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一千零一夜第一夜?圣洁人妻?性戏沈沦 [9/11] –

2019-06-09 22:52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我不是要全剃光,我只是要让阴毛的形状更好看,将在阴户旁和会阴处的

杂乱给除掉……让她看起来更性感。再说了……炎辉真的会注意的这麽仔细吗?

我想他连用手爱抚阴户都没做到吧。」

「他……」

杏子想为丈夫辩解,但炎辉性事上单调乏味的残酷事实却让杏子无法辩驳。

杏子被信雄这麽一说,态度变得有些软化。

「来,大腿张开,我真的不会全刮掉的,我喜欢你这麽茂密的阴毛,看起来

就好骚好美……」

「……」

杏子放弃抗拒,任由信雄摆弄,随着冰凉的刀片在腿跟、鼠蹊部、会阴处缓

慢的滑过,杏子心中有种解放的快感。

「你看……这样是不是很性感……」

信雄拿着镜子放在杏子胯下,让杏子能够看到他刮除後的成果。原本浓密到

稍嫌杂乱的阴毛,被信雄刮除了,会阴、大腿根和耻丘旁的阴毛不见了,鲜艳的

耻丘从镜子里可以看到它完整的形状,阴毛被修成了长条状。现在就算穿上丁字

裤,也不用为阴毛会跑出来而烦恼。

几天後的一个礼拜五,下午六点。

「老婆,我刚在楼下时遇到妹妹和妹夫,就把他们带上来了。」

炎辉进门时後面跟着美织和信雄,三人前後的进了屋内。

「姐~我们今天来你这讨饭吃,你不会赶我们走吧……。」

「哪……哪里会,进来吧。」

杏子脸色有些不自然,明明就是说好的,根本就不是巧遇。

「哈……老婆你真厉害,像是有预知能力,高丽菜、咖哩、凉拌小黄瓜、葱

爆牛肉、芹菜炒豆干还有味增鱼汤这麽丰盛,还好我有邀妹妹和妹夫上来一起吃

,要不然就我们两个肯定吃不完。」

杏子心中暗自苦笑,拿出了四副碗筷摆在餐桌上,当坐到座位上时,美织却

不是坐到自己的对面,而是坐到了炎辉的对面。信雄也就自然而然的坐到了杏子

的对面。

在杏子的引导下,四人念完祷告词後便开饭。

「有凉拌小黄瓜,来……老婆,这对皮肤很好,多吃一点。」

信雄将桌上那盘凉拌小黄瓜夹到美织的碗里。美织抛了个媚眼,将小黄瓜放

进嘴里。

「嗯……好吃。」

杏子异常紧张的盯着美织的脸色,只见美织挑了挑眉毛後随即称赞,暗自松

了一口气。

「咦……可是我……怎麽觉得味道怪怪的。」

信雄吃了一口後发表了意见,眯着眼看着睁大眼睛死盯着自己的杏子,露出

奸狎的笑容。

「我吃吃看……嗯……是有点不一样……老婆……你这哪买的……」

炎辉看话题都绕着那盘小黄瓜,好奇的跟着吃了一口。

「这个……」

「我知道……这是上次我和姐姐一起去买的……这是新品种……所以味道有

些不一样。」

美织发现了姐姐和丈夫的猫腻,正在杏子有些尴尬的不知如何回答时,美织

抢先说了出来。

杏子向妹妹投了个感谢的眼神,并瞪了信雄一眼。

杏子盯着那盘黄瓜想起了下午的荒唐,脸色泛起了羞红。

「怎麽样……这样是不是炎辉就像在面前?」

信雄拿着一张相框,里面是炎辉在欧洲一座大教堂前面的单身照,这是他们

蜜月时的相片,此刻摆在杏子面前,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杏子被信雄双手双脚被绑成M字开,身上除了剪裁过的半身围裙在无他物,

在相片面前,暴露着下体的阴部。

杏子终究敌不过情感的害羞,瞥过头去不敢正视炎辉的照片。

「你好过份,我都已经那麽顺从你,还要这样羞辱我……你这个变态……」

信雄走到杏子身後,双手将杏子的头摆正。

「你现在想被?谁?肏?」

「讨厌……不要这样玩弄我……」

自从上次的潮吹後,杏子发现自己跟着信雄的话说的越粗鲁,在性爱时就越

兴奋,比平常的性爱更有快感,更容易高潮。此时杏子听到信雄在耳边用粗鄙的

下流话发问时,阴部已经感觉到开始湿濡。

信雄走到杏子身旁蹲了下来,围裙被捏成了布条塞进了杏子双乳的深沟,鲜

艳的乳头因兴奋而勃起。

「可是……你不是很兴奋……很喜欢我这样玩弄吗?你看……乳头都硬起来

了……」

信雄捏着勃起的乳头,顺时钟捻了几下。

「噫…………」

「这麽快就兴奋了……是不是因为炎辉在你面前的关系啊……?」

「不要再问这麽丢脸的问题了……」

炎辉阳光开朗的笑容,想起夫妻俩人相敬如宾的感情,对照起此刻偷情的淫

荡,让杏子升起了强烈的愧疚感。

「不要装害羞了嘛……都被我「肏」了那麽多次……相比嘴上的害羞……我

喜欢你身体淫荡的反应……啧……」

信雄双唇含上杏子勃起的乳头,上下门牙轻咬着,左右移动的下颚磨着敏感

的乳头。成熟的乳房被下流的玩弄,杏子已经被撩起了性感。

「噢……不要再说这些了……啊噢……」

信雄玩弄了一阵後,一手往下摸到大腿,另一手则来到杏子的手臂上来回抚

摸。

性感的乳房失去了爱抚,杏子感到有些难受。大腿上那若有似无的触感,已

经满足不了杏子。

「不……不要停……」

信雄的眼神告诉杏子,他要听答案。

「我要你……在炎辉的相片面前……肏……我……」

当杏子说出口时,她已经感觉到阴户有水滴兴奋的从肉缝里头溢了出来。

「呵呵……这是肯定的……不过还没这麽快……毕竟……今天还要煮菜不是

吗?」

信雄从冰箱里取出一条小黄瓜,让小黄瓜从杏子的膝盖慢慢的往下滑,直来

到肉壶口。

「你说……这小黄瓜做成凉拌,沾上你潮吹出来的淫水做调味,那味道肯定

好吃你说对不对……」

「不……不要这样做……噢……」

手脚已经被绑死的杏子,只能嘴上反对哀求,却无可奈何。小黄瓜表皮粗糙

,阴唇在小颗粒的折磨下,流出更多湿黏的液体。

「……好冰……不要……」

「你看……是不是很有感觉……」

「太粗糙了……嗯……会受伤的……啊……」

「怎麽会……里面这麽湿……你看……」

「啊噢……」

娇艳的肉壶早就充分的湿濡,小黄瓜几乎不费力气的,便滑进了杏子性感的

体内。

「不是很容易就进去了嘛……」

「啊噢……好冰……不要……噢噢……」

杏子扭动着腰臀想挣扎,这样的动作除了增加黄瓜在膣肉上的摩擦,并不能

让黄瓜掉出肉壶。

信雄控制着黄瓜不缓不慢的抽送着,粗糙的黄瓜皮抽出来时,沾满着淫荡而

晶莹地光泽。

「噢……啊……」

冰凉的黄瓜在蹂躏着柔软的膣肉,同时也带给杏子一种异样的快感。信雄边

控制着黄瓜,大嘴在次含上杏子香甜的乳头,一吸一啜的挑弄着。

「……喔……」

「炎辉……看看你老婆这副模样,是不是很淫荡……」

信雄对着相片说着,又厚又湿的舌头在杏子的乳房上像蛞蝓般,在经过的地

方留下湿黏的唾液痕渍。另一只手也握上柔软的乳房搓揉起来。

「不要开这种玩笑……噢……」

听到老公的名字,杏子认为是老公回来,看到信雄一脸得意的笑容,哀羞的

向信雄发嗔。

「啊啊……啊噢………」

信雄手上的小黄瓜除了抽送外,再加上了旋转,从杏子熟美的身体兴奋的颤

抖,可以知道带给杏子的快感是多麽强烈。

小黄瓜带来的酥麻感,让杏子呼吸越来越急促。

「不……不要停……」

小黄瓜深深的插在杏子的肉壶,只留一截露在穴外,信雄的双手握上杏子的

乳房,不再控制黄瓜的抽送。突然的停止让杏子扭动着肉臀叫唤着。

信雄解开了杏子的捆绑。

「要爽的话就自己弄……不会跟我说你这都不会吧……」

「嘿……不准盖上……我就是要让你在炎辉的相片面前手淫……」

杏子松开綑绑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炎辉的相片盖倒,对於在炎辉相片面

前手淫,杏子心中觉得有疙瘩,信雄阻止了杏子的举动。

「你……恶魔……」

被撩起情慾的杏子并没有犹豫多久,修长的手指握住了露在外头的黄瓜,继

续抽送起来。

「……感觉爽不爽……」

信雄舌头在乳头上画着圈,边问着卖力控制着黄瓜用力的深深捅入自己肉壶

的杏子。

「啊……好爽……啊啊……」

随着呻吟声越来越急促,杏子的手也越来越快。

「……不要碰那……啊啊……不行了……要泄了……」

信雄空闲的大手抚上了凸起的阴核,杏子反应十分激烈,强烈的性感让杏子

一下子达到了高潮,身体一颤一颤的抖动,淫荡的液体顺着黄瓜滴落,信雄取来

一个碗,接下了这些淫液。

「这次才这麽一点而已啊……没关系……我们还有其他蔬菜……」

「老婆……你怎麽只夹肉不吃菜呢……来……吃吃这盘芹菜炒豆乾……」

老公的呼唤,杏子回神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信雄促狭的笑容,以及碗里老

公的爱心。

「嗯……好的……」

杏子在夹菜的过程中,总避免掉芹菜炒豆乾、咖哩、凉拌小黄瓜,这些下午

蹂躏过阴户的菜肴。

尽管最後信雄并没有真的性交,但杏子仍被信雄在各种蔬菜的蹂躏下再次的

潮吹,滴落下来的淫液,一半成了凉拌小黄瓜里的汤汁,另一半则倒在了咖哩。

「嗯……」

杏子感觉到小腿被人夹住,她看了看信雄,只见信雄一脸邪邪的笑容。

信雄大胆的伸手到餐桌下抓起杏子的小腿,放到自己的双腿间夹住,一手拿

着筷子夹着菜,一手则在桌下抚摸着杏子嫩滑的小腿肚。

小腿肚传来的爱抚让杏子差点叫出声来,担心被发现的杏子绷紧了神经,看

着丈夫和妹妹。

丈夫的椅子坐的很靠拢,肚子几乎贴着桌沿,手上拼命着扒着饭,大口的吃

着。

「姐夫……不要吃得那麽急嘛……来……老公……吃块肉……」

美织笑着炎辉的举动,似乎没有发现姐姐和信雄的异常,热情的夹了块肉递

到信雄的碗里。

如果此时杏子低下头,会发现炎辉的举动只是在掩饰着镇定。美织的脚正贴

在炎辉的胯下,灵巧的拉开了炎辉的拉链,隔着内裤磨蹭着炎辉的下体。

杏子并不知道这些,她必须忍耐,信雄的手已经从小腿肚滑到了脚掌,邪恶

的在敏感的脚底板搓揉着,强烈的搔痒感让杏子发出细微的颤抖。

「扣!」

炎辉突然抖了一下,将餐桌给撞响了一声。

「姐夫……你怎麽了……抽筋啊?」

信雄打笑的说着,餐桌下的手指在杏子的脚趾间温柔的搓着。

面对信雄灵巧的爱抚,杏子已经产生了性感,如果在平常可能就发出了娇喘

声,她能感觉到下体因为脚底传来的搔痒开始分泌。但丈夫就在旁边,杏子必须

强忍着性感装做什麽事都没发生。

磨蹭炎辉下体的脚已经成了一双,美织一双脚掌贴着炎辉的裤档,包着那根

不算大又早泄的肉茎磨阿磨的,让炎辉打了个冷颤,也因此撞响了餐桌。

「没……没事……吃饭吃饭……呵呵……」

炎辉夹菜来掩饰尴尬,美织则是一脸捉弄的笑容。

「啊……筷子掉了……」

信雄「不小心」的把筷子掉在了桌下。

「碰!」

「我去厕所。」

就在信雄要弯腰的同时,炎辉像是触电般跳了起来撞响了桌子,慌乱捂着下

腹跑向厕所。

「姐……你告诉我这菜怎麽煮的好不好?」

美织和杏子聊起话题。

信雄此时钻到了桌下,少了一人的信雄大享齐人之福,一手忙碌的伸进美织

的下体,隔着三角裤揉抚着膣穴;另一手伸到杏子的大腿来回爱抚,嘴上也不空

闲,一根根仔细的吸吮着杏子的脚趾。

「恩……好啊……最近你有回去看妈吗?」

「……」

「……」

在信雄的玩弄下,美织享受着,更大方的开腿好让信雄更为方便的淫弄,而

杏子却是强忍着端庄故作镇定。

「嗯……」

信雄拨开美织的内裤,将手指插进了那淫荡的蜜壶。

「噫……」

信雄将杏子的玉脚放下,掏出胯下火烫的阴茎在小腿上磨蹭,另一只手摸到

杏子的耻丘上,拨弄着敏感的阴核。

姐妹俩看到对方的反应,对信雄在桌底下的举动心知肚明,却又不说破,把

信雄捡筷子的时间太长的问题给刻意忽略,东拉西扯的聊着。

就当信雄左右逢源享受的起劲时,厕所的马桶冲水声响起。

「呼……回来了,咦?妹夫你蹲在那干麻?」

「在这呢!在看这桌脚和椅子,似乎有些不稳了。」

信雄若无其事的坐回位子上,还煞有其事的摇了摇桌子挑着小小的毛病。

「是阿……可能是搬运的过程中损害了吧,也没办法和家具行更换,只能这

样了。」

两个男人坐回位子上後,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再次热络的边吃饭

边聊起天。

「姊……我们今天住你这好不好……?」

收拾碗筷时,美织突然提出来。

「咦……这……」

「我们家最近有人在打麻将,晚上吵的呢……而且我们姐妹也很久没在一起

好好聊天啦……好不好……」

「我不知道……老公,你说呢?」

「姐夫,你说呢?」

美织的表情,眼神中没有寻问而是命令。

「啊……好……好啊……」

炎辉看到美织命令的眼神,直觉的答应了下来。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美织,背着两人朝着信雄的方向偷偷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美织和杏子两人在厨房洗碗。

「姐……你看这是什麽?」

洗到一半,美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卫生纸,打开来後里面有着卷曲一根的耻

毛。

「……毛……」

「我这可是在小黄瓜那道菜吃到的喔……」

「……」

杏子很尴尬难堪,杏子并没友直接追问,而是蹲了下身子,撩起了姐姐的裙

子。

杏子对美织的举动感到惊慌,想用双手挡住,却听到美织先开了口。

「果然……姐姐也被坏老公欺负了……」

「妹妹我……」

奸情被识破让杏子不知所措。

「嘻……我帮老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继续完成吧……」

美织将头凑进了杏子的双腿间,舌头伸进了杏子的耻穴。

「噢……」

美织突如其来的突袭,让杏子毫无防备,她双手想推开美织的头,但是却没

法躲避,要是往後退,很容易被双腿间的内裤绊倒,所造成的动静肯定会惊动客

厅里的丈夫。杏子只能双手扶着洗碗槽,将水龙头转大,让稀里哗啦的水声掩盖

自己情慾的声音。

美织的舌功还是一样了得,拼命的挑逗着敏感的阴核,手指伸进耻穴里抠弄

着,不用特别的爱抚前戏,丈夫在客厅的刺激就足以让杏子兴奋异常,在美织的

挑弄下性感迅速的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