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激情 > 正文

寡妇,珍和她的孩子们 [1/7]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13 20:5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第一章

珍:

珍·辛德是个寡妇。她的丈夫,山姆,在五年前过世,而珍一直没有找到一

个可以与他相比的男人。他们从结婚前就彼此相爱,直到山姆发生车祸的那天。

那场意外珍从不刻意回想,虽然那总令她在闲暇时突然感到一阵哀伤。山姆

死後他们靠着珍的工作及保险金过着不富裕,但够舒适的生活。

现在她已经年逾三十五岁了,但没人会认为她超过三十岁。她的D罩杯胸部

仍然坚挺,而臀部漂亮地从完美的腰身中延伸而出优美的线条。奉行着新世纪饮

食(吃素跟节食)以及与孩子们的游泳嗜好让她保持着健美的身材。无论从任何

角度看,她都是每个女人的标准模范。

她有一对漂亮的双胞胎以及小儿子史派可,她非常珍惜,疼爱他们。然而,

他们无法取代这个家里男主人的地位。珍仍然常常约会,只是,她总是一再地对

对方失望——她就是找不到跟山姆一样好的男人。 (漩舞:「有时,这只是太过

怀念失去的人而产生的偏见…」)

珍在镇上唯一的交心挚友是从大学时代就认识的好朋友——克里斯塔·里菲

特。一个跟她有同样处境的寡妇。跟珍一样,她也有两个男孩以及一个女儿。他

们有时会用一天的时间在沙滩上玩,或者到郊区或森林野餐,不过其实这并不常

发生,因为他们刚好住在镇的两头。 (漩舞:「也就是说,珍的双胞胎其实是异

卵双胞胎,一男一女。依後文判断他们比较适合做姊弟,所以我就直接把他们当

姊弟设定。 」)

珍及克里斯塔一周至少共进一次午餐,谈谈天,聊聊八卦,以及抱怨单身生

活让她们丧失了多少性生活。她们都说该趁早找个男人,但彼此都不见任何进展

——开始固定於某种生活是件可怕的事。

从前珍跟山姆的性生活倒是十分精采。就算三个孩子都在家,他们还是会想

办法找时间炒饭。有时候,珍在晚上时闭上眼睛,仍然可以回忆起他的肉棒在她

的花穴中抽送的感觉,以及热腾腾的精液注满阴道的快感。她依然怀念着山姆肉

棒的质感以及他灵巧的舌头在她的小穴中拨弄舔舐,湿热的摩擦。无数个夜晚,

她用自己的手指激烈地手淫,幻想着山姆依旧在她身旁。

有一天的早上,珍发现史派可的内裤上沾满了精液。应该是做了很棒的淫梦

吧?她笑着幻想小儿子用手激烈地手淫的画面。她知道他一定很享受这个经验。

珍把内裤拿近自己的鼻子享受着那味道——气味跟行动一样地让她兴奋。珍

的花蜜开始从花瓣中流出,她颤抖的手扯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後用儿子湿湿的精

液内裤摩擦已然兴奋的阴户,惊讶地发现她竟然这麽快就达到了高潮!

她拿着史派可的内裤不停地自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双腿发软差点跪

倒在地上才让理智制止了自己淫荡的行为。

一开始珍对於她发现自己幻想着儿子们与自己做爱的频率竟然跟山姆一样而

感到愧疚——「大部分的幻想是跟史派可而不是大儿子乔,虽然乔也曾在幻想中

与她做爱,她也曾想过吸吮他的肉棒。 」但她很快地克服了这心理障碍——因为

这真是太美妙了。她修过心理学,知道人的慾望有时候是难以克制的一件事,只

要她只是在暗地里,或自己的房间发泄,就没人会受到伤害——就算幻想着同时

跟两个儿子做爱,那又有什麽关系呢?反正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爱莉丝:

爱莉丝在一年前有了初潮的体验,但她对两兄弟的阴茎的兴趣倒是早几年就

开始了。在妈妈还会同时洗他们三人的身体时,她就开始想玩玩看了。

她回想起自己每次玩他们阴茎的经验,那真是令爱莉丝沮丧。珍总是温柔地

制止她说,这是很不雅的行为。她甚至想起了有一次,她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试

着玩了双胞胎弟弟乔的阴茎。它在她手中变大真是件有趣的事。

随着时光的流逝,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一开始,当她不能继续跟她的兄弟一

起洗澡时,他们并不会把浴室的门关上。她会假装只是在外头等待,然後偷看他

们尿尿的样子。她喜欢看他们把最後几滴尿液甩乾时,阴茎稍微变大的情形,她

觉得,它们就像当时她玩弄乔的肉棒一样地变硬,真是有趣极了。

十岁的时候,她从学校的女孩们学到了更多的「知识」,她知道了阴茎就是

「肉棒」,而且男生会对他们的肉棒做有意思的事。不过,那时男孩们已经懂得

把浴室的门关上,所以她只能透过钥匙的小孔偷看他们上厕所的样子。

那真是好玩,男孩们那时似乎会多搓揉他们的肉棒几下。而且它们变大,变

硬的频率高多了!女孩们对她说当小弟弟被摩擦时,男生会觉得很舒服。她知道

当她自慰摩擦自己的小妹妹时会觉得很舒服。她好奇男孩们搓揉肉棒时是不是跟

她摩擦肉穴时感到一样的舒服。

晚上,爱莉丝躺在床上一边幻想着用手握着乔的肉棒一边摩擦着自己的小穴。

那让她觉得那次的手淫格外地舒服。

刚过十一岁的一天夜里,她的手指感到一阵湿。她打开了台灯,鲜血让她吓

了一跳。她的妈妈告诉她有关月经的事,而她跟妈妈倾诉了些她的问题。

珍用了很多比学校的女孩们更恰当许多的词句告诉了她性教育的知识。珍甚

至告诉了她一些更进阶的东西,而爱莉丝最後才搞清楚原来妈妈要说的就是操穴。

爱莉丝很仔细地听着,并且发现原来一些她本来不相信,女孩们告诉她的事,

都是真的。

小宝宝是经由做爱而产生的。 (虽然爱莉丝更喜欢操穴之类的字眼。)性在

适当的时机不但不是件该害羞的事,而且会让你觉得很舒服。最好在坠入情网并

结婚後再享受它。

爱莉丝才不想等到结婚呢,那听起来像永远一样。她现在就对肉棒有浓厚的

兴趣,而且,用手指插穴的时候明明就很舒服。如果男生用肉棒插穴会更快乐吗?

她很想知道乔的肉棒在她的蜜穴中抽插会是怎样的感觉。

爱莉丝在数周後总是想着乔的肉棒手淫。某夜里,她感到自己的蜜穴紧缩住

自己的手指,而且有种真的真的很爽的感觉刺激着全身,使得她浑身颤抖。那比

之前的任何一次手淫都要来得舒服。爱莉丝想着,那一定就是妈妈曾经说过的高

潮! (学校的女生们则说那就是「泄了」。)好色的爱莉丝让自己在那个晚上舒

服地泄了两次。

大约体验高潮的一个月後,爱莉丝发现乔改变了他的习惯。乔在每次从学校

回家之後都会花比以前更多的时间在浴室里。爱莉丝把史派可送出门让他去外头

玩後正巧可以赶到浴室的门口,从钥匙孔中偷看乔的举动。他会脱下他的长裤及

内裤直到脚踝,然後用手握着他的肉棒上下搓揉几次,直到它完全变硬。爱莉丝

会在那时将手伸到自己的内裤中开始摩擦自己的小穴。

乔的肉棒要比以前来得大得多。他会坐到马桶盖上,吐口水到手上,然後继

续上下搓揉。乔总会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肉棒带来的快感,他的手上下摩擦的速度

越来越快,接着像爱莉丝在高潮前一样深深地呼吸。

马上,白色的液体从肉棒的顶端喷洒而出,它们大多落在浴缸的边缘——爱

莉丝知道白色的液体就是制造宝宝的物质。她在门外随着精液的喷洒一同达到了

高潮,爱液顺着手指滴到了内裤上头。

乔会用浴室的卫生纸把白色的液体擦乾净,然後穿上内裤。爱莉丝则会飞快

地回自己的房间,等乔下楼之後再回到浴室中。她喜欢找乔漏了擦,落在浴缸中

的新鲜精液。爱莉丝会先用它们沾湿手指,用力地用鼻子闻,然後回自己的房里,

用乔的精液擦在自己的小穴上,混着自己的爱液手淫。她会不停地用手指操着小

穴直到数次高潮,全身酥软为止。

在第一次发现乔的自慰模式後,爱莉丝就从不错失能拿乔的精液手淫的机会。

有次乔忘了将精液清掉,她从浴缸上抹了一摊浓浓的精液在手上,闻着它们

的味道。她伸出可爱的舌头舔着双胞胎弟弟的精液。那真是好玩,她觉得她喜欢

精液吃起来的味道。等不及回自己的房里,爱莉丝就在浴室中用沾满精液的手指

纵情地插着自己未成熟的小穴……

乔:

乔是全家最保守的小孩。大约在爱莉丝第一次月事後一个月,他在梦里带着

奇妙的感觉醒来,然後发现睡裤湿了一大片。他知道那不是尿床,乔冷静地把被

子掀开,脱下了裤子。他看着自己的阳具。现在看起来软软的,但他最近总是觉

得它常常变硬。有其他人在身边时勃起总是让他觉得很困扰。不过,它现在看起

来软趴趴而且湿湿的…这一定就是男孩们在学校说的精液,或叫…「洨」。哇喔!

他刚刚射精了!

他的手指握住了还湿答答的小肉棒上下搓揉,而它很快地变大,变硬了起来。

感觉真棒。他持续地用手抚慰自己的阴茎直到一种彷佛是解放的感觉从肉棒

冲到脑袋,从未有的感觉随着白色的液体喷洒而出,乔感到自己的臀部同时紧缩

着。

呼,那一定是更多的精液。他的身体轻微地颤抖,舒服的感觉遍布全身。

有天他正在浴室手淫的时候,史派可从外头冲了进来。乔被吓了一大跳,并

且生气地对他的小弟大吼大叫。虽然他马上就觉得对史派可十分抱歉,毕竟他根

本不是故意的,但乔因为找不到藉口可以顺利地脱逃出那窘境,所以只好抿着嘴

而对满脸哭样的史派可什麽都不说,让弟弟低着头走出浴室。

有了在浴室中自慰的习惯好一阵子後,乔才发现只要史派可不在家,爱莉丝

就会随着他走出浴室之後进去浴室。他也还记得跟爱莉丝一起洗澡的时光,而且

他记得他的姊姊曾经用手玩弄着他的阳具直到它变硬。现在他的肉棒要比以前大

得多了,而他暗自希望爱莉丝能再跟他玩肉棒的游戏。他知道那是肮脏的想法,

但他不禁好奇爱莉丝是否也有成熟的变化,她的月经来了吗?

有天,史派可在放学後待在朋友的家里玩,乔抓住了机会从钥匙孔中偷看爱

莉丝回到浴室中的样子。他想知道爱莉丝是不是像他一样有了不同的变化。乔兴

奋到忘了把浴室的精液清乾净就离开浴室假装下楼。当他一听到浴室的门关上的

声音,就悄悄地回到浴室前把眼睛盯在钥匙孔上

爱莉丝的确不一样了。他看着她脱下牛仔裤,拉下粉红色的内裤。爱莉丝的

股间已经长着比他还多的细毛。他惊讶地看着爱莉丝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外阴

部——她正在对她的小穴做那种他对肉棒做的事!在他的保守观念里,女孩不应

该做这种事才对!

接下来的画面更让他吃惊。他看见姊姊的手指抹了大量的精液——那些正是

他刚刚才从肉棒中射出来的。她似乎陶醉地闻着它的味道,还伸出舌尖舔它们。

姊姊正在吃他的洨!乔不敢置信,她怎麽能做这麽下流的事?

肮脏归肮脏,亲姊姊舔掉手指上浓郁精液的画面还是让他的阳具硬得发疼。

乔透过裤子用力地摩擦自己的肉棒。

爱莉丝舔掉了些精液後,又从浴缸边沾了些,然後开始摩擦她的小穴。乔的

肉棒用力地抵着裤子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但死盯着姊姊的一举一动使得他

手忙脚乱。爱莉丝坐到椅子上,开始上下摩擦那美丽的花瓣,接着伸出两根手指

缓缓地插入其中。她真是太美了!乔终於把拉链拉了下来,老练地用口水当润滑

剂,开始用力地用手指做着活塞运动。爱莉丝跟他一样在高潮前全身颤抖,唯一

的不同是并没有什麽液体从她的小穴中喷射出来——而他则将精液不受控制地射

在门上。

史派可:

史派可再五个月後就十二岁了。这天他在半夜中醒来,觉得很舒服的同时感

到下体湿答答的。他以为自己竟然尿了床,但他甚至想不起来他上次尿床是什麽

时候,而且,那滑滑黏黏的感觉一点都不像尿水,倒是有点像冬天冻伤时妈妈会

涂在他手上的软膏。

史派可想着,无论如何,他都得起床换条内裤才行。

史派可隐约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个很有趣的梦,好像有个女孩在梦里,但他一

点都想不起来详细的内容。他的肉棒现在还是觉得很舒服,像是它变硬时再继续

搓揉之後的感觉。不过,之前从来不曾流出任何东西。史派可男生们说过射精。

他知道做爱时会射精,而且那应该十分舒服。男生们也说过可以靠手淫射精。

不管怎样,他的肉棒又勃起了,他注意地瞧了瞧,发现它比印像中的要大了

些。

他知道男生的肉棒在某个时期会长得很快。哥哥乔比他大一岁,他的肉棒之

前还跟史派可的差不多大,但现在要大多了。上次他才因为莽撞地闯进乔在的浴

室而看到他的肉棒,而且,他还被乔边怒吼边赶了出来。那表示乔开始会射精了

吗?现在他的肉棒也开始变大了,那表示自己也能开始射精了吗?史派可歪着头

想着——好像没法子知道呢。

赤手摩擦的肉棒有点不舒服,所以他用了一点口水然後开始对肉棒作手指运

动。那感觉的确很好。突然他感到一股悸动从肉棒传到心里,白色的液体从他的

龟头洒出,而他从未感受过这种滋味。大部分的液体都挥洒飞舞在空中,有些则

顺着秘孔流到了手指上。

哇喔!他知道了他以後都能握着肉棒自慰,这感觉真是棒透了。他观察自己

的肉棒在射出後迅速地变软。真有趣,但他十分地困了,简单地清理过地板上的

精液後,史派可又再度回到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他量了量小弟弟的长度。他先让肉棒变硬,然後发现它大概快六

公分长。他记得上次,大约一个月前的测量结果只有五公分。它真的在长大!他

仔细地观察肉茎根部,有几根细毛开始在长。史派可非常地兴奋——他长大了!

他只有一百四十七公分高,四十公斤重,但他已经有了阴毛而且会射精。为

了庆祝他学会自慰,史派可让肉棒感觉十分十分的爽,然後欣赏着精液在空中划

过帅气的轨道後洒落地面。

那天之後,他就养成了个习惯。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厕所去尿尿,

手淫,打一炮到马桶中。晚上他会把手洗乾净之後再自慰一次。他喜欢看精液从

尿道孔射出,有时候,他晚上甚至还会再做个淫梦,以至於把被子弄湿。好几次,

他在学校里不由自主地勃起,只好跑到男生厕所中把恼人的精液射出体外;有时

候则是在家中,那会比较好处理,只要到浴室中解决就行了。

史派可持续着这习惯三个多月,他现在约有一百五十公分,四十二公斤了。

不过最大的改变还是他的肉棒,三个月已经让它长到了十公分,而根部已经

有了数不清的阴毛。

他会特别注意男生们说的事,但他不确定是否每件事都是真的。当然了,他

知道他的肉棒可以插进像爱莉丝下面的小狭缝中。他知道爱莉丝的狭缝也比以前

要大了,而且上面也长了很多细毛,最近他才因爱莉丝洗澡时忘了关门而偷看到

她的下面。男生们叫小狭缝「小穴」,把肉棒插进去就叫操穴。

他们说有些女孩会吸吮你的肉棒,那叫做吹喇叭。他不相信有谁会吸一根肉

棒而且还把精液吃进嘴里。就算其他的男生们信誓旦旦地好像真有其事,但他还

是觉得他们在唬烂。男生们还说反过来男生舔女生的肉穴就叫做品玉,那听起来

也很愚蠢——要他去舔女生的下面还不如叫他去舔她们的屁眼算了。

一开始只是玩着射精,看精液能喷射多远的游戏史派可就满足了,但最近他

闭上眼睛享受着手淫的感觉时却总是幻想着另一个女孩的小穴,他希望能知道插

入女孩的穴中是什麽滋味。这幻想让他手淫的感觉更加地美妙。他也开始幻想有

个漂亮女孩跪在地上吸吮着他的肉棒。他知道这不会发生(至少最近不会),但

他还是喜欢这主意,那跟幻想操女生的小穴让他一样地快乐。

女孩们会开始产生性徵——就像爱莉丝一样。他现在觉得有点难为情,因为

他知道不能对姊姊像以前一样地亲密。当他的性幻想中有着自己的妈妈,那让他

更加地难为情——这真是糟透了。不过,话又说了回来,这并不让足以阻止他让

爱莉丝或妈妈出现在性幻想中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