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伦理 > 正文

我和妈的那些事儿 [2/9]

2019-06-10 10:1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房间里充斥着我阴囊一回一去的撞击在妈屁股上啪啪啪的声音、我妈那既似

痛苦又似愉悦的呻吟声以及我鼻孔里厚重的呼吸声。我头脑里头除性爱的快感外

一片空白,渐渐感觉到精关守不住了,慌忙去舔吃妈胳膊窝的时候突然精关大开

,龟头在妈肉穴里头突突的喷射着精液,虽然隔着一层保险套膜,但妈妈明显感

觉到我滚烫的精液,也把持不住,花心深处如洪水一般冲出来一股股温热的液体。

高潮过後的我和妈妈两人气喘连连,浑身大汗,累的一动也不想动。但我挣

紮了起来在床头柜上扯了几卷纸帮妈拭乾净身上的豆大的汗珠,然後搽乾净妈那

一张一合往外吐着淫液的阴穴,缓了口气说「妈,快补妆,晚会要迟到了。」

妈缓了缓气,白了我一眼,嗔骂:「坏种,挺会对付女人的嘛,又害妈去了

,哎呦,爽得妈都快掉魂了。去去去,帮妈拿衣服来。剩下的你清理乾净,不要

让你爸看出什麽来。」

我乐得屁颠屁颠的哼着「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照妈的指示去办。妈

自己也拿了卷纸拭了拭自己大腿上残留的自己的淫液和我的唾液,擦乾了还是有

股味道,只好去衣柜拿出双肉色连腰丝袜穿上。

妈边穿边皱着眉头说:「你说你这坏种真是的,好好弄那个舔妈腿干嘛呀,

流氓似的,你在学校可不能对女同学耍流氓了啊,你听见了没有你!?」说完拿

起妆台上的奶罩戴上,对了对妆镜调整罩杯罩上胸前微微摇晃的两颗丰满肥大的

梨形大奶子,褐红色的奶头只被那半罩型的胸罩遮住一半,露出上缘的乳晕向外

傲挺着,然後双手反扣背後准备扣上挂扣。

此情其境,加上妈肉色丝袜包裹下修长丰满的大腿,以及柔白色的蕾丝绣边

小三角裤和肉色丝袜双重保护下的私部,我裤裆里鸡巴又勃动了起来,嬉皮笑脸

的上前抱住妈,右手在妈丰满的大屁股处柔滑质地的丝袜上抚摸着,鸡巴不安分

的在妈腿上捅来捅去,一副无耻嘴脸的对妈说:「妈,那您老意思就是我可以在

家对妈您耍流氓咯?」

妈嗔怒的推开我,「死鬼,又这麽硬了,不行不行,妈真的要迟到了,回来

再让你弄,帮我扣上後面钮子!」没办法,我只好忍住慾火,帮妈扣上钮子,钮

子扣得很紧,把妈腋下微微的副乳挤了出来。

扣好乳罩後,妈看了下时间,一惊,「哎呦,快7点50分了,让开让开!

」慌忙套上套裙系上调整好,边往外走边盘头发,叮嘱好我收拾乾净就连忙出门

了。

妈走後,我把该拭乾净的拭乾净,该收拾的收拾好,纸巾和保险套这些扔马

桶冲走就回房玩电脑了。那晚晚上妈很晚才回到家,回到时都累得不行了,我本

想让妈等爸睡死後再和我弄的,看没办法也只好作罢了。

下来的那个星期六我忍着整个星期的慾火赶回了家,不幸的是老爸整天都呆

在家丝毫没机会下手,妈一看我恹恹的就知道了我心思,趁爸上厕所的机会悄悄

拉我一边低声说:「妈今晚等你爸睡死後溜出来让你弄!」

於是我望星星盼月亮的熬到了晚上11点多爸妈回房睡觉时候就守在门外听

里面的动静等妈出来。爸妈在床上压低声音的不知道说什麽说了好久,中间还听

到妈低低的怒骂了爸好几次。

好不容易静了下来,妈穿着睡衣开门出了来,一见门外的我就把我拉开关上

门,走到厕所里开灯关上门低声对我说:「今晚不行了,你爸不知道从哪搞回来

叫什麽伟哥的壮阳的东西要和我弄,老不死的净糟蹋钱!你今晚自己解决下,对

了,妈给你这个,」一边脱下自己的内裤塞给我。

一听是伟哥,我百般不情愿但没法子,只好向妈做最後的要求,「妈,再给

我你奶罩。」

「没有,脱在房间里了,妈要回房了。」

「妈,我都忍一星期了,你就帮我弄出来吧,我快点就行了。」妈叹了口气

,只好同意说:「妈帮你快点弄出来,太久爸就出来了。」然後脱下我裤子帮我

捋起来,我左手攥着妈的内裤对着有黄色渍样的那块拚命地嗅,右手从妈睡衣下

面伸了进去抓住一边大奶子使劲的揉捏。

妈捋得很用力,弄得我阴茎有些疼,没一会我就射了。妈洗了洗手抹乾净,

吩咐我回房後没要回内裤就进自己房间了。之後我躲在爸妈房门外听里面吱吱嘎

嘎的床声嗅着妈的内裤又打了次飞机。

第二天爸还是整天呆在家里比昨天更加没机会。吃完晚饭後,我撒了个谎说

星期一没课想第二天再回学校。爸瞥了我一眼,感叹:「现在大学真轻松啊,还

容易进,爸那时候拼了命也考不上,小兔崽子,好好珍惜机会啊!」

妈却没这麽容易骗到,满脸怀疑的看着我,却没说什麽。趁爸走开的时候拉

着我问:「妈知道你在想什麽,可是你现在应该以学业为重,为了今晚有机会和

妈弄那个逃课不应该啊,老实说,明天真的没课?」

我连忙说:「妈,真的没!我骗你没鸡鸡!」

一听到鸡鸡两字妈连忙捂上我嘴,低声骂:「干啥呢!你爸听到怎麽办!」

我甩开妈的手,压低声笑着说:「妈,你别那麽敏感,你越这样爸越会怀疑

的嘛」妈拿我没辙,只好干家务去了。

好不容易骗过爸妈,我心神不宁的熬到了晚上,可是,大出我和我妈意料之

外的是,晚上老爸居然要熬夜看英超!我一听爸这麽说气泄了一半,心里埋怨着

:搞啥嘛,要看早说呀,又害我白熬一天工夫,还逃掉了星期一早上的课。

妈一旁见我这样子,自然懂得我心思,又好气又好笑的挪揄我:「怎麽,你

也想和爸一块看?不看的话早点睡去!妈明早弄个好吃点的早餐送你回学校!」

可恶的老爸,又坏我的计划!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正想走的时候,爸说了一句:「丽华,我中午要和同事

吃饭,不回来了,你自己买少点菜凑合着吃吧。」

机会来了!我强忍心中激动,尽量装出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妈,我陪你

吃吧,反正下午两点半的课我吃完再走还赶的及。」

妈马上懂了我的意思,也装着平静的说:「行,不过你吃完赶紧回去啊,听

到没有!」我满怀感激的点着头。

送爸妈出门上班後,我回房心神不在的玩电脑消磨时间。

中午一点没到妈就赶回了家,买的都是些一弄就好的熟菜熟饭,我一看就什

麽都明白了,妈!实在是太感激你了!我和妈两人迅速解决掉饭菜,心照不宣的

一同进了主卧室锁上了门拉上了窗帘。

妈坐下床边,取下发夹,甩了甩长发,开始解薄薄的黑白条相间的丝质办公

衬衫的纽扣,傲人高挺的乳峰似乎要撑破衬衫似的,随着妈解开第三颗钮子,戴

着红色蕾丝奶罩的丰满大乳房晃动着解放出来,高耸坚挺的乳房与我只隔着一层

薄薄的蕾丝胸罩,两个大奶子在她罩杯下巍巍摇晃着,散发出女人无比性感的媚

态。

妈见我不怀好意的往她走来,没好气的说:「看你那死色相!让妈脱完衣服

先!下午还要上班呢,别给妈弄脏了!」妈没先解奶罩,把衬衫叠好放一边後开

始脱裤子,看我呆在那,就骂:「还看什麽!快脱衣服!」

给妈一骂我回过神来慌忙开始脱衣服。我穿的全是便服,没两下子就脱光了

,妈那是办公长裤,我全脱好时才刚刚褪到一半。我去打开衣柜翻出妈一双肉色

连腰丝袜,拿回给妈让她不要脱三角裤了先穿上这丝袜。

妈楞了一下,「妈这不刚脱好吗!?又让妈穿上这个干啥呢!?」

「妈,穿上吧,这有情调多了。」

「鬼东西,乱七八糟的主意还真多!行,你快点弄好回学校,妈三点钟还要

上班呢!」

待妈窸窸窣窣的穿好丝袜,我一把扑倒妈在床上,一对禄山之爪隔着红色的

蕾丝奶罩对妈的大乳房抓来抓去,同时不停的吻着妈涂了淡淡透明唇膏的双唇以

及潮红的脸颊。我吻了好一会才放开,上身擡起双腿叉开跪在床上,喘了口气,

对妈说,「妈,转身趴床上,对对对,屁股翘起来,再翘高点。」然後连同里面

的红色绣边蕾丝内裤,扯下妈薄薄的肉色连腰丝袜,褪到妈圆浑翘挺的大屁股下

面大腿三寸多位置。

妈马上就明白了,忙说:「带套带套,妈今天不安全,快去床头柜拿你爸套

子来。」我连忙跑去翻出个保险套,撕了两下才撕开,拿出往鸡巴上套好回到床

上。

妈跪趴在床上,丰韵性感的两瓣雪白大屁股间下两瓣肥逼肉旁满是茂密乌黑

的阴毛,夹住着浓浓的女人尿骚味散发出一种无比诱惑的气息。我颤巍巍的将鸡

巴对准妈肉穴口,顶了几下找到阴唇的位置,然後稍微用力就捅进了去。妈里面

已经湿润了,加上保险套的润滑油,虽然有点紧,但还是让我顺利的抽送了起来。

「轻点弄,妈里面还没撑开。」

「妈,你前晚不才和爸弄过吗,鸡巴还不熟悉?」

「滚!说话脏死了!再说不给你弄了!」

「是是是,不说了不说了,妈,舒服不?」

「滚开,净挑难堪的话说!」

我兴起的在妈肥臀上啪的一声拍了下

「疼!干嘛呢!妈好好让你肏你打妈屁股干嘛呢!」

我一听到肏字,笑了,「妈,让儿子肏得舒服不?」

「坏种!舒服!行了不!?」妈前面转头回看着我,说:「小流氓!哪学回

来的啊?进得妈那里好深。」

「什麽哪学回来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妈没好气的说:「流氓!妈说你像街上狗肏似的这哪学回来的啊?」

「哦,不哪学的,妈,我无师自通的!」要让妈知道我在学校里看A片还了

得,我连忙搪塞过去。

「一肚坏水!你爸怎麽生出你这流氓。」

「妈,爸肏你有我肏你舒服麽?」

「滚!造反了你啊?没大没小的,在爸面前可许这样了啊,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我没那意思,妈,就想问下而已。」

这时候我深深一捅到了妈的花心,妈喉咙里嗯的一声,才开口说:「没!你

弄得妈舒服!行了不!」

听到妈这话我兴奋的要死,说:「妈,这叫後背式,很舒服的,」然後啵的

一声抽出鸡巴,拍了妈屁股一下,说:「妈,仰着床上,给我弄乳交。」

「什麽交?」

「就上次妈用奶子夹我鸡巴那招式。」

「要死!净乱七八糟的鬼东西,好了,来吧。」

妈把三角裤和丝袜一同拉回腰部,转身躺在床上,反手回去想解乳罩後面的

挂扣,「别别别,就这样子,甭解了。」我脱了保险套放一边,手按下鸡巴,拉

开妈乳罩乳沟处的部分,把鸡巴插了进去。

「弄脏妈胸罩了,去去去,妈下午还要上班呢。」

「里面谁看你呀,就这样子挺好,帮我夹紧点。」

妈没再反对,双手从两边把奶子往里推挤着,看不太行,双手往里移了一点

,指尖戳压着奶罩乳沟处的地方,隔着薄薄的布料固定好我的鸡巴。我看差不多

了,往前俯身在床上做出掌上压的姿势,下面为了省力屈腿分在妈两边,保持好

重心就开始了抽插。妈柔软光滑的奶子、奶罩的布料、隔着布料的指尖和我的阴

茎碰撞摩擦着,虽然不是裹的很好,但还是传来莫大的快感。

「你今早撒尿是不是没撒乾净啊,那话儿气味好冲,妈受不了。」

「妈,习惯就好,上次我不也给你舔过逼了吗?」

「去死!逼逼逼的,外面不许说这个字,听到了不?」

「妈,我只在家跟你说。」

「滚!流氓!妈那是撒尿的地方,脏,舔那不好。」

「妈,你上次不让我舔得挺爽的嘛。」

「滚!说不过你。」

这时候我不慎用力大了点,精关没控制好,嗖的一下子马眼处射出了一股滚

烫的精液,打到妈白净的脖子、下巴上,浓稠的一滩滩。我一看傻眼了,搞什麽

飞机,我还没玩够呢。

妈咯咯的笑,「看你那傻样!怎麽着,没法弄了吧,算了算了,赶紧收拾回

学校去。」

我满脸的不甘心,「妈,不行,还没够呢」

「妈就知道你这坏小子不会这麽容易心甘罢休,哎呦,妈上辈子欠你这个小

冤家的,行,妈帮你再弄硬,下来吧。」

妈让我拿纸巾来抹身上的精液,「哎呦,我不早说了嘛,妈这不胸罩也沾上

了,净给妈添堵,小坏蛋!」我连忙道歉,主动拿纸巾擦掉,妈脱掉了奶罩扔床

下,整了整长发甩到背後,让我躺下在床上,然後用手帮我捋起鸡巴来。

我没一会就开始硬了,我擡了擡头,对吗说:「妈,用口给我含一下。」

「臭死了,不行!」

「妈,刚才套子有鲜橙味,没那麽臭。」妈还是不愿意,我再提议,「妈,

要不我帮你先舔下逼?」

「这孩子怎麽那麽爱脏呐,真拿你没辙,行,妈不用你舔逼,妈给你含,先

亲妈嘴先。」

我喜出望外,连忙起身与妈抱作一团。妈抱着我头,伸出温热的香舌袭来我

嘴里面,妈好像非常热衷於接吻,舌头积极的在我嘴里搅动着。妈连泌带唾的灌

给我大量口水,令我呛了几下,差点呼吸不上来。妈拍拍我屁股示意我坐她腿上

,伸出只手在下面套着我的包皮轻轻捋动。

我和妈俩身体异常炽热,豆大的汗珠滚落在床上。我开始用力吸住妈的舌头

并拉扯着,然後将妈整个舌头叼着,再一下放开妈舌头,趁妈失去主动权,再袭

入妈嘴里搅动着。我和妈刚开始接吻的时候,我很不习惯妈的口水味道,觉得有

些作呕,但几次下来,努力去习惯适应的我现在一闻到妈的口水味就会异常兴奋。

我看差不多了,就脱离了与妈嘴的接触,站立起在弹簧床垫上,挺着滚热火

涨的鸡巴让妈帮我含。妈还是比较抗,皱着眉头好一会才含住了我的龟头。

「妈,往里含,对对对,还有舌头,舌头帮我舔下前面那地方。」

妈温热的舌头不太纯熟的搅动着我的龟头,传来的快感让我很受用,我激动

地开始了抽动。妈好像不太受的了,喉咙模糊不清的说些什麽,然後马上呛了起

来,猛的把我鸡巴吐了出来,跪在床上乾呕着。

「妈,没事吧,」我连忙跪在床上,拍打着妈的後背,「妈,好点了吗?」

妈擡起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里都呛出了泪水,「作、作践人的东西,

戳着妈喉咙啦!」

我满脸歉意的安慰着妈,不断的道歉。

「好了好了,继续弄吧,赶时间呢!」妈看了看床头的闹钟连忙催我快弄。

这时妈还穿着三角裤和丝袜,我心想要好好趁这机会玩下,就让妈平躺在床

上,蜷曲着腿分开两边,自己下了床,跪在床沿边想舔妈的阴部。发觉位置不太

好,有点费劲,我就让妈往外挪点,直到妈小腿正好垂搭在床边,踩在地板上。

我隔着妈丝袜和内裤舔我妈那撑得鼓鼓的阴部,骚骚的,但却令我很兴奋。没一

会,妈丝袜那地方都被我口水湿透了,艳红色的三角裤也沾了点唾液,染成了暗

红色,三角裤角边几条阴毛露了出来,一股成熟女人的尿骚味更冲了。

妈被我舔得很受用,浑身一抖一抖的,两大腿不安分的摆来摆去。此时不料

妈左腿挂住了床角边,小腿肚处嘶的一声肉色的丝袜被扯出一条口子来。

「哎哟!这麽大一口子,妈刚买没几天!」妈一惊,连忙坐起床边查看那口

子。那撕开的口子大大的刺激了我,我一性起把妈推倒床上,粗暴的给妈大腿根

部撕开好几条大口子。

「干吗那!别弄坏妈丝袜!滚开!」

「不干吗的,妈,反正都不能穿了,」我从丝袜支离破碎的地方伸进几根指

头,把妈三角裤底部扯一边去,对准妈淫水横流的肉穴鸡巴猛地捅了进去。

「带套!带套!」妈慌忙的把我踹开,惊恐的嚷嚷着。

肏!居然忘带套了!我连忙在床上找了找,捡回刚才的套子套上,三两步回

去继续肏妈的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