随着三浅一深中的那一深,周瑜的阴曩敲击着大乔的会阴,那里浓密的阴毛轻刷着周瑜的阴囊,而大乔那紧紧收缩的阴道总夹得周瑜一阵酥麻,阴道里皱折的阴壁在周瑜敏锐的龟头凹处刷搓着,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龟头传经脊髓而至大脑,使周瑜忍不住仰起头深深吸气。大乔颠簸着逢迎着周瑜的抽插,桃源蜜穴竭力吸吮吞吐着周瑜的肉棒。周瑜的玉杵在大乔的花丛中下推进、上抽出,左推进、右抽出,弄得身下的大乔娇喘吁吁,一脸媚浪。

“喔!好棒……别动……我……没命了……完了……我完了……”大乔用牙齿紧咬朱唇,口里闷声地叫着。

周瑜只觉得那深遽的阴道大力吮含着自己的龟头,吸、吐、顶、挫,如涌的热流,烫得他浑身痉挛。一股热泉由他的阴茎根部直涌龟头,激射入大乔的桃源深处。

“啊!嗯……!”周瑜不禁哼叫起来。

“哦……爽死了……舒服死了。”大乔玉手一阵挥舞,胴体一阵颤动之后,便完全瘫软了。

两人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大乔是个久旷之人,又开始吸吮吞吐周瑜已疲软的肉棒。周瑜本已觉得很累,但禁不住大乔的挑逗套动,肉棒再次硬了起来。

“浦滋!浦滋!” 美妙的声音从他们下体的交合处又开始不断传出,抑扬顿挫,不绝于耳。大乔的阴道似乎变得更加狭窄而深遽,幽洞里灼烫异常,淫液溢出的汹涌如泉。阵阵快感刺激得周瑜不禁把阴茎更向前用力顶去,大乔哼叫一声后,双手抓紧周瑜的背肌,张大了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

周瑜只觉里面层层叠叠的嫩肉死死地裹住自己的阴茎,全身触处柔若肉泥,而只有下体那紧热之处缩得紧紧的,使他的屁股一紧,跟着又挺着坚硬的大肉棒没死没活地一阵猛捅,然后一阵哆嗦,大股大股的滚烫精液“扑扑”地射进了大乔那淫水四溢的嫩穴。

“噢……”随着一声长嚎,周瑜在射精的同时,箭疮迸裂,大量的鲜血涌出。他大叫一声:“既生瑜,何生亮!”仰面轰然倒下。

当夜,周瑜死于巴丘,死时年仅三十六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