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宝琳与我 [5/9]

2019-06-10 11:35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宝琳与我 之五

阿仪笑了起来,小声的问道∶“那你和她玩了多久才交货呢?”

我笑道∶“她在我上面弄了好一会儿,我还没出来。我见她都出汗了,才提议她躺

在下面让我弄。後来我把他脱光了,举起双腿抽弄了好一会儿,才交上精液样本了。”

宝琳笑道∶“那女郎一天做你一个,都算够数了吧!”

“她都这麽说过呀!”我又问道∶“你们怎麽验身的呢?阿仪你先讲吧!”

阿仪笑道∶“开头跟你差不多啦!替我检查的是位都算是英俊的男仕,他叫我脱得

精赤溜光坐在床上,然後用一支像筷子一般大小的软胶棒子来拨弄我的阴户。弄得我底

下都流出水来了,他就用一支好像针筒一样的东西插进我阴道里抽取。搞完这些工夫之

後,他笑着问我想不想玩一下,如果不想玩就可以走了。如果想玩,只要闭上眼睛就行

了。我刚才被他弄得心里都痒了,当然想让她弄弄啦!于是便闭上了眼睛。过一会儿,

就觉得双腿被分开,有一条东西插入我底下了。我睁开眼睛一看,他已经脱光了衣服,

扑在我身上抽送起来了。他弄得我全身都趐麻了,才停下来。自己并没有射出来。”

说到这里,阿仪望着宝琳问道∶“宝琳姐姐,你又是这麽样的呢?”

宝琳笑道∶“跟你一样啦!只不过那个男人是先和我玩一轮,搅得我出水之後才抽

取化验样本。”

我说道∶“可能这些医生就是天体会的会员,所以她们对性爱很开放。”

宝琳也说道∶“我觉得他们很大方,也很体贴。开门见山地要我性交,又弄得人家

心满意足才收场。”

谈笑了一会儿,我因爲另外有点事要办,就和她们分手了。

过了两天,我接到会所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验身已经通过了,本周末

晚上将有一个大约五十人参加的聚会。并希望我能够说服两位女士参加聚会上的助兴表

演。我忙问是甚麽样的表演,他们说是到时才临时决定的。又解释是属于现场性交之类

的节目,总之不但不会让表演者太辛苦,而且会很享受的。

我打电话问过阿仪和宝琳,阿仪很爽快地答应了。宝琳就比较犹豫,後来想到赴会

无非要寻找开心和刺激,也便勉强应承了。

星期五傍晚,我们在公衆码头登上了一艘渡轮,开船後约半个多锺头,又上了另一

艘比较大的客轮,原来这才是会所租来今晚举行活动的场地。

阿仪和宝琳一上船就让两位年轻的女侍者热情的接走了。我随着几十位男女宾客落

到船仓淋浴冲洗。船舱里地方好宽敞,除了每人一个自设密码的临时储物柜之外,还有

洗手间及公共浴室。我第一次来这里,显得有些拘谨。其他的会员就不同了,男男女女

都大大方方脱光身体所有的衣物,赤裸裸地站到花洒底下淋浴了。我不敢怠慢,也赶快

脱得精赤溜光加入淋浴的行列。望向在场的人们,年龄二三十岁左右。特别是女士们,

更是个个青春美貌,看上去都很顺眼,我心里不禁暗自高兴。

在场的男女大都参加过好多次聚会了,他们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一些相熟的更

是一边淋浴,一边打情骂俏。我旁边有一位圆圆脸蛋,长着一对大眼睛的小姐全身搽满

了肥皂泡望着我笑道∶“这位先生,可不可以帮我擦一擦背後呢?”

我笑道∶“当然可以啦!”

于是我接过她手上的海绵在她背上揩擦。大眼睛小姐也转过身来用一双白嫩绵软的

小手在我身上搽肥皂泡。当搽到我下面时,她握着我的阴茎套弄了几下笑着说道∶“你

这里好伟大哟!”

我也老实不客气的抚摸着她白嫩的乳房笑道∶“你这里也很伟大呀!不知怎麽称呼

你呢?”

大眼睛小姐含情脉脉地望着我说道∶“我叫做婉儿,你知不知一阵间看完表演,就

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伸手摸到她毛茸茸的私处笑道∶“那麽你这里可不可以让我自由一下呢!”

婉儿扑在我怀里娇说道∶“你坏透了,一见面就想入人家的底下。”

我抚摸着婉儿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粉臀说道∶“那麽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呢?”

婉儿说道∶“当然讨厌你啦!你只是嘴里讲,都不会做呀!”

婉儿说完脸泛桃花,羞答答地依偎着我,毛茸茸的阴阜紧紧地抵着我粗硬的大阴茎

我不再出声,暗中将龟头对准了婉儿的肉洞,只听到“渍”一声,我那条肉棍儿便整条

没入婉儿阴道里了。婉儿感激地吻了我一下,陶醉地把头依在我的肩膊。

这时从扩音器传来一把声音,提醒大家离表演的时间只有十分锺。我便搂着她走到

一个花洒冲水,然後用浴巾拭乾身上的水珠。淋浴之後,宾客们顺着扶梯陆续走到大船

中间一层。这一层是用来歇息的,不过旷阔空间里并没有床,只是紧凑的排列着几十张

雪白乾净的床褥。估计今晚这里将是几十对男女混战的沙场吧!船上共一有三层,宾客

们在这层分成男女两组,每人拿到一张号数的卡纸,就登上最上一层,这一层本来是船

上的宴会厅,靠船尾的一边有一个小小的舞台。舞台的前面便是一排排的双人沙发。我

们按照号数在沙发上坐下来,结果每张沙发上都是一男一女坐在一起。

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少妇,留着披肩的长发。苗条的身材,白净的

瓜子脸蛋。一副逗人喜欢的娇羞笑容,正式是我心目中的可人儿。我望着她一丝不挂的

嫩白娇躯赞道∶“小姐好漂亮哦!我叫阿成,今晚才第一次加入,请多多指教。”

她也轻啓小口,露出两排整齐的贝齿笑道∶“我先生姓任,就坐在前两排的座位,

我也只是第二次参加聚会。指教就不敢了,待会儿还望成哥你惜住我来玩才是呀!”

任太太说完就小鸟依人般地偎入我怀里。我搂着她赤裸的肉体,顿时充满温檐滑美

的感触和闻到阵阵肉香。我把手伸到任太太趐胸拽摸她白嫩的乳房,任太太也用细嫩的

手儿握住我的尚未硬立起来的阴茎说道∶“你这里还没硬起来就这麽大了,一阵间不知

大成怎麽样了。”

我也摸到任太太毛茸茸的阴部说∶“你放心啦!等会儿我会小心慢慢放入你这里,

不会弄痛你的。”

任太太很享受地闭上双目把头偎在我胸前,手里仍然握着我的阴茎把玩着。我擡头

望向周围的座位,只见刚才浴室中和我一起ㄞ浴的大眼睛小姐也在我相邻的座位,这时

正和一个留着胡子的大汉搂成一团。

音乐声响起,一位身穿白色轻纱的司仪小姐上台宣布今晚的节目开始了。还付带一

点通知,也就是叫大家不要在节目表演完之前做爱。舞台上的灯光慢慢暗下来了,只剩

下一盏射灯照耀着中间的小门。接着小门打开了,几个穿着黑衣服的女孩子排成两行站

在门内。她们的年龄大约从十七八岁到二十来岁不等。一位美丽的女郎从她们中间走了

出来,她正是刚才和我一起来这里的阿仪。她仍然穿着来时的衣服和饰物,所不同的是

有人帮她在脸上淡淡的化了薄妆。小白手也油上了鲜红的指甲油。比起平时和我相好时

更加娇媚动人。她一眼见到了我,便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当她走到舞台中间时,其中一个女侍随即上前来把她的外衣脱下来。现在阿仪身上

只穿着一件红格条的短衫,和一条浅绿色的裙子,一对丰满而坚实的乳房在那紧身的短

衫下高耸挺直。衆女侍围上来开始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一瞬间,阿仪的衬

衫已被脱掉了,露出了丰满白嫩的趐胸。全场观衆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渍渍”声赞

美不已。阿仪的裙子继续被一个女侍慢慢向上提起来,她那白里泛红的粉腿,玲珑可爱

的小脚,肥圆的粉臀,一切暴露无遗。

这时阿仪身上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带着一副奶罩站在台上。像一个曲线玲珑,美艳

可爱的模特儿,观衆们都看得想入非非,情绪越来越紧张。

接着有一个女侍轻易地取下阿仪的奶罩,露出一对白嫩尖挺的乳房。阿仪的乳房本

来是任我抚摸的玩物,现在却落入另两位女侍的手中。她们分左右两边每人捧着一个,

用舌头去舔弄粉红色的乳尖。阿仪的三角裤很快的被女侍们脱掉,一丝不挂的站在明亮

的灯光下。一副青春性感的躯体,赤裸裸的完全呈现在观衆们眼前。她那美丽的身段,

光滑嫩白的粉腿长得那麽匀称,那双玲珑的小脚更是醉人,脚趾上还涂着发亮的鲜红指

甲油。在雪白的粉肚下部,蔓生着一丛黑油油的阴毛。白嫩凸起的阴阜下是一条若隐若

现的枚瑰色的肉缝,湿淋淋而似微带有水珠。

女侍们把阿仪扶到一块预先铺好的黑色地毯上,阿仪白嫩的肉体,在黑色背景的衬

托之下,简直像一座引人注目的灯塔。两个女侍捉住阿仪的小脚,将她两条粉腿弯向头

後,于是阿仪两条大腿跟中间那个肥美的阴户,便完全暴露出来。两片红润的大阴唇微

微张开中间是曾经让我的阴茎插进去销魂的粉红色小肉洞。其中一个女侍俯下身子,用

舌头去舔她的阴户。阿仪双目微闭,粉脸红红的,像喝醉了酒一样。两片湿润的樱唇微

微分开,充分显露出性的冲动。

舞台上的灯光慢慢移射到後面的小门,观衆门好奇的心情,也跟随着灯光的转移而

産生更浓的兴趣了。这时小门里走出一位约二十三四岁完全赤裸的男子,他的身体高大

魁梧,肩膀宽阔,胳臂很粗,浑身肌肉发达。不过最受观衆注意的还是他那根约莫八九

寸长,一寸半粗的大阴茎。特别是女观衆,都异口同声地惊叹不已。连依在我身上的任

太太,也冲动地紧握着我粗硬的大阴茎。我把她抱起横放在大腿上,一面看表演,一面

玩摸着她一对坚挺细嫩的奶儿。

我担心着阿仪的小肉洞会被这个巨人撑爆,後来又想到女人的阴道本来就是一个富

有弹性的肉洞,虽然看来小小的,却能扩张到很大。况且阿仪已经由我开苞并经过多次

交睽,谅必可以应付得来吧!

这时舞台上的黑衣女侍,也有所动作了。只见她们扶着阿仪的两条粉腿向左右分开

着,而那位猛男就伏下来,由一位女侍握着他那条巨大的阴茎,开始在阿仪两条白嫩大

腿跟中间的阴户周围摩擦着。弄了一会儿,阿仪眼热气喘,口里发出“啊!啊!”的声

音,一口淫水从她的阴户中涌出来。接着黑衣女侍就那条巨大的阴茎对准了阿仪的肉洞

口,那位猛男稍微让臀部沈下来,粗大阴茎的头部塞进了阿仪那个微微颤抖着的湿淋淋

肉缝里。

观衆们发出一阵惊讶的叹息,他们都感到有些惊奇,也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像阿仪这样微小的阴户,竟然能吞得落像小孩拳头一般大小的阴茎龟头,但是实际上已

经进去了。我心里也替阿仪肉紧,我知道她阴户里从来没有吞入过这麽粗大的阴茎。

那个猛男把龟头挤入阿仪阴户里之後,并没有继续逼进。那几个黑衣女侍就纷纷用

唇舌去舔吻阿仪的乳尖和脚底等敏感部位。有一位女侍甚至把头伸到猛男和阿仪交合着

的地方,用舌头戏弄阿仪被粗大阴茎涨逼着的大小阴唇。

这样玩了一会儿,黑衣女侍们退开来,让猛男把他的阴茎慢慢地往阿仪的阴道里插

入。观衆们这时都紧张得微微张着口,心里暗暗地计算着┅┅两寸┅┅三寸┅┅四寸,

终于八九寸长的阴茎完全进入阿仪的肉体内。全场的观衆个个伸长着脖子,目不转睛地

注视着这个刺激的镜头。

那位猛男让粗大的阴茎停留在阿仪阴道里一会儿,才渐渐开始抽插。他的抽送枝术

很好,像似受过驯练一样。起初是拔出一两寸又插进去,後来拔出越来多,最後每向外

一抽,必将阴茎抽拔到阴户洞口,然後沈身向内一插,又整条撞入阿仪阴户的深处。阿

仪不断地“哦!哦!”呻叫着,她的淫水像温泉一样从一个看不见的所在向外涌流,流

得俩人的下体和铺在她臀下的地毯都湿透了。那位猛男干得更起劲了,他加快了抽插的

速度,粗大的阴茎在阿仪的阴户里快速地进进出出,搅动着淫水发出“扑滋”“扑滋”

的声响。

任太太在我怀里看得浑身颤动,阴户里流出的阴水浸湿了我的大腿。我低头用嘴去

吮任太太的奶头,任太太怕痒地用双手捧起了我的头。我继续玩摸着任太太的手儿,脚

儿,双腿和手臂。任太太斜视着舞台上的表演,娇羞地任我抚摸着她娇躯的每一部份。

这时那位猛男已经到了最後的冲刺,只见他一阵剧烈地抽动,就搂紧着阿仪的娇躯

呻吟了一声,接着他的头无力地垂下来,压在阿仪的小脸上。而他的臀部一颤一颤地抽

搐着,看来正把大量的精液灌入阿仪的阴道里。

猛男的阴茎逐渐软小了,终于从阿仪的阴户里退了出来。阿仪仍然仰躺着,美丽的

小脸上挂着快乐与满足的微笑。一股小瀑布似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向外溢出来,沿着她

的臀眼,流到地毯上。这一香艳的场面,看得观衆血脉扩张。虽然会所规定不能在现在

做爱,可是每一对男女都紧紧的搂抱着,互相用手和唇舌戏弄对方的感官。

我笑着问任太太道∶“你入会时的第一次是不是有这样的经历呢?”

任太太紧紧地偎在我怀里,嫩手抚摸着我的胸膛低声说道∶“不是的,当时我是表

演被两个大汉绑起来轮奸,我双手被吊起来,初时怕得要死,不过当两个汉子一前一後

把他们的东西插进我肉体里时,却使得我试过从来未有的刺激好玩。”

这时四个黑衣女侍扯起地毯的四个角连同阿仪光脱脱的肉体一齐扛到後台去了。然

後又换了一块黑色的地毯出来,铺在舞台正中。音乐声再度响起,七个二十岁左右身强

力壮的小夥子从舞台後的小门鱼贯而出。他们全部脱得精赤溜光,个个挺着一支五六寸

长粗硬的大阴茎。灯光再度射向小门,七位黑衣女侍拥着宝琳走了出来,宝琳除了俏脸

上稍微化装,穿的还是来时的衣服。不过她一走到舞台的中间,就立即被黑衣女侍把她

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丝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