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第一夜?圣洁人妻?性戏沈沦 [6/11] –

2019-06-09 22:52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信雄亲吻着杏子,温柔短暂,杏子带着羞怯擡起头回吻着。

过没多久,身体在信雄的爱抚下开始火热,杏子的香舌吐出,祈求着信雄的

吸吮。

信雄的双唇火热的包住杏子的舌头,手指捏住勃起的乳头旋转,另一只手则

包住耻丘,中指滑进了肉缝里。

「噫……嗯……」

湿热的狂吻让杏子大力的喘息着,湿吻时性感的甘美,唾液成了美味的饮料

,爱上湿吻美妙的杏子不断索取着。

激情的慾念波涛汹涌,让杏子笨拙的扭动着细腰,迎合着信雄的手指。

「啊……噢噢……」

在耻穴内的手指,像是碰触到了敏感的花蕊,触电般的性感让杏子身体发情

的颤抖,双手信雄握住包在耻穴上的大手,想阻止着什麽。

看来找到了呢。信雄看到杏子的反应,知道他碰触到的是女人最敏感的也最

神秘的G点,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啊啊……」

滋噜滋噜的淫猥水声不断的发出,G点被抓到的杏子细腰性感的扭动。

信雄的手指增加到了两指,在那敏感的花心处抠抓着、颤压着,强烈的性感

让杏子发出高亢的呻吟。

「学长……噢……不要……噢嗷嗷……」

比以往更为强烈的性感让杏子发出高亢的呻吟,阴道剧烈的收缩抽搐,一道

凶猛的水流喷泻而出,像尿失禁般划出一道色情的弧线。

「杏子,没想到你这麽敏感,竟然会潮吹……留了这麽多水,你现在的样子

好性感,好美……」

杏子并不清楚信雄在说什麽,她此时的脑袋一片空白,刚才的高潮比先前几

次都要来的强烈,甚至激动的不能呼吸,就像要死了一样,那种快感像是吃到儿

童时第一次吃到糖果,一次就足以令人上瘾。

「水好多,让我来帮你舔乾吧。」

信雄分开杏子的大腿,跨到杏子身上,形成男上女下的六九式。

「噢……」

信雄替杏子的臀部垫上一颗枕头,双手捧着杏子的臀部,让耻穴能完整的暴

露在眼前。

信雄失去了先前的温柔,整个脸贴在了肉缝上,用鼻子磨,用舌头舔,更用

牙齿咬。

「噢……啊……」

杏子还沈浸在高潮的性感中,信雄的动作又将她推往另一座高峰,杏子看着

眼前那根尖挺的肉棒,迷蒙的她伸出了舌头在马口上舔了一下。

充满了男人的气息,上头有着猥亵的滋味,更有着恶魔的引诱,但杏子忘却

了信仰,舌头像舔冰淇淋般舔着信雄的龟头。

尽管动作生涩,但仍让信雄的龟头兴奋的渗出晶莹的液体。

「噢……杏子……你的技巧比上次好了……苏苏……啧……你是不是有偷偷

练习……」

对於信雄的问话,杏子感到羞耻,但自从上次的口交後,她在家里几次的对

照着美织夫妻的自拍影片,拿黄瓜尝试的学了起来。

「……」

「噢……是……啊噢……不要那样咬……噢噢……」

没听见杏子的回答,信雄加重了吸吮的力道,牙齿更轻轻的在敏感的阴核上

磨了几下,剧烈的性感让杏子发出淫媚的叫声。

「你用什麽练习……是不是拿炎辉的阴茎来练习啊……」

「不是……我们不会那样做……」

「那你是怎麽练习的啊……」

「……小黄瓜……私底下……」

「那……有没有用小黄瓜自慰……」

「……」

杏子对这个问题感到非常羞耻,她张开性感的双唇含上信雄的肉棒拒绝回答

信雄不放过杏子,他手指找到了杏子的G点,一阵猛抠,同时将兴奋的淫水

大声的吸吮着。

「啊啊……学长……不要……噢……我说……我有……」

「有什麽?」

「噢……有用小黄瓜自慰……噢噢……学长……不要那样弄……要泄了……

啊啊啊……」

最敏感的部位被信雄抠弄的,杏子颤抖的收缩阴道,流出了高潮的淫液。

「苏……你流出来的水好好喝……苏苏……」

信雄的话冲淡了杏子高潮的愉悦,更增添了几分羞耻。

全身茫酥的杏子稍仰起头,张开美艳的小嘴含上,吸吮着信雄粗硬的阳具。

「喔……杏子,你舔的好舒服,喔……」

信雄轻缓的扭动起腰,这般抽送的动作让刚学会口交的杏子很不习惯,她的

舌头变得不是那麽灵活。

「呜……」

有几次信雄顶的比较深,让杏子感到不顺畅,发出了不舒服的声音。

信雄转过身来,扶着杏子坐起来,兴奋已久的信雄,双手捧着杏子的头,做

起了抽送的动作。

「呜……呜……」

看过影片的杏子不是不知道口交会这样,在美织的自拍影片中,信雄最喜欢

将美织的嘴当阴道来使用。但是当自己受到这样的待遇时,毫无经验的杏子显得

有些慌乱。

「喔……杏子……用力吸……让你的双颊凹陷下去,其他的交给我……」

信雄察觉到杏子的慌乱,好几次都被杏子的牙齿嗑到。

「喔……杏子……你做的很好……就是这样……喔……好爽……」

随着杏子的熟悉,信雄感受的快感也就越强烈,当信雄将杏子的头发拨到耳

後,露出那抚媚圣洁的俏脸因脸颊的凹陷而带着情慾淫荡的表情,一股射精的冲

动从心底发出。

「喔……杏子……要射了……喔喔喔……」

说着,信雄将精液喷发在杏子的口内。

杏子没有在将精液吞咽下去,她在床头抽了张卫生纸,和着口水吐了出来。

「天啊……竟然还挺着……」

看着信雄射精後仍坚挺的阴茎,杏子感到惊讶。

「怎麽……你老公射精完就软了……?」

杏子害羞的点了点头。

信雄跪坐在床上,将杏子的双腿分开,捧起杏子曼妙的丰臀,硬挺的肉棒抵

在耻穴口,只要轻轻一挺,便能进入那湿溽美妙的肉壶。

「杏子,我要来罗……」

尽管对自己催眠建设了许久,但当信雄的肉棒抵在了穴口时,信仰的茫然和

对丈夫的愧疚以及道德的悖离,让杏子升起了退缩的念头。

要保守的杏子答应并不是容易的事,信雄也不强求,腰臀一挺,没有什麽阻

力的便钻进了杏子的肉壶。

「杏子,我已经进来了……这次是你自己自愿的……」

「学长……不要这样说好吗……噢……我很对不起炎辉,我会下地狱的……

」在肉棒挺入的那一刻,杏子不可抑止的掉下了眼泪,是对丈夫的愧疚、也是为

自己的堕落。

信雄弯下身温柔的吻去杏子掉下的眼泪。

「在地狱路上,有我陪你……」

信雄摆动着臀部,肉棒在阴道里驰骋。

信雄的肉棒很硬,很烫,每一次的进出,都让杏子的膣穴产生强烈的性感。

「啊……噢……」

「杏子……你的穴好软……夹的好紧……」

「啊……啊……」

信雄将杏子身子抱起,两人面对面相拥抱着。

「杏子……舌头伸出来……让我吸一吸……」

杏子顺从的伸出了舌头,信雄贪婪的吸吮。

「噢……啊啊……学长……」

杏子情迷的呻吟着,娇媚的呼喊着。

「叫我的名字……」

「啊……信……信雄哥……」

杏子对於信雄的名字叫的很不习惯,学起了自己的妹妹,在名字後头加了一

个哥字。

「这姿势舒不舒服……」

「……」

杏子没有回答,细腰迎合着扭动,说出了她的答案。

「啧……啧……杏子,你的乳房好软……好甜……」

信雄低下头吸舔着杏子的乳房,杏子亢奋的头向後仰,一头长发激情飞扬,

挺起胸迎向信雄,让信雄能够更方便的吸吮。

「啊……和妹妹比起来……噢……谁的……比较……噢噢……」

被情慾吞噬的杏子,升起了和妹妹的攀比之心。

「苏啧……你的乳房好白……好香……好甜……苏滋……杏子的奶子是世界

上最漂亮……最好吃的奶子……苏苏……」

信雄不会犯下低级的错误,不断的称赞着杏子,绝口不提其他的女性,就算

是杏子的亲妹妹也不例外。

「噢……啊啊……噢噢……」

信雄除了吸舔杏子柔软的乳房外,也吻着杏子白皙的脖颈、锁骨,

「杏子,我们换个姿势……」

信雄将杏子放躺回床上,将杏子的一脚放下,形成了侧位。

「啊……噢噢……」

信雄将肉棒深深的抵进杏子的肉壶里,双手捧起杏子的脚,亲吻着小腿肚,

吸吮着脚趾。

杏子感到耻骨强烈的磨蹭,肉唇也能感受到信雄肌肤的爱抚,腿上的刺激更

是将杏子推上了高潮。

「啊啊……学……长……要……噢噢……」

信雄更进一步的换了姿势,将杏子翻过身来,让杏子背靠在自己身上,修长

的美腿大大的分开。

「杏子,你真敏感呢……这样就高潮了……等一下会不会再潮吹呢……」

信雄贴在杏子的背後,从後头亲吻着杏子的後颈。

「啊……不知道……我不知道……噢……」

杏子呓喃的说着,耻穴的快感让她失去了理智,更要吞噬她的神智。

「杏子,你擡头看看前面……」

杏子擡起头,看到了前方有块镜子,正照出自己的模样。

杏子脸色潮红,长发零散的贴在自己脸上,双乳被信雄从後头握住,又捏又

揉,变成许多下流的形状。

「不……不要看……」

杏子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下体正让肉棒色情的一进一出,肉棒上那湿润的光

泽也忠实的映照出来。

「啊啊……不要……好丢脸……」

杏子羞耻的瞥过头,不想看到自己羞耻的模样。

「看……」

信雄将杏子的头摆正回来,并用命令的语气命令着杏子。

「啊……不……信……噢噢……」

杏子想要哀求信雄,但琐碎的单字让性感淹没,根本无法表达。

「不清楚吗?那我们可以再近一点……」

信雄擡起杏子另一只脚,此时的杏子的双腿被信雄分开抱住,就像要哄孩子

撒尿般羞耻的姿势,而肉棒仍然有规律的抽插着杏子的肉穴。

「啊……不要……学长……信雄哥……噢……不要……停下来……」

「不要停下来吗?那我就再靠近一点。」

信雄用着语病上的老梗,调侃着杏子。

信雄走到了镜子前,下体的肉棒清晰的映在镜子上,在那性器的交合处,还

能看到激烈抽插下产生白色淫泡。

「不要看……好丢脸……噢……」

杏子想用手遮镜子,但又有跌倒的危险,她只能反手抱住信雄的脖子,在嘴

上求饶着。

「学…学长……不要这样……好丢脸……」

「你觉得淫荡?」

问话的同时,信雄刻意的用力顶了几下。

「嗯……唉……」

杏子没有回应,只有短促的呻吟声。

「是不是?」

信雄不死心的问,在那猛烈的上顶下,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

「是……学长,快走……不要在这看……噢……求求你……这样好丢脸……

啊啊……」

「我说过,要叫我的名字……」

信雄感觉到杏子的膣壁开始收缩,知道快要高潮,不肯走的拖延时间,挺送

的力道和速度更是加重加快。

「信……信雄哥……啊噢……我又……啊啊………」

杏子捱不住性感的吞噬,肉穴剧烈的收缩,淫汁顺着性器的交合处汩汩流出

,随着抽送的动作,有的喷到镜子上,有的滴到地上,有的则顺着大腿滑落。

「杏子,你看你的淫水都喷到镜子上了……」

「信雄哥……饶了我……求求你不要在这里了……我受不了……好丢脸……

我觉得自己好像下贱的荡妇……」

说到最後,杏子语带哽咽。

信雄看见杏子快要崩溃,也就将杏子抱回床上,和杏子回归传教士体位。

「杏子,别哭了……是我不好……我太爱你了……我想要看你最淫荡的一面

……」

信雄的温柔攻势想让杏子情绪稳定下来。

「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主动来找你,你就让我看这样丢脸的景象…我……我

对不起炎辉……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就觉得自己好下贱……主会惩罚我的

……」

「不……不会的,神只会惩罚我这种邪恶的人……。」

「噢……啊……」

杏子的手逐渐搂住信雄,双腿逐渐环上信雄的腰。

信雄看到杏子情绪稳定下来,开始加快抽送。

「啊啊……噢噢……」

快到了喷发的肉棒最後又膨胀了一圈,火辣的龟头和紧缩的肉壶发生剧烈的

摩擦,带给杏子和信雄两人强烈的快感。

触电般的性感让杏子感到自己快融化了,全身剧烈的痉挛,受到肉壶剧烈的

吸吮,信雄也更加大摆送的速度,将杏子不断的推向高潮。

「啊啊……要泄了……噢噢……又要泄了……噢噢……救命……啊啊啊……

又来了……」

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杏子像哭泣般疯狂的呻吟着,高潮一波快过一波,到最

後几乎是连续的往上攀,杏子也不知道泄了几次,在滚烫的精液浇上子宫时,杏

子亢奋的昏了过去。

当高潮退去,杏子瘫软的躺在信雄的怀里,悠悠的说:

「我……会下地狱吧!」

「你是天堂的天使,不会的。」

「……信雄哥……谢谢……」

悖德的羞耻与道德的崩坏,是情慾的火药桶,悖德感越强、道德心越重,在

情慾爆发的那一刻,所产生的能量也就越大。

因此道德感越是强烈的女人,在遇到偷情的机会发生时,所得到的快感就越

是强烈,也会比一般人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尽管有信雄的极尽温柔的诱导,杏子在出轨的过程中仍是会想起丈夫和信仰

。但这一切都只会让她恶德的快感更为强烈,罪恶的啃噬将让她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