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第一夜?圣洁人妻?性戏沈沦 [3/11] –

2019-06-09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噢……」

强烈的性感让杏子的喘息越来越急促。

此时,美织的舌头在乳房下缘由下往乳头舔。

「啊……」

手掌由下上托包住丰满的乳房,舌头在勃起的乳头上舔画着圈。另一手手指

捏弄着另一头的乳头。

「噢……啊……」

强烈的性感让杏子呻吟的频率越来越频繁,美织将杏子的乳头含住吸吮,又

用舌头舔拨,杏子扭动着下半身,呼吸感到越来越困难。

美织的手离开了乳房,来到保持良好的纤腰。

「嗯……」

美织的舌头逐渐的往下移动。

有着信雄强奸的经验,杏子意识到接下来可能的动作。

「不要……。」杏子没有说出口。

美织的舌头来到了肚脐眼,并有逐渐往下的意愿。

「这是一场游戏。」杏子催眠着自己。

美织吻到了浓密的耻毛,并往那耻丘移动。

「这不是同性罪恶的淫乱,这是姐妹间的嬉戏。」杏子欺骗着自己。

杏子罪恶感的紧张中却又带着期待。

「噢……」

舌头在阴核上舔了一下。

啾……。

那是手指钻进耻穴的声音。

滋噜……。

那是手指和舌头在耻穴里搅动的声音。

杏子的身体已经拱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唔……噢……啊……啊……」

强烈的快感让杏子再也无法忍耐,接连的发出啜泣般快感的呻吟,下半身随

着杏子波浪般的起伏。

美织手指退出了耻穴,掐住了突起的阴核,捏了一下。

「啊啊……」

杏子剧烈的颤抖,妹妹的手不断的在大腿上来回爱抚,耻丘的快感让杏子大

腿时开时合、时曲时伸。

美织颇为了解同性间的性感带,也知道女性心理的需求,在爱抚的部位、刺

激的力道、和舔弄的深浅都让杏子变得疯狂。

「噢噢……啊啊啊……」

一阵高亢的呻吟,杏子剧烈的痉挛,性感累积到极点,高潮如潮水般袭来。

「姐,你好敏感,泄的真多……」

耻丘、耻毛、鼠蹊部、臀肉都沾满了湿淋的汁液。

「妹妹,你怎麽会这些方法的……」

杏子就算不问,她也清楚肯定是信雄所教。

「我是学信雄哥的,他比我还要会弄,每次光是前戏都让我泄好几次……」

美织又在「炫耀」她的「性福」。

「对了,姐,你要不要看……」

「看什麽?」

「影片。」

「什麽影片?」

杏子被勾起了好奇心。

「嘻嘻……你看就知道。」

美织从她包包里拿出一片光碟,放进了播放器里,没多久电视上跑出一个拍

摄的镜头。

镜头里女方坐在椅子上,双手被绑在脚踝,双腿大开成M字面对着镜头,一

个男人的头正在胯下耸动。

「啊……老公……啊啊……」

发出呻吟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妹妹,美织。

「这……」杏子胀红着脸,惊讶的问着。

「这是我和信雄哥自拍影片。」

「你们怎麽可以拍这个东西。」

「又没有什麽!只是拍好玩罢了……」

杏子一时间无法接收这样的观念,但眼球却停留在电视上没有离开。

「啊……老公……不行了……又要……啊……」

画面中就在美织正快要高潮时,信雄却将头给移了开来。

失去了下体的快感,美织扭动着腰。

「老公……我要……」

那娇媚的声音连杏子都有些意动,想成全妹妹达到高潮。

「你叫错了,要叫我主人……。」

「老公……主人……我要……给织奴高潮……这样吊着……好空虚……」

「这才像话……」

随着画面中信雄的答应,在手口并用下,美织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

「信雄哥每次都喜欢要我叫他主人,而我是性奴隶……」

「你们很变态……」

虽然这样说,杏子却想继续看下去。

美织被信雄要求着像小狗般趴着,信雄则从後面捧着美织的屁股猛烈的抽插

着。

「啊啊啊……好舒服……老公……你好厉害……」

「美织宝贝……老公的肉棒弄得你爽不爽啊……」

「肉棒弄的……穴穴好爽……啊啊……」

场景里的两人从後背位到站立位、从侧位换到骑乘位、从椅子走到床边、又

从床头干到床尾。

杏子看的脸红心跳,她不由自主想起当日被信雄强奸的情景,并将自己带进

了影片里头的角色,那坚硬的肉棒、高超的技巧、持久的耐力让杏子看的全身燥

热。

当影片结束,信雄剧烈耸动着臀部,将精液内射进美织体内时,杏子也回想

起被强奸内射的那一刹那,全身火烫发软。

「姐,你下面好湿……你心动了……」

杏子首次没有反驳美织,脑海里满是淫慾的画面。

「其实我看得也想要了,姐,我们换个姿势再来……」

美织再次与杏子的身体交叠,不过这次形成了六九式。

美织并不期待保守的姐姐会主动舔自己的肉壶,她这麽做只是让自己能磨蹭

自己和姐姐的乳房。

杏子被影片轰炸的紊乱,妹妹湿淋的肉壶已经展在眼前。

影片中虽然也有拍到美织的耻穴,但却没有现在来得清晰。

杏子从未那麽的仔细看过妹妹的肉壶,同为姐妹的美织耻毛没有杏子来得茂

密蓬杂,稀疏的和耻丘成一长条状。

略显暗红的肉唇彰显着信雄几年来努力的成果,杏子第二次忍不住的生出一

丝嫉妒。

「这样的肉唇颜色原本应该是属於我的。」杏子首次冒出这个奇怪的念头。

彷佛是想报复,杏子也伸出舌头往妹妹的耻穴上舔。

「噢……姐姐……」

美织对於杏子的举动感到惊喜,她更为卖力的去舔着姐姐的阴核。

「噢……啊啊……」

「姐,你又泄了……」

美织将手指伸进了耻穴,感受高潮时阴道的紧缩。

「噢……姐姐……太好了……噢……」

杏子抛下一切道德的禁锢,舌头钻进了妹妹的肉壶里。

美织不甘示弱的反击,手指的数量更增加到了两根。

杏子开始有样学样,美织怎麽对她,她便怎麽回击。

杏子感觉自己体内有股炽热的慾火,必须这样发泄。

经验终究不敌美织,在美织达到第一次高潮时,杏子高潮的次数已经记不得

了。

「姐,怎麽样,是不是很舒服,有没有满足了些……」

杏子喉咙乾哑,几次的高潮几乎让她快崩溃,全身瘫软在床上,一动也不想

动。

美织双手抱住杏子,亲密的躺在杏子胸前,就像学生时代那样。

「姐,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好色饥渴……」

杏子害羞的举起手,拍了下美织的头。

「叫你乱说话,怎麽可以这样说你姐……」

美织吐了舌头笑了笑,尽管是27岁的人妻,在姐姐面前人忍不住的装可爱

撒娇。

姐妹俩互拥着享受着温馨。

「妹妹,你哪时候有同性恋倾向的……」

「哪有,那是为了满足深宫怨妇般的姐姐才这样做的……」

「你讨打……」

姐妹俩调笑着追逐了一阵,美织突然冒出一句:

「姐,我让信雄哥来满足你好不好?」

「你说什麽?!」

杏子脑筋转不过来,震惊的问着美织。

「我说,我让信雄哥来满足你,和你做爱好不好?」

「你让我去偷汉子?你让我去乱伦?你让我去背叛主,去做那种下地狱的下

流事?」杏子连问了三个问题,语气一次比一次激动。

刚才的性幻想是一回事,甚至被强奸高潮又是一回事,但那跟主动出轨是不

能相提并论的。宗教和道德的约束让杏子无法接受美织的提议。

「……」

「但是姐夫没办法满足你不是吗?你难道就要这样放弃身为一个女人所能拥

有的美好吗?更何况……他当初本来就应该是属於你的。」

美织反问的说服着杏子,但最後一句却突然小声了下来,对於当年姐姐的「

礼让」,也是美织的一个心病。

「就为了性慾你叫我去做这些下流事?」

「姐,这不下流,这是身为一个女人应该嚐到的享受。」

「你这是叫我乱伦!」

杏子的语气严厉激动。

「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你疯了!」杏子的口气开始有些歇斯底里。

不行,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作法,我必须坚守这神赐福过婚姻,我要坚贞的守

着这段婚姻,我不能有半点退缩。尽管……那感觉是多麽无比美妙。

杏子用激烈的情绪和洗脑式的宗教说词说服着自己,但那野兽般雄性的激情

、那花样百出的姿势,美织和学长夫妻俩人的作爱画面却在杏子脑中挥之不去。

「姐,我没疯,我只是不想看我最爱的姐姐这辈子享受不到身为女人最大的

快乐。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

出门前,美织回头如蚊子般细声的说:「姐,对不起。」

这天上午,杏子走进一间教堂,这并不是大教堂,在非假日时候,显得有些

冷清。

杏子心中迷茫痛苦,悖离宗教和情慾的折磨让杏子需要告解。害怕平常熟悉

的教堂遇到熟人,因此找了一处相对陌生的教堂。

坐在告解室的椅子上,美织的心感到忐忑,复杂的情绪不知从何说起。

「神父……」

「亲爱的孩子,你有什麽困扰吗?」

「神父,我有罪。」杏子羞愧的说。

「这世上的人都有罪,重点是他们懂不懂的信仰主,祈求主的原谅。」

「神父,我被强暴了……。」杏子感觉到自己的声音说的很艰难。

「……,噢~主啊,请原谅这位迷途的孩子吧!」

在告解墙的後面,一阵沈默後,接着而来的是神父带着惊讶悲悯的语气。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将这事情告诉我,相信主会指引你一条正确的道路

……」

因为隔着一道墙,杏子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样,神父,我好痛苦。」杏子倾吐出了自己的痛苦後,心

里仍是有些羞耻。

「……,你觉得那位学长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

尽管觉得神父的问题很奇怪,但杏子仍然回答了。

「那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很好,尽管他对我做出这样的事,但是我却恨不了他。」

「你喜欢他吗?」

「……」对於这个问题,杏子说不出口,但还是羞耻的点了点头。

「他和你丈夫之间,你比较喜欢谁?」

「我爱我丈夫……」

这样的答案声音小到连杏子自己都听不清楚。事实上,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妹

妹爱上信雄,当初杏子就会答应了信雄的追求。

「他有带给你高潮吗?」

「……」

「喜欢和他做爱吗?」

「……」

「你还会想去找他吗?」

「……」

「他让你高潮几次?你想起他会不会自慰?他的阴茎大你老公多少?他的阴

茎好不好吃?」

「……」

「……」

面对越来越离谱,越来越露骨的问题,杏子感觉到了不对劲,就在杏子想离

开时,告解室里头的门打开了,那扇门走出来的原本应该是神父,但杏子却看到

一个熟悉的脸孔。

「学长!」杏子惊讶的叫出声来。

一副正经西装领带的信雄,出现在杏子面前。

「嘿嘿……没想到是我吧!我和这间教堂的神父是好朋友,所以偶尔会跑来

这当一日神父,没想到会遇到杏子你啊。」

「不……」杏子感觉到脑袋一片混沌,她竟然在信雄面前仔细的说出自己被

他强暴的过程。

「不过如果不是这麽碰巧,我也不会知道……原来杏子你……也对我有意思

,要不然怎麽细节记的那麽清楚。」

「不……不是的……」

慌乱的杏子想赶紧离开,信雄一把抓住,将杏子拖进了神父坐的告解室。

「如果你没有喜欢我,对我没感觉,那你又怎麽会感到痛苦,刚刚为什麽不

能坚定的否认……」

信雄的话像刀一般划破杏子想掩盖的遮羞布。

「……」

信雄霸道的亲吻杏子的双唇,趁着杏子还没反应过来,舌头伸进杏子的小嘴

里翻搅。

成熟男人的气息喷在自己的脸上,舌头让信雄的大舌拨弄着,杏子反抗不了

多久便意乱情迷。

「嗯……」

杏子从高挺的俏鼻发出一声沈重的喘息。

「杏子,我要在这里强奸你……」

信雄在杏子的耳边吹气说着。

「不……不要……」

杏子拒绝着,但声音轻细,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信雄继续吻着杏子,贪婪的吸吮着杏子的香舌,汲取着她甘美的唾液。牙龈

、上颚、舌下、口腔壁,信雄灵巧的大舌光临过杏子口腔里的每一个角落,带给

杏子阵阵轻细酥痒的奇特快感。

妹妹的亲吻温柔细腻,信雄的亲吻同样的温柔细腻外,更多了男人征服的霸

道,比较起丈夫单调的吻技,想起来便索然无味。

「不!我怎麽能这样想,他是要陪伴我一生的丈夫。」

当杏子发觉自己对丈夫的吻技感到失望时,杏子在心里头企图说服自己,并

努力的想排挤掉这不贞的念头。

「嗯……哼……」

随着信雄纯熟的吻技,杏子非但没有丢弃不贞的念头,反而更加强烈了。

杏子拼着保持理智,将信雄推开。

「杏子,今天我要在这里得到你……」

信雄像野兽般解开自己的领带,眼神充满了炽热的情慾。

「学长不要!这里是教堂……」

杏子摇着头,慌乱的她忘记了逃跑,一昧的哀求着信雄能良心发现。

信雄用解开的领带将杏子的右手右脚绑在一起,中途杏子企图抵抗,但却没

有任何效果。

杏子穿的是及膝的白色洋裙,由於一手被臂绑住,里头的内裤很轻易的便被

信雄给脱了下来,卷曲成条状内裤挂在右脚雪白的脚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