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妻 > 正文

孩子,别射在里面… [1/2]

2019-06-13 20:5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某城,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四五名少年正骑着自行车飞奔着,一路上嬉笑不

断。其中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面如莹玉,前卫的短发根根竖起,一身黑

兰相间的校服,左肩处绣着“十六中”的字样,虽然脸上的稚气未脱,但也可看

出此子长大定是一名美男子。

少年眉头紧蹙似乎在为什麽事情烦恼着,本来骑在前面的一个长发女孩突然

减速与那名少年并行,长发少女与少年年纪相仿,皮肤白皙,清澈眼神,小巧的

瑶鼻露出细微的汗珠,粉嫩的樱唇启齿道:“李寓哲你在想什麽呢,看你眉头邹

的。”满脸的关切之意。

听到了萧谣的话,我浑身一震,醒悟道这是在大街上啊,有些慌张道:“没

什麽,只是有些累了。”

汗,自己居然在大街上意淫自己的母亲,看来今天早上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对

自己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我怕萧谣继续追问下去,急忙道:“萧谣我到家了,明

天见。”话毕,用力的登着脚踏,窜进了一栋小区内。

我家住在三楼,是复式的房间,大概有两百多个平方面吧,什麽时间搬过来

的我也不清楚,我出生之後便一直在这里住着。

我们是典型的一家三口,家里比较富裕,爸爸是一家知名企业人事部主任,

爸爸因为为人比较圆滑,又懂得揣摩上司心思,所以给了他这麽一个肥差。工资

不算,光油水就够我们一家的开销了,(注:有些读者可能觉得不是肥差,但是

我亲眼见过,我的一个朋友为了进入一家大企业里,送了一个红包,整整两千五

百块)妈妈最轻松了,是一个教插花的老师,天天搬弄些花花草草的,工资虽然

不高,但是挺清闲的,爸爸老早就劝妈妈不要做事了,毕竟爸爸有经济能力养活

我们,不过妈妈却振振有辞,美名其曰:陶冶情操。

英俊帅气的脸,高大的身材,言谈举止优雅大方,富裕的家庭,成绩在学校

又名列前茅,自然成了学校里小女生追求的对像了,我就是她们梦中的白马王子,

而且我又乐於助人,深的老师与同学们的喜爱,在老师面前我是乖巧听话的三好

学生,在同学面前我就是孩子王,从小我就与打架无缘,因为他们都不敢惹我,

凭借的就是——人缘,不管你有理无理,当所有的人都站在我一边的时候,你就

成了众的之矢!

以我这麽好的条件几乎可以说不应该有什麽烦恼的啊,可惜的是自从十二岁

接触到性知识後,我慢慢的变了,从书店中的第一本黄色武侠小说,第一次在影

像店买走一盘光碟时,我已经变了,虽然表面上我还是一名好好学生,但是本质

上已经在我接触性知识後慢慢改变了。

长达一年的时间对於性,我可以说很了解了,对於女性身体的任何部分我都

能准确的分辨出来,但是到现在为止,除了母亲外我没有拉过任何一个女孩子的

手,大家会想凭我的身世加上外貌得到一名女孩子的垂青那还不是手到擒来,错!

错!错!大错特错了,倒追我的女孩绝不在少数,但是我不敢碰,我宁可在电脑

面前看着色情文章打手枪,我也不敢去碰看似轻易到手的女孩,那样不但毁了女

孩的一生,更毁了我辛苦建立起来的名誉,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现在的我就是

被名誉所累而不能向普通的男孩一样与女孩在一起手拉手。

有时候我甚至想如果我默默无名的话,现在应该和其他同学一样有了一个

“老婆”了吧。可是现实就是现实,给了我几乎完美的条件,却同样失去了很多,

怪不得前辈们经常叹息:“有得必有矢!”

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经典乱派文章,不由心跳加快,身下的肉棒紧紧的顶在

裤子上,涨的都有些疼了。

接触乱派小说,是去年五月份,当时最喜欢的就是玄幻类的色文,看着主角

到处猎艳,收罗美女,看着主角每收一名美女我都兴奋,好像我是主角似的。後

来接触了一本乱派的武侠小说,主角把师娘给奸了,当时我就有些厌恶,有一定

的排斥心理。当我无意中看到了一本与姐姐做爱的乱派小说後,我感到的就是震

惊,无比的震惊,这本书所写的内容完全超脱了我对性理解的范畴,我根本无法

想像和亲人也能做爱?

後来又接触了许多这样的文章,渐渐的不在排斥了,反而看的时候有种另类

的兴奋感,特别是母子相奸系列的,那种兴奋感实在太强烈了,比奸姐姐,妹妹,

姑姑,舅母等等一些有血缘关系的要强的多了。

因为在我的理解里,姐姐,妹妹,嫂嫂,姑姑,大姨,岳母等等都比不上母

亲,因为论血缘关系最深的,只有母亲与儿子,儿子从妈妈身体里出来,十几年

後在回到母亲的身体里,这是任何血缘也比不了的。

从去年五月份到现在,我侵淫乱派小说已有一年了,接触的经典也不在少数,

可惜往往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狼友意淫出来的,有很多都失真之处。我也只当是

发泄欲望的一种途径,根本没有想过如何去得到母亲的身体。可是昨天晚上在飘

渺山庄(打打广告 ^_^)看的一篇色文却颠覆了我对母子相奸真实性的理解,当

天晚上我也只是把它当作一篇经典观赏而已。

当早上醒来後,我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昨天的那篇乱文,经过反复思考後,我

得到一个结论,母子乱伦真的可以!我立刻想到如果我把这个方法用到母亲身上

呢,前思後虑,想像这如果我真的侵犯了母亲,母亲会怎麽样,种种因素全部考

虑了一遍後,得到的答案是可能性高达40%,想着想着,不由满脸的兴奋,好似

母亲真的被我侵犯了似的。

过了一会我才醒悟,不由被我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那可是我妈妈啊,我怎

麽能这样想呢,连忙摇摇头,把这个龌龊的想法抛之脑後。而我却不知道,虽然

我压下了这股念头,但是这种念头却如恶魔的种子般,正在我心里慢慢发芽……

…………

从小到大,母亲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慈祥的温柔的,不会让我受任何委屈。是

我的避风港湾,不管我做错什麽事,妈妈总是第一个护着我,不让我受到伤害。

是我最尊敬的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即使接触了乱派小说,我也从未做过偷看妈妈洗澡,换衣服,偷内裤之类的

事情,因为我感觉做出那样的事情是对妈妈的一种亵渎。

命运之神似乎有意捉弄我们,本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悄悄的发生了……

…………

酷热的夏天如猛虎出闸般袭来,身上的衣服在一件一件的减少着,人们纷纷

躲在家中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而如猛虎般的夏天似乎并没有因为人们的逃避

而降温,反而不断的升温似乎在发泄它对人们的不满…………

虽然今天很热,温度高达49度,但是却影响不了我愉快的心情,因为今天我

们全家要向张家界出发,去欣赏那里的名胜风景。

因为期末考试,我考的比较好,爸爸为了奖励我,便准备一起出去旅游,这

让我怎能不兴奋呢,毕竟我的玩性还是比较重的。

刚踏上去张家界的汽车,爸爸的电话便响了。爸爸急忙下车接电话,而妈妈

本来挂着笑意面庞却多了一丝担忧,我本来愉快的心情在看到爸爸包涵歉意的脸

後,心也慢慢的深入低谷。

因为我很清楚爸爸为什麽会有这样的脸色,以前已经有过几次了,但是我还

露出期盼的眼神,希望爸爸能跟我们一起去,果然不出我所料。爸爸叹道:“美

珍,公司里有事如要我去处理,又不能陪你们去玩了……”

看着妈妈满脸的阴沉,我知道妈妈生气了,爸爸看着妈妈本来想说什麽,嘴

动了动却没说出来,转过脸来摸摸我的头道:“小哲,路上要听妈妈的话啊,不

要乱跑,可不要把妈妈弄丢啦!”

听着爸爸说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爸爸深深的看了

我们一眼,叹了口气,没在说什麽,转身离开了。

就这样我和妈妈原本愉快的心情被爸爸的话弄的糟糕透了,一路上我和妈妈

都没说话,随着汽车行驶到高速公路,被汽车里充斥的汽油味熏的昏昏沉沉的我

慢慢的靠着妈妈睡了过去。

当我睡的正香的时候,感觉脸上痒痒的,下意识的用手挠了挠,感觉不痒了

继续睡。可是过了一会又痒痒的,我又挠了挠。在过一会又痒,我又挠…………

…………。

终於我忍无可忍,因为我已经意识到是有人故意挠我痒痒,愤怒的我睁开了

眼睛,心里盘算着如何惩罚严重打扰我睡觉的人。

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对充满笑意的大眼睛,如弯月的眉毛,挺

直的琼鼻,嫣红的小嘴,吹弹可破的肌肤,雪白的粉颈。高耸的乳房,纤细的柳

腰,丰腴的翘臀。这不是我的妈妈吗?

看着妈妈眼中的戏谑眼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搞的鬼,不由赖在妈妈

怀中撒娇道:“老妈啊,我睡的正舒服呢,干嘛弄醒我,快到了麽?”

妈妈可能觉得我撒娇的样子挺逗的,噗哧一笑道:“看你那熊样,快起来,

马上就到了。”

看着妈妈充满笑意的面庞,我也开心的笑了笑,不愉快的心情也被冲淡了不

少。

汽车缓缓的停在了一家宾馆里面,司机让大家都下车,休息一晚上。我纳闷

了,开夜车也是很正常的啊,为什麽要停下来休息呢?後来妈妈告诉我,在我睡

觉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原来汽车在行驶的途中有个零件坏了,司机检查了

一下,那个零件必须换掉,所以他把车开到最近的一家宾馆让我们休息一晚,然

後联系其他的车来载我们。

虽然正个车上的人都在叫嚣着,抱怨着,可惜更多的是无奈,只好跟着司机

来到这家宾馆。

可是更郁闷的事情发生了,这家宾馆的房间居然不够,根本住不下这麽多人,

宾馆的老板一边道歉一边让我们大家挤一挤,我和妈妈没有去争,因为我们打算

换一家,可是当老板说这附近三十里内没有第二家宾馆的时候,我和妈妈真是有

种绝望的感觉。

因为我们没有去和其他人争,所以老板给出了我们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一

间单人间,床比较小,只能睡一个人,另一个是双人间,两张床比较大,可以挤

下两个人,但是却要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住一起。

我毫不犹豫的就选了第一个,因为我知道妈妈就洁癖,除了我和爸爸之外,

妈妈根本不可能和其他人睡一间房间,同样我也有这样的洁癖,我想就算床在小

也能容下我和妈妈吧,毕竟妈妈是属於那种江南女子,娇小型的,而我虽然是男

孩,发育正常,但是现在还没妈妈高,又很瘦。

妈妈估计想的和我一样,也没有反对我的做法,跟着宾馆老板来到了房间里。

可是一到房间里,我和妈妈都傻了眼,这还叫床吗?那麽小?长两米,一臂

宽,老板也很尴尬,说了句,不打扰你们休息,便一溜烟的跑了。

我和妈妈都叹了叹气,还能怎麽样,只能将就着了,本来我打算让妈妈睡床,

我睡地板,可是妈妈不依,怕我睡地板受凉了,虽然现在是夏天,但也只是初夏,

所以睡地板还是不行。

我洗完了澡,躺在床上看了会电视,一阵疲倦袭来,慢慢的睡着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梦中惊醒,猛的睁开眼睛,如目的是一片黑暗,慢慢

的适应了黑暗後,丝丝月光从窗帘中透过照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心里暗估时间,

现在应该是两点到三点之间吧,可能在车上睡过了,现在不断没有一点困意,反

而精神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