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第一夜?圣洁人妻?性戏沈沦 [4/11] –

2019-06-09 22:52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学长,我们离开这里,只要回到家里,我……我愿意在和你……」

杏子只想着赶紧脱离这难堪且令她恐惧的地方,在教堂里做爱,那是多麽渎

神的事,无论如何杏子也无法接受。只有假意顺从的表示肯在家里接受信雄的兽

慾。

可「做爱」两个字杏子感到羞耻而难以启齿,挤了好久也说不出来,通红的

脸显示着杏子的难堪。

「愿意和我怎样……?」

信雄故意的要求杏子说出口。

「和你……做……make love……」

脸皮薄的杏子终究说不出口,用英文来变相的表达。

「和我做爱是吗?」

杏子俏脸胀得通红,羞耻的将头低的几乎埋进了胸部。

「就算是在这,一样也能make love,为什麽一定要回家……嘿嘿

嘿……」

「这里是教堂,这样是渎神的,我们不能在这里。」

杏子哀羞的求着信雄,这对信仰上帝的她有着很大的刺激。

「你放心,这样做的人很多,上帝已经习惯了。」

杏子的左手也被信雄用皮带绑在左腿上,成M字形羞耻的坐在椅子上。

「学长,不要这样……好丢脸……」

性器虽然不是第一次暴露在信雄面前,但这样大剌剌的姿势让杏子感到极度

的羞耻。

「杏子,你的毛虽然多了点,杂了点,但是阴唇和阴蒂的颜色好漂亮……」

「不要这样……」

「嘘……忘了提醒你,不要大声嚷嚷,这里早上还是会有人来的,要是让外

面的人听到,那可就不好了。」

信雄的表情充满了令人厌恶的得意表情,但杏子却无可奈何。

「为什麽……为什麽学长你会变成这样……」

杏子有些哽咽,这几次见到的学长,和以往认识的天差地远。

「你指的是我为什麽在做爱时会变得很邪恶,不温柔,不体贴?」

杏子咬着唇点了点头。

「因为……这样女人才会高潮啊。如果像你丈夫那样枯燥,或是像娘娘腔那

样温柔,那女人就得不到最高的快感。」

信雄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在杏子的耻丘周围滑动,另一手在杏子大腿内

侧来回爱抚。

「我曾经也认为对女人该温柔、该体贴,但是後来我却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不论是事业女强人、可口小萝莉、青春少女、熟女御姐、被虐待或虐待倾向的

女人,只有在做爱的过程中,变成了被征服的那一方,在男人胯下被肏得嗷嗷叫

,才会体会身为女人最高的极致快感,这是经过我多年性经验所得到的结论。」

杏子的胸罩被解开和上衣一同被推到胸部上头,丰满柔软的乳房暴露在神圣

的空气里。

信雄并不像上次强奸那般急色,他的手指不断的在杏子的下部爱抚,却惟独

躲过了阴部。

信雄的手连乳头都不碰一下,而是在其他的部位爱抚着。

不!我不能再起反应了。这里是教堂,我不能再有感觉了。」

杏子心中不断呐喊着,但任凭她怎麽压抑,信雄火热的大手游走下,热量像

是随着信雄的大手传导过来一般,尽管性感的乳头及阴户没有受到抚摸,体温仍

是逐渐升高。

杏子的心中越是抵触,身体就越是敏感,尤其更担心着有陌生人走进教堂,

神经紧绷下让杏子像是掉落在蜘蛛网上的猎物,在信雄编织的情慾蜘蛛网上,越

是挣扎就越无法自拔。

游走在身体的手在杏子雪白肉体不自主的左右扭动时,逐渐的往乳头和阴唇

靠拢。

……

杏子的呼吸声逐渐急促,张开双唇性感的喘息。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在我的挑逗下,你的身体已经产生性感了对不对

。」

「不……不是的……」

「还说不是……」

杏子的极力否认让信雄将手指缓缓伸进了逐渐湿濡的阴道。

「我的手指感觉可不是这样,里面已经开始湿了……。」

「噢……」

杏子不想承认,但从阴道内壁传来的快感让杏子避无可避,全身像是被火烧

了,从下体蔓延至上身,并延烧到脑髓。

手指的活动由缓慢变灵活,濡黏的液体也越来越多。

「杏子,舒不舒服?」

「学长,不要了……」

「怎麽又说这种话,你的身体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信雄不满杏子的回答,抽出阴道里的手指,在杏子的面前摆弄着两指,上头

还牵着淫秽的黏液。

「这是我淫荡的证据……好丢脸,我的身体好下流……在教堂里竟然还是有

了感觉……」

杏子眼光闪躲着信雄的手指,上头的黏液让她羞耻的想挖个洞躲进去,低头

的程度足以埋进那丰满的乳房。

「好湿对不对……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好吃……」

信雄把脸贴上杏子两腿中间,嘴唇压上了阴唇。

「噢……天啊……」

当信雄的舌头碰触到阴唇的那一刻,杏子全身紧绷了起来,在心里头呐喊着

「停……停下来……」

杏子压抑着强烈的性感,低声的说着。

「苏……苏苏……」

信雄刻意的发出淫秽的吸吮声,又湿又厚的舌头不停的在阴核上舔拨,还不

时卷曲起来伸入阴道,双手也揉上乳房爱抚着、揉捏着勃起的乳房。

「喀喀……」

一阵高跟鞋声响起,顿时让杏子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了极点。

「好像有人来了呢……。」

信雄一点也不紧张,停下了动作在杏子耳边轻声的说着。

「学长,到这里就好了,我们赶快离开,到宾馆、到我家、到你家都没关系

……不要在这里了……」

杏子趁这个机会,再次提出哀求,只要能逃离这神圣的教堂,即使让她主动

现身杏子都能够接受。

「啾……傻杏子,别再说这种话了。」

信雄在杏子紧张的脸蛋上亲一下後坐了下来,并让杏子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神父……我有罪……」

「这世界上的人都有罪,唯有信仰耶稣,真诚的崇拜祂,才能得到永生……

信雄装起神棍的模样,沈稳的说。

「神父,我和我的儿子通奸了。」

「啊……」

「啊噢……哈雷路亚……」

就在杏子刚发出惊讶声的那一刹那,信雄赶紧发出声音遮掩并用手捂住杏子

的嘴。

「神父……我该怎麽办。我的丈夫整年都在大陆,一年回来的日子没几天,

而我的儿子又正在青春期,有一天我不小心撞见他在看A片手淫,我还没说话,

他就把我扑倒,我就这样被他强暴了。」

「噢……万能的主会原谅你的,这不是你的错……只能怪这世间太邪恶……

「可是……我高潮了,我在我儿子的强奸下高潮了,之後我每晚都忍不住的

想起我儿子,我在作梦都会梦到和他做爱,我儿子的大阴茎让我忘不了,神父…

我这样是不是很淫荡……」

「万能的主是慈悲的,耶稣曾说:「当有人打你左脸时,你应该伸出右脸让

他打。」有快感并不可怕,对肉体的渴望也不可怕,你应该慈悲的用你的身体尽

力的去爱你儿子……」

信雄胡乱说着歪理,手上更是不规矩,一手捂着杏子的嘴,另一手手指伸进

了杏子的阴道,灵活的活动着。

「神父……我真的不敢面对我儿子,我到最後忍不住了,趁他熟睡的时候他

爬上他的床,我主动的替他口交,然後在坐在儿子身上,将他的阳具放进体内,

像个荡妇一样的扭动身体……」

杏子一边听着骇人的乱伦自白,一边忍受着子宫所带来的强烈性感,喘息声

娇媚而急促。信雄的身体反应也不惶多让,肉棒硬挺的勃起,陷进了杏子柔软的

臀肉,杏子丰满的臀肉尽管隔着裤子,仍然感受到信雄胯下的热度。

「……後来我儿子似乎发现了我的偷袭,更是毫不顾忌的一回到家後,不管

我有没有在煮菜,都会在厨房扒掉我的裙子,在餐桌上、在琉理台上就和我疯狂

的做爱。」

「嗯……」

当信雄的手指碰触到杏子最敏感的嫩肉时,杏子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娇媚的喘

息,信雄似乎也害怕告解的人发现,停下了动作。

两人紧张的停顿下来,但告解室的妇人似乎没有发现里头的异状,继续的说

着。

「……他就像发情的公狗,怎麽样子都不满足,除了吃饭前以外,在我洗澡

时他也要和我一起洗,在浴室里做爱。读书空档时要我替他口交,睡前也要来一

次,到现在我已经离不开他,我已经迷上我儿子的阴茎了……神父……你说该怎

麽办……」

「其实……这只是一个迷途的孩子想要回归母亲子宫时的温暖……这并不是

罪恶的事情……而你只是奉行神的旨意,替神散发牠(此处为作者刻意用法,非

错字。)的慈爱……况且……」

信雄手指灵巧的活动着,杏子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澎湃的快感长时间刺激

着杏子,努力的夹紧大腿想阻止信雄的动作,但却让阴道更为紧绷而产生更强烈

的快感。

「噢呜呜……」

理智终究无法抵抗肉体的快感,压抑而激情的呻吟声从杏子喉咙发出,身体

剧烈的颤抖,高潮的淫水从股间顺着信雄的手掌滴落。

「况且即使是主耶稣最疼爱的白种人,还不是一边做爱一边高喊着主……连

修女都会骑着没椅垫的脚踏车到处跑,所以不用烦恼。你做的很好、很对。就这

样继续爱你的孩子吧!替神继续发扬祂的慈爱。」

「就跟白人神父最喜爱用他的「圣棒」教育鞭笞着迷途的小男童小女孩,你

应该用你光辉的肉洞将你儿子的罪恶大棒包容起来,用你慈爱的双唇去规劝他、

感化他,将他体内邪恶的体液吸吮出来。奉献你的身体来发扬神光吧……让神光

普照大地……哈雷路亚!」

杏子的高潮并不影响信雄的胡言乱语,煞有其事的说着他对神的理解,里面

还鼓动着妇人,「发扬」她的乱伦行为。

强烈的羞辱敢让杏子眼睛通红湿润,即使当初背信雄强奸时,也没有感觉像

现在有想死的冲动,在坚定的信仰面前,被情慾无情的击垮,信仰的崩溃让杏子

滴下了泪珠。

「感谢神父……我知道该怎麽做了……」

随着妇人脚步声的离去,信雄解开了杏子的束缚。

「你恨我了……?」

信雄从一向不生气、不怨恨的杏子眼光中,看到了强烈的恨意。

「你不快乐吗……?地上的痕迹可都是你留下的喔……。」

杏子瞪着信雄,张口用力咬了信雄的手臂。

信雄咬紧牙不出声,他从没那麽认真的爱过一个人,杏子是第一个。如果杏

子今天仍是单身独楚,全心向神,或许信雄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因为杏子结婚

嫁人,因此他对杏子是爱极也恨极。在全心爱她的同时,用这种羞辱杏子地手段

,看着杏子高潮、看着她被征服,信雄就有一种无比的快感。

「杏子……你是我的!」

信雄心中这样对杏子说。

「我太爱你了……伤害到你的信仰我很抱歉,想哭就哭吧……」

信雄又突然的对杏子安慰着。

「为什麽……为什麽又要对我好……为什麽不让我就这样恨你……」

杏子心中呐喊着,她知道自己快扛不住,要沈沦下去了。

信雄温柔的让杏子发泄着。

「你知道神父去哪里了吗……?」

杏子摇了摇头。

「跟我来……」

信雄带领着杏子,走到礼堂後头的一间房间门口。

「希望……你不会再次信仰崩溃……」

再推开门前,信雄轻声的在杏子耳边说。

「弟弟乖……屁股翘起来……神父叔叔要进行仪式罗……主阿……请以慈光

加诸圣棒……破除罪恶渊薮……圣光加庇……哈~雷~路~亚~!」

房门里是一个未成年的男孩,像小狗般撅着屁股,而屁股後头则是一位神父

挺着勃起的阴茎,正对准着男孩的屁眼,在一阵唱诵词中,挺腰插入。

「这是不是很变态……很正常……这在每间教堂或多或少都有……」

信雄从後头抱着杏子,在耳边轻声的说着。

「他们可都是神最坚定的信仰者……而这个男孩,可是号称神赐的圣子……

教会主力栽培的对象。」

「这种事不如外传的淫秽,这其实是基督教一种最神秘的传统仪式,唯有经

过这种仪式的男孩,才能成为真正神圣的神职人员,就如同佛教要受过三坛大戒

才能成为真正的出家人一样,你所看到的每一位神父,都是经由这种过程诞生的

。」

杏子呆呆的看着房间里头不可思议的景象,也不知看了多久,在惊讶的打击

未恢复的状况下,被信雄带回告解室。

「怎麽样……知道为什麽神父不在,而我会在告解室的原因了吧!」

「天啊……」

杏子呆滞良久,才发出感言。

「学长……你要干什麽?」

信雄脱下了裤子,露出高昂的阴茎走向杏子。

「当然是继续我们未完成的事情啊……我可还没完成强奸呢。」

「学长……不要……拜托你了……」

「只……只要不要……在这做……我……我可以用手帮……帮你……」

杏子如蚊蚋的声音说着。

信雄双手摸着杏子的雪白的大腿,想了想说:

「要不然这样,你帮我口交,只要让我射精,那我就不在这里做爱……」

信雄提出了另一种要求。

杏子挣扎了几分钟,艰难的点了点头。

信雄挺着勃起的阴茎来到杏子面前,杏子强忍着羞耻,张开小嘴含了上去。

「啊……痛……不是用咬的……」

杏子不懂得如何口交,她唯一的一次经验也是和美织所发生的,对於舔男性

的肉棒,杏子并不知道该怎麽做,因此她将肉棒含进口中时,咬痛了信雄。

「学长……对不起……」

杏子羞耻的道歉着,只是刚刚一含,口中便充满了男性的腥粟味。

「你以前没有口交过吗?」

杏子摇了摇头。

「所以,这是你的第一次?!」

杏子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的老公这麽乏味,既然这样,就让我来好好的享受你嘴巴的第一

次……你听着我的指示做……」

「杏子……来,先用舌头舔……绕着我的龟头舔……嘶……」

杏子生涩害羞的照着信雄的指示,伸出她柔媚的香舌在那火烫的龟头上舔,

有些咸、有些腥,还有很浓的雄性气息。

「喔……杏子……对,然後在由下往上舔,像舔棒棒糖那样,从我的睾丸那

舔上来……喔……你做的很好……这样舔的很舒服……嘶……」

其实杏子的技巧还不足以让信雄如此享受,大多的是调教的快感。信雄拨开

遮住杏子脸庞的散发,看着她生涩害羞,但又顺从的照着自己的指示,哪种成就

感足以弥补一切。

「用嘴含上去……不要用牙齿咬……喔……对,就是这样……边吸边用舌头

去舔龟头……喔……嘶……」

照着信雄的指示,杏子慢慢的熟悉,随着龟头在嘴中翻搅,杏子逐渐的忘记

了身在教堂,身体的火热产生了需求,嘴上吞吐的动作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