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少年项羽淫母记,绝对加料版 [7/9]

2019-06-08 19:0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纪嫣然让项羽躺在床上,她则骑在项羽的胯上,双腿打开,将项羽的大鸡巴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大鸡巴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鸡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龟头夹在她的阴道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鸡巴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项羽的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项羽的大鸡巴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纪嫣然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项羽的大鸡巴,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项羽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纪嫣然这美妙的乳波臀浪,项羽不禁看呆了。

项羽热情的吻她的香唇,她也紧紧的搂着他的头,丁香巧送。纪嫣然双腿 紧勾着项羽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阳具更为深入。

纪嫣然没命的呻吟着呼叫:「我的大鸡巴儿子!好儿子……你太会干了!不要动!只管用力顶……嗳呀……我的大鸡巴儿子……妈不行了……你不要动啊……嗳呀……顶住它呀……呼……我的大鸡巴儿子……呀呼……你不能动啊……我的大鸡巴儿子……」

项羽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纪嫣然又乐得大声浪叫道:「哎呀┅┅冤家┅┅好儿子┅┅你真┅┅会 干┅┅我┅┅我真痛快┅┅儿子┅┅会插穴的好儿子┅┅太好了┅┅哎呀┅┅大鸡巴儿子┅┅你太好了┅┅逗的我心神俱散┅┅美┅┅太美了┅┅」

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

穴里充实的快感令得纪嫣然情不自禁地阴阜上耸,穴口大张,阴道猛套儿子的大鸡巴,小阴唇、阴蒂和鸡巴根强力磨擦,花心和龟头频频深吻。娇喘吁吁,吐气如兰,莺呻燕吟,叠声浪叫:“快……快干……亲哥……鸡巴好大……好粗……用力……用力插……插进去……妈妈穴里……好舒服……呀……戳到花心了……”

项羽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她娇媚风骚、淫荡,挺着屁股,恨不得将儿子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也浪叫个不停:

「哎呀┅┅大鸡巴儿子┅┅我可爱的儿子┅┅大鸡巴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大鸡巴儿子┅┅嗯┅┅喔┅┅唔┅┅我爱你┅┅我要一辈子┅┅让你插┅┅永远不和你分离┅┅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极了┅┅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大鸡巴儿子┅┅妈妈被你干的爽死了 啊┅┅用力干┅┅把妈妈┅┅的肉穴┅┅插烂┅┅」

纪嫣然的两片阴唇,一吞吐的极力迎合项羽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 停在儿子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一种刺激,使得项羽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 又狠。

「骚妈妈┅┅我┅┅哦┅┅我要干死你┅┅」

「对┅┅干┅┅干死┅┅骚妈妈┅┅啊┅┅我死了┅┅哦┅┅啊┅┅啊┅┅大鸡巴儿子┅┅妈妈┅┅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 我要死啦┅┅」纪嫣然猛的叫 一声,达到了高潮。

项羽觉得纪嫣然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 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 把鸡巴顶住纪嫣然的子宫,然後觉得有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

纪嫣然被项羽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她用力地抱着无力得趴在自己身上 的儿子,项羽的鸡巴还留在纪嫣然的子宫内…………

不觉转眼月馀,纪嫣然、琴清双受项宝儿阳精滋润得更形娇媚艳丽,更加迷人。

某夜三人欢好後休息中,纪嫣然对琴清道:「清妹,我明天要回一趟,把乌廷芳姐姐和凤菲妹妹也叫来,谈妥了马上搬来定居,最多三、五天就办好。」

「嫣然姐,谢谢你对项儿设想的真周到。」

「宝儿是你、我二人爱的泉源,不为他设想,还为谁设想呢?」

「宝儿,快谢谢嫣然妈!」

「是,谢谢嫣然妈。」

「不用谢啊!乖儿,嫣然妈等几天回来时,一定带两块肥嫩的肉给你吃好吗?」

「什麽肥嫩的肉给我吃?」

「现在别问那麽多,到时再说吧!」

数日後,纪嫣然果返牧场,随同来者乃二中年美妇,众人坐定後。

「宝儿,快过来见见礼,这位是嫣然妈的姐姐乌廷芳,你就叫她廷芳妈吧!」说 着指指身穿天蓝色绣红花之中年美妇。

「廷芳妈,你好。」「嗯!好,你好。」

二人不约而同的仔细观望对方。项宝儿只觉其体态丰满, 双乳肥挺,肤白似雪,一双媚眼呈水汪汪态,勾人心魂,看年纪大约四十多,丽姿天生,风姿绰约。乌廷芳也目不转睛的凝视着项宝儿,剑眉星目, 面貌俊美,身高体健,神彩飞扬,风度翩翩。乃一俊美之少年,看的芳心似小鹿儿般,噗噗的跳个不停,自思纪嫣然言之不虚,如此健壮之俊男,别说抱、搂、玩,就 光是看一看都过足瘾了!

「嗨!小呆瓜,怎麽了?看傻了眼啦?」

项宝儿被纪嫣然一叫,才回过神来:「哦!哦!」廷芳也粉颊飞红。

「宝贝,来见见礼,这位是凤菲,你就叫她凤姨吧!」

「是的,凤姨你好。」「好,你好。」二人四目相接,凤姨被项宝儿 之俊美健壮,风度翩翩之神态,牵引得芳心起了阵阵涟漪,暗自思到大姐之言,果 非骗人矣!

项宝儿观其凤姨,亦四十许丽人,身着浅黄色之洋装,身材修长苗条,高乳、细 腰、肥臀,皮肤虽没有嫣然那样洁白似雪,倒也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明媚大而亮的眼,小巧艳红的唇,弯月似的眉,微笑时现出粉颊边的两个深陷的酒涡,媚眼生春,体态撩人心弦。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各人怀着心事。琴清叫声开饭啦! 才打断各人之心事。

晚餐後,五人在客厅畅谈时,廷芳及凤姨,时而双目凝视文龙。纪嫣然知其二人 已无心谈天说地,早已欲想与项宝儿欢好,遂言道:「宝儿,嫣然妈上次对你说过,这 次回来一定带两块肥嫩鲜美的肉儿给你吃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谢谢嫣然妈。」

「不用谢了,两块肥嫩的肉在这里,你就慢慢的好好的尝吧!」说完,拉起琴清的手:「清妹,我到你房里睡。宝儿,我的大床,就给你好好的尝鲜去吧!」

「清妈、嫣然妈,那你们两人不一起进去哇?」

「不了,今晚你好好侍候她二位,明天我们四人要你好好的侍候,知道吗?」

「嗯!好的。」

「姐姐,大妹,祝你两今晚愉快!明天见。」

「祝俩位姐姐愉快。」

「清妹,真谢谢你了!」

「乖儿,好好侍候廷芳妈及凤姨。」

「好的,我知道了,妈。」

「廷芳妈,凤姨,请到房间去。」伸出双手拉起二人,左拥右抱走入卧室。先拥吻廷芳,再吻一吻凤菲,二女被吻得粉脸娇红,因其二人生平第一次背夫偷情,虽然早已春心荡漾,可是多少有些心理负担,所以娇羞满面,低首坐在床边,项宝儿 动手先解廷芳的乳罩、三角裤,脱光再脱凤菲之乳罩、三角裤,然後自己也脱的精光,将俩个中年美妇按倒在床上,先来仔细欣赏一番。

乌廷芳虽年已四十岁,其肤色白皙细致,眼角稍 有几条皱纹,一对吊锺式大乳房,丰肥饱满,伸手一摸软绵绵,但弹性十足,乳头 大而呈暗红色,阴毛浓黑茂密,包着整个高突如大馒头似的,肥胀的阴户,阴唇呈 紫红色。

项宝儿看罢乌廷芳的胴体後再观凤菲,其年若在四十四、五之间,面貌娇美,肌肤丰满呈粉红色,眼角鱼尾纹浅淡细长,双颊酒窝隐现,身材修长而不瘦弱,一对梨型乳房,伸手一握紧绷绷而硬中带软,乳头呈深红色不大也不小,小腹平坦光 滑,点缀着二,三条浅细的皱纹,阴毛短短的乌黑浓密,却又蓬乱的盖满小腹及腿胯间,阴户高突似如出笼肉包,阴唇呈深红色,肉缝还红通通 像少女的阴户一般,二人之肉缝中,湿淋淋微有水渍。

项宝儿双手不停的摸、揉、扣挖着二美妇之乳房及阴户,展开挑情手法。嘴则不 停的吻、舐、吸、咬着二美妇的红唇及奶头,使得四十馀岁,而初尝少男阳刚之气 的中年成熟之妇人,实难忍受。

「乖儿,廷芳被你挑逗的受不了啦!我要儿的大鸡巴插┅┅插┅┅妈的┅┅小┅┅小穴┅┅」

「宝贝!凤菲也难受死了┅┅我渴死了!快┅┅给我┅┅插┅┅插一阵┅┅」

「嗯,我先和谁来呢?」

「唉!多难的问题啊!」

「廷芳姐,你比我大,你是大姐┅┅你先来吧!」

「凤菲妹,那我先谢了!乖儿来吧┅┅先给廷芳来一阵狠的┅┅」

「好的,廷芳妈妈!」即挺枪上马,将巨大的龟头,对准紫红的阴道口,先在大 阴核上,轻点密揉一阵,往里用力一送,尽根到底,只见大阴户被账得鼓鼓的,阴 唇紧紧包住阳具。项宝儿搂紧廷芳妈妈,急如暴雨,快速异常,猛烈的抽插,次次到底、 下下着肉,直抵花心。

项宝儿 因在其嫣然与琴清二人身上,已领略到中年妇人之成熟的生理,若无粗长阳物、猛 攻狠打的干劲、高超的技巧、持久的耐力,是无法使其死心蹋地的爱你、想你的。

「宝贝┅┅乖儿┅┅廷芳妈妈┅┅被你┅┅插上天了┅┅啊┅┅好美┅┅啊┅┅好 舒服┅┅亲儿┅┅亲丈夫┅┅我┅┅泄了┅┅」

「你真厉害┅┅插得真够味┅┅干得我┅┅心肝┅┅你的鸡巴┅┅又热┅┅又 硬┅┅又粗┅┅又长┅┅我舒服透┅┅透顶了┅┅我的骨头┅┅都趐散了┅┅我又 要┅┅泄了┅┅」廷芳妈妈紧抱着项宝儿,肥臀不停扭转、挺送,配合心爱人儿的抽插。

「哎呀!顶死人的乖儿┅┅狠心的小冤家,你┅┅插死┅┅姨妈┅┅了┅┅小 丈夫┅┅妈妈┅┅我要┅┅丢┅┅哼┅┅丢给大鸡巴┅┅儿子┅┅了。」廷芳妈妈说完,就一泄如注了。

可是项宝儿却仍旧是勇猛非凡,不停的猛抽狠插。

「乖儿!不要再顶了,廷芳妈妈吃┅┅吃不消了┅┅给你插死了,廷芳妹妹求求你┅┅ 饶了我吧┅┅我不要活了┅┅我┅┅」

「廷芳妈妈!大鸡巴被┅┅被你的小┅┅小穴咬住了┅┅你快┅┅把子宫口放┅┅放一放┅┅我也要射┅┅精了┅┅」

「会插穴的乖肉┅┅啊┅┅廷芳妈妈被┅┅被你烫死了┅┅」项宝儿已将乌廷芳带到 性欲的极高点,二人同时泄了。紧紧搂着休息,阳具顶紧花心,享受那射精後的馀 味。

在一旁观战的凤菲,看的芳心颤抖,叹为观止,想不到那个郎生有特异的天赋、持久的战力,等下若亲身经历,那痛快之情,不知是何滋味?再看二人正在甜睡中,自身欲火高烧,全身奇痒无比,无处发泄,又不能强要他即来替自己解决性欲,因他才刚刚泄精,非休息一段时间是无法再战的,只有用手指、脚跟先行自慰一下,强忍欲火,等待着快乐的来临。

乌廷芳睁开迷人的双眼,长长吁一口气:「乖儿,你醒了,累不累?」

「廷芳妈妈,我不累,舒服吗?」

「嗯┅┅好舒服┅┅廷芳妈妈还是第一次领略到这样美的滋味,小亲亲┅┅廷芳好 爱你┅┅好爱你。」说完紧搂着项宝儿像发疯似猛亲猛吻,使得在一旁忍着满身欲火 无法解决的凤菲,是又气又恨的道:「廷芳姐!我难受死了,你已吃饱喝足了,我 还饿着呢!」

「对不起!凤菲妹,我爱他爱得忘形了,宝贝!快去亲亲你的凤姨去!让她尝尝 乖儿的狠劲吧!你们玩吧!我好累,要睡了。」

「凤姨!对不起,冷落你了!」

「哼!你还记得凤姨┅┅」凤菲气鼓鼓的哼道。

「亲妈!别生气,等下宝儿给你意想不到的乐趣,算陪罪好吗?」

「嗯!那才差不多!」

项宝儿一手抚着凤姨梨子形乳房揉摸着,口含另一粒乳头吸吮着,另一手伸入 多毛的禁地,抚摸两腿间高突的阴户,食、拇二指先揉按、摸揉阴核一阵後,中指 再轻轻插入阴道里面不停的扣挖,弄得凤姨春情撩升,全身颤抖,肉缝里春水泛 滥,湿淋淋、滑腻腻顺着手指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