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豪门底下的母亲 [3/3]

2019-06-08 11:5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把手伸进母亲裙下,把整件裙子退到腰上,母亲露出一件黑色蕾丝内裤,我爱抚着那皓白大腿,手指有意无意的在大腿内侧,轻轻摩擦,用摸到私处,就用手指轻搔肉穴,虽然隔着内裤,但也是让母亲露出娇羞表情。我把母亲的手乾脆放在我肉棒上,用手压着母亲的手揉我的阳具,母亲这才主动的爱抚我,在厚磅牛仔裤下,根本硬的难受,我将拉链一开,内裤一偏,阴茎半软的出来。

母亲低头装睡,眼睛则是偷瞄我这,她用左手上下爱抚,等整根硬起来後,开始加速套弄,让我涨硬的更加粗大,随着塞车逐渐退去,车速也开始快了起来了,进入了一个山区下段路程,我见我涨的难受,想要母亲帮我含一下,母亲却表示怕有人看到,最後还是依我要求,低下头来,偷偷的吹舔阳具,不过母亲那害怕的个性,加上又在车上还有震动颠簸,口技不如平常,只是让我更加兴奋而以。

这时终於到台北某豪宅,我赶紧穿好裤子,母亲则是整理整理,车上随着到达开始喧哗,等人都下车了,我才跟母亲鱼贯入室,一些场面话、刻套话当然少不了,不仅还有自己家族里的人,还有其他政商名流,也提前祝贺阿嬷大寿,母亲陪着父亲招揽客人,我待在上厅,手拿着一杯广岛冰茶,这是大厅角落设的酒吧,大厅上吊着水晶吊灯,厅里开始有佣人推着餐车,在厅上餐台前放满精致料理。

阿嬷喜欢气派,我总是搞不懂阿嬷的想法,明明就刚下飞机很累,还是要装的一副没事样,跟这些政商名流打哈哈,在我耳中所听,很多根本是恭维的话,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只见母亲从大厅上抬头给我一个眼色,要我下来。大厅左右两侧有花岗岩精雕阶梯,上面是个走道,可以从上往下看到所有的人,我很喜欢待在这,这里可以让我得到安全感。

我走下阶梯,手扶着梯上罗马风的石雕,先彬彬有礼的跟路过众人,用眼神和点头示意,每次我出现,就必须忍受大家的眼光,听着人们私底下的窃窃私语,还有女孩子的嬉闹,反正,我早较习惯了。父亲要我跟一个国会代表的议员打招呼,我必须保持微笑,我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代表这个家族,原来是议员的女儿年纪跟我相仿,目前就读国外,今天返台。

我向那美丽的女孩子致意,她一身优雅深蓝色洋装,头盘成造型,修长美腿,足上一双白色高跟鞋,看起来就是不是普通人了。我知道接下来他们都希望我怎麽做,我只好做做样子,问这女孩要不要陪我走走,这些长辈们哪个不希望我这麽做?都是为了两字,面子,虚伪的令人恶心。

我向绅士一样牵着女生的手,那女孩手上还套着跟洋装同款的手套,我牵着这女孩在後花园里散步。後花园是个椭圆形的,中间有个喷水池,池中有锦鲤,副都有英国街道出现的路灯,我有一搭没有一搭跟女生闲聊套话,我会套话是因为,我要看她是不是跟我一样,是同一种人。

我粗略分成两种,一种跟我一样,觉得这种聚会很鸟,另一种是这女孩是专程来看男生的,准备要嫁入豪门。值得庆幸,现在这女孩是前者,我们都会互相说说自己的事情,尤其骂自己的父母以及家族的一切,真是令人感到快意。这也是我为什麽要念私校的原因,因为我想过不一样的生活。

这女孩很幽默,可惜时间晚了,我必须赶紧送人家走,所以就回大厅,而父亲说女孩的父母早走了,要我送她回家,我心想正好我也要走,就拉着女孩跟阿嬷到别,之後跟母亲打了个眼色,这才三人上车,匆匆离开这满是谎言虚伪的城堡。到了女孩家门口,我打了个掰的手势,这才又往天母去,而长途旅行加上一回豪宅的宴会轰炸下,早已经不计形象,倒在後坐,深深沉睡去。

我车驶近车库,莎莎亚早已经接到我电话通知,在门口等我,我把母亲一个公主抱,直接揽到母亲闺房,女佣则是拿的行李,跟着在後头,并且问我线想要做甚麽,我要女佣帮母亲安顿好,在来找我。我在母亲的房里,看到一张照片,里面是我和父母阿嬷阿公四人的照片,阿公那时候还是政党人员,所以很难得会跟我一起出去玩,这张这照片也是唯一一张,让我感到开心的照片。

因为里面的人,都笑得很自然,非常开心。

我走出门外,上了琴房到花园阳台,每当我想心事时,都会来这远看风景。我记的那次是在我国小四年及,那时父亲还是国内的金融师,母亲以是家中媳妇。那天好像是我在吵说,要去海边玩,还说大家都赖皮,说好爸爸妈妈、阿公阿嬷,都要陪我去的,我为此整整生了三天闷气,最後阿嬷不忍心,要阿公拨一天,在加上我不停的去阿公书房撒娇,阿公终於点头答应。

照片里是我在海边,後面是大海,阿嬷搂着我,左边站着阿公,而阿公竟然卸下平常严肃表情,脸贴着我的脸,做了一个鬼脸,阿嬷笑了,而我身後的父亲摆出夸张笑容,逗的母亲掩口大笑,帮我们拍照的人还说,我们这家庭感情很好。不过彼一时、此一时,物换星移,早已经都变了,阿嬷变的我认不出来了,父亲也是,阿公没看他在笑过,母亲只有陪着客人会浅笑,不过那是假的。

隔天早上起床时,已经是中午时刻,我一身腰酸背痛,带着倦容走下床,将窗户打开,吸着这十二高层楼的空气。接着去楼下,吃着本来佣人要帮我准备的餐点,结果母亲说她来煮,我跟莎莎亚互看了一下,只觉得不可思议而以,母亲不知多久没有下厨了?

我开玩笑的说「妈~这麽久没下厨,行不行阿?」,母亲把鸡蛋面和一些蔬菜放入锅中,在切点三层肉片,一把葱花、一颗鸡蛋,没十分钟就完成了,我对女佣说你去忙吧,这时母亲才做在我旁边,看着我吃面。我从母亲眼中看到慈爱,那是好久不曾出现的样子,这面烫口,不过真的好吃,比那些高级餐厅还要好吃,山珍海味,比不上母亲的一道菜,顿时心头一酸,难过的眼泪又一下来,我急忙装的没事样,三两下就把这面给吃完了。

我问了问母亲,待会要不要弹琴?母亲随我走上琴房,钢琴牌子我不知道,但起码听说这架是国外的,买了时候花了六百多万,好像是有名个制作名琴世家做的,无论音质、成色,木头、上漆,都可以看出这架钢琴不凡之处,现在想买也买不到了。母亲指尖依然弹着月光鸣奏曲

,这曲我从小就在厅母亲弹,难过上次大学通识课时,看老师放的海上钢琴师,就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

直到一曲终至尾声,我双手环绕母亲玉颈,亲吻着母亲的脸庞,在把手从後往前摸,搓揉着母亲的乳球。母亲身穿一袭白色连身裙,看这衣服,就知道又是出自哪个有名大师之手,整体连身裙,胸部周围用特别缝线缝法,让乳房托的高耸,乳沟挤的深邃,腰间左右有两个金圈扣环,扣至腰後,把蛮腰曲线衬托出来,下裙采古典洋装,大量蕾丝花边最内里,而背後裸空,露出香肩和美背。

当我玩弄乳房时,母亲站了起来,把琴房门锁起来。我望着母亲,坐在琴椅上,背着琴键。母亲害羞的两脚跨在我腿上,扭动裙下臀部,刺激我肉棒,我乾脆把上衣胸衬往下拉,两对高耸雪白的酥乳,从里头弹了出来,微微下垂,乳头成枣红色,我贪婪吸允着母亲的乳球,而母亲则扭动屁股,享受我带给她的乳房挑逗。

我把母亲的上裙拉了起来,把裤头拉开,露出肉棒,手指一探小穴,已经泥泞不堪,我把龟头挤向外阴唇,母亲眉头一蹙,我吻了一口,双手扶好肉臀,母亲一个下坐,顿时阳具入肉穴、娇母一声羞,只见母亲面红耳赤、眼神半开、嘴唇紧闭,还在适应我肉棒在她阴道里的大小,我挺了肉棒一下,蜜壶里被我撑更开,母亲酥软身子,摊在我肩上,我凭着手感从股沟伸进裙里,把三角内裤整个拉成丁字裤,塞在股沟里,在把肉穴旁的内裤给拨好,以免妨碍我抽插。

我开始摆动腰部,让母亲开始跟我在磨插,我把臀部开始剧烈上下抽动,母亲扭着屁股,胸前的奶子不停的上下摇动,肉棒在肉穴里几乎整跟没入,我让母亲开始骑在我身上,左扭右扭,前後挤压,肉壁不停的夹着我的肉棒,母亲此刻的淫荡模样,口咬纤指,鼻头发出闷坑,整个大腿都是淫液。

我一个手扶蛮腰,一个上拉至整跟肉棒快要掉出来,在用力灌入肉穴里,臀肉撞击大腿发出一声啪,母亲也淫浪的一声。我要母亲手抱着我的脖子,我两手把母亲脚抬了起来,而我站起来,母亲看起来好像怕会掉下去,我甩动母亲上身,美一下都是大力灌顶,灌了母亲哀嚎啜泣,爽得双手紧抓着我不放。

我抱着母亲走向钢琴後,要母亲背着我,手扶琴盖上,把屁股噘起,两腿为开,我在後舔着美背,顺势把连身裙後的拉链给拉开,让母亲把衣服脱下,在把三角内裤退至脚踝,母亲身上只剩米白高跟鞋,我压着母亲蛮腰,要他屁股在翘更高,母亲只好垫起脚尖,让整个肛门肉壶暴露在我眼前。

我先蹲下,由下往上舔了一遍外阴唇和肛门,在把肉棒轻轻插入耻丘,双手扶住母亲胯骨,开始抽动根部,一下又一下的大腿拍击声,差的母亲忍不住呻吟浪叫,也不管有没有人会听到了,我下体不停的快速扭动,两手捏着悬在半空中的乳球,快,快要更快,整个肉穴都是淫液,沿着大腿流下脚踝高跟鞋。

我一个大力一挺,停在母亲子宫里,单手把母亲右脚抬起来,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双手一托肉臀,把母亲放在琴盖上,两手抓着母亲的双手,而母亲青蛙腿打开,我这时才最後一次抽动,肉棒在黏糊糊、湿漉漉的阴道里磨擦,我觉得很好紧,好会夹,不仅湿润,敏敢挺直让母亲更是淫水直流,龟头一震酥麻,我拔出来,套了几下。

精液在半空中落下,沾满母亲的身体,小腹、胸口、脸上,还有钢琴琴盖上,黑色钢琴上的白色精液,形成一道强烈对比,我趴在母亲身上,吸吻了母亲的香唇,回想刚刚激情母亲那淫荡叫声,还有那一脸害羞模样,我下了决定,母亲是我要保护的人。

高雄某处公寓,母子两人一早就在沙发上缠绵,母亲穿了一身短T还有热裤,我从没看过母亲穿这样,母亲眼神妩媚,跟我尽是浓情蜜意,在高雄的这段日子里,我跟母亲就像新婚夫妻一样,每天都在做爱,从房间床上、厕所马桶上跨坐、厨房流理台下口交,今天就是沙发上做爱,母亲开始穿起情趣内衣、Cosplay,完全摆脱以前的贵妇模样。

只有在外面才会比较收敛一点,不过有次在公车後坐上,母亲直接替我口交,还有在公园打野战被蚊子咬,母亲变了,变得开朗活泼,我放弃学业,开始了家中网拍,母亲也帮忙我,这让我更是每天都搂着母亲这女人,让我无时无刻都享受甜蜜爱情。过去的一切,早已经离我远去,而我也不眷恋那些回忆,只要母亲在我身旁,我便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