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骚妈妈让我也爽的不行! [1/5]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4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午夜对每一对夫妻来说是他们所期待的时刻,尤其是今晚刚刚下完一场雨。

雨水洗後的月亮显得格外洁白明亮,徐徐吹来的夜风令人舒心清爽,使得屋

内也有丝清清凉意。

然而,张丽敏此刻她的丈夫并没陪在她身边与她欢好,她也没借着如此清爽

的夜晚好好睡上一觉,而是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在思索着一个问题,爲

什麽男人可以随便在外鬼混,而女人却只能守着她自己的丈夫。

「爲什麽?爲什麽?」她内心不停地问自己。

屋里静悄悄,而她的脑子里混成一团。她思索着,思索着,脑里突然産生几

个令她都惊讶的疑问,女人爲什麽就不能在外鬼混?男人可以在外玩乐,女人就

不能吗?而且那些同男人鬼混的女人不也是在外玩乐吗?我难道就不可以学学她

们那样做吗?

她又回想起最近一段时期,她丈夫所对她种种的态度。他开始时只是回家晚

些,并不在外过夜,并且当她向他再三要求房事时,他也能勉爲其难,但那也只

是草草了事。最後他变得更加厉害,干脆就不理会她夜不归家。

「他这麽对我,难道我还要好好对他吗?」

一张张男性的脸孔如幻灯片一样,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张丽敏只是一名普通

的工人,也不是好招摇的女人,所以她接触的社会空间非常的狭窄,闪现在她脑

海里的那些男人,无非是和她一起工作的同事而已。

这些人很快被她否决,因爲她知道做这种事怎麽能找身边的同事呢。

突然,她眼前好象有一个瘦瘦的、模糊的身影向她走来,当他走到她的跟前,

已使她能够看清楚他的样子时,她内心不禁惊叫。

「怎麽可能,我怎麽会想到自己亲生的儿子呢?」她内心开始不停地责备自

己。

此刻的她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胡思乱想,很长

时间才不知觉地睡过去。

第二天晚上6点30分,张丽敏的儿子王强出门去上晚自习,而家里只剩下

她一个人。她无聊地看了会儿电视,决定出外走走。在她家附近有个公园,很多

人饭後都去那蹓跶.

张丽敏出门自然而然地就来到这个公园。她沿着人工湖旁的人行道一路慢悠

悠地行走。路上总是碰上一对对的夫妻,这使得她触景伤情而想起了她的老公。

他以前何尝不是常常陪她来这散步,两人相互倾靠,一路上有说有笑。而现

在只有她孤家寡人。

「哎!」她无助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她很伤心不想再蹓跶,决定回家。

她默默地往家返回,满脑子空白。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男人,当两人照面走到一起时,他突然停住脚步,以很低

但足以让她听清楚的声音向她打招呼道:「大姐。」

张丽敏被他搞得一愣,疑惑地看向他,同时她心里还有一些害怕。

「大姐,买片吗?」

「片?」她内心不禁疑问,但立即明白过来。

她举步就要走,但是转念又一想:「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不如买张回家看

看解解闷也无妨。」

「多少钱一张?」张丽敏面色羞红小声问道。

「15。」

张丽敏掏出15块钱,手微微颤抖着将钱递给他。他揣好钱,手伸进他的怀

里掏出一把碟片递到她跟前说道:「你挑挑吧,有港台的,还有日本的,欧…」

她心情很紧张,如做贼似的环顾四周,生怕会被熟人看到。她还没等他说完

就胡乱抓过一张急匆匆地离开。

她回到家,心还有些扑扑的跳。

张丽敏爲自己倒了一杯喝的,坐在沙发上,吮吸几口压压神,等心情稳定下

来。

她回她的卧室换上睡衣,又返回客厅。她拿起她买的那张碟片仔细看过。它

被装在小薄塑料袋里,外面没有封皮,但是碟片的正面上印着一个赤身的亚洲女

人,她被一个小男孩压在身下,很明显知道他们在做什麽。

她打开电视,将这张碟片放进影碟机,接着坐回到沙发上。她手按下遥控的

播放按钮,心有些紧张,眼睛紧紧地凝视着电视屏幕。

不到片刻电视屏幕出现影像。开始既没片名,也没其他任何说明,故事直接

开始。

此片是日本片子,索性配有中文字幕,不至於使她不明剧情。

开始是一对母子在家聊天,并没什麽内容。可是在晚间,当儿子尿急起床上

厕所时,在他经过他母亲卧室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哼哼呀呀的声音,他知道那是

女人的叫床声。

他轻轻推开房门,从门缝看到他的妈妈赤身躺在床上手淫。他贪婪的目光由

胀大饱满的乳头划过一弧曲线,经过起伏不定的小腹,到她颤巍巍的双腿,逐一

细细看过。

眼前诱人的无边春色,耳边引人遐想的呻吟,使得他産生一股兽欲。他猛地

推开门,冲向他想要占有的淫妇。

猛的推门声将这位母亲从欲望中惊醒,她还没明白怎麽回事时,就被她的儿

子拥抱住压在床上。他有如野兽般疯狂地亲吻他妈妈的面顔,并且有只手直接入

侵到她禁区。

母亲猛烈地扭摆身体,双手将他向外推离。但这些就好象对他根本不起作用,

他仍在侵犯他的母亲。

这时,不知什麽时候张丽敏由原来沙发的位置坐到电视跟前,仅离半米远,

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电视机屏幕。

「不,不要……」

电视上的母亲在苦苦地挣紮着。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母亲仿佛再没有力气,完全放弃抵抗躺在床上,任由她

的儿子爲所欲爲。她头侧向一边,双眼浸满了泪水,泪珠一颗颗地沿着她的面颊

滚落而下。

儿子起身毫不犹豫地脱掉他的内裤,一手握住他的阴茎,将其顶在她的穴口,

接着下体一挺,送进他的阴茎。他再次压身在她的身上,双手紧搂住她的身体,

臀部开始疯狂地动作。

一会过後,男孩的後背已经渗出汗水,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但是他的动作并

没减缓,反而更加快速、更加用力。他就好象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他快抽猛

挺,使得他的阴茎每次都能重重击中她的花心。

由於女性生理本能的反应,这位妈妈也哼吟出声,并且下体迎合着她儿子的

动作挺动臀部。

突然,男孩疯狂的动作停止了,静止在他母亲的身上。随即他的身体不自主

地抖动射出他的精液。

就在儿子的第一股精液浇击在他妈妈的穴心时,母亲也达到她的高潮。大量

的蜜液已分不清是母亲的,还是儿子的,从阴道与肉棒间隙溢出,将两人身下的

床单浸湿一滩。

男孩停止射精,从他妈妈的身上翻下,大字形地躺在她的身边,呼呼地喘着

气息。

他的妈妈坐起身蜷缩着,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恐惧地看着她的儿子。

当儿子休息过来时,起身看了看他的妈妈,什麽也没说,拾起他的内裤走出

房间回到他卧室。

此後,男孩只要需要,无论他妈妈在哪、在做什麽,硬要她与他性爱。即使

她在上厕所时,他也要求她爲他口交。

张丽敏看完後,仍然余味未尽想象着母子做爱时的场景。突然,她感觉到屁

股底下湿湿的、滑滑的。她不由得心一惊。她倒不是爲屁股底下有此物而感到惊

讶,而是因爲她都没想到自己怎麽会流出如此多的水。这些真都是从她那儿流出

来的吗?

她站起身,看到脚下有片湿迹。她从茶几下拿出几张纸巾,平放在上面很快

就被完全地浸湿浸透。她不得已再拿出一些纸巾,才将地面的淫水擦干净。她手

里拿着那些浸着淫水的纸巾,朝厕所走去。当她走动带起的小风吹过她的双腿之

间时,她感觉粘帖着湿粘内裤的胯间,冰冰凉凉的。并且她还能感觉到双腿上有

股股液流向下滴淌。

她来到厕所,将手里擦淫水的纸巾丢进马桶,随後放水将它们冲掉。

张丽敏伸手在她的臀部上摸索了几下,感觉粘粘的,并且湿了好大一片。她

脱掉睡衣,将它丢在地下。接着,她弯腰仔仔细细地查看她的胯间。白色的内裤

已被淫水浸透,隐约可以看见蓬乱漆黑的阴毛。她伸手按在自己的阴部,再一擡

起,拉起一道液线。

她直起身脱掉内裤和乳罩,全身变得一丝不挂。接着她将浴盆放满了温水,

爲自己净身。

她浸泡在温水当中,闭着双眼,享受着温水滋润肌肤的感觉。同时,她一手

抚摩自己的乳房,一手在她的私处搓揉,脑海里幻想着她与自己的儿子赤身躺在

床上,她如一只温顺的小猫,依偎在他的怀里。

「铛……铛……」

客厅的时锺敲过九点,将张丽敏从幻想中惊回现实。

「我刚才幻想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这次自己竟然没有自责。」她很诧异,

但是现在不容她细想。因爲九点她的儿子下晚自习,所以他很快会回到家。她从

浴盆出来,急匆匆地将身体擦干。

她拾起地下她的脏内衣和睡衣,胡乱地团成团丢进洗衣篮里。

因爲来的时候,张丽敏并没有带干净的睡衣和内衣,所以现在她只能光溜溜

地从厕所,小跑回她的卧室。她从衣柜里取出她的干净衣服,快速地穿在身上。

她如获重释般一屁股坐在她弹有力的睡床上。

「呀!」她心一惊,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

张丽敏匆忙从她卧室来到客厅,取出她买的那张碟片,又返回到她的卧室,

将它收藏妥当。

这一连串的忙乎,使得张丽敏额头微微见汗,想喝杯水解渴。她来到客厅的

饮水机旁,倒满了一杯冰水。她立即举杯喝了一大口。她不再觉得那麽渴,心情

不知怎麽很高兴。

「噔噔噔……」

这时,她听到楼道有人噔噔地跑上楼,并且在她家所在的楼层停止。不久房

门被她的儿子王强打开。

他一进屋,就匆忙地换上拖鞋,门也不关,将书包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急

匆匆地向厕所跑去。

「你这是怎麽了啊?」张丽敏诧异地向她的儿子问道。

「人有三急,我也没办法。」

张丽敏被她儿子的话逗得不禁扑哧一乐。她走过去将房门关闭住。

厕所,王强小便完後洗手时,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他看看周围只有个洗衣

篮,他弯下腰用力地嗅吸。这股味更加清晰,也肯定他的猜测没错,这股味是从

篮子里的衣服发出。

「这些衣服妈妈放多久了,怎麽还不洗呢?都有味了。」他心想。

他并没有查看放在篮子里的衣物,要不他看到他妈妈的内衣,一定会大吃一

惊。

王强出了厕所,看到他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走过去拿他的书包,当

他拿起时,随口向坐在旁边他的妈妈问道:「妈妈,你的衣服怎麽还不洗,都有

股味了。怪怪的。」

「什麽衣服?」她心里很纳闷。

「厕所篮子里的。」

张丽敏一听,脸颊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她知道她儿子所说的那股怪怪的味是

怎麽回事。她非常的爲难,真不知道该怎麽对他说。索性她的儿子并没有追问到

底,拿着他的书包向他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