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我和妈的那些事儿 [1/9]

2019-06-10 10:1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这是一个极其平凡的傍晚,一家三口正坐一起吃晚餐。我举起饭碗狼吞虎咽

的往嘴里送饭,斜着眼望了望爸赵跾踍踃,綮綯绽网问:「爸,还要饭麽?不要的话我全要了」

爸把碗里的一扫乾净放下饭碗,伸了个懒腰随口道:「不要,你和你妈

俩吃完剩下的。」一边去开了电视懒洋洋的躺下沙发看新闻。

妈也吃完了起身开始收拾饭碗进了厨房洗碗我见状一两下子扫完饭碗里面

的剩饭,饭锅剩下的也不要了,收拾好饭碗也走到厨房里面。我把饭碗放到碗槽

里让妈洗,屏息偷窥着妈的身体:下班回来就一直赶着做家务而尚未换下的办公

套装长裤包裹得紧紧的浑圆翘臀,隐隐约约还看得到三角裤的角边。

我视线往妈身上移:白色丝质短袖饰蕾丝边的套装衬衫後背部分被汗水打得

湿透,紫色奶罩肩带清晰可见,散发出一种中年成熟女人特有的诱人香气。我咽

了下口水,双手微微颤抖,绕过妈後背,从腋下穿过,轻轻抓住妈胸前傲挺的3

6C乳峰,隔着衣服揉了起来。

妈一怔,压低声音恶狠狠的骂道:「滚开!你爸在客厅呢!想死啊!?」

我家厨房与客厅隔着一层磨砂玻璃推门,我斜伸着腰望了出去,只见爸已经

睡着沙发上单手肘支撑着头看着电视,丝毫没留意过这边。

我转回头压低着声音说:「没事,爸看着电视呢。」双手丝毫没放继续揉着

妈的奶子,同时嘴唇开始舔吮着妈汗津津的白净的脖子(我妈身高168cm,

我才165cm,身高差距刚好舔到我妈的脖子)。

但妈还是一下子甩开我,压低声音说:「现在不是时候,等我洗完碗再支开

你爸先。」

没办法,我只好洗了手,回房间玩电脑去了。

没错,各位看官不要惊讶,我们母子之间确实存在非同一般的关系。而且已

经开始了大约四五个月,起因我也搞不清了,只是一时的冲动而导致的这种母子

相奸曾经也让我後悔不已,但在肉慾的强烈驱使之下,失去理智的我一次又一次

的向我妈提出要求,在多次半强行的情况下妈终於默认了我们之间这种不见得光

的关系。

但是各位不要误会,我和我妈这差不多半年时间内才仅仅发生过两三次关系

,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至少在表面我和我妈的关系还是很普通的母子关系的。

我妈经常问起我在学校的学习情况,我也挺怕我妈的说教的。

话说回来,时间已经傍晚快六点了,我在房间里心不在焉的上着网,突然听

见客厅里传来妈的声音:「老张,还不快上天台给花草浇水,今下午这麽猛的太

阳都快谢光了。」原本精神萎靡的我一激灵,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麽,我爸特爱

在天台弄他那些花花草草,没大半个小时绝不会下来,我妈支开我爸以後那就好

办了。

听到我爸爬铁梯子上阳台的声音後我马上冲出房间,早在门口的妈妈给我使

了个眼色,低声说:「去爸妈房间弄去。」

我家是三房一厅一阳台送天台,主卧室和书房在东边,和外边还隔着一个阳

台,因此采光较暗,我房间和厕所在西边,主卧室里也有厕所而且是坐厕,上天

台的铁梯子就在阳台,进阳台只能走客厅,也就是说从天台下来要绕个圈才能回

主卧室,要弄那事的话最安全的就是我爸妈的主卧室了。主卧室和阳台隔了层蚊

纱网,房间没开灯的话傍晚外面看进来啥也看不见,但里面却能看到阳台外。

妈让我开着客厅的光给主卧室一点点光线,并且房间门掩上一点。我妈还是

那套衣服没换就坐在床边然後迅速开始脱裤子,警惕的望了望阳台外面低声对我

说:「快弄,弄完我洗澡洗衣服去。」

得令的我心中大喜,把妈上半身放平在床上笨手笨脚的解妈套装上衣的钮子。

妈打了我手一下,骂:「会不会脱女人衣服的啊,你这样给我弄你爸老早下

来了,去去去,脱你自己裤子去,我自己来。」

我妈一两下子解完了所有钮子敞开衣裳,双手反扣到背後解胸罩的挂扣,把

紫色的蕾丝胸罩推到奶子上边,一双尖挺雪白的36C翘乳夹杂着女人特有的咸

骚汗味散发出一种能刺激所有男人的媚艳的香气蹦了出来。虽然已是傍晚光线黯

淡的时候,但我妈那白花花的奶子还是耀眼的让我怔在了那里。

我裤子褪到一半内裤还没脱,我妈弓起右腿脚背踢了我一下,骂:「死样的

,你还弄不弄了哟,不弄老娘洗澡去」

我回过神忙道:「弄弄弄,妈,你太性感了!」

妈没好气的回道:「妈都46了,身材都走样了还性啥感……」

我飞快脱掉所有衣物,扶了扶早已硬的不得的鸡巴往妈雪白丰润的大腿间凑

去,左冲右撞的还是不得门而入,妈打了我手一下让我停住,伸手引导我进入那

女人最神秘的桃花源洞去。

妈阴道里面还是比较干,弄的我鸡巴前面有点疼,我尝试开始抽插还是疼的

不行。妈让我停住,抓起我双手往她肥大的奶子上示意我揉,说:「傻孩子,要

先弄前戏,那麽猴急干啥呀,你懂不懂弄女人的啊!」

我恍然大悟,鸡巴慢慢退了出来留在穴口,开始如狼吞虎咽一般揉起我妈奶

子起来,食指和拇指捏了几下奶头,然後头靠下去吸吮起右边奶头来。

我妈闭着双眼,鼻里似乎「嗯」的一声,一股香气喷在我面上,嘴唇张了张

,说:「咬,咬一下」

我牙齿轻轻的咬着妈右边奶头往上带,左手没闲着像揉面团一样大力的抓着

左边的奶子,「疼,轻点揉。」妈喘着粗气的说。

「妈,你罩碍着了。」我说,妈推开我,双肘支起上半身起来脱掉丝质的白

衬衫,扯出奶罩扔到一旁,再睡下张开大腿右手扳开阴唇,声音微颤颤的说:「

下面好了,快进来。」

我马上双手抱紧妈两腿,下面捅了几下在妈右手的指导下顺利进了我妈的阴

穴。湿了的感觉就是不同,粘粘滑滑的,穴里面弯皱的肉纹紧紧的套着鸡巴,一

股激流冲上我脑门。和老妈有了几次经验的我没有猛抽猛干,而是缓缓的开始来

回抽动,龟头处传来无以伦比的快感。

我调整下了位置,喘一下气,咽了口水,正准备一下子捅到妈花心的时候,

忽然阳台里的那铁梯子吱吱作响,老爸下来了!!!

我条件反射的一下子拔出鸡巴,连蹦带跳的钻到床下,头脑一片空白心正想

完蛋了完蛋了的时候,还是老妈够冷静,她一把抓起我的衣服扔给我,低声说:

「不要动,你爸外面看不到我们!」然後抓起旁边的衬衫穿上扣上纽子。

老爸下了铁梯子後没进客厅,而是去开了主卧室窗外的水龙头,拿个桶在那

接水,然後转头凑过来试图透过蚊纱网往里看。当然,里面没开灯,外面看进来

是几乎漆黑一片,什麽都看不到的。

老爸开口了,「丽华,你在里面干啥呀,天台水缸没水了,过来帮下忙啊!」

妈回道:「干啥呢,你一大老爷们提水这些重活还要女人帮你忙?我换衣服

要洗澡,没空管你!」

老爸哦的一声转身回去接水了。我看状心中放下一块大石似的,大胆地悄悄

又爬上了床,左手按在妈大腿上,右手摸上妈右边的奶子揉了起来。妈一点没反

对,反而很大胆的睡了下来张开双腿示意我继续弄。

这时我上身已经穿回了衣服,妈也是裤子没穿,外面应该看不到什麽肉体的

颜色。居然能在老爸面前和妈偷吃,让我感到无比的刺激,鸡巴一下子又硬了起

来,一抖一抖的。我很顺利的找到妈湿润的穴口,缓缓的进了去,感觉到鸡巴在

妈紧紧的逼肉包裹下,阴茎下面的筋一跳一跳的,在快感与刺激下我全身发抖,

连双手都不听使唤了。

妈在我下边伸出双手抱住我头让我放下上半身,然後抓起我左手让我抓她的

奶子,我右边也配合的抓上了妈右边的奶子。我手心满是汗水,揉着妈柔滑的丝

质衬衫下的奶子,在爸面前和妈偷搞的刺激让我兴奋浑身滚热,衣服都打湿透了。

这时外面的老爸关了水龙头,提起水桶走开,爬着铁梯子上去了。听到爸踏

上天台一刻,我彻底放松了,放胆地上半身起来手抱住妈大腿,腰部动作激烈起

来,使劲用鸡巴大力往妈穴里抽送。

妈让我抽插了一会,伸手抱住我头让我放下上半身吻她嘴。我对妈的口水的

味道还不是很习惯,但又拗不过妈,只好皱着眉头交换着口水。说起来奇怪,小

时候我妈喂我吃饭都是放到自己口里咀嚼成软软的一团再吐回碗里喂我的,现在

长大了怎麽就觉得妈的口水恶心了呢?

吃了一会口水,我觉得味道冲得受不了,就推开妈抱着我头的双手,把妈手

臂按在床上,加快了下面抽送。妈知道我这样子很快就会射的,忙说:「慢点,

慢点,抓你妈奶子。」我听了妈的话,撩起妈衬衫去揉妈的柔软丰满的大奶子,

下面也慢了下来。

揉了一会,我又贴下去头侧一边舔妈左边胳膊窝的毛。说起来很奇怪的是,

我虽然不喜欢妈口水的味道,却很喜欢妈胳膊窝的味道。那地方汗津津的,散发

出一股浓重的女人骚味,我咽了口水,使劲的嗅着那气味,好像能醒神提脑一样。

妈似乎也有点受不了胳膊窝处痒酥的感觉,在我身下轻轻摆动着身体。妈乳

头硬挺挺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身体比我还要燥热,似乎在使劲忍耐着什麽似

的断断续续的说道:「大,大力点,大力点!妈,妈舒服!」

我加大了抽插的力道,抽插了好一会,突然妈下面一股激流冲射出来,妈泄

身了,让毫无准备的我也刺激得一下子射了。妈浑身像过电一般颤抖,如泥一般

瘫了下去,胸口一起一伏的,大口大口的吐着气。

我鸡巴也因为突然失控射了,还在拚命一抖一抖的,阴茎下的筋似乎痉挛起

来,让我一下子受不了整个人瘫了下去,两具肉体紧紧压在一起。妈和我都在大

口大口的喘气。

半分钟後,妈一拍我肩膀,「挨千刀杀的,居然能害你妈去了,哎呦,造孽

呀!」我一下子懂了,原来我让妈高潮了!这是我第一次将妈肏得高潮,心里兴

奋无比。

妈一把推开傻笑的我,一边卷起旁边衣服胡乱穿上,一边赶我下床。妈在床

头抽了卷纸抹了抹自己下面,又抽了卷仔细抹乾净床上,吩咐我回房清理一下,

最後手里攥着所有纸进厕所洗澡去了。

本来我还想和妈搞那事,转了转厕所把手,发现已经锁上,只好不甘心的回

房了。那晚之後一切正常,我等爸妈睡觉时在房门外偷听了下,没听到什麽动静

,看来老爸一点没生疑,就乐呵呵的回去睡我的觉了。

俗话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此话不假。我爸已经跨入50岁的人生台阶

了,那方面的需求越来越少,能力越来越弱,我以前就经常偷听晚上爸妈房里的

动静,难得发现几晚爸妈干那事的迹象,就算有也是没折腾四五分钟就静下来。

我可以肯定,妈已经很久没试过高潮了,这一次高潮就可以确保妈妈以後想拒绝

我也拒绝不了了。

但是那次过後,我和我妈又干了两三次那事也没能让我妈高潮。我总结了下

那次的经验,认为是在爸面前偷吃这种刺激情景是其中最大因素,但我妈那次之

後也再也不肯在老爸在家的时候给我弄了。

大概两个月後,周末我从学校回来,吃完晚饭後我又回房玩电脑。老爸洗完

碗後看了会电视,下了楼下小花园和人家打牌,老妈在房间里开着灯化妆准备去

看工会准备的晚会。

老爸一出门,我就溜进了爸妈的房间。妈坐在梳妆台前上装,妈今晚穿着黑

色薄薄的刺绣套裙,头发盘好,肩部露出一大片细柔白嫩的肩肉,肩上挂着透明

胸罩肩带,腰部收得很紧,下面裙底只到腿肘上部三四寸的地方,露出一大片雪

花花的大腿嫩肉,脚下8公分的黑色细跟高跟鞋显得原本就十分修长的性感美腿

更加香艳诱人。

妈注意到我进来了,自然知道我想干啥,随口说:「今晚不能弄,我化好妆

赶出门的,你别把我的妆搞坏了。」然後站了起来在妆台前转了转,看看整体效

果如何。

踩着高跟鞋的妈妈足足比我高了大半个头,低胸裙装紧紧裹着妈妈性感得冒

火的肉感身躯,胸部处紧得托出了两个罩杯的形状,上面高耸肥嫩的双乳白花花

的露出一大半,夹出一条深深的诱人乳沟,虽然腰部很紧显得有点赘肉,但下面

丰满的翘臀和修长的美腿更加散发出成熟女人无比性感的媚态。房间里充斥着妈

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更加刺激着我。

我感到到自己的鸡巴已经硬梆梆地挺立在裤子里,勃起的龟头前端,也分泌

出黏滑的液体了。有股火热的慾望在我身体里沸腾着,让我两颊发烧,全身冒汗

。理智毕竟无法抑制冲动的本能,我上前一把抱住妈妈,低头拚命地啃着妈两只

丰满肥大的奶子露在上方的嫩白奶肉。

妈一惊,骂:「要死!灯火通明的对面人家会看到的!」一手抓着我手臂拚

命想扯开我,一手啪的一声拉上了窗帘。

我双眼冒火的说:「妈,你不给我我绝不放你走!」

「小淫贼!妈不是不想给你,是工会那边晚会要迟到领导要骂的!」

我答道:「晚会是8点半多才开始吧,还有大半小时不是麽?」

妈还在挣扎:「妈赶去也要大半小时多呀,给你弄坏我妆我又要花大半小时

重新化妆的呀!」

我还是不答应:「妈,我轻轻弄,不会搞坏你妆的,大不了你迟一点溜进去

就好了。」

妈看势难逃被肏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我,催我快一点弄。

我见状大喜,把妈放倒床上就脱裤准备干。

妈连忙拉住我,说:「带套,带套,妈今天危险期,你去床头柜拿你爸的套

来。」看我去拿套,妈开始脱套裙叠好放一边,把盘好的头发放下发髻放一边。

我三两下脱光所有衣服,翻出爸的保险套,撕开包装,往火热滚涨的鸡巴上

套上,就往床上的妈妈扑了过去。妈还在反手去解黑色的蕾丝绣边胸罩,受到我

的突然袭击整个人失去控制倒在了床上。

我死死的住吻妈的双唇,舌头伸进去搅动着妈的香舌。经过前几次後我现在

已经习惯妈的口水味道了。我双手配合妈妈解开了胸罩并推上丰满柔软的双乳上

边,然後一双禄山之爪又抓又揉的变换着妈那双大乳球的形状。

妈挣脱开了我的热吻,喘着气的说:「我还没脱高跟鞋!」

我一听更加兴奋,说:「妈,不要脱了,穿着高跟鞋搞更刺激!」

妈无奈的叉开大腿让我进去。我正想插入的时候忽然想到个了好主意,鸡巴

不进反退,我剥下了保险套扔到床一边,让妈把奶罩拿开,然後跨到妈上半身上

挺着下腹将鸡巴放到妈两个丰满雪白的乳球中间,说:「妈,帮我夹下。」

妈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色小鬼,打啥鬼主意呢,行,只要帮你快弄出来

妈就解放了。」双手从两边推压着自己奶子把我鸡巴夹住,但沾上保险套润滑油

的鸡巴滑溜溜的很难完全夹住,我让妈手掌往里挪一点指尖双扣,固定好我的鸡

巴後缓缓抽动。尽管已经有些许润滑油但感觉摩擦还是有点大。

「妈,吐几口口水上去」被我坐在下面的妈妈艰难的擡起头,往我鸡巴上连

唾了几口口水。我右手按下鸡巴涂均匀,让妈手掌扣紧,开始抽插。虽然鸡巴数

次冲了出来,但鸡巴给豆腐一般柔软的奶肉紧紧裹住的感觉还是让我爽得咬紧牙

关拚命忍住精关。抽动了几次,差点就射了出了,我连忙转移鸡巴,起身站了个

马步喘着气,让鸡巴放松一会。

妈见状扑哧的一声笑了,骂:「臭小子,看你还不差点出来了不?」

我喘了口气,转过身,学着A片里面的样子试图让妈给我玩69式。谁知妈

丝毫不给面子,手肘支撑着身体试图起来,骂道:「脏死了!你到底要不要弄!

?少给老娘来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不弄妈马上穿衣服出门去!什麽乱七八糟!」

没办法,现实不像A片里面那麽如愿,而且是妈妈那代保守传统的女性,可

以说能帮我这个做儿子的弄那事就已经是奇蹟了。我诚惶诚恐的退了下来,好不

容易才哄好老妈和我继续弄。退回到传统的老汉推车体位後,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套好保险套後,趁妈不注意把头凑了妈的肉穴上去嗅了一下,一股浓浓的女人

尿骚味冲鼻而来,让我差点吐了出来,心想A片里面的男优整天给女人舔阴怎麽

能忍受得了呢。我无奈调整了下鸡巴,顶了顶妈的两片阴唇,稍微一用力进了去

开始抽插。

但是我还是不心甘就这样子交了差,灵机一动,双手把妈双腿擡起来呈个大

大的V字的样子,看到妈还穿着的鞋跟8cm的黑色高跟鞋,我性慾大发,像饿

狼一般的舔着妈晶莹透白的小腿腹。我一直因为身高而多多少少有点自卑,高挑

靓丽的妈妈也整天抱怨自己怎麽生出个我这个矮墩子,这也影响了我的性取向,

所以令此时正在干着高挑性感的妈妈的我异常兴奋。

我舔吃得起劲,乾脆抽出了鸡巴,一边抓着妈脚跟举高着两条大腿,一边从

妈右腿小腿腹部舔下到大腿,直至屁股,啃了几口妈肥大的屁股肉後,看妈没怎

反对,我不顾浓烈的女人尿骚味,一头撞进妈两腿中间,舌头玩命的来回舔着妈

湿漉漉的阴毛乱七八糟的阴部,咬着紫红色的大阴唇往外带,然後舌头尖伸进一

吸一合的肉穴里面搅动。尿骚味、保险套的水果味、妈流出来的淫水的味道混合

在一起,更加让我兴奋不已。

「妈那脏,不要舔!」妈想推开我,我坚决不答应,继续狼吞虎咽的舔吃着

暗红色肉穴里面流出的黏液。一会後妈似有似无的呻吟起来,双腿早已无力的垂

落在床上往叉开两边。

我又舔了一会,实在忍不住鸡巴的涨疼感,连忙调整好老汉推车的体位,往

妈肉穴里深深捅了进去再次开始奋力抽插。同时我手也没闲着,抓住我妈两梨形

状的雪白大奶子死劲的又揉又捏,「疼,别那麽大力,给妈吸下奶子。」听到妈

妈的话我听话地俯身下去像婴儿一样又吸又咬的对付我妈的奶子。

吸了一会,我舌头重点攻击我妈右边奶子,开始围绕着豆子一样硬铤而褐红

的乳头顺时针一圈又一圈地舔吃着红嫩的乳晕,感受着乳晕上大大小小的疙瘩。

刚才玩乳交时候留下的保险套的鲜橙味、妈一滩滩的口水散发出的浓郁的味道以

及妈妈身体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的妖艳的体香,这种特别的母亲的味道嗅觉上给

我带来了极大的刺激。

妈妈一头长发散压在床上,满脸通红,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妈好、好爽

,孩子,快吃妈的嘴……」我稍微调整了下位置,吻起了妈妈的香唇,两条舌头

在里面互相搅动,交换着相互的口水。我下面也加快了动作,鸡巴大力的抽插着

妈的肉穴,很明显感觉到妈阴道里面越来越多的粘液像胶水一样的黏黏的填在我

鸡巴和我妈阴道壁腔阴肉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