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妹妹 哥哥好好爱你

2019-06-08 11:4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妹妹 哥哥好好爱你

陈馨文漫无目的的走在乡下的树林里,想着自己的哥哥,那个令自己魂牵梦 绕的汉子,他为什么那么吸引自己,自己为什么会爱的无法自拔。 “文文,我可找到你了,你把哥哥都要急逝世了。”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陈馨文娇躯不由一震,心跳不知为什么忽然加快,自己心中的人此刻就在身 后,纵然我躲在乡下的大年夜姨家里,他也能最快的找到我。 正在想着,认为肩膀被一双有力的大年夜手捏住,一股汉子的气息直冲鼻端,努 力抚平自己激动的心,回身扑到哥哥的怀里。 “臭哥哥,坏哥哥,有了女同伙就不要小妹了,555……”一边哭泣,一 边抽出小手和顺的拍打着哥哥结实的胸膛。 “傻小文,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是哥哥的好妹妹啊,哥哥一辈子都邑好 好疼你、爱你的。”陈羽龙和顺的说道。 “哥,陪我逛逛吧,乡下的空气真好,十分艰苦放暑假,我要哥哥在这里好 好陪我玩几天好不好?”陈馨文一脸等候的看着哥哥。 陈羽龙捏了捏妹妹漂亮的脸蛋,说:“好啊,妹妹的要求哥哥必然满意。” 陈馨文一脸的幸福,同时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真是的,自己居然想到那事去 了,心里一阵的埋怨自己。 偷偷的坐在哥哥的身旁,看到标致的月色,幸福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近过,她 幸福的说:“哥,今晚月色真的好美啊,文文今晚好兴奋啊。”“那哥哥今后经 常陪你看好不好?”陈羽龙一脸爱怜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妹妹。 “是你说得哦,可不许反悔,别到时又说去陪你那个妖精女同伙,都不理人 家。”陈馨文一脸醋意的说。 “好好好,哥哥准许你,谁都没有小妹紧张。”“那不如我当你女同伙吧!” 陈馨文忽然愉快的说道。 …… 一阵缄默沉静。陈馨文溘然说:“哥,我冷,抱我一会好吗。”话音刚落,就感 到一只大年夜手将自己搂入怀中,一股温暖燃遍满身,贪婪的呼吸着哥哥身上的男性 气息,她时时时仰开端磨蹭着哥哥的胡茬,那硬硬的胡茬刺在脸上好惬意啊。 陈羽龙此刻非常难熬惆怅,虽说怀中的丽人是自己的亲妹妹,可是她身上披发出 的处女气息,以及淡淡的幽喷鼻,入手处那滑滑的肌肤,感到真好啊。 当她的脸在自己胡茬上磨蹭的时刻,真想搬偏激来,在她的小嘴上亲吻,想 着想着下体居然逐步的有了反映。 “文文,天冷了,我们回去吧。”陈羽龙为了粉饰自己的坚挺,赶忙推开妹 妹说。 陈馨文显着的认为一个硬器械顶在了自己的小屁屁上,哇,哥哥居然勃起了, 必然想要我了吧,自己的小穴也不禁排泄了爱液。 “啊?好吧,不过我要你背着我走。”陈馨文油滑的说。 趴在哥哥的身上,就想这一段路永世也走不完,她伸出小手,假意去挠痒痒, 实际想去抚摩哥哥那艰实的胸膛,每次一望见哥哥的胸肌,就想自己正被哥哥压 在身下爱自己。“别闹,小心跌倒了,小文。”陈羽龙一边闪躲着,一边说道。 忽然,他一脚踏空,整小我倒了下去,陈馨文也从背上向前滑出。 “哥,你没事吧?”“小文,有没有摔到?”两人险些异口同声的问道。 “哎呀,你脚被这个石头磕破了,都怪哥哥不好,对不起!”“没事,一个 小口子而已,是我自己混闹才会摔的嘛。”因为穿的拖鞋,跌倒的一顷刻,拖鞋 甩出,大年夜脚趾刚好踢在一块石头上,鲜血正逐步的流出来。 “伤在脚趾头上,又是夏天,不轻易好,万一化脓就不好了”。他一边说着, 一边垂头含住磕伤的脚。 “哥,别舔,脚脏啊。”陈馨文心疼的说。 陈羽龙捉住想要抽离的脚,继承舔吸着,“唾液有消毒的感化,等下回去在 上药。”

当哥哥那温软的舌头在自己脚趾上迟钝的蠕动时,陈馨文激动、幸福、 夹带一丝痒痒的感到,哥哥的舌头舔的我好想要啊,如果舌头舔在我的小穴上, 那该多美啊。 回到大年夜姨家,急忙用酒精擦拭了伤口,好在伤口并不大年夜,陈羽龙总算心放在 了地上,他真害怕这个小妹有一点点的伤痛。 大年夜姨还没回家,预计又去舅舅家打麻将了,看来不到12点是不会回来了, 不过大年夜姨也真可怜,新婚没几天老公就出车祸去世了,这么多年无儿无女也够寂 寞的。陈羽龙一边吸着烟一边想着。 “哥,帮我拿下亵服,我忘了拿了。”妹妹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拿着妹妹那小小的内裤,心里一阵激动,下体有了稍微的抖动,禽兽!自己 的妹妹也乱想,陈羽龙暗骂着自己。 陈馨文坐在沙发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哼着自创的七言歌曲:(曲调是: 送你送到小村子外,有句话儿要交待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_^ ) 紫衣瘦肩月下行,烟缠雾绕弥树影。 如兰苦衷随风去,梦回百转无处寻。 “呵呵,小妹,你也真人才啊,这都能让你唱出来。”陈羽龙笑着说。 “怎么样,发明你小妹有才了吧,那哥哥爱好小妹不,爱小妹不?”陈馨文 目不斜视的看着哥哥说。 “这么好的小妹,我当然爱啊!”陈羽龙一壁说着一壁伸出食指在她鼻尖上 轻轻一点。 “哥,你亲我一下,我去睡觉了。”他轻轻的在小妹额头上一吻,刚要措辞, 却被小妹一把抱住。 “哥,小妹好爱你,是男女之间的爱,不是兄妹之爱。”说着忘情的吻着陈 羽龙,甜美的丁喷鼻伸进哥哥的嘴中探索着。 陈羽龙被小妹的忽然打击搞蒙了,只觉嘴中一个灵巧的舌头在搅拌,不觉也 回应起来。 陈馨文拉着哥哥的手放在自己傲人的乳峰上,头向下舔弄着哥哥的小乳头,“哥,要了文文吧,我知道哥哥想要女人,你那个妖精女友不给你,文文给你, 文文想要哥哥疼我。”陈羽龙摸到妹妹柔嫩高耸的胸部,那山岳上坚硬的一点突 起,认为一阵眩晕,忽然一把推开妹妹。“小文,弗成以,我们是兄妹,这是乱 伦啊!”说着跑了出去。 “真是笨哥哥,乱伦怎么了,我只知道爱你,爱逝世你了,憎恶,憎恶!” “哥,快过来!”陈羽龙刚刷完牙就听到小妹在喊。 “怎么了,小懒猪,睡到现在才起来!” “哼,你不也才刚起来,头发回是乱的。”陈馨文噘着嘴说道。 “哥,你…你在帮我把脚吸吸吧,哥哥的唾液应该不会让文文化脓吧。”陈 馨文摇晃的说道。 “不会有事啦,昨天用酒精消毒过了,而且伤得也不很深。”一边说着,还 是哈腰抬起妹妹的脚吸舔起来。 陈馨文看着哥哥舔脚一脸的幸福状。 “哇!大年夜姨,你好漂亮啊。”吃早餐的时刻,陈馨文撒娇的说。 “逝世小文,大年夜姨都老了,还拿我言笑。”“真的啊,大年夜姨一点都不老,你看 哥哥都开呆了。”陈馨文油滑的说道。 一句话把陈羽龙和王敏说得酡颜到脖根。 王敏今年43岁,虽然一小我住在乡下,可是依然穿的很时尚。本日穿了一 件紧身碎花连衣裙,浑圆均匀的腿上套着一双超薄的长筒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 高跟鞋,两个傲人的双峰涨鼓鼓的撑在胸口,让人有种抚摩的感动。 “一会吃完饭,我要去下邻村子,去进修下新的养殖技巧,可能晚上才回来, 正午饭你们自己办理哦。”“知道了,你宁神吧,有哥哥在不怕饿肚子。”陈馨 文一脸愉快的说。 “哥,你来帮我揉揉腰,昨天摔倒的时刻似乎闪了一下,现在认为有点痛。 ”陈馨文趴在床上说。 “这里吗?”陈羽龙按在妹妹的细腰上说。 “再下面点啦,你按的是背,笨逝世了。”“……什么啊,再下面,再下面就 是屁股了。”陈羽龙一脸无奈的说。 “我不管,就要你按,哥哥不爱好文文的小屁屁吗?”陈馨文转偏激,逝世逝世 的盯着陈羽龙。 “我,我,小妹,我们是兄妹,不能这样的,”陈馨文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拉着哥哥的手,说:“我不管什么兄妹,我只想要成为你的女人,要你爱我疼我, 再说,要说兄妹你为什么拿着我的内裤和丝袜套在你那里自慰,刚才舔我的脚时, 又那么陶醉,那么享受的样子?”顿了一下,她接着说:“让我爱上你,都是你 害得,你现在却不要我。”陈羽龙被妹妹一阵言语说得无言以对,低低的说: “你看到我拿你的亵服自慰,你就爱上我了吗?”陈馨文脸一红说:“呸,都不 知道羞,我偷看你的日记,上面写着你爱好文文穿戴丝袜的小脚,晚上都想和妹 妹做爱,写的那些言语,真是的,让人家看的酡颜心跳,天天看你写一些,我就 想让你真正的爱我,当我发明你和狐狸精女友绸缪时,文文的心好痛,那时刻就发明文文爱上哥哥了,55555……” 陈羽龙轻拍着在自己怀中抽噎的小妹,心中一阵愧疚,“对不起,文文,哥 哥对不起你。”陈馨文竣事抽噎,用手搬正哥哥的脸,“我不要对不起,我不后 悔这样,我爱你哥哥,吻我,把你在日记里的设法主见全实践吧。”说着闭上了眼睛。 陈羽龙看着妹妹梨花带雨的面容,微微蹶起的嘴唇,喘着气吻了上去。 双唇刚刚相接,顿时如干柴碰上烈火一样,熊熊的燃烧起来。

夏日的天老是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忽然间乌云密布,眼看狂风雨就 要来了。 屋内的床上,两个火热的躯体,正牢牢的纠缠在一路。 “哥,你看老天爷都冲动的要哭了,好好爱文文吧,文文本日穿了哥哥最喜 欢的吊带丝袜,啊!好惬意。”陈羽龙一手摸着穿戴丝袜的大年夜腿,一手捏着妹妹 的一粒葡萄,嘴咬着短裙的边想要掀起来。 陈馨文一把将裙子按住,呻吟着说:“我,我要你按你日记里写的那样,从 我脚开始嘛。”薄薄的丝袜下,红红的指甲油闪烁着勾人的光线,微微弯起的足 弓,将一双36码的小脚衬托的诱惑无比。 陈羽龙先将脚放在鼻端一闻,一股脚喷鼻,丝袜的气息,少女的气息,喷鼻水的 气息,直接将他的巨物涨到极限,迫在眉睫的含了上去,妹妹一阵断魂的声音传 来,几乎让他射了出来。 当他吻到大年夜腿处,掀起短裙时,妹妹娇羞的用手捂在阴户处,透过指缝看到 一个迷人的小洞,正向外汩汩的涌着蜜汁,她竟然没穿内裤! 陈羽龙看着妹妹腰间花边蕾丝吊带,以及柔若无骨的两条丝腿在自己背上磨 蹭,再也无法忍受。 他一把将妹妹的手拨开,急迫的将两条玉腿劈开,凑嘴舔上了粉红的小穴, 冒逝世的吸食妹妹渗出的爱液。 一边舔着阴道口,一边用手指拨弄着那一点突起,陈羽龙只感到爱液如潮水 般涌来,“恩,啊,哥哥,快插进来,文文小穴里好痒啊!”他握着滚烫粗壮的 硬物,顶在阴道口,看着他逐步的将阴唇撑开,刚刚进去一点,只觉一阵裹进, 前方一个器械盖住了去路,刚想打破阻隔,一阵快感袭来,一股浓精喷射而出。 陈馨文坐起家,脱下短裙将精子清理掉落,急迫的用小手捉住哥哥的阴茎套弄 着,左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呻吟着。 陈羽龙提着勃起的阴茎再次挺进迷人的小穴,正想要奉告妹妹,处女膜的破 裂会很疼,谁知陈馨文小屁股往前一顶,阴茎完全刺了进去。 一股泪水从她俏目里滑出,分不清是幸福照样苦楚悲伤,当陈羽龙开始抽动的时 候,她开始忘情的呻吟。 门外由于狂风雨提前回来的王敏,看着陈馨文和陈羽龙交合处,流出来的爱 液和处女的血,手不自觉的摸向了下体。 “啊,哥,咬文文的乳头,对,使劲咬她,啊!我,我要高潮了。”陈馨文 双腿牢牢的夹住哥哥的腰,颤动着高潮了。 “哥,文文苏息一下再做啊,下面有点痛,口好渴啊。”满意后的陈馨文躺在哥哥的胸膛上懒洋洋的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