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今夜谁人陪你入睡(2)》之娇雄与弱雌

2019-06-01 12:55  作者:admin 点击:次 

  记不清那天贾月影和我、贺国才做了几次。我与他们夫妇一直玩到了天光放亮,贾月影在床上和我吻别,贺国才有些酸溜溜地对月影说道:“有些难舍难分了,妈的,许放,你给老子戴了多少顶绿帽了,玩了一夜了,得有个够吧?”

  我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回到家里,看着镜子里的两眼乌青的眼眶,苦笑着摇摇头,真是不可思议:射了五次!!和小梅最疯狂的做爱,一夜也就三次,吃了伟哥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嘴边还残留着小贾勾魂摄魄的体香,耳边还回响着小贾楚楚动人的呻吟,擡起手闻闻,粘粘的指间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与微臭交混着的异香,正是小贾秘洞里流出的泌人心脾的爱液。

  我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谎称身体不舒服,不管老板怎麽不高兴,摘了电话线,倒头就睡。

  一直睡到晚上九点多。在半梦半醒的浅浅的白昼之眠里,曾有一个短梦,梦里贾月影躺在我的怀里,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胸上,轻轻地蠕动着她娇美的肉体,幽幽地对我说着:“我爱你,爱你。你才是我真正的爱人。”

  “贾月影,你正是我要找的那个女孩,我要你。”

  “我跟你走,我们坐火车,我们去东北。”

  爲什麽去东北呢?我有些不明白。

  醒来后,感觉很饑饿,打开冰箱,也没发现什麽,正要出门找点吃的,手里响了,一接,正是小梅。

  “你今天没上班?我给你们单位打电话,他们说你病了,我给你打手机和家里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怎麽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来了个大学同学,我陪陪他。手机我给调成震动了,放在手包里也不知道有电。”

  “孩子怎麽样?”

  “送他奶奶家了,你不在家,我一个人可伺候不了他。”

  “……我啊,还要再过几天才能回家呢。这活真没法干了。唉,老公,我想辞职了。”

  “怎麽了?”我一惊。

  电话那头突然没声了,两分锺后,传来小梅的抽泣声。

  “老公,他们太混蛋了,谢总……你猜他这是爲什麽这次带我出去?”

  “谢名,谢总,不会是他,他对你做什麽了吧?”

  “他非让我陪香港的一个客户跳舞,那个香港把我当成公司从外面请的公关小姐,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一气,抽了他一掌,结果谢总很生气,非让我给那人道歉。”

  “什麽!!你告诉我姓谢名的电话,我想和他聊聊。”

  “……”

  “你说啊!”

  “……算了。我,我当时一时生气,把那个人鼻子抽破了。”

  “真的?!那也是他活该!”

  “是活该……”电话那边的苦笑不无凄凉。

  “怎麽了?”

  “没什麽。”小梅顿了一顿,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谢名还要我十分锺后陪他出去,他没说什麽事,我想可能还是让我去向那个香港人道歉,这麽晚了,你说,我去不去?”

  我突然有一些不安,说不出爲什麽,也有点激动,下意识里其实永远在期待着,期待着生活可以变得精采,或残酷也行,只是不想再平淡下去了。

  “如果只是道个歉,……你知道,找一家象你现在这样的音乐公司确实不容易的。还是你自己做决定吧。”

  “如果,如果他再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说怎麽办?”小梅轻歎了一声,“你来救我?”

  “不会吧。你和谢名在一起,那个香港人总不能当着谢名的面侮辱你吧。”

  说着说着,我的心情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刚知道这件事情时的愤恨的火花,竟燃成一朵异色的情欲火苗,我怎麽会这样呢?也许,也许是昨天的经曆已经彻底地改变了我吧。

  “其实,其实你不知道,那个姓谢的,唉,不说了,我屋里电话响了,我得走了……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见。”

  这两年,小梅始终在谢名手底下工作,对他从工作能力到性格个性到爲人处世,各方面都鄙夷到极点,我也曾经劝小梅不要和顶头上司对着干,小梅冷笑着说,你和他只是点头照过数面,如果你和他相处一段时间,你就知道是什麽滋味了。

  在小梅到谢名手下工作一年半后,他们俩人的关系搞得非常僵,非常对立,严重影响了小梅的日常情绪。

  我曾背小梅找谢名深谈了一次,通过那次谈话,我认爲觉得谢名其实不算一个坏的领导,任何一个单位都需要尽量地平衡各种利害关系,小梅只是从她个人的角度看一些事情,对自己非常的严格,对他人却同样苛求,这就让人不能接受了。

  后来又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谢名坐下来谈了一个多小时,他对小梅的工作能力和责任心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介,对于小梅对他的敌意,他无奈地摇头说:“可能是我太缺乏领导魅力吧。其实我和她一起工作,她怕我挑她的毛病,我也很怕她挑我的毛病。我也一样很紧张的,你们家小梅,真的是挺厉害的。我挺欣赏她的。要不是她工作能力很强,这麽和我对着干,换谁我也开了她了。”

  他虽然很欣赏小梅,但无奈小梅对他根本就不感冒。

  一边想着,我换了件衣服,準备出去吃夜宵。这时,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放哥哥,你好啊!还记得我是谁吗?”不知是谁在和我开玩笑,不过这声音听去又甜又嗲,真是养耳。

  “你是那位?是我的朋友吗?”

  “你猜。”

  我一面穿鞋一面打开门。

  “喂,我要坐电梯了,你要是我朋友,就报上名来,要不我收线了。”

  只听手机里扑哧一乐,对面的那扇门,吱扭一声,轻轻地开了一道缝,一只白晢的小手从门缝伸出来向我摇了摇。

  我呆住了,没有动弹。这时,门开了更大一点缝,贾月影红着脸,向我羞怯地笑了一下,“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了点吃的,你过来?”

  “国才呢?”

  “他?这个点,他能在家吗?”贾月影不耐烦地回答我,并再次催我。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楼道,然后进了她家。

  我进门后,贾月影把双手藏到背后,局促地扭着身子,红着脸,下意识地躲着我的眼光,低声道:“没别的意思,就是做了点菜,给你补补身子。”

  我看着她那娇俏动人的模样,心火难耐,一下子就扑过去搂住了她,想要亲她,贾月影把头使劲往后仰:“我真没别的意思,你,你……唔……”

  然后我和她吻到了一起。

  纠缠了好一会儿,我正松开一只手準备要解她的衣服,她借此机会,使劲推开我:“我服了你了,昨天你们快把我玩死了,今儿可不行,你也不行,好好歇歇,好弟弟,以后日子长着呢。”

  我也觉得体力有些透支,点点头,放开贾月影,她从厨房端出两个精致小菜和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放到我的面前。

  吃完饭,我一面抺着嘴,一面再次贪婪地打量着贾月影身上的美妙部位。

  “饱了吗?”

  “饱了,不,还没饱,还有一道菜,我很想吃,就怕姐姐不愿费神再给我做了?”

  “什麽菜?”

  “嗯,清蒸小乳羊。”

  “……小乳羊……”贾月影再次被我挑逗起来,我一把拉她入怀,她的身体激动的有些发抖。

  “行吗?”

  “……小乳羊倒是愿意给你吃,就怕你吃不动了。”

  “那可不一定。”

  贾月影只穿一条很短的衬裙,两条光滑的大腿被我一下子抄起,随手一拉,就脱下裙子,里面一条白色半透明的小内裤,紧紧地裹着她结实小巧的小臀部,我一只手闪电般地钻了进去。

  小贾同时把上身的最后屏障除去,两只一跳一跳的可爱的小白兔一只不能幸免,落入我的手中和口中。

  “……进去,到卧室,别在沙发上。”

  “嗯。”

  我抱着她走进卧室。

  “把那个摄相机打开,镜头都已经调好了。”

  什麽?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床对面的五提柜上,正对着我们,真的有一只数字摄相机。

  看着我诧异的脸色,贾月影吃吃地笑了起来。

  “贺国才说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地做爱,但是每一次都要录相,他还要慢慢地欣赏呢。你说,他是不是个超级大变态!”

  这不是我小说里的情节吗?我也觉得有些好笑。

  “你把那镜头调高些,一会儿我在你身上,就是不让他看到我们,我们…”

  “我们什麽?”

  “看到我们结合的地方,嘻嘻,让他眼谗死。”

  我突然觉得有些恐怖,我是不是正在进入帮助一文?只不过角色有些调整,灵儿变成了小贾,而我却“不幸”成爲老猫,其中的配角演员了。

  打开摄相机后,我回到床上,抱起已经情热不能自已的小贾,共沐爱河。

  经过昨天爱的洗礼后,小贾已经放开拘谨,向我完全地坦露她情欲最狂放的一面。

  她慢慢地坐上我的鸡巴,一开始那个地方还很紧,我说要不再前戏一会儿,她摇摇头,皱着眉,义务反顾地坐到底,疼得她直抽凉气。

  “爲什麽这麽急色?”我笑着问她。

  她羞涩地趴在我的肩上,“我想试试被人奸淫的滋味。”

  我这才知道,她也有些变态。

  “老公,我被人奸了。我的小洞还干干的,就被人插了。”她扭脸对着镜头叙说着。

  两分锺以后,她的水便一股一股地往后冒。

  她再次对着镜头报告:“你老婆好淫蕩,只被人奸了两分锺,她就开始爲别人出水了。”

  “哦,哦,老公,我奸夫的鸡巴好硬,死死地顶着你妻子的阴道,又粗又壮的一根大肉棍,我好难受。”

  她同时淫浪地叫着我的名字:“许放哥哥,今天不要对你新婚的小月影留任何情面,使劲地操她,好不好?”

  “把贺国才的妻子干死,干破她的小浪穴,霸占她的每一块肉,哦,里里外外都占有,都留下你的烙印。”

  啪,啪,啪,一次次地,是我的阴囊反複拍击小贾阴部的声音。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是我的鸡巴反複插入拔出小贾水淋淋的阴道的声音。

  “说爱我,说你爱我,好吗?”贾月影把我推倒在床上,将赤裸的上身半压着我的胸膛,并拿着我的手放到她的乳头上,让我抚摸。

  这种姿式下,我下面的鸡巴只留了一部分在她的小穴里,顶着她的肉壁摩擦着,她又有些欲罢不能的难受。

  “爱我,完全插进去,求你了。”

  “我爱你。月影,我要干死你。”我觉得不便,索性把她放倒,骑在她的身上,分开她结实修长的两条玉腿,对準深处的粉色肉洞,噗地插了进去。

  “哦∼∼镜头拍不到我们了,我老公看不到你强奸我的场面,他会急死的,老公,对不起了,小月影现在被人骑着,她只能让她的奸夫爽,不能让你爽了,哦,他坏,他歪着插我,把他的大鸡巴在你小娇妻的肉洞里拧来拧去的,把里面弄得一塌糊涂,好象一根棒子在泥浆里捅啊捅啊,你听到声音了吗,好色好淫蕩啊,我爱死他了,他比你捧多了,我要到了!!!”

  “我爱你,老公。”她的气息散乱,声音沙哑,眼睛里象是蒙上一层雾。下身反应性地神经质地挺动了一会儿,开始哆嗦。

  “摸我的乳头,对,到高潮时,……象象牙一样硬,是不是?哦,嗯,享受我,我想把一切都献给你。”

  “啊、啊……射死我了,一股一股的,都射进去了,好爽!”我和她一起丢了,丢得一泄千里,出得汹涌万丈。

  我紧紧地搂着她,顶着她,与她共同体味人生这一最曼妙的境界!

  “你最爱的人是我吗?”贾月影反反複複地问着这一句,爱,对于她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东西。

  “当然,我最爱的人就是你。”

  她不再说话,过了几分锺后,她示意我把摄相机取来,对着她一塌糊涂的洋溢着我的精液和她的爱水的小穴拍了一会儿。我还拍了一点贾月影尚处在高潮之中软绵绵一动不动的肉体,微微发红高高耸立的乳头,起伏不定的胸膛,和左肩处被我吻得发紫的唇印。

  “今天他不回来了?”

  “他让你来替他当一晚上的老公。”

  “……”

  “其实,我是真地爱你。”她突然这样冒出一句,然后羞得捂住了脸。

  “你爱我什麽呢?你这麽美,而我,这样普通的一个男人。”

  “……其实我在贺国才之前,就经曆过一些优秀的男人,贺国才也算一个成功人士吧。”

  “我,我其实从小就恨我自己长得漂亮。我喜欢普通的人,普通的生活,越普通越好,早上吃油条,上班挤公共,晚上打麻将,夜里用马桶。”

  我有些难以置信。

  “其实,我就是一个胡同里出来的丫头,上中学后家里还管得死死的。我喜欢象你这样看上去普普通通其实越处越招人爱的人。越优秀的人就越自私,越虚僞,我不喜欢那些有点钱就想玩小资的所谓中産阶级,更不用说象贺国才那样的了,虚僞也不要了,有点钱就整个一大烧包。……我恨他!”

  我无言。我总不能玩完人家老婆还和他老婆一起骂他吧,那也太缺德了!

  “我喜欢你和小梅这样的生活,普普通通,相亲相爱,相敬如宾的。你爱她吗?”

  我点点头。

  “……小梅和我,你更爱谁呢?”

  “……”

  “放放,我可以这麽叫你吗?你说,小梅和爱,你爱更哪一个?”

  “那个……”我吱吱唔唔地,不是不敢说,而是我自己真的不知道。我对小梅的爱还有多少?我与小贾的畸恋,是爱还是别的什麽?

  “求你了,就算你骗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就说你最爱我就行了,好不好?我不管你和梅雪在一起,你们背后怎麽说我……”

  说着说着她哭了,“我这麽美,到死就得不到一次真爱吗?”

  我连忙搂住她,信誓旦旦地安慰她:“我最爱的是你,我说的是真心话,其实,我和梅雪已经共同生活了四五年了,我们多少都有些疲倦和麻木了。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比如贺国才,他一开始,肯定也很爱你,只是婚姻让他疲倦了,想开发一些新的乐趣,比如现在这种换妻。”

  “你真的答应让小梅和我老公做?你真舍得!?”

  “……”

  贾月影从我脸上看到了答案,一时很兴奋,“在你们男人中间,是不是有不少人喜欢这种交换?”

  “我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喜欢这种游戏,可是我和贺国才,都,都可以试一试的。”我结巴着说出实话。

  “真不要脸!我因爲一直偷着喜欢你,才答应的。不知道小梅会不会同意让贺国才的大鸡巴插到身体里?”这时,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小梅?也说不好。”

  我告诉她小梅和平予之间的事情。

  “小梅也挺讨厌他的,可不知当时爲什麽,居然还用一只手搂着他的头。”

  “我告诉你爲什麽,”贾月影红着脸难爲情地先傻笑了一会儿,“因爲女人的身体是很敏感的,小梅的身体又特别的敏感,禁不起一点的挑逗。”

  “你怎麽知道?!”

  “因爲,因爲,”贾月影犹豫了半天才抱着我的头告诉我一件事,“因爲有一次,我们曾经抚慰过。我向老天起过重誓的,你可不能告诉小梅。”

  也就是在半年之前,我家浴室的水龙头坏了,小梅便跑到小贾这儿洗澡。小贾家里有一个挺大的浴缸,小贾说:咱们一块儿洗吧,还能给对方搓搓背。

  这样,两个女孩就面对面坐到两米多长的浴缸里。

  一开始只是随便聊着天,各人洗各人的,贾月影说道:“再说象我这样的女孩,也不知道同性恋是怎麽回事,想想还觉得怪恶心的。可那天,不知怎的,大家就弄成了真的了。”

  小贾慢慢地回忆起来:后来小梅先给我搓背,我倒也没什麽感觉,小梅也曾经无意中碰到我的乳房,我也就当成自己的手碰自己一样,没什麽特别的感觉。

  后来我要给小梅搓背,我就让小梅坐到我两腿中间,小梅也一直和我在说说笑笑的,我开始搓起来后,便把左胳膊轻轻地搂住小梅的腰,用右手从后背给她搓,这时小梅突然不说话了,后来我才意识到,我的左手放得稍高了些,正碰到小梅的乳头,我感觉她的喘息有些不均匀,也觉得好笑。

  这时我突然想看看她的乳头和我的有什麽不一样,就从她脖后探头看,发现她的乳头还挺细嫩的,我就说:“肯定你们家许放,用起来挺爱护的,真好看,我也想摸一把。‘小梅回答我时,声音都有些异样了,说:”贾姐,我好痒,你放开我。’我使坏没放她,并捉住她的一个小乳头,捏了一会儿,其实也就一两分锺,小梅就全软了,瘫在我怀里,直叫:“姐、姐……‘扭过头,眼睛好亮好亮地看我一眼,然后闭上了眼,我就亲了她一口,谁知她半回过身子,也开始弄起我的来。

  女人玩女人,都知道对方的弱点,所以,一会儿,我们俩就激动得不行。我们先是趴在一起亲,摸,后来就刹不住了,小梅与我面对面靠在浴缸里,用脚趾头在水下弄对方的小肉芽和小洞洞,用手摸着自己的乳头。我们两个小浪女一同呻吟,此起彼伏。

  小梅这死丫头,把我弄得丢盔卸甲,完全不能自控,后来,她说:“姐,咱们上床吧,我有些累了。‘上床后,小梅还问我,’你们家贺国才这麽色,没在家里给你弄些什麽娱乐器具,增进夫妻情趣。‘我当时已经软得不行了,就说:”在床后背的柜子里有一个人造阴茎,你弄我吧。’小梅打开柜子,还说:“贺国才的东西是不是挺大的,我看用的保险套比我家的老许还大。‘我说,’把他的家伙借给你,只要你们家许放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小梅淬了我一口,然后也有点儿疯了,就真的插了我一会儿,还让我当她妻子,她想当老公。

  “你也弄她了吗?”

  “也弄了,我还装成是贺国才,和她玩了好一会儿!”

  我越来越兴奋,忙问她详细经过,贾月影看到我的鸡巴很硬,羞羞地笑了起来:看来你是真的準备让贺国才和小梅做啊,然后便讲述起来。

  小贾粗着嗓门装成贺国才问道:“你怎麽到我们家来洗澡?”

  “啊,怎麽是你,你出去!”

  “你现在躺在我的床上,光着身子,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我只是洗完澡有些累了,并睡在这儿,你放我出去。”小梅真的挣扎了起来。

  小贾用身子压死了她,一只手便摸到小梅的阴蒂上。

  “梅小姐,就遂我一次吧,我早就想上你了,你看,你这儿都出水了,你也很想,不是吗?”

  “我,我遂了你一次,你就放了我?你不会声张?”

  “绝不会声张的。”小贾用手中的大阴茎在小梅的洞口蹭来蹭去。小梅婉转娇啼,不能自已。

  “那我……我遂你一次,贺国才,你这个流氓,你的家伙比我老公的又粗又大,你会弄坏我的,嗯……”

  “我就要进去了,小浪女。”

  “贺国才,你要占有我就痛快一点做吧,我、我可不是小浪女,我是良家妇女,被你玷汙了。哦,进来吧。”

  小贾说,当时小梅已经完全投入进去了,她象是在玩真的,后来我进去后,她的身子使劲一挺,一下子蹦直了,当时就到了顶峰。

  那件事情之后,两人再也没有重温过一次这种假凤虚凰的游戏,但是偶尔地开开玩笑的事情还是有的,贾月影说,她和小梅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你摸摸我啊我抱抱你啊,尤其对于小贾,心里感觉是很温暖的。

  我叫她老公,她叫我老婆。这是同性恋吗?小贾有些惶惑地问我。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十二点多了,正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发出了振动声,小贾连忙中断讲述,去接电话。

  我的思维在强烈的震撼下,还有些糊涂,潜意识里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不知是什麽地方。

  “喂,你是谁?”

  “你是谁?我找许放。”

  “打错号了。”小贾快速地把手机关掉。

  “这是我的手机?你怎麽接了?”

  “我以爲是我的啊,我的手机也是诺基亚7600啊!新旧都还差不多,怎麽那麽巧,这可怎麽办?”

  手机过了一分锺再次响起,电话那端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是许放吗?”

  “是我。小梅,有什麽事吗?”

  “你现在和谁在一起?”

  “就我一人啊,在外面吃完饭回家,在路上走着呢。”

  “这麽静?一点躁音也没有?”

  “这都几点了?小姐。”

  “刚才我打电话,怎麽接的是个女的?声音好耳熟……”

  “拨错了号了吧。”

  “不对,我这次按的是重拨。”

  “嗯,那兴许是交换机出了问题。你,你干吗这麽盘问我?好象我做了什麽对不起你的事。”

  “老公,不说这个了。你怎麽不问我今晚上出没出事?一点也不关心我。”

  “今天晚上没有什麽事吧?那个谢名,真的是带着你去给那个香港客户道歉的?”

  “因爲那个香港人确实是我们比较重要的客户,所以谢名还心存一点幻想,希望他不要一怒之下不和我们合作。”

  “真的?那你向他道歉了?”

  “我是道了个歉。那个香港人又被抽了一巴掌。哈哈!”

  “什麽?”

  “不是我打的。是谢名打的。”

  “谢名打的?”

  “那个香港人对谢名说要我留下来和他过一晚,然后就和我们公司签单。二千多万,三年的市场开发费用啊!谢名听他说完后,抡圆了胳膊就抽了他一掌,说,‘操你老母去。’然后我们扬长而去。我乐坏了,给了他一个拥抱,你不要嫉妒啊,虽说他以前对我过份了点,就充今晚的表现,还算个男人吧。”

  “我说的没错吧,你的问题是野心太大,老想着太多的权力,太多的……”

  我的话没完,这时,就在我的枕头边,贾月影的手机发出了蓝色幻想曲的音乐,在暗室之中,惊天动地,让我一时语塞。

  电话那头也顿住,三个人仿佛被这美妙的音乐所震撼,均不出声。

  “……你还敢说是在大街上流浪?”

  “……我要和贾月影说句话。”

  “不,不是的,这是一个路人……”

  “别放屁了,这是我给她下载的音乐,我能听不出来?刚才我就听着象她的声音。贾月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