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超速的代价

2019-06-01 13:18  作者:admin 点击:次 

  超速的代价

  发言人:三月十二

  **********************************************************************

  本文内容涉及BDSM,scat,watersport和vomitplay,不喜欢者万勿阅读。对这方面性事感兴趣的同仁,欢迎来信至March12_1999@hotmail.com交流。希望看到更多同类故事的朋友不妨来信鼓励或提供意见。

  欢迎转载,但必需包含此header。

  **********************************************************************

  “干!”王看着后视镜里闪着警灯的警车,诅咒道。

  王傍晚时从洛杉矶出发,準备到内华达州的赌城拉斯维加斯碰碰运气。他临走时别出心裁,放弃了宽阔的十五号,而挑了一条人烟稀少的穿过沙漠的双线公路,这条路上开半个多小时车也见不到一个人。

  王听着早上在吉利书局新买的唱片,开着去年刚买的二手VW甲虫车,越开心情越是舒畅,于是忍不住放声歌唱起来。公路两旁是乾枯的荒野和严峻的远山,没有丝毫城市的气息。王感觉无比的解放,于是把车开到一百英里以上。

  万万没想到这荒山野领的地方还有警车,也不怪王觉得倒霉。虽然王偶尔幻想自己成为电影中警匪追赶的一方,但事到临头,王却老老实实地减速,把车停到了路边。

  黑白的、在门上写着“高速公路巡逻警”的车在王的车后面停了下来。过了半分钟左右,王在后视镜中看到一个身体修长的警察走了出来。

  王把音乐关掉,无奈地摇了摇头。

  “晚上好,先生。”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车窗外传来。出乎意料,警察竟然是一个女人。

  “晚上好。”王打开了车窗,警察身上散发出一股犹如麝香一般的天然体香。

  “我可以检查一下您的驾驶执照吗?”警察客气地说,但是机械化的,声音里没有一点客气的语气。

  “我有什幺错误吗?”王一边掏钱包,一边打量着这女警察。三十左右,修长均匀的身材,至少有五尺十寸,略微带有银色的黄头髮盘在了脑后,海篮色的眼睛让王不敢逼视。王感觉自己的鸡巴在牛仔裤里面跳了跳。

  王把驾驶执照交给了警察,警察看了一会,开口说:“王先生,请你站出车外,你的驾驶执照过期了。”

  王脑袋嗡的一下,突然想起来驾驶执照已经过期快半年了。一想到加州严格的公路法,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性欲完全烟消云散。王摇摇欲坠地走出车门,一想到以后一年内不能再开车,心中后悔莫及。

  “你知道使用无效驾驶执照驾车的后果吧?”警察问。

  王当然知道。

  “小姐,我求求你了。”王狗急跳墙,决定死皮赖脸求求这警察。“这荒山野地的,也没人。你就高抬贵手,放了我一次吧!我求你了。”

  “法律不是我定的。”警察头也不抬,一边记录着王的资料一边冷冷地说。

  “我求你了。”王的声音略带哭声。“你让我做甚幺都行。”

  “就算你跪在地上求也不可以,规定就是规定。”

  王真的跪在了警察的脚边,警察惊讶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开口:“你确定什幺都肯做吗?”

  王用力地点着头,眼睛里有一线希望。

  “好,”警察想了一下。“我把你的驾驶执照没收,你如果今天听我的话,这事儿就算没发生过。如果你给我找半点麻烦,我有你的驾驶执照,你以后的麻烦会不断。懂吗?”

  王不知道这警察想做什幺,但还是点了点头。

  “把你车锁上,上我的警车。事处理完了我会把你送回到这的。”

  王照她说的做了。

  女警把车开到了一个远离公路的一个废弃的房屋前。这里方圆十里都没有任何车辆经过,王不知道这荒野中间怎幺会有这样一个废屋子。

  “下车。”女警命令道。

  王跟随着女警走进了废屋。屋子里面好像是一个酒巴,但废弃了至少几十年了。

  “我以前巡逻时发现这地方的。”女警好像在自言自语。

  “脱光衣服!”女警突然语气一转,命令王道。

  “什幺?”王惊讶得很。

  “你听到了!”女警坐到了吧台上,交叉起双腿,并把手枪掏了出来。

  王只好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裤子全部脱掉,站在女警面前,鸡巴直直地翘了起来。

  “滚过来把我的鞋袜脱掉,用你的嘴吸我的脚!”然后用枪指着王。

  王现在知道原来这女警是想虐待他。但一是自己有把柄被她抓着,二是这警察长的高贵性感,王半推半就也就认了。突然之间,王觉得自己竟然有想被这女人虐待的倾向。

  王把女警的靴子和袜子脱掉,这女警的皮肤非常白嫩,他把她雪白脚捧在手里发獃。

  “还不快舔!”

  王跪了下来,开始舔着女警的脚。她的脚虽然不大髒,但穿了一整天的靴子,汗味大得很。王小心地舔着女警的脚趾之间,女警格格地笑了起来。

  “想不到你这个浑蛋还挺内行的。”女警脱调了上衣和防弹衣,只剩下一对胸罩。她把枪丢在了远处的地上,然后解开了盘起来的长髮。

  王有些脸红,嘴里全是女警脚上的汗味。

  女警用另外一只脚把王的头略微踢开,然后把自己的裤子全部脱了下来。两条修长健美的玉腿,和刮得乾乾净净的屄呈现在王的眼前。王感觉自己鸡巴里有少量的液体流了出来。

  女警往自己的脚上吐了一口口水。“给我舔了!”

  王把口水从脚上舔了下来。

  女警跳下吧台,命令王平躺在上面。

  王照办。

  女警摆弄着王的鸡巴,像训话一样地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过一下会把你当成我的马桶……”

  王惊讶地抬起了头,女警用力地捏了他的鸡巴一下,王痛得躺了回去。

  “……我往你嘴里放什幺,你就得给我吃什幺,懂吗?”

  王点了点头。

  女警突然往王的嘴上吐了一口痰,黏痰挂在了王的嘴边。

  “怎幺不给我咽?”女警严厉地问道。

  王知道张开了嘴,但痰沾在了嘴唇上。女警抬起脚,用沾满灰土的脚把痰擦到了王的嘴里,然后把大脚趾放进了王的嘴里。鹹鹹的痰让王有想吐的感觉,但脚趾把呕吐的感觉压了下来。

  女警收回脚,爬上了吧台,蹲在了王的脸上。女警粉红色的屄和屁眼儿在王的眼前晃来晃去。

  “你一定渴了吧?”话还没问玩,一道白净的尿水从她的小穴里射了出来。

  王记得刚才女警的话,马上张开嘴让尿液射进自己的嘴里。女警的尿又鹹又涩,味道充满着王的嘴里的味觉。

  “现在把你的狗鼻子放进我的屁眼里!”女警命令道。

  王把鼻孔朝上,对准了女警的屁眼。

  女警的屁眼一鼓,一股热热的屁直接进了王的鼻腔。

  “现在把你的狗嘴给我张大了!”

  王张大了嘴巴对準了女警的屁眼。

  女警的屁眼儿越来越膨胀,王已经可以看见黄褐色的便头。

  “我希望你喜欢意大利菜。”女警笑着说:“我中午吃的是意大利麵。”

  终于,一条又粗又长的乾便厥流进了王的嘴里。王还没有时间处理,更多的、更软的大便连续地从女警的屁眼儿里涌了出来。王的嘴里已经塞满了大便,但更多的堆在了嘴上。

  “嗯,今天拉得真痛快!”女警转过身说道。她看见王脸上、嘴上一大堆大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幺吃得满脸都是呢?”随即用手用力地把所有的大便塞进了王的嘴里。

  王嘴里全部是大便,连一点空隙都没有,连舌头都是无法移动。王刚想开始咀嚼,把这满嘴的大便咽下去。

  “就给我这幺含着!”

  王只好照办。

  女警跑到外面车上拿了一架立即成像的相机,对着王的脸连拍了好几张。

  “你给我听着,”女警说:“我有你所有的资料,现在又有了你这些照片。所以我日后来心情的时候,你最好给我配合一些。”

  王不知道为什幺,甚至有些高兴。他嘴里的大便被口水泡成了半液状。

  女警又跳了上来,站在王的身边。

  “现在把你嘴里的香便吐到你自己的手上。”

  王把半乾的一滩大便吐到了自己手上,但嘴里面还是留了至少一小半吐不出来。

  女警面对着王蹲着,把王手上的大便涂到了自己屁眼上。

  “你不是一直想干我吗?现在来干吧!”

  她把沾满大便的屁眼儿对準了王的硬鸡巴,坐了下去。王感觉自己的鸡巴穿过温热柔软的大便,进入了她的屁眼儿。

  女警上下动着,同时用沾满大便的手摆弄着王的嘴唇。王疯狂地干着女警的屁眼儿,嘴里吸着女警的手。女警开始呻吟,王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

  女警把王的鸡巴从屁眼儿里抽了出来,用手快速地摩擦。终于,一股白白的精液狂射到女警沾满大便的屁眼儿上。

  王猛射了一阵,终于软了下来。女警把屁眼儿朝着王的嘴,趴在了王的肚皮上。

  “舔乾净吧,今天就收场了。”

  王把自己的精液和大便舔进嘴里,咽了下去。他的舌头在女警的屁眼儿里打转。他原来不知道,吃女人的大便是这幺过瘾的事情。

  王当然没有再去赌城。虽然刚才大致擦了一下,但脸上和嘴里还是有女警的大便和尿的味道。

  在回LA的路上,王在想着女警最后说的话:

  “你给我记住。我以后最少一个月找你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