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都市 > 正文

最爱插婶婶 [1/2]

2019-06-10 12:3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的婶婶34岁,正是狼虎之年,长得丰胸翘臀、杏眼桃腮,她已经生了两个

女儿,一个18岁、一个19岁。

我21岁,刚刚退伍,找不到工作晃了好一阵子,今天没事做,就跑到叔叔家

看我的美丽婶婶。婶婶看到我进来她家里,马上抱住我,亲吻我的额头,我双手抚

摸着婶婶的屁股,婶婶的大乳房贴上我的胸部,我的懒叫贴住婶婶的鸡掰。

我说:「婶婶,只给我抱抱跟亲吻而已吗?我想要和婶婶做爱!」

婶婶笑笑说:「好,婶婶等一下给玉儿干个爽快为止!反正你的叔叔嫌我鸡掰

松弛,说干我时根本没有感觉,还不是你叔叔懒叫小小只!干我的时候,我的鸡掰

里面根本稍微有感觉到懒叫在抽动而已。自己的懒叫小只不到10公分,还嫌我鸡

掰松弛,做爱时间却只有一分钟!玉儿,你说是婶婶的错吗?」

我说:「婶婶,是叔叔的懒叫小只!如果是玉儿的懒叫,玉儿保证一定干得婶

婶鸡掰爽死!」

婶婶说:「玉儿你敢保证?」

我说:「玉儿的懒叫25公分长,婶婶的鸡掰只要尝试过後,一定会爱上玉儿

的懒叫。」

婶婶说:「玉儿,我和你每次拥抱在一起,就感到你下面隆起一大包,所以婶

婶也能想像得到。反正你叔叔己经四年多没有干我了,玉儿你来代替叔叔的位置,

好好地用懒叫干婶婶的鸡掰,反正你和你叔叔是直系亲属,而且血型一样,婶婶要

是怀孕了,家族里的所有人员也不会怀疑我讨客兄。」我听到婶婶的话,高兴得不

得了!

婶婶说:「玉儿,婶婶先去洗澡,等一下再和你做爱。」

婶婶到了浴室脱光衣服,开始洗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我看到婶婶的裸体,便

脱光衣服翘起懒叫走到婶婶的後面,用懒叫插入婶婶的大腿。懒叫跑出婶婶的大腿

,婶婶说:「玉儿,你的懒叫好长喔!」

婶婶说着双手握住我的懒叫搓揉,我两手则抚摸着婶婶E罩杯的乳房搓揉,婶

婶爽快地娇哼起来。我把婶婶转过来面对面,亲吻着她的小嘴巴、双手搓揉抚摸着

乳房,婶婶说:「玉儿,我好爽快喔!你叔叔每次做爱,从来没有亲吻我和抚摸乳

房,每次做爱只有懒叫干一干我的鸡掰,一下子就射精了,我连爽都没有爽到!」

我叫婶婶在面前蹲下来,让她帮我吹懒叫,婶婶说:「玉儿,婶婶我从来没有

做过。」我说:「婶婶,你就像是含棒棒糖一样即可。」婶婶听完我的话就开始吸

起懒叫,我双手抓住婶婶的头懒叫前後抽动,婶婶被我干到口水直流出。

就这麽个样子干了一小时左右才射精,婶婶吞下我的精液说:「玉儿你是我的

克星,婶婶没有玉儿一定不行了!婶婶我是玉儿的老婆、玉儿是婶婶的老公,老公

干老婆天经地义。」

我说:「婶婶,我要叫你的小名才高兴。」婶婶说:「玉儿老公,我的小名叫

做阿梅。」我说:「阿梅老婆,刚刚干得你爽不爽快?」婶婶说:「玉儿老公干得

阿梅老婆爽得死去活来!」

我又说:「阿梅老婆,只要有人在场我仍叫你婶婶,你叫我玉儿;没有人的时

候我们老公、老婆相称呼。」婶婶说:「玉儿老公说什麽就是什麽。」

我和婶婶洗澡完毕,彼此都没有穿衣服,我直接抱起婶婶就走到房间里面去了

。我和婶婶互相抚摸着对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婶婶躺下床上,我马上扑上婶婶的

丰满身体,亲吻着她全身部位。我看到婶婶的鸡掰毛长得像似一个4公分的小爱心

形状,婶婶的鸡掰皮鼓鼓的,我拨开鸡掰皮舔着鸡掰洞穴、轻轻咬住鸡掰核,婶婶

爽快到淫水流出一大堆。

然後我和婶婶在一起用69姿势互舔对方,我用食指、中指合并插入婶婶的鸡

掰里面抽插,婶婶的鸡掰真的有够紧密,叔叔确实是好久没有干婶婶了。

婶婶说:「老公,你不用怀疑了,阿梅我是剖腹生产的,所以鸡掰没有第二个

人干过。」我翻起阿梅身体,扛起她双脚於肩膀上面,懒叫对准鸡掰,阿梅拨开鸡

掰皮让懒叫插入,我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扶着她的臀部,「滋」的一声将龟头插进

阴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婶婶忽然左右大力摇动头部,身体急速地

扭动着。我的龟头前端才进入一半而已,婶婶便如此喊叫,不禁大力地一插、一抽

,接着又用力往里一插,整根懒叫完全没入阴道中,被肉壁紧紧地吸住了。

婶婶用比刚刚还大的声音呻吟着:「啊啊~~痛~~啊~~啊~~终~~终於

~~啊~~痛~~痛~~啊~~啊~~」没想到婶婶已生了两个女儿,鸡掰淫穴还

有处女般的紧缩。

「唔~~唔~~阿梅~~阿梅~~你的~~你的阴道~~好紧喔~~夹得我好

爽~~呼呼~~我要干死你~~爽死你~~爱死你~~呼呼~~阿梅~~你的淫水

好~~好多哟~~呜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边插着婶婶的

鸡掰穴边爽道。

「哟~~哟~~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好老公~~哟~~占有

我~~快~~占有~~我~~呜~~哟~~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

~~喔~~抱紧我~~喔~~喔喔~~快~~抱紧我~~用力~~用力地干我~~

啊~~啊啊~~」

婶婶边说着,边要我抱着她、干着她,於是我将她的两脚放下,再整个人抱起

,然後坐到床边,让婶婶跨坐在我的大腿上。

婶婶扶正我的懒叫对准鸡掰後坐了下去,双手缠绕在我的後脑勺,并让两个大

奶紧夹着我的脸部摩擦着;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婶婶的身体直上直下地

擡起,让阴道能垂直抽插着我的懒叫。

「啊啊~~哟~~爽爽~~爽死我了~~哟~~哟~~这样~~好~~好爽哟

~~啊~~啊啊~~啊~~喔喔~~玉儿老公~~我爱死你了~~你~~你真强壮

~~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啊~~啊~~」婶婶急剧扭动全身

,享受着肏干的乐趣,不时地发出淫叫声,声声悦耳。

婶婶双手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胸前,两颗奶子正左右、左右地拍打着我的脸

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阴道正持续「噗滋、噗滋」地吸入、吐出我的

懒叫。

我的头则左右、左右地摇动,用舌头舔着婶婶胸前那两颗一直摇晃的大乳房,

嘴中也不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气息,

更充满了有如交响乐般你一声、我一声的爱的呼唤,让我们两人互相干得浑然忘我

手有点酸了,於是我抱着婶婶的腰站了起来,而婶婶的双手及双腿也随着我站

起,分别抱紧了我的脖子及夹紧我的腰部,身体向後荡着,让她的阴道以45度角

插入,这也让我比较好抽插。

我们将姿势摆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缩间,又将婶婶送到了另一波高潮。婶婶

一头乌黑的秀发正随着我下身的突击、上身受到撼动而乱摆着,我紧咬着牙,努力

地干着她,让她欲仙欲死、好不快活。

只见她的嘴角已不自主地流着口水,两眼翻白起来,嘴里还持续地发出高潮的

淫叫声:「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啊~~好~~好强~~好厉害

~~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泄~~高~~

高潮了~~哦哦喔喔~~」

婶婶的淫叫声也撼动着我,也不禁说着:「哦~~哦~~阿梅~~阿梅~~我

~~我~~干~~干~~爱你~~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

~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哦~~呼~~呼~~呼~~喔喔~

~喔~~」

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热的精液直冲向婶婶的子宫中,而淫水则顺

着我的懒叫流出。我抱着婶婶「砰」的一声一起倒在床上,我的懒叫还插在她的鸡

掰里没有拔出来,而婶婶仍紧紧抱着及夹着我的身体,整个人缩在我的怀里一动不

动的,我们正静静享受着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们两人对视了一眼,才分开彼此的身体,我看着婶婶那美丽动人的肉

体,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既後悔又兴奋的情绪,擡起头向婶婶说道:「婶婶~~阿梅

~~你~~你还好吧?鸡掰会~~不会很痛呢?」

我的手轻拂着婶婶的秀发,另一手则抚摸着婶婶的鸡掰,现在的婶婶已经确定

是我的老婆了,於是我说:「阿梅,以後不管任何时间,只要没有人在家,我要干

你的时候,你便要任我干到爽为止!」婶婶说:「玉儿老公,你说的话老婆敢不听

从吗?」

我看到婶婶的鸡掰被肏到稍微红肿,婶婶看到我的表情说:「老公,没有关系

的,是阿梅太久没有做爱的原因而已。」看我的懒叫又开始蠢蠢欲动,便说:「老

公,我们再来做爱吧?」

我和婶婶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继续做爱,由於刚刚才射过精,这次比较持久

,一下子我就干了三百多下,阿梅的屁股跟我小腹相撞不断发出拍击的声音,她的

大屁股都被我干到红红的了。

我对婶婶说:「阿梅,我在叔叔的床上干他老婆,心里真的好爽快!」婶婶红

着脸说:「玉儿,你才是我的老公,老公在床上干老婆天经地义!」

我说:「不一定,因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姿势做爱,感觉也不一样。阿梅,现

在你我之间的夫妻关系更进一步了!」我再继续抓住阿梅的肥屁股猛烈地干起来,

不停发出「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的声音

,以及阿梅叫爽的喊声。

干了有一个小时左右,阿梅己经快要高潮第二次了,这时我见到两位表妹站在

门口看着,就对婶婶说:「我叫两位表妹进来看我干他们的妈咪。」阿梅扭头一望

,不好意思地说:「妹妹你们起床了啊?」

小妹问:「妈咪,你和表哥脱光衣服在做什麽事?」婶婶说:「小孩子不懂事

,赶快出去!」

我说:「大妹、小妹,表哥干你们妈咪的动作好不好看?」大妹却说:「表哥

,你只有前後动着干妈咪的屁股而已!」我说:「你妈咪的鸡掰无法尿尿,所以表

哥用懒叫帮她的鸡掰通一通。表妹,鸡掰不能尿尿很可怜,来看我的懒叫干到你妈

咪的鸡掰通畅为止!」

大妹、小妹一起来到她们妈妈的屁股左右看着,我开始猛烈地抽插着阿梅的鸡

掰,她的淫水都溅到大妹和小妹的脸庞上了,阿梅爽得大喊着说:「老公,老婆要

死了~~」我说:「阿梅,看我怎麽干死你的臭鸡掰、烂鸡掰,没有人干的鸡掰!

猛烈的撞击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滋

、噗滋、噗滋、噗滋」、「啪!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

噗滋」、「啪!啪!啪!啪!啪!」、「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不停在房

间里回响,阿梅被我干到高潮叠起。

我又干了一百多下才射出精液到阿梅的子宫里,这时阿梅已经被我干到晕头转

向,浑身瘫痪软的趴在床上了。

我抽出懒叫坐下来,阿梅的鸡掰随即流出我的精液,大妹、小妹一起问:「妈

咪的鸡掰怎麽会流出白白的东西?」我说:「那是表哥射给你们妈咪的特效药,这

种特效药对於治疗她的鸡掰是最好的。」

小妹又问:「表哥,那你有没有多射一些到妈咪的鸡掰里面?」我说:「大妹

、小妹,表哥以後要每天都要帮你们妈咪治病,表哥会在每天干她的时候多射一些

特效药在鸡掰里面就是了。」

大妹、小妹高兴地说:「表哥,你最好了!」

我说:「大妹、小妹,你们两个不可以向别人说出表哥和妈咪脱光衣服治病的

事情喔!」大妹和小妹齐声回答:「我们两人不会说出去的!表哥,我们打勾勾,

说的人是小狗。」这样一来,我就算经常干婶婶也没有人知道了,真是爽快到极点

我摇醒了阿梅去洗澡,两位表妹也要跟我们一起洗,洗澡时候两位表妹问:「

表哥,你的懒叫怎麽又长又粗壮,比起爸爸的大很多呢?」我说:「就是有这麽个

大只懒叫,表哥才能治疗好你们妈咪的鸡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