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妈妈小柔、後母和我的故事 [3/5]

2019-06-08 10:0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三)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怀里的妈妈已经不在,我赤裸着身体下床,听到厨房

里有声音,我来到厨房,妈妈已经换上了衣服,是另一件我没见过的蕾丝睡衣,依然可以看见睡衣里面另一

件窄小的粉红色三角裤,妈妈转过身来。

「俊,你醒了,吃点东西吧!」

「妈,你真的好美啊!」我一手接过她的三明治,一手搂着她的腰说。

「嗯…只给你看喔!」妈妈像个顽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说。

我掀起妈妈的睡衣,想仔细看看这件粉红色的半透明三角裤,好小的一件,两边只是用一根丝带系着,中间

的部份只盖住了重要的部位,浓密的阴毛从三角裤的边缘蔓延出来,我不禁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它。

「喜欢吗?」

「妈,我很喜欢,好漂亮,好性感。」说着的的手伸进了三角裤里面,整个手掌贴着妈妈的阴户,抚弄着阴毛。

「妈,你的毛好柔软,摸起来好舒服。」我用中指顺着妈妈的裂缝来回搓揉。

「嗯…..啊…..俊….先吃吧….吃饱了….妈…再给你….给你干…..我今晚…..要让你完全的享受

妈妈的身体…..嗯….」

「妈,那你呢?吃饱了没有?」

「妈吃过了,不过…..妈还想吃…..」

我把吃了几口的三明治递给妈妈。

「不要,我不要吃这个,我要….我要吃…你的…」妈细声的说着,然後伸手握着我又勃起的阳具。

「妈…好,让我先舔舔你的小穴。」我放下三明治抱起妈妈,让她坐在流理台上。

我低下头靠近妈妈的阴户,那里已经又是淫水泛滥了,我没有脱下三角裤,就隔着这薄薄的一层,我开始舔

弄小穴的部位。

「喔…..嗯…..亲….亲爱的….好….」

我翻开粉红色的三角裤,将舌头伸进的妈妈的阴唇。

「啊……嗯…..哥哥….小丈夫…..妈好幸福….好舒服…..再进去…再进去一点…..」一股白色的

淫水汩汩地流出,我把它吸进口中,吞了去。

「妈,你小穴的水好香,好好吃。」

「吃吧….亲爱的儿子….吃妈的小穴….」妈舒服的仰起头双手抱着我的头,抚弄我的头发,一副忘我的样子。

「乖儿子….我要….我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鸡巴….干进妈妈的小淫穴….不….不要再舔了….

妈快受不了……」

「妈不是还要吃我的阳具吗?」

「要…..妈要….妈要用小穴…吃你的….大鸡巴…」

我马上将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握着阳具,抵着妈妈的阴户,但是并没有马上插进去,只是在洞口不断的磨擦。

「小鬼…..你好坏….又要逗妈了….快….快插进来吧…..」

我轻轻一挺,粗大的阳具就全部顶进了妈妈的阴道里面。

「啊……好粗….好棒…..好丈夫….好老公……妈的小穴….好满足…」

我先慢慢的抽送,插得妈妈不停的淫声浪叫。

「干我…..儿子….你好会干….穴…..啊…..妈妈爱你…..嗯….」

一会儿我抱起妈妈,阳具仍然插在妈妈的阴道里面。

「好儿子….你要…带妈去那里……?…..啊…..这样…..好爽…..」

我让妈妈整个攀在我身上,一边走向卧室,一边抽送。

「好儿子….亲哥哥…..你那里学来的….这一招….好棒…..」

妈妈一路上浪叫不停。

来到卧室後,我放下妈妈,抽出阳具。

「不要….你坏….怎麽不插了….妈正舒服呢….。」

「妈,我们换个姿势,你在上面,好不好?」

「坏死了」妈妈说着翻身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扶着我的阳具抵住穴口,迫不急待的用力一坐。

「嗯…..美….美死了….」妈妈随着床的摆荡,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主动的快感。

「妈,我要来了…」我也顺着床的摆动,上下的配合妈妈的套弄,只听见弹簧床和阳具抽动小穴的唧唧声。

「唧…..唧…..唧….」妈妈的淫水流得好多,我的大腿都沾满了。

「啊…..啊…..好棒…..我飞上天了…..小丈夫….亲儿子…..你好棒…妈快….快不行了….没力了….」

我随即一个翻身,把妈妈压在下面,擡起她的双腿,几乎将她的身体弯成了一百八十度,阳具在小穴里一阵狂插猛送。

「唧…..噗….唧…..唧…..噗…唧…..唧…..噗….唧…..」

「乖儿子….妈的小穴…..美…不美….你喜不喜欢…..?….啊….妈爱你…..小穴….小浪穴爱你.

..的大鸡巴….干我…干你的亲妈妈……干死我了….妈的小穴…..永远….只给我亲儿子干…..啊….」

突然一阵酥麻,我忍不住射出了精液,妈同时也泄了。整个身体紧抱着我,双腿夹着我的腰不肯松开。

一会儿。

「妈,小柔。」我轻唤仍在陶醉中的妈妈,粗大的阳具仍然满满的塞在妈妈的小穴里面。

「嗯…俊…妈好幸福,给你干死了,你怎麽这麽厉害?」

「妈,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从我懂事以来,我就把你当作性的对象,幻想着跟你作爱,你跟我幻想中的样

子一样美丽,不,更美丽,所以几年来,我就比较能控制自已射精的时机。」

「原来如此,难怪这麽久都不泄身,唉!妈大概注定是你的人了….哎呀…你又涨起来了。」

「妈,如果你身体还撑得住,就让我们干到天亮,我要把这十年来对你的思念,全部发泄出来。」

「嗯…乖儿子…妈也要把十年来亏欠你的,全部都给你…干吧…妈妈的小穴…今天…以後…都属於你的…」

就这样我和妈妈不断的变换各种姿势,疯狂的性交,妈妈不停的浪叫着,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一直到天亮我

们才相拥着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