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狂插三位漂亮嫂子。白莹、程悠、雪琳 [2/4]

2019-06-08 11:56  作者:侠客 点击:次 

(2)程悠嫂嫂

今夜是绝好的机会,对自己的大嫂嫂程悠动手奸淫,虽然这是禽兽的行为,但平常大哥对我的轻视,极欲出一口气,於是我下了床,看看母亲已熟睡之後,他偷偷溜了出来。 我虽是第一次进入大哥夫妇的房间,但丝毫也没有任何罪恶感。而大嫂,根本不知道,所以早早脱衣解裙地睡着了。「嫂嫂,嫂嫂…」 潜入嫂嫂锦被中的我,摇着嫂嫂的肩膀叫着她。但是,大嫂太累了,早已熟睡了。那酸酸的鼻意,再加上洗过澡的体臭味,深深地刺激着我的鼻子。我伸手向她的下腹爬去,发现嫂嫂未着寸缕。

慢慢地手指潜入那裂缝之中,但是嫂嫂还是没有醒过来,我在自己的手指上沾了很多唾液之後,再度侵袭嫂嫂的阴门。「呜…嗯…」

嫂嫂扭动腰枝,依然在梦中,两手围住我的脖子,微微地喘息着。

当把阴门充分弄湿之後,把我自己早已挺立的内棒,赶紧刺了进去。 我很快地把整根肉棒都埋入嫂嫂里面,那温湿的内璧很快就将整根肉棒包了起来。嫂嫂依然闭着眼,但是扭动腰枝配合我的动作。「老公…你什麽时候回来的?」

她一直认为插入自己阴门的人是丈夫,她在意识中也没弄清楚,下半身就早已湿漉漉了。「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猛烈…」

我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大嫂一定每晚都是在睡眠中接受哥哥的作爱。

我愈发觉得大嫂是一位奇异的美妇,於是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为拚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嫂嫂既然认为是我哥哥,所以行为更加大胆。我开始玩弄嫂嫂最性感的地带,横抱玉枝,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後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 此时,嫂嫂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肉棒,直接刺入里面而已。「你到底是谁?」

睡态与快感同时消失的嫂嫂想大声地叫出来。

但是,我马上塞住她的嘴巴。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嫂嫂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 她终於发觉对方是她的小叔,但是,这时我的肉棒已深深插入她的体内了。「呜呜…不行,不行,放开我。求求你…喂…不…」

她拚命想逃离,但是我的手臂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抵抗,如果被丈夫知道的话,她只有以死谢罪。而且虽然是小叔迷奸她,但是谁都会认为是女人本身惹来的祸…大嫂的惊慌与恐怖,早已使她更加混乱。「程悠嫂嫂,你只要不说,哥哥根本不会知道,对不对?我自从回到这里以後,就非常喜欢你…所以请你别生气,好吗?」

我轻声地说道,并温柔地揉着嫂嫂的乳房。「不行,不行,快拔出来…这是乱伦,会受到处罚的。大嫂害怕丈夫突然回来,发现此事,又怕睡在隔房的婆婆发觉。但是我的爱抚下,思想的一隅突然觉得很舒畅。 於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心中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丈夫与婆婆了。

况且大嫂从来也没有嫌弃过我,可是一想到这是罪大恶极的,所以嫂嫂不敢在态度上表现出来。因为程悠嫂嫂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它们像毛发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我让嫂嫂横躺着,把脸趴在她的私处。「啊…不要…」

嫂嫂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後直接亲吻阴部,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嫂嫂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

嫂嫂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淫水不停地涌了出来。我手持自已变硬的肉棒,把嫂嫂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呜呜…」

大嫂用白天穿的黑绸短裙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着。 在混乱中,我更是使劲地用力,而且嫂嫂在白天与晚上的感觉是不同的。 白天,我与程悠嫂嫂,未曾将手握在一起过,但是晚上在锦被中,我们就像发狂的公狗与母狗一样。我不知道大哥是用什麽方法使嫂子感到愉悦的,但是我了解,我那大哥,是无法令嫂嫂获得充份的满足。另外,自己能如此顺利地把嫂嫂弄到手,是因为嫂嫂是在睡眠状态中进行中的。

这一切全是我个人的想法,但飞马行空之际,我不忘用力使劲。嫂嫂不停地喘息着,那一副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女人再也无 法离开我了。 藉着肉棒的冲刺,想在自己大哥的太太的肉体上,获得解脱。「呜…呜…嗯…」

程悠嫂嫂拚命咬着裙子,沈浮在快乐的肉体快乐之中。

「啾啾啾啾…」

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肉体与肉体挤在一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