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极度淫母、欧阳雪 [2/7]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9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母女二个常常是壹丝不挂的在欧阳忠的胯下承欢,欧阳忠那条大肉棒几乎天天要在母女二个的肉洞里狂肏狠干,而每次射精的时候欧阳忠都刻意全部射到欧阳雪的骚屄里,期望女儿爲自己生壹个儿子,可是,无论欧阳忠怎样狠干都无法将肉棒捅进欧阳雪的子宫里,所以,欧阳忠肏了女儿三年,还是无法让她怀孕。

後来夫妻两个对欧阳雪的阴道进行了认真研究,才发现欧阳雪的阴道竟然有十八厘米深,而且阴道里全部都是壹片片粉红色的肉片,是传说中的“莲花宝穴”。

欧阳雪壹边回忆着,壹边用手指在自己的骚屄里抠玩着,双目轻闭,玉面潮红。

“骚货,是不是又想你爸爸的大鸡巴了?”小伟调笑的敲打着键盘。

“恩,雪儿有七年没有让男人的鸡巴肏了,真的难受啊!”

“呵呵,继续说,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爲什麽叫‘流浪狗’呢。”

欧阳雪把手指从小穴里抽出来,粉嫩的舌头舔干净上面的淫水,继续说道:“爸爸妈妈经过研究以後认爲雪儿的阴道和母狗的阴道壹样深,之後雪儿就成了壹条真正的母狗了,每次爸爸在肏我的时候都把我当母狗壹样玩,直到雪儿十九岁的时候,爸爸才用他的精子给我做了人工授精,生下了儿子小伟。七年前,爸爸妈妈由于在医学上有重大突破,就移居美国,临走的那壹夜,爸爸狠狠的干了雪儿壹夜,并且说不想带雪儿出国,不想让外国人肏雪儿的‘莲花宝穴’,要雪儿在国内寻找壹条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然後做这个大鸡巴男人的母狗,所以,雪儿就给自己起了个‘流浪狗’的名字。”

小伟这时才知道爲什麽壹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原来自己不但是妈妈的儿子,同时也是妈妈的弟弟,想到这里不由对妈妈的淫乱有种特别的兴奋,于是说:“这麽说,你真的想成爲壹只下贱淫荡的母狗咯?”

“是的,我本来就是母狗,而且是天下最漂亮最淫贱的母狗,不过,只是你这根天下无双的大鸡巴下面的骚母狗!”欧阳雪骚屄里的麻痒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了,恨不得电脑里的男人马上就过来狠狠的肏自己壹顿。

“你的骚屄真的没有别的男人肏过?”

“是的啦,除了雪儿的爸爸玩过,就没有让其他男人干过了!”

“好吧,让我看看你的‘莲花宝穴’,然後我就可以决定收不收你这只淫贱的骚母狗了!记住,要好好表现自己哦,不然,你还是只‘流浪狗’。”

欧阳雪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已经有感觉了,心里很是高兴,自然要好好的表现壹下了:“是,大鸡巴哥哥,雪儿会让你满意的。”

于是,把壹双白玉般的大腿使劲叉开对准视频头,然後,双手分开乌黑淩乱的阴毛,两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两片红肿鲜嫩的大阴唇,慢慢的拉开,壹股透明的淡黄色淫水从裂开的骚屄下面涌了出来。

“哥哥,妹妹的小骚屄好不好看?”欧阳雪对着耳麦呻吟着。

小伟大张着眼睛,喉咙里吞了口口水:“不错,‘莲花宝穴’就是这个样子吗?”

“大鸡巴哥哥,你看清楚了,雪儿要开始表演了哦,嘻嘻!”欧阳雪又用两根食指弯曲着伸进春液四溢的骚屄里,慢慢的向两边拉开。

只见壹个红嫩的肉洞渐渐的张开,欧阳雪使劲的憋住气,阴道里的红肉就向外翻出:“哥哥,看到没有,雪儿的骚屄已经翻开了,壹片片的肉块像不像莲花?

哥哥,雪儿也要看你的‘打狗棒’。”

“好。”小伟再次打开视频,站了起来,左手用力的握住肉棒,快速的撸动着。“啊,啊,好粗壮雄伟的大鸡巴,亲哥哥,雪儿要做你的母狗,雪儿要你的‘打狗棒’狠狠的惩罚骚狗屄,唔唔!”欧阳雪再次看到小伟的鸡巴,全身壹阵颤抖,浪穴深处激烈的蠕动起来,就连子宫似乎也在渴望着。

小伟也几乎要控制不住了,大龟头涨的紫红,马眼壹张壹合的,差点就要冲进妈妈的房间里,把即将喷涌而出的精液灌进眼前这副“莲花宝穴”里。

这时,耳麦里又传来妈妈的呻吟淫叫:“亲哥哥,快把你的巨棒肏到雪儿的浪屄里吧,雪儿要用这些莲花肉片包住你的‘打狗棍’,让你享受‘巨棒打狗’的快乐。”

“骚货,快点玩弄你的浪穴,我要射了,啊,贱狗。”小伟实在受不了眼前的画面了,何况面对的又是自己的亲妈妈,那种激情是平时手淫感受不到的。

此时的欧阳雪也是淫液狂流了,芳心乱跳,子宫灼热:“哥哥,你快来操我啊,呜呜,母狗的骚屄痒死啦…”

“啊,骚货妈妈,射死你,射穿你的浪屄!”小伟心里狂喊着,大手使劲在鸡巴上撸动几下,壹股白精狂喷而出,打在电脑屏幕上。

“啊,好多的豆浆啊,哥哥,雪儿要喝你的精液哦!”欧阳雪的手指在阴道里快速的抽插着,淫嘴大张,像是在接受小伟精液的洗礼。

小伟慢慢的抚摸着射精後的大鸡巴,眼睛看了壹下桌子上石英锺,便在键盘敲打着:“雪儿,我决定收下你这只‘流浪狗’了,不过,我看到你的眼角好像有条皱纹,还不够完美,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就在市内的‘深蓝’面具舞会上见,我要用精液帮你洗面,等你脸上的皱纹不在的时候,就是我肏你骚屄的时候,还有就是你下面的阴毛太杂乱了点,记得明天也要修剪整齐。”

欧阳雪激动的在耳麦里应承着:“谢谢主人,谢谢大鸡巴主人,母狗欧阳雪好高兴,雪儿再也不是‘流浪狗’了,雪儿壹定好好侍候主人,壹定会听主人的话,做壹只乖乖的贱狗。”

小伟看着妈妈的QQ名字变成了“有主的母狗”,不由心里壹笑,想象着妈妈那快乐的样子,心里充满了爱的温暖。

这壹夜,母子俩在壹墙之隔的房间里,激动的盼望着,盼望着明日的激情之夜。

壹夜无眠,欧阳雪满脑子都是那根热气腾腾,粗长雄壮的「打狗棍」,想到第壹次要和除老公以外的男人约会,就莫名的感觉紧张和兴奋,下体也壹直湿漉漉、麻痒痒的。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抚摸着如花似玉的脸庞,轻轻的叹了口气,毕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虽然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看上去只二十几岁,但是眼角还是有了壹条不太明显的皱纹。

「那人说要用精液帮我美容,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喃喃自语着,欧阳雪托起那对傲人的丰盈巨乳,摇晃着,两颗淡红色的奶头划出壹串耀眼的光彩,「哦,这对漂亮的奶子终于要让别的男人玩耍了。」眼光顺着平坦光滑的小腹向下看去,欧阳雪突然发现自己那团浓密乌黑的阴毛真的有点杂乱,「原来,男人不喜欢阴毛散乱的女人,要怎麽修剪主人才高兴呢?」呆了半晌,欧阳雪拿起吹风和梳子,边梳理着柔软黑亮的阴毛边思索:「主人没有明确的指示,那就先把它们吹柔顺再说吧。」看着顺滑的阴毛间那条红嫩微张的玉沟,欧阳雪微笑着伸手在那粒似要破土而出的肉芽上揉了几下,只感觉壹阵酥麻的味道传到大脑里,不由玉体轻颤,壹时竟不能自己。

「七年了,小骚屄忍的当真难受,谁叫你生出来就是母狗般的‘莲花穴’呢,今天就带你去见识你未来的主人吧。」欧阳雪身子靠在墙上,樱唇里呻吟着。

正当欧阳雪沈浸在无边的欲望之中时,客厅里传来儿子小伟的声音:「妈妈,我去学校啦,晚上要自习就不回家了。」欧阳雪「啊」的轻叫了壹声应道:「知道了,路上小心,记得要吃早餐哦!」「嗯,妈妈再见。」小伟想到自己即将要对自己心爱的妈妈展开淫乱的攻势,心里不禁涌出壹丝愧疚,可想到自己居然是外公和妈妈乱伦而生下来的,便也释怀不少。

今天公司要开会,欧阳雪身爲懂事长,在听取了下属的工作汇报後,自然还要对公司的未来做出决策,于是,穿上了壹套合体的小西装,小心翼翼的把吹剪得柔顺笔直的阴毛捂在三角短裤里,然後开着小车赶到公司。

忙乎了壹天,下午七点欧阳雪才回到家里,匆忙的洗了个澡,在全身上下微微的喷了点香水,又用电吹风把阴毛吹了壹遍,壹只蓝色奶罩和壹条粉色三角内裤,将她凹凸分明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套上淡紫色的连衣裙,全身散发着壹股高贵成熟女人的娇媚气质。

跑车穿行在人流如织的街道上,欧阳雪的芳心就壹直慌乱的跳动着,不知道即将见面的男人是个什麽样的人,他的肉棒真的有那麽粗长吗?想到这里,似乎子宫也欢跳起来,壹阵从来没有的悸动在四肢百骸里肆意滋长。

停好车,欧阳雪打量了壹下金碧辉煌的「深蓝」舞厅,轻盈的走了进去,刚到门口,就见迎宾小姐微笑着迎了上来:「女士,请问你喜欢什麽样的面具?」欧阳雪顺着小姐的手看去,只见壹条宽大的玻璃橱窗中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面具。

「嗯,好漂亮,就那张蝴蝶面具吧,谢谢!」欧阳雪壹脸微笑的说道。

这时舞厅里的灯光已经熄灭,娓娓的音乐随着五光十色的射灯在整个空间里摇曳起来,壹对对红男绿女戴着千奇百怪的面具在舞池里翩翩起舞,欧阳雪还从来没有到过这儿,就在壹个偏僻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欧阳雪刚刚坐下不久,正在担心没有和对方约定见面方式时候,就见壹个身材高大,略略偏瘦戴着壹个老虎面具的男人走了过来,在晃动的彩灯下,仿佛这个身影似曾相识。

「你好,雪儿小姐吗?」「嗯,请问你是……?」「呵呵,我是爲了寻找自己的‘流浪狗’来的。」小伟虽然戴着面具,而且刻意改变了壹下声音,但是心里还是有壹些忐忑。

欧阳雪芳心直跳,玉面微红,这种场合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先前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烟消云散了:「你是雪儿的主人?嘻嘻,你真的是雪儿苦苦等待的人吗?」小伟看到妈妈那小女儿般的样子,心里也是疼爱之极:「这个你等会就知道了,想不想跳支舞?」说罢,朝妈妈伸出左手。

欧阳雪心性大方,便站起身来,壹只玉手轻轻搭在小伟的手掌上。

到了这个时候,小伟也没了退路,头脑里充满了妈妈美丽饥渴的胴体,于是,左手握住妈妈的小手,右手搂住她的柳腰,壹带之下,欧阳雪脚下壹滑,「嘤咛」壹声娇哼,柔若无骨的玉体便扑在小伟的怀里。

满怀清香四溢的躯体,胸膛让妈妈那对高挺的巨乳紧紧的压住,鼻息间流淌着清雅的香水和肉体的特殊气味,小伟不由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妈妈的芊腰,下面那条渐渐苏醒的灵蛇「呼」地急挺而起。

欧阳雪侧头靠在小伟的肩上,那股熟悉的味道又飘进鼻子里,正疑惑间,两腿间壹条硬邦邦的东西猛的戳在自己的肥美之地上:「啊,唔!」,这壹下,直戳得欧阳雪小嫩穴里酥麻、酸痒难当,全身发软,整个娇躯立时软绵绵的偎在小伟的怀里,琼鼻里温热的气息瞬间在小伟的脖子上流淌起来。

「呵呵,小母狗,这麽快就忍不住了?」小伟见妈妈这幅娇柔妩媚的样子,心里大喜,不禁把她的身体抱得更紧,苏醒的大肉棒贴在妈妈肥凸的阴部上,低头吻了壹下妈妈滚烫的面颊说:「宝贝,我是不是你的主人?」「唔,你真坏,第壹次见面就这样对人家,那东西戳的人家全身都酥了!」欧阳雪娇嗔着,双腿微微张开,小腹前挺,让小伟的肉棍方便的隔着裙子在自己的浪穴上摩擦着。

小伟拥着妈妈的玉体,慢慢的转动着旋到舞池里,大肉棒急切的敲打着妈妈的下体,壹只手也拉开欧阳雪连衣裙的拉链,伸进去按在壹团软语温香的大奶子上。

「嗯嗯,主人哥哥,你好会玩女人,小母狗下面好难受啦。」欧阳雪脑海里不停的回味着这个玩弄自己的男人身上传来的熟悉气味,三角裤里的嫩穴轻微的张合着,热热的淫水悄然暗涌,似乎正顺着自己的大腿向下流淌。

小伟拿出从黄色小说中学来的手段,口、手、肉棒,上中下夹击调弄着妈妈敏感的身体,直玩得欧阳雪娇喘吁吁:「大肉棒主人,轻点玩小狗狗的奶子,痛哦。」玉面淫红,挺起丰满的胸部直往小伟手里凑过,这种痛痒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了,也难怪欧阳雪分辨不出从小伟身上发出的熟悉气味。

小伟时儿温柔的抓揉着整个乳球,时儿用力捏住柔嫩的奶头,另壹只手也不闲着的在妈妈的大屁股上抚摸着。

「不行啦,主人,雪儿站不住了,呜啊,小屄屄里痒啊,哥哥!带小母狗走,好吗?」欧阳雪双腿发软,连站也几乎站不住了。

「去哪里?」小伟的舌头这也粗鲁的钻进欧阳雪的小嘴里,勾玩着妈妈香滑的淫舌。

欧阳雪娇哼着用舌头抵出小伟的舌头,喉咙里吞咽着小伟的口水,急切的浪吟着:「雪儿是主人的小母狗,随便主人带到哪里都行,只求主人用‘打狗棒’狠狠的教训壹下母狗的骚屄。」小伟的舌头舔着妈妈眼角那丝隐约的皱纹说:「小骚货,我不是说要用精液帮你美容吗?等你眼角这条小线消失了,主人自然会把你肏上天的,哦,对了,你下面的乱草整理得怎麽样?」「主人,雪儿不知道主人喜欢什麽样的,就只好把阴毛拉直了,啊呀,主人哥哥,小狗儿浪屄里的水快要流到地上了,求主人带人家离开这里吧。」欧阳雪使劲的夹着双腿,身体在小伟的怀里颤抖着。

小伟见妈妈那痛苦的样子,心知该进行下壹步行动了,于是在她耳边道:「骚货,那就随主人走吧,主人在三楼开了壹个包厢。」说罢,牵住欧阳雪的手就向电梯走去。

欧阳雪大脑缺氧的跟着小伟来到三楼壹个包间里,推开门,小伟径直坐到宽大柔软的沙发里,对傻傻站在门口的欧阳雪道:「把门关上,让我看看你有不有做母狗的资格。」欧阳雪乖乖的看着沙发上那个从心灵里征服了自己的男人,转身把包间的门关反锁,然後凤目含情的幽幽问道:「主人,雪儿会成爲你壹条最忠实、最听话的乖母狗,保证会侍候得主人舒舒服服,不过,还要看主人的‘打狗棒’能不能征服母狗的‘莲花宝穴’哦,嘻嘻。」小伟看到妈妈那小女孩般的容貌、淫妇般的骚样,真是恨不得将她就地正法,强按住心头欲火,擡起屁股,飞速的脱下裤子,伸手握住已经壹柱擎天的大鸡巴,摇晃着说:「小母狗,让你看看主人的‘打狗棒’是不是足够降伏你的骚屄?」欧阳雪再次看到自己幻想中巨棒,双眼不由死死的盯住那条幻化着无尽诱惑的神抢,芳心狂跳,壹对大奶激动的起伏着,骚屄里忍耐不住又是壹热,两条玉腿不经壹软跪在地上,双手也撑在地上,粉嫩的香舌舔着樱唇,慢慢的向小伟爬去,好壹副淫绝人环的骚媚样子。

小伟没想到妈妈壹见到自己的肉棒就这麽快进入了角色,便淫笑壹声:「真是条骚母狗啊,等等,那有戴面具母狗还穿衣服的呢?呵呵。」「嗯,是雪儿母狗错啦!」欧阳雪闻听赶紧直起上身,取下蝴蝶面具,脱下连衣裙,仅穿着奶罩和三角短裤紧忙的爬到小伟的双腿间。

如捧至宝般,欧阳雪双手握住了小伟的肉枪,深深的吸了口气,便将滚烫绯红的玉面紧贴在同样滚烫的大鸡巴上:「呜呜,亲亲的大鸡巴啊,今天终于让雪儿遇到你了,雪儿还以爲今生今世再也没有鸡巴能肏进自己的‘莲花穴’了,主人,谢谢你,谢谢主人。」想到自己这七年的苦熬,欧阳雪不禁喜极而泣,凤目中珠泪如雨,点点滴在小伟的大肉棒上。

小伟看到妈妈如此悲喜的样子,心里竟然愧然之极,心道:「原来妈妈竟忍得这般辛苦,七年了,对于妈妈这样壹个健康成熟而又性欲旺盛的女人,真不知道她这麽熬过来的。」于是痛惜的伸手抚摸着妈妈梨花带雨的脸颊说:「雪儿,从今以後,你再也不会孤独了,我定会让你享受人生的快乐和美妙。」听了小伟的这句话,突然之间,欧阳雪全身壹抖,本来眼前这根大鸡巴那极爲熟悉的气味,就已经让自己迷茫不已了,而听了小伟这句话,不由自主的擡起头来,向小伟戴着面具的脸上看去。

「糟糕,我这麽忘记掩饰自己的声音了?」小伟看到妈妈的异样,赶紧站起身来,把粗长的大鸡巴顶住妈妈的小嘴边,压低声音说:「小母狗,快点舔主人的‘打狗棒’,壹会就可以用精液帮你洗面美容了。」欧阳雪心里正奇怪这个男人的全身的气味怎麽和儿子小伟那样相似,却见眼前那条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大鸡巴,涨红着粗壮的大龟头在自己的小淫嘴边扫来扫去的,不由春心荡漾,两片红唇不自觉的张了开来,轻轻的含住龟头,香舌在马眼上舔抵着,壹双小手犹自在粗大的棍身上撸动,媚眼往上看去,似要透过面具看真眼前调教自己的男人。

小伟见妈妈看向自己,心虚的双手按住妈妈的头,大鸡巴微壹用力,三分之壹的肉棒边捅进了欧阳雪的小嘴里。

「咳…咳…」冷不防让这麽大壹根肉棍捅进嘴里,几乎要顶到喉咙里了,欧阳雪的眼泪都被顶出来了,慌忙用小手紧紧握住大鸡巴拉了出来:「主人,你的大鸡巴太长太粗啦,都要捅穿人家的嘴巴啦。」小伟低头看着妈妈你对雪白的大奶子,想起书上说打奶炮的滋味,于是说:「好吧,今天就不肏你的淫嘴啦,先让主人用你大骚奶打壹炮再说。」「嗯,亲亲的大鸡巴主人,母狗上面的骚嘴儿也好痒,还是先让母狗过过嘴瘾吧。」说着,欧阳雪已经偏头伸到小伟的胯下,舌头在那两粒圆鼓鼓的卵蛋上舔允起来,慢慢的向下面舔去。

「停,不要往下舔了,那里脏,我等会还要在你的淫嘴里灌浆呢!」小伟感觉妈妈吗的舌头已经要舔到自己的屁眼了。

「主人,雪儿是你母狗性奴隶,爲主人舔屁眼是应该的啦。」欧阳雪娇浪的淫叫着,双手轻轻的扳开了小伟的屁股肉,只见在小伟的右边屁股内侧,果然看到壹个黄豆大的胎记,这壹下,欧阳雪心里完全明白了,这个男人其实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