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姐弟春情 [1/2]

2019-06-08 11:5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五月底,清晨六时左右。

King-size大床簸簸摇动,Extra-firm的床垫也频频发出咋咋之声。

原来床上一对裸体青年男女,正紧紧抱住,女郎仰卧,一对玉乳被男子壮健胸膛压住,女子玉腿高抬,左右分开,壮男伏身女郎身上,结棍的屁股不停的上下耸动……男子的粗壮阳具不停的在女郎的阴户中抽插着,如硬棒球般的圆鼓肾囊「啪啪」的撞击女郎的臀沟,女阴内外已是淫水淋漓,不断发出「咕叽……咕叽……」男女性器交合磨擦的美妙春声……淫水已流了很多,女郎的臀沟、大腿叉内侧都是湿漉漉的,屁股下的床单已湿了大片。

「姐,这样舒服吗?」

「弟……你的鸡巴好硬……好大……你弄得我又酸又胀,舒服死了!……」女子在不断的娇啼喘息中,颤声回答。

「姐,喜不喜欢我这样干你的穴?」

「……喜欢……好喜欢……弟……你干姐姐的穴,快活吗?!舒不舒服?」

「好姐姐,我好爱盖你的穴,又软又嫩,穴肉包得我的棒棒好紧……干起来真舒服死了……姐,我们以後常这样干穴,好不好?……」

「姐姐的全身都已是你的了,你以後要怎样,都可以……」

壮男弟弟受到鼓励,鸡巴涨得更硬更大,一遍又一遍的大力的抽、插,猛撞穴花心。

※※※※※

原来这对火热性交中的青年男女竟是一对亲生姐弟,姐姐张柔,年二十一,念大三,弟弟张强,年十九,上大一。姐姐在台北上学,学期中住在大学女生宿舍,两天前放暑假了,刚搬回家。弟弟就在台南本地上学,一直住在家中。

半年不见姐姐,「哇,姐姐真真漂亮哟!」张强在车站接姐姐回家,一再赞美姐姐张柔。

「真的吗?谢谢好弟弟称赞!弟,你也好英俊啊!定有很多女生追你哪!」姐姐羞红脸回答。

张柔上大学前原是个苍白扁瘦的姑娘,发育迟缓,十九岁才开始有月经。个性也内向,一向没有男友。但自上大学後,两年来身体发育突飞猛进,原来32寸的小奶已增大到35寸,尖梃而又富弹性。原来寸草不生的小穴上也有了一小蕞短短的穴毛。身高加了两寸,现在是五尺四寸,三围是35.24.34,皮肤不再苍白,而是洁白明亮,秀发披肩,脸蛋好甜好美。随着身体的成熟,荷尔蒙也开始作祟,不知为何内心常有强烈的慾望,暗自希望有英俊健壮的男性来拥抱她、和她蜜吻,抚摸她的三点禁地,甚至侵犯她……

弟弟张强的身体两年来也有了奇异的发展。原来五尺十寸,爱好运动身形没改,但生殖器起了突破性的变化。两年前高中三的某日早上,醒来时突然发觉原来被包皮困住的龟头已自脱颖而出,而且涨大得像只小鸡蛋,红得发紫。当时吓了一大跳,以为发了什麽肿毒病症……

此後生殖器常常无端发硬,涨的十分粗硬,私自量量,平时下垂只长四寸半左右,但涨大时便有七寸来长,直径一寸半,紫亮的龟头直径最大处足足二寸。

从来是乖孩子的他,近两年来对女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心中就有喜爱和十分想亲近她的愿望。一向只阅读「正经书」的他,也开始偷看性书和A片,晚上常一面打手枪,一面幻想和班上的女生性爱。但生殖器越摸越硬,好半天才会射精,但射後仍觉不满足,阳具仍硬挺高昂,心中却有空虚的感觉。以後他发觉,在将要射精前,收紧阳具後方的会阴肌肉,射精的感觉就会消失,也就不会再有那种乏味的空虚感。

经过一年多不稍间断的训练,他已能完全控制射精机能,可长时间意淫磨擦阳具而滴精不泄。当然最後只得做伏地挺身或淋冷水浴,将注意力他移,阳具才会慢慢软化。一年来储精充沛,睾丸坚实,肾囊更鼓涨得似硬棒球。

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是得天独厚、生具异禀的极少数男人之一,阳具充血时间特长,精关可控制随心,性慾强而持久,可以御多女终宵不泄。以後他和姐姐张柔及她的女同学们共渡春宵,一龙数凤,轮番和她们鏖战,充分发挥了他这特殊的过人天赋,她们都十二分满足憩畅,这是後话,以後再提。

※※※※※

女儿回家的第二天,爸妈开始半年前已预定的国外旅行。送走爸妈後,家中只有姐弟二人。

客厅的新购的电动瑞士大挂钟敲了十二下,已是午夜了,张强的生殖器仍在发涨,老毛病,怎麽也消不下去。正在这时,突听到姐姐轻呼︰「强弟……」

张强以为发生了什麽事,赶紧来到姐姐卧室,房内却空无一人。sosing.com

「姐,你在哪儿?」

「弟,我在这里……」原来张柔在爸妈的卧房中。

「姐姐……」

姐姐张柔似是顶颊意的仰卧在爸妈的大床上。

「这个月爸妈不在家,我要睡在这大床上,舒服舒服……弟弟,我睡不着,你来陪我一下,聊聊天,好吗?」」

张强走进去,在床沿坐下,发现姐姐张柔仰卧在爸妈的大床当中,上身穿了一件的粉红睡袍,很短,免强刚能盖住肥嫩的屁股,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就完全裸露在外。因为天已很热,晚上张强不穿上衣睡觉,下面只着短内裤。看到姐姐的诱人雪白玉腿,胯下的肉棒又挺硬起来,裤裆撑起帐蓬。

「姐,你好美啊!……」张强由心的赞赏姐姐的美好胴体。

「你专会骗人……来……你也躺下……」

张强依言在姐姐身边侧身躺下。

「姐,你好香!我好喜欢闻你的体香!」凑近姐姐的妙龄女体,闻到姐姐身上的阵阵幽香,张强再次赞美姐姐。

「真的吗?我自己怎麽觉不到啊……弟,这两天期考,太忙了,没看报,外面有什麽特别新闻吗?」

「我也没有看报,不过昨天在街上书摊翻看了一本小杂志『小花新闻』。」

「啊!我好像听同学说过这杂志,这是不是那常会登载一些一般报章避开细节的社会新闻,而且对当事人的动作绘声绘影的描写……有时还会加上些插图的那种半地下杂志?」姐姐一边说着,有意无意的把玉腿贴着弟弟粗壮的毛腿。

张强直觉得那感觉真好,姐姐的大腿又凉又软!

「呃……就是那种……常有很多诱奸、强暴、乱伦一类的新闻细节报导……姐,你有看过吗?」

「没有,只在宿舍传闻……你看到什麽新闻,讲讲给我听,好不好?」

「最近桃园近郊的一座小镇发生了一件年轻女店员被壮年老闾诱奸的新闻,後来和解了,老闾付了一大笔『遮羞费』。内容相当黄呵,姐要听吗?」

「弟,没关系,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就说嘛!」

「好的!」张强将右手伸出,垫在姐姐颈下,左手却伸出轻搅姐姐纤腰,几乎已是把张柔搂在怀中。姐姐没有反对的意思,一任弟弟轻拥。张强挺涨的生殖器已自裤腿突出,顶压在姐姐的玉腿旁。张柔感到腿侧有一件硬硬的东西,心想定是弟弟的那东西,心中不住的噗通噗通的跳……

「故事是这样,镇上有一家小百货店,老闾刚四十岁,新雇了一位十八岁刚从乡下出来的女店员阿兰,人挺漂亮,皮肤洁白,三围有34.23.34(这是以後他替她量得的!),身高约五尺三寸。老闾家在乡下,平时和店员都住在店中後面楼上……上月晚上大雷雨,电停了,老闾藉口送电池灯给阿兰,敲门进入她房间,阿兰只穿了汗衫和三角裤,仰躺在床上。老闾看见这半裸美女,不由淫心大动……」

说到此地,张强略停了一下,试看姐姐的反应,是否想再听,因为下面便要涉及真枪实弹的性爱情节。

张柔呼吸急促︰「然後呢?」听到这,姐姐春心荡漾,阴户中已有了潺潺淫水。

「老闾在阿兰身边坐下︰『外面下雨打雷,又停了电,我担心你会害怕,所以想来陪你一下……阿兰,你这麽漂亮,一定早就有男朋友吧?!』」

『才没有……』阿兰娇羞的否认。

『那我做你的男朋友,好不好?』

『咭咭……不要……你已有太太……不行……』老闾在阿藩兰身旁坐下,大手却不老实的放在阿兰的右乳尖上轻轻揉弄起来……『啊……不要这样……』阿兰想挣扎逃避,但他力大,她被他半压半抱,动弹不得,只有让老闾隔着汗衫揉弄奶子……被摸了一会儿,阿兰觉得趐趐痒痒的,混身无力,又相当舒畅,不觉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他是怎样摸她的奶的?……你做做给我看……」姐姐轻声说,同时捉住弟弟在她腰上的大手,放在自己丰满的乳峰上

「是这样的……」张强心中狂喜,大手盖在姐姐的乳球上,隔着睡衣轻轻揉弄起来。姐姐的高耸的奶子又柔软、又有弹性。

「老闾见阿兰不再反抗,便伸手进汗衫揉弄她的一对奶奶。就像这样……」张强边说边解开姐姐的睡袍,姐姐的一对丰满鼓涨的美乳便呈现眼前。他开始抚摸姐姐的乳房,轮流揉捏姐姐胸上的一双嫩肉团,又模仿A片上的动作,搓捏乳头,草莓似的乳头立刻竖立起来。

「老闾又低下头,舐弄阿兰的乳头,大口吸吮她的白嫩奶肉。像这样……」

在张强的示范动作下,姐姐不断的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

「老闾又伸手去摸阿兰的阴户……」张强的手也大胆的盖在姐姐的阴户上轻轻揉压。张柔抬起玉臀,让阴户紧贴在弟弟手掌上。

『哎呀,阿兰,内裤都湿了,还是脱下来吧……』阿兰很合作的抬起屁股,让老闾将三角裤腿去,丢在一旁……他的手开始肉贴肉的抚摸她的小……」

「姐,脱下小裤裤,好吗?」张强轻声问。

姐姐没有作声,但轻抬玉臀,让色狼弟弟脱去了她最後的屏藩。

「老闾将中指探入她的肉瓣中,揉弄了好一会阴蒂,又将中指插入她的小穴眼……」张强跟着示范,手指在姐姐已是春潮泛滥的肉缝中扣弄……

张柔全身紧张绷紧,又舒服又难受……当弟弟的手指插入她那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小穴眼时,张柔「噢」的大叫一声,双腿蹬直,阴户中涌出一波又一波温润的粘液,喷洒在弟弟的指头上,把他的手掌都弄湿了,阴精自穴眼源源渗出,顺着股缝流下,她的屁股、床单也都湿了,她双目紧闭,全身都瘫软了下来……张柔已到达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高潮!

高潮後的裸女在男人眼中是最美,最娇柔可爱的。张强此刻发觉姐姐实在太美、太可爱了,虽然此时他慾火如焚,生殖器昂涨的十分难受,真想马上压住姐姐,将鸡巴插入姐姐嫩穴中狂奸一阵,但他极力忍住……他要在姐姐自动接纳他时,才进入她的下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