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非常刺激的一次偷情 [2/2]

2019-06-09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这辈子从未试过这麽荒诞的事情,相信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可是这种

只有在故事里面出现的情节,当下就活生生的在我眼前发生。我专注地爲老公做

着口交服务,而我的情人却蹲在我两胯间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滑稽的是被罩了顶

大绿帽的丈夫竟然毫不知情还沾沾自喜,尚以爲自己心爱的妻子正爲满足他的愿

望而作出牺牲。

在尊尼口舔手插的双管齐下亵弄中,我的小穴发出阵阵抽搐,淫水一波接一

波的涌出来,我快受不了了,不自觉地加快了吞吐老公鸡巴的速度和深度,甚至

让龟头顶到喉咙也顾不得了,因爲恶心的感觉已经被下体铺天盖地涌上来的快感

完全淹没。

老公的鸡巴越来越硬,他甚至扶着我的头像操穴一样对着我的咀用力抽插,

凭经验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可是与此同时我的高潮也即将到来。忽然之间阴道

像痉挛般咬住尊尼的手指紧紧不放,我也紧紧含住老公的鸡巴不肯松口。

「噗噗噗……」咀里一股股浓烈腥味的黏液从老公的龟头直射往我的食道,

「滋滋滋……」子宫口也于此时喷出好几注阴精,「啊……啊……」我和老公不

约而同地忘情张口呼叫出声,双双登上灵欲的巅峰,在匪夷所思的情况下达到

了高潮。

老公满足地从我咀里缓缓抽出鸡巴,我含着满口精液却无法走开去厕所里吐

掉,惟有皱起眉头强忍着作呕的厌恶逐一吞下肚里。老公无限感动地看着我吃下

他的分泌物,因爲一向以来我都不准他在我口里射精,今天却不但准许他口爆,

还主动将精液全吞下去,心里慨叹爱情的力量真的太伟大了!俯身亲了亲我的脸

颊,由衷地说:「老婆,我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我情深款款地回了句,体贴的说:「好了,赶快穿上

衣服去上班吧!现在经济不好,别爲了恋栈温存而让老板把你列入下次裁员的名

单中。」

「也是,也是。老婆,那我走了,拜拜!」老公顾不上清洗一下就匆匆穿回

衣服,拎着公文包夺门而去。

「喀嗒」 一声,屋子的大门再次关上,我呼的嘘出一口大气,踢踢梳妆台下

的尊尼:「死鬼,还不快些出来?」说着挪了挪身子让出位置,好给这小冤家钻

出来。

尊尼一出来就「嘻嘻」坏笑着问:「爽吧?刺激吧?你都不知道刚才我多麽

兴奋,尤其是在你老公面前把你弄到高潮的刹那,我都几乎忍不住射出来了。」

说着把我横腰一抱,又搁回了床上。

「还说呢!人家那时都不知多担心,泄身的时候我小腹一缩,都看见你的头

发从我双腿间露出来了,幸好老公这时刚好要射精,只顾闭上眼睛在我咀里疯狂

冲刺,不然可就糟糕了!」说完撒娇般把头埋在他胸口,不依地扭动着身体。

顺眼向下一看,尊尼的鸡巴已翘起得高高的,青筋环绕、龟头蛙怒,从来没

见他这麽亢奋过,彷佛比以前任何时刻都来得粗长,我的心不由又「噗通、噗通」

的跳起来,伸手过去紧紧握住,爱不释手地上下撸动,小穴里痒痒的,恨不得马

上把它整根塞进去。

尊尼果然善解人意,一个翻身就压了上来,我忙把他的鸡巴对准自己洞口,

他下腰一挺,喔!饱满充实的感觉又回来了。他一边缓缓抽送,一边与我热烈地

亲吻,我口里仍然残留着老公精液的味道,尊尼咀中也满是我淫水的腥臊气味,

但我们都不嫌弃,一面尽情地交媾,一面品尝着彼此津液的香甜。

如果说,尊尼是我和老公爱情生活中的强心针,那麽,老公就是我和尊尼性

生活中的催化剂。我在两者之间领略到迥然不同的温柔与粗犷、各有特色的性交

姿势和技巧,也许有人指责我淫荡、水性扬花,可是我却不以爲然,造物者既然

爲人类创造了性高潮,并且必须通过男女交媾才能获得,那我们就要好好利用以

享受自己的人生不是吗?

尊尼一边抽插,一边在我耳边喃喃细语:「你知道吗?我喜欢在你老公注视

下把你操上高潮的感觉,喜欢看着你一面要瞒着丈夫的发现,一面被我弄得欲仙

欲死的表情……」胯下却更用力地挺进,把我阴道分泌出的淫水一下一下地刮带

出外。

我感受着尊尼那根粗硬大肉棒在小穴里出出入入的销魂戳刺,扭头凝视着床

头小几上的结婚照,老公正以开怀的笑容望住我和尊尼这两条在床上互相纠缠着

的赤裸肉虫,心内不由放纵地呐喊:「啊……老公……我高潮了……好爽啊…

…你看到了吗……我被另一个男人干到丢出来了……要升天了……他的鸡巴好大

好粗喔……把我里面完全占满了……喔……老公……他射精了……好多……好烫

喔……他射得好深好深……把你从来不曾到过的地方都灌得满满的了……」

老公今天突然折返的小插曲,居然给我和尊尼带来异乎寻常的巨大刺激,一整

个上午我俩都在我们夫妇的睡床上不停翻云覆雨,不知疲倦地登上一个又一个绝顶

的高潮。

我们从睡房干到客厅,又从客厅干到厨房,尊尼甚至抱着我进去老公的书房放

在他工作的电脑桌上狂抽猛插,在家里到处留下一滩滩晶莹剔透的淫液潺浆……到

最后,尊尼第三次在我体内喷射出他灼热的精液时,我们都干得精疲力竭了,我的

高潮已经数也数不清,软绵绵地摊在床上像虚脱了般连手指头也不愿动一下。当尊

尼尽兴地把再也硬不起来的肉棒从我阴道里徐徐抽拔出外时,我贫乏的一动不动,

淫水从已经肿胀不堪的阴道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今天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刺激的一天了。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这种机会,真的好想

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