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妈妈代替了我的妻子 [1/2]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48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妻子Ivy快生了,我的工作很忙没法全心照顾她,好在妈妈公司离我家近,每天来我家帮忙,有时太晚了就住一宿。

我妈妈叫兰香,是个性感的熟妇,五尺二寸,三围是36E,28,36。

那时天气很热,有天晚上我一个人穿着短裤看比赛,妈妈服侍妻子睡了後自己去洗澡。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妈妈的尖叫声,当时没想太多冲进浴室一看,妈妈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的地挣紮着想起来,见我进来无力的说道:「快扶我起来。」

我一边走过去扶她一边问「怎麽搞的?」

「腿抽筋,不小心滑倒了。」我把她扶到马桶上坐下,她背靠着水箱表情很痛苦。

「还难受!」,我关切的问道,眼光却划过她白皙丰满的酮体,停留在妈妈那36E的丰乳上。虽然妈妈年近50岁了,可是保养的很好,胸部只是微微下垂,一双修长美腿下是白嫩的玉足,腰部纤细略有赘肉,她坐在马桶盖上双腿因抽筋无意的张开,两腿间茂密的黑色森林覆盖下那神秘的洞穴隐隐可见。

工作这两年手里有点小权女人玩过几个,但没有一个女人能和妈妈的身材相比,尤其是妈妈年轻时是校花,现在看上去面容依然清秀俏丽,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我咽了口唾沫心想,真是一个尤物啊,便宜了爸爸了。想到爸爸那臃肿肥硕的经常在这美妙的躯体上肆虐,真是暴殄天物啊。要是我也能……,想到这我的胯下竟然有了反应。

我一惊心想再这麽着她也是自己的妈妈啊,儿子把自己的妈妈办了传出去可是丑闻一件,定定神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那话儿不争气的的挺立把短裤撑起了高高的帐篷,我只好慢慢蹲下掩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妈妈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正赤身裸体的展现在一个你去年轻男子的面前,而且个男子正是她的儿子。她眼睛微闭,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樱桃小口里呢喃着「左腿抽筋了,痛。」

我一听正中下怀,一是眼前这无边春色我实在想多看一会,二是怕她让我离开,一起身我胯下高高竖起的旗杆被她发现岂不是糗大了。

我忙殷勤道「我帮你揉揉。」妈妈微微点了点头。得到许可,我蹲到马桶前,由於妈妈的双腿是岔开在马桶两边的等於我蹲在了妈妈的两腿间,由於距离太近了,妈妈呼出的香气我都能闻到,尤其是那一对因呼吸而微微颤动的大奶子就在我面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我只要一张嘴仅能把那枣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心里冲动的真想把这两团肥肉握在手里好好揉搓一番。心里乱乱的,那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诱惑。

手有些颤抖的擡起妈妈的左腿垫在我的腿上轻轻的按摩着,一边按着一边侧过头去妈妈的阴部正好在我的眼帘里,黑黑的阴毛下一道肉缝微微张开着,偶尔能看到里面的嫩肉,见此情景我的肉棒不由得跳了几跳,「妈的这麽没出息。」我暗自恨道,当时我已经有两个月没碰女人了,憋得难受。一只手偷偷把短裤褪下,肉棒一柱擎天的跳了出来,暗红色的龟头因充血而变得如鸡蛋那麽大,肉棒上青筋暴涨,像一把久未使用宝剑在等待着出鞘。

看着小弟弟难受的样子,我心里暗道,今天一定要让你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我本想快点结束按摩回卧室用老婆泻泻火。正想着怎麽出去,妈妈娇柔的声音从背後传来「你怎麽蹲着,不难受啊,坐上来吧。」我回头一看,妈妈眼睛微微张开有几丝妩媚正看着我,但表情还是那样无力。

「感觉好点没?」我做贼心虚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小腿好点了大腿还是麻,再帮我按按。」

「好。」我嗓子发乾说不出话来身子有些抖。

「你别蹲着了,怪难受的坐上来吧。」妈妈向後挪了挪。一坐上去她就会发现我短裤已经褪下来了,这可尴尬了。好在我急中生智,背向马桶做去,屁股沿着马桶边沿往上走,似乎是马桶边沿把我的短裤给挂了,及时的把短裤後面提了一下提到了股沟处,前面小弟弟还是高高的耸立。

我坐在马桶边上,背後能感觉到妈妈的体温。

「你忍着点,大腿抽筋比较痛。」我左胳膊夹起妈妈丰满滑嫩的大腿,显然刚才洗澡的时候乳液没有洗乾净就摔倒了。右手让她小腿竖直,慢慢的向上滑到她白嫩小脚上,猛地一用力把她的脚掌往前扳。

「啊!」妈妈惊叫着做了一个让我始料不及的动作,她猛地向前一扑身子紧紧贴在我的背上,胸前两团肥肉也紧紧贴在我背上。真大啊,我感叹道,弹性也不小。

「怎麽了?」我明知故问,「你轻点,痛死我了!」妈妈靠在我背上无力的嗔怪。

「你的忍着点,过一会就不痛了。」我继续扳她的脚掌,每扳一次妈妈身子就动一下,好像被男人在身子里抽插了一次。没几次我就浑身发烫,一身的欲火想要发泄。脑子一热,心里暗道管她是谁,今天我非要办她不可。

我回头说「好了,你先闭目休息一下,一会就好了。」妈妈的身子软软的从我背上离开,靠在水箱上闭目养神。时不再来,我飞快的褪下短裤,转过身来见妈妈依然是眼睛微闭,双腿叉开,正合我意。我定了定神,双手从妈妈的双腿弯处伸过去,一用力把妈妈屁股擡离马桶盖,我马上迎面坐上去,把妈妈双腿放在我的双腿上,小弟弟正好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

妈妈猛地睁开眼,睁着一双美丽大眼睛不解问我「怎麽了?」

「我再帮你按摩一下。」我无耻的猥亵的笑着。妈妈马上感受到了顶在她小腹上炙热的硬硬物体,低头一看,脸色大惊花容失色「你要干什麽?」。

「妈……」我一时语塞,双手在她双乳上肆无忌惮的揉搓,手感真好比老婆的大多了。

「妈,你奶子真大,我爸每天可真享受啊。」事已至此我知道妈妈不会轻易就范,只能用语言的猥亵来消除她的羞耻心。

「你混蛋」,妈妈不敢大声怕我老婆听见,她是一个很顾及面子的人。她双手握拳粉拳打在我的背上,「放开我,你个混蛋,我是你妈啊!」

她想挣紮但被我紧紧搂在怀里,我嘴在她乳房上拚命地吮吸,「妈,别乱动了,你挣脱不了的。」

我擡起头见妈妈艳丽的脸庞上满是泪痕,「妈,你就让我玩一次吧,我好几个月都没碰女人了,忍死我了。」

「你混账,你怎麽不去弄你老婆。」妈妈还在挣紮,但已经没有力气了,打我的粉拳已是软绵绵的好像在挠痒。

「妈,老婆大着肚子我怎麽弄啊,妈,求求你,你太漂亮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让我干一次吧。」我假装恳求,到了这个份上只要妈妈就范说什麽都无所谓了。

「你,你……你不会去叫鸡啊!」妈妈脸一红声音低低的说,似乎也被自己的这句话羞到了,扭过头去。

老妈真开放啊,这也想得到,看来有戏,我的话就更肆无忌惮了,「妈,叫鸡不花钱啊,再说了万一染上病怎麽办,妈……你就让我来一次吧。求你了。」

妈妈呢喃道「我是可是你妈啊,让自己的儿子给……,传出去我怎麽见人啊。」

「妈……」,我一手紧紧搂住她的纤腰,一只手在她乳房上揉搓,「让自己的儿子怎麽了?」我打趣道,「让自己的儿子给操了,对不对,这有什麽,不就是偷食吧了吗?」

我在她耳边细语「你又不是没和别的男人偷食过?」

妈妈一惊,看着我的脸慌乱的说「你,你……你怎麽知道?」

我只是猜想妈妈这麽的漂亮女人怎麽不可能红杏出墙,没想到一语中的,心里有底我更加放肆了,「你的事你们公司都传遍了,你宁可让别人玩也不让亲生儿子干一次,还要我去叫鸡,你……」

「别说了,」妈妈彻底崩溃了,泪流满面「那是他强奸我在先的,说要炒我,他是经理,我不敢得罪他,就让他……」

原来老妈还有这麽段伤心事,以後碰到这贱人非替老妈讨回公道不可。

「妈,你身子真好看,」我一只手向下滑过黑森林,一只手指向肉缝里插去。

「别碰哪,」妈妈已无力反抗了「我是你亲妈妈啊,……」

妈妈近乎绝望,「亲妈妈又怎麽了,我同学和自己妈搞得多了。」

「你,你胡说」妈妈真是咬牙切齿。

「我没骗你,像Dick他妈离婚十几年了,没男人操她能忍过来?告诉你吧上高中那会Dick就和他妈操在一起了。还有Jacky他爸爸肾病,根本不能干那事,你看他妈肚里那BB个都是Jacky国的阳具捅出来的。」

这两个人的妈妈我妈都认识,家里情况也是如此至於Dick的妈妈离婚後是不是Dick一直在床上安慰的,Jacky妈妈的大肚子是不是Jacky的阳具捅出来的就是我信口胡说得了。

见妈妈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继续添火「就一次,就这麽一次,咱两不说谁会知道。」

我擡起妈妈的屁股,龟头对准位置,将妈妈一放,整只粗粗的肉棒就进入了妈妈的身体。

「啊……」,妈妈的声音似乎是绝望又似乎是希望。她的阴道里又乾又松,显然久未经人事。

「妈,爸爸好久没碰你了吧,你肯定也想要男人插了,今天一定让你爽死了。」

我缓慢的抽插着,妈妈无力的任我猥亵,几分钟後妈妈的身体明显的热了起来,呼吸也急促了,阴道里湿润起来。看来老妈有反应了,我干的更用力了,很快妈妈就发出不可抑制的呻吟「嗯,嗯……」,双手紧紧搂着我,双腿也夹住我的腰,身体也配合着我的动作一上一下,淫水也慢慢流出来弄得马桶盖上都是。

「妈妈啊,你也是个骚货啊!被男人一搞你就受不了了。」我坏笑着「舒服吧」

妈妈不理我自顾自的在那呻吟,声音声音一声大过一声。「你不会克制一下啊!」我心里骂道。

擡头一看妈妈的红唇微张娇喘不止,一幅享受的样子。看着这幅春宫我都呆了,嘴迎上去贴在红唇上,舌头伸进去吮吸着,妈妈一愣很快也作出回应。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像两条交尾的蛇一样纠缠在一起。

随着我的动作妈妈嘴里含糊不清的「嗯、嗯」着,双手用力揉捏她硕大的屁股,下面已是湿的一塌糊涂。不一会妈妈阴道内壁加紧收缩,一股灼热的液体从她体内喷出,浇在我的龟头上差点让我缴械,她发自肺腑的一声「啊」被我硬生生的堵在嘴里。

泻身後的妈妈无力的倒在我身上,我感觉自己也快不行了,但想逗逗她。我停止动作,在妈妈脸上亲吻着。

「妈你流淫水了,舒服不?」妈妈睁开眼,眼神迷离,脸色绯红低下头像个小姑娘,显然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怀有一分羞耻之心。

我用力慢慢的一下一下的用力抽动,每抽动一下都几乎顶到子宫口。妈妈想抑制又克制不主的从嘴里发出「啊」的短促呻吟,他用力的抱着我咬着我的肩膀,艰难的在我耳边低语「儿啊……啊……啊……别弄了……,啊……妈妈受不了了,啊……」

「妈,你刚才舒服了,水都流了一地。我还没射出来呢。」

「那,啊……你……啊……快射出来啊啊……。」

「妈,我出不来啊,你得帮帮我啊。」

「我……啊……,妈妈没劲了,啊……,别弄了,啊……你紧插两下就能出来了」。

你还真好操啊,我心道,我故意停下动作让阳具歇一歇,这样可以干的时间长一些。

「妈!」我调笑着,「你说我赶紧插什麽?」。

「插……」妈妈一时语塞,「就是插哪里麽……」

「插哪里啊?」我继续逗她。

「你……」妈妈擡眼皮看了我一眼,满面春色娇柔无限,「儿啊,别折腾妈妈了,快射出来吧。」

「妈妈不说出来,做儿子的怎麽这到插哪啊。」我双手在她肥乳上揉搓,真大啊,可以打奶炮了。

妈妈充满怨意的看着我,嘴微微撅起来似乎在生我的气,但她知道她不说出来我是不会继续动作的,只好低低的说,「就是插到我的阴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