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第一夜?圣洁人妻?性戏沈沦 [7/11] –

2019-06-09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当天夜晚信雄家厨房。

「主人,嗯……苏苏……这样舒不舒服……」

用过晚餐的桌面已经收拾乾净,美织头伏在信雄两腿中间,吸着信雄的肉

棒。

「嗯……上头有没有你姐姐的味道啊?」

「苏……人家不知道,我只知道上头有主人的味道,主人肉棒好好吃……」

美织吸吮着信雄的肉棒,凹陷的双颊显示着高昂的情慾,勾魂媚态的眼神中

透漏着饥渴。

「那织奴能有什麽奖励……」

「小浪货,你立了什麽功劳,要什麽奖励……」

信雄让美织站了起来,一只脚放在椅子上,伸手探到美织的下体,淫笑的抠

了抠。

「嗯……人家让自己的姐姐主动跑来给主人享用了……」

「今天可是你姐姐自己来的,可不是你帮忙的啊……」

尽管知道原因,但信雄就是吊着美织的胃口。

「哪有这样的……那是人家跑去诱惑姐姐才有今天……主人赖皮……」

「上次有没有被你姊夫玩过这地方啊……」

信雄转移了话题,抠着美织肉穴的手指力道加重,美织扭着腰迎合着,双手

扶着信雄的肩膀,水软的乳房垂在信雄面前,随着身体的扭动摇晃。

「噢……没有……人家的肉穴只属於主人一人的……啊……」

「你上次不是把他带到宾馆吗?」

「是阿……不过人家让他舔了脚……噢……」

「真的只有这样吗?」

信雄的食指抽了出来,和大拇指掐捏住突起的阴核转了几下。

「噢……最多只让他舔了我的浪穴……才没插入过呢……啊……他连人家的

嘴都撑不了就泄了……哪像主人……噢……」

美织被信雄的手指抠的说话断断续续,肉穴带给美织的快感,逐渐让美织丧

失了语言的组织性。

「主人……人家下面好痒,好想要主人的大棒子……」

对情慾的渴求,让美织向信雄发出哀求。

「那你详细的说说那天的情形。」

「那天我照着主人的吩咐,穿的很暴露去找我姊夫,就刚好看到他正在对他

们班上的小女孩乱摸身体,这下子我连当初的挑逗计画都不需要,就用要跟姐姐

告发的方式威胁,把他带到旅馆。」

「原来你姐夫炎辉喜欢玩幼女啊……。」

「还不只这样呢,一进房间就跪在我的前面求我不要告诉我姐,我就装成女

王,命令他趴在地上舔我的高跟鞋,哪知道他舔一舔之後还上瘾了,主动抽出他

的皮带哀求我打他,越打他还越兴奋,我才知道我姊夫还有变态的受虐性向。」

「那你怎麽让他舔肉穴的啊。」

「人家被他舔脚舔的有性感了嘛,光是手指又不够止痒,我就允许他往上舔

啊,然後就舔到人家的小穴。」

听到别的男人替自己的老婆口交,信雄多少感到不舒服,手上抠的力道加重

了不少。

「噢……主人,你吃醋了……噢噢……人家好高兴主人会吃醋……噢……老

公……要泄了……啊啊啊……」

美织在信雄的抠弄下,流出了高潮的淫液,顺着信雄的手掌,滴落在地板上

「接下来呢?」

信雄指使着美织张开双腿,面对着自己跨坐。美织用手引导信雄的肉棒对准

穴口,性感的坐了下去。

「噢……」

丈夫火烫的肉棒深入,美织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接下来就让他舔的高潮後,姐夫就想讨奖赏,於是我就只好帮他打手枪,

噢……,老公……姊夫的鸡鸡好小,没有勃起就像外面卖的鑫鑫肠,勃起後大概

也才10公分,不像老公鸡鸡,又粗又长。」

「还有,老公你知道吗?我在替姊夫口交的时候,姐姐有打电话来查勤喔!

噢噢……老公……啊……噢……」

听到杏子在炎辉偷情时打电话查勤,让信雄兴奋的挺了几下腰,剧烈的性感

打断了美织的叙述,发出淫荡的喘息声。

「听到是姐姐的电话,我故意加快打手枪的速度,结果平常看起来不会说谎

的姊夫,撒起谎来可厉害了。不过没有我厉害,当我用舌头舔他的龟头时,他就

兴奋的快泄了,赶紧挂掉电话。」

「後来和姊夫分开後,人家就去找姐姐了……噢……」

「你做的很好啊,想要什麽奖赏?」

……噢……」

火烫的龟头带给美织强烈的性感,发出了情慾的呻吟。

「啊……信雄哥……主人……好厉害……我要主人的精液……射在子宫……

美织主动的扭动着腰臀,双手扶着椅背,胸口往前挺,好让信雄能容易的吸

吮到她的乳房。

「啊……噢……信雄主人……噢……痛……啊……好舒服……」

信雄撕咬的吸吮着美织的乳房,带给了美织淩辱的痛,也带给美织另一种变

态的快感。

「啊啊……噢噢……还要……再来……噢……再深一点……啊……」

美织让信雄抱到了餐桌上,双手握着双腿成M字的分开,信雄对着那湿濡的

肉穴,展开一轮猛烈的抽送。

「啊……信雄主人……啊……好热……噢……小穴好热……噢……」

「主人……噢……要泄了……噢噢噢……」

「啊啊……信雄哥……鸡鸡好棒……噢……好大……好爽……」

「不行……老公……又要来了……美织又要泄了……啊啊啊……」

在信雄的冲刺下,美织很快的高潮泄出淫秽的汁液,但还没射精的信雄则持

续的攻伐着美织,从厨房桌子移到流理台,再从流理台干到客厅沙发。

美织不断的发出淫秽的呻吟,被慾望充斥的美织,沈浸在性爱的波涛中不可

自拔,直到信雄将精液射进美织体内。

「哈……好累,信雄,想不到你网球打的这麽好。」

炎辉擦着汗笑着说。

「哪里,打的还可以而已啦。」

信雄谦虚的说着。今天和美织姐妹以及炎辉四人来到网球场打球,杏子和美

织一样美织穿着性感短俏的网球裙,姐妹俩人在挥拍时飞扬的裙摆,露出紧致的

臀部曲线,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眼偷看。

杏子起先感觉很局促,起先是只想穿着运动短裤,却在美织的坚持下换上这

件网球裙。

「嘻嘻……老公……不要这样擦……好痒……」

看着信雄替美织擦拭汗水时有些亲密的动作,杏子感觉有些吃醋。

「姐……我也帮你擦擦……」

「美织应该还不知道吧!」杏子心里这样想着。

和自己妹妹的老公偷情,虽然有部份是受了怂恿默许,但看妹妹的模样,像

是什麽都没发生过一般。

「老公,我要喝饮料。」

「我去买就行了。」

杏子站起来走向远处。

「老公,还愣着干什麽,去帮我姊啊!」

「杏子,我跟你一起去。」

看到美织抛个异样的眼神,信雄略有领会的跟了上去。

「美织陛下……能……能让我舔舔你流汗後的脚吗?」

看到杏子和信雄两人远去,炎辉颤抖的向美织提出了请求,火热慾望的眼神

直盯着美织的小腿。

「你疯了吗!这里是公众场合。你不怕害羞我都怕丢脸。还有,要是我姊回

来了怎麽办,真不知道我姊怎麽会嫁给你这种变态的男人。唷……你这没用的小

阴茎这麽快就勃起了啊。」

话是这麽说,但美织的动作却不是这麽保守,脱下运动鞋的脚掌贴在了炎辉

的胯下,隔着运动裤就开始磨蹭。

「女王说的是……我是变态的男人……喔……今天我在到女王的美脚时,我

就已经兴奋了……在打球时我就好想扑到女王陛下高贵的脚,好好舔上一番……

啊……」

「我高贵的脚没有允许是你想舔就舔的吗?不过看在你最近听话的份上,我

就给你这样赏赐。」

美织刻意加重力道的在炎辉裤裆踩了踩。

「喔……谢谢陛下的赏赐……女王陛下高贵的脚不是我这卑微的奴才可以轻

易舔的……喔……女王陛下……奴才要射了……喔喔……」

在打球时看到美织美腿的炎辉,早就勃起的阴茎,在美织的拨弄下,没几下

就射在裤裆里头。

「啪!」

美织打了炎辉一个巴掌。

「没用的家夥……我有叫你射吗……太放肆了!」

美织脱下了那只替炎辉手淫的脚上袜子,丢到炎辉脸上。

「给你个惩罚,下次我看到这只袜子时,上面要沾满你的精液,要不然就别

来见我了……」

「是!女王陛下……」

「或许,这对变态的姊夫不算惩罚吧!」

看着炎辉一副受虐还像得赏的模样,美织瞥了个不屑的嘴脸,眼光看向了姐

姐和丈夫消失的那端。

「要喝什麽饮料呢…?」

信雄像似看着投币机上的饮料思考着,实际上却是从後头看着杏子曼妙的身

体曲线。

「我帮美织运动饮料,你说这样可以吧……」

杏子不回头也能感受到信雄炽热的目光,刻意的找话题问信雄的意见。

「只要你说好就好……」

信雄已经贴到杏子的背後,双手环抱住杏子的腰,雄性的嗓音在杏子的耳朵

旁响起,信雄的一呼一吸杏子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学长……不要这样……」

「杏子你知道吗……从我和你发生关系之後,你最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

学长,不要这样……」

信雄边说着,边亲吻着杏子白玉般的耳垂。

「学长……」

杏子还想说话,却被信雄翻转过身来,霸道湿厚的嘴唇包住了杏子的软嫩。

「你今天穿的网球裙好性感……」

信雄的大手搂着杏子,不让她推开,另一手则摸上杏子的屁股,享受着臀肉

的丰嫩。

「有人在看……不要这样……」

信雄听到杏子的话,手上收敛了不少,但仍然激情的吻上杏子柔软的双唇。

面对信雄的霸道,杏子只能服从,在信雄的吻技下,逐渐的沈迷。

「今天不要好吗?我们买太久会让被怀疑的。」

被吻的有些迷蒙的杏子,忍着快要被撩起的欲望,提醒信雄。

「那明天,我去你家,可以吗?」

「早上来吗?」

杏子没有拒绝,已经有点恋上性爱的她,逐渐了接受和信雄偷情的事实。

「我几点都没问题,大不了推掉病人的预约……。」

眼见要求得逞的信雄,大方的放开了杏子,随手投了几罐饮料後,和杏子一

起回到休息的地方。

「耶~~买回来了……好渴喔。」

美织一见到姐姐回来,蹦跳的来到杏子身旁。

「你阿……像是永远长不大一样。」

杏子用手指推了美织的额头。

信雄已经发现了美织脚上少了袜子,在这期间肯定也发生了些什麽事。信雄

相信自己的老婆在长久的调教下不会那麽快被人征服,也就装做没发生过的样子

加入聊天。

隔天早晨。

「老公……」

杏子在炎辉出门前,抱住了炎辉。

「怎麽了?」

炎辉对於杏子突来的激情,感到讶异。

「没有……老公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我也一样爱你……老婆……」

说完,炎辉松开杏子搂抱的手,轻轻的在杏子额头吻了一下後,出门上班去

了。

「信雄,我走不动了,不要在走下去了好不好?」

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杏子穿着细肩带低胸的洋装,双手提着购物袋,雪白修

长的双腿颤抖的夹紧。

「我们才逛街一个小时,女人不是最喜欢逛街的吗?」

「噢……又来了……」

要是有个色狼瞪大眼睛看着杏子的美腿,便会发现杏子的大腿内侧有一道不

像汗水的晶莹液体滑落。

信雄得意的看着杏子此刻的媚态。在炎辉上班没多久信雄便来到了杏子的家

里,拿出一套细肩带低胸洋装给杏子,并取出情趣跳蛋要求杏子戴上。

「我不要穿这样上街……」

杏子曾经这样拒绝。

「我为什麽会答应这样的要求……好丢脸……那个人为什麽一直看着我的大

腿……他是不是发现了什麽……」

每当有路人的目光看到杏子时,杏子便会疑神疑鬼的猜测着。

跳蛋不断的在阴道里面震动,信雄禁止她穿内裤。因为怕掉出阴道,只能紧

紧的夹着,这样一来快感肯定更为强烈,杏子忍着高潮的快感,艰难的走着。她

已经不知道在这熟悉的买菜道路上,高潮了几次。

「信雄哥……我真的受不了了,再走下去会掉出来的。」

杏子感觉到自己快撑不住,跳蛋就要掉出阴道,到那时路人肯定都会看到淫

荡的模样,想到路人可能投来的异样鄙夷的眼光,杏子就快要崩溃。

信雄看杏子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他爱看的是杏子强装着端庄忍耐着性慾却又

兴奋的高潮模样,而不是将赤裸裸的将淫态公诸在大众面前,杏子的美和淫荡都

只能属於他一个人。信雄伸进口袋关掉了跳蛋的开关。

就当杏子松了口气时,一阵大风吹来。

「不……不要……」

杏子没有办法用手遮掩,原本就很短的裙摆被风一吹,肯定有许多人看到了

裙底下的春光。

「放心……我不会和别人分享你的淫荡……你只属於我一个人。」

信雄将它搂抱在怀里,双手捂上杏子的臀部,掩盖住了飞扬起来的裙摆,大

手理所当然的揉着杏子的臀肉。

「你这可恶的恶魔……」

好不容易回到大楼,信雄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走楼梯,刚刚的路程要用楼梯补回来……」

杏子住的楼层是九楼,不过杏子没有拒绝的权力。

当杏子踏上第一阶时,阴道里的跳蛋又开始了他机械的震动。

「噢……」

信雄刻意走在杏子後头,上了阶梯的杏子裙摆遮不住春光,浑圆的臀瓣随着

走动左右扭摆,夹紧的大腿内侧明显看到一片晶莹。

「杏子,从後面看你的屁股好美,扭动起来好骚,一点也不像个端庄圣洁的

妇女呢……」

「还说……还不是学长……害的……噫……」

杏子把一切都归咎於信雄,走楼梯带来的快感远比平地上来的强烈,杏子的

脚越走越艰难,楼梯的地板上依稀可看的到滴落下来的兴奋爱液。

杏子走到九楼时已经必须扶着楼梯才能继续往上走,大腿间的液体也越来越

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