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淫荡的母亲和姨妈 [2/2]

2019-06-08 10:0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妈妈含着我的大**,不停地用力吸吮,舔弄,柔软的舌尖顶着**中间的

小眼儿,尽情蠕动着,一双玉手在***上揉搓滑动,我的**感到温暖滑润,舒

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上我的神经。

“啊……啊……妈呀……好舒服……我要射了……啊……”

我下意识地抱紧妈妈的头,屁股快速地用力向上挺动起来,妈也加快了吸吮,

一阵抽搐後,我射精了,浓热的阳精一大股一大股地射进了妈妈的口中,这就是

我的处男之精啊!妈妈咕噜咕噜地吞了下去,连吞三大口才全吞下,并且继续舔

着我的**,让它不会萎缩,使我的**保持着坚挺不倒。

“嗯,真太好吃了,真多真过瘾!宝贝儿,这几年你有**过女人吗?”妈娇

声问道。

“没有,自从我们订约之後,我就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献给妈,还要让您教

着我干,刚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射精,现在我才知道泄过精後的感觉原来是这

样舒服,真好!妈,您可要好好地教我呀!”

“好儿子,这麽说妈刚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精?那可是医书上有确切记载的

滋阴壮身的绝佳补品呀!好孩子,对妈真好!妈一定好好教你,妈也是从订约以

後就发誓只让你一个人干,有了**也都是强忍着,偶尔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下去

了,也只是像刚才那样自我发泄过两三次,就这样苦苦地等着你长大。”妈抱住

我的头,温柔地腻声说着,又把那红润的樱唇盖在我的唇上,轻轻地亲吻着,并

把那柔软的香舌伸进我的口中让我尽情吸吮。

这一吻,让我感到精神恍惚,飘飘欲仙。

“妈,这就是接吻吗?滋味真美,儿子还是第一次尝到。”

“好儿子,连初吻都献给了妈,你对妈真是太好了。”妈高兴地抱紧了我,

与我继续接吻,一双**在我胸前揉来揉去,同时,两条大腿也一伸一缩地碰着

我的***,刺激得我快要疯了。

“妈,儿子想……”我吞吞吐吐。

“想什麽?尽管说!”妈知道我在想什麽,故意逗我。

“我想,我想……”我羞於启齿,灵机一动,说:“我想完成我们的十年之

约!”

“完成十年之约?那是什麽意思?怎麽完成?妈怎麽听不懂呀?”妈还是不

放过我,继续和我开玩笑。

“我想……我想……”我还是难以出口。

“你到底想什麽呀?妈妈的好儿子,你就大胆地说吧,妈是不会怪你、笑你

的,妈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妈等了这麽多年,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妈妈柔声地

诱导着。

“我想**您……”我终於再也忍无可忍,说出了难以出口的心里话:“妈,

您的亲儿子想**您,您的亲儿子想和您**屄,好妈妈,别再逗儿子了,我的好妈

妈,就快点让儿子****您的屄吧!您再不让我**,我就要发疯了!”

“好了,妈也不逗你了,上来**你的亲妈吧!妈终於等到了这一天,不过可

要轻点,你这孩子的东西太大了,妈怕一下子受不了。”

妈妈躺了下去,我伏到妈妈的身上,挺起下面的大**,在妈妈的大腿根胡

顶乱撞,就是找不到桃源洞口,急得我满头大汗,妈见我找不到屄眼儿,就娇笑

着,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花瓣,右手握着我的***带到桃源洞口,下身极富技

巧地蠕动了两下,两片桃瓣已经衔住了我的**,然後腾出右手来,在我的屁股

上一拍,媚声道:“宝贝儿,进你的发源地去吧!” 妈妈话音未落,我已屁股一挺、**一顶,硕大的**已滑进妈那娇嫩迷人而温暖的玉洞中。

妈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哼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

劲:“啊~真好!宝贝儿,妈已经十五年没来过这回事了,你…你…可要轻点啊!”

我知道妈妈荒芜已久,经不起暴风骤雨般的摧残,就仅仅鼓动**在她**

口微挺、摩擦,不停不休的动着。

妈妈娇喘着,轻哼着,低低地乞求着,迷人地呢喃着:“嗯…

…好孩子……妈难过死了,别再逗妈了……快点进来吧!“

妈妈的娇、媚、羞、急、淫、浪、迷人、诱惑、暗示、乞求,使我再也把持

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只听“噗哧”一声,妈妈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呼,

我坚硬粗大的**尽根而没,硕大的**一下子顶在妈妈的子宫颈处。

妈妈一阵痉挛,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流出了晶莹的泪水,面色惨白像经不起这

凶猛的侵袭,令我油然而生一股怜惜之情,我紧紧地搂住她,热烈地吻着她:

“妈,对不起,我太鲁莽了,忘了妈会疼!”

“嗯……傻孩子,妈妈可被你整惨了,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

“妈妈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一听忙抬起上身,向我们性具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那娇嫩的花瓣被撑

得向两边裂开,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我的**根,而里

面的子宫口则一张一合的衔着**。

“妈,对不起,您教教我吧,现在该怎麽办呢?”

“嗯…你先轻轻抽送,慢慢摩擦,嗯…再吻我的嘴,摸我的**…嗯…”

我依计而行,下面在轻轻地抽送摩擦,上面吻着她的娇唇,吮着她的香舌,

中间用手肘支撑上身,双掌抚着她的**,手指揉捏**,忽轻忽重的不忍释手,

妈妈娇嫩的**被揉得坚硬而挺立起来。

“嗯……嗯……仲平……宝贝儿……好儿子……”妈妈娇嫩的**被揉得通

红,颤巍巍地晃动着;我凑上嘴去,一口咬住那粒葡萄似的**,轻轻地用舌尖

顶住在牙齿上蠕动,时不时地猛吸一口,妈妈又一阵痉挛,浑身轻抖着呻吟道:

“嗯…噢…宝贝儿,妈快被你揉碎了,小时候吃奶还没吃够啊?”

“妈,您的**真美呀!小时候我怎麽没有发现?”我一边轻抽慢送,一边

抚摸亲吻着妈妈的**,一边情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妈妈的**;妈妈双手

搂着我的背,渐渐地扭动腰肢、摆动**配合我的动作,迎凑着我的抽送。

妈妈已经获得美妙的快感,俏脸透出甜笑:“嗯……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

乖乖地听话,别再胡冲乱撞了,妈老了,经不起你的折腾了,你这孩子的东西也

太大了,插进去胀得满满的,一下子顶进妈妈的子宫一大截,妈哪尝过这种滋味!”

妈说着还妩媚地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当年从您这洞里出去,现在再进去”朝祖“,当然不能放过子宫这个发

源地呀!也真奇怪,当初我整个人都从您这里出来了,现在我身上最小的一件东

西都进不去了。”

“去你的,少吃妈妈的豆腐。”妈满面红云,不胜娇羞地说:“你那东西是

你身上最小的东西吗?那是你身上最伟大的东西……

唷!还说进不去呢……唷…又顶进子宫去了……“

我俩谈着,吻着,抚摸着,抽送着,情话绵绵,灵犀相通,像一对久别重逢

的恩爱夫妻,你贪我恋,翻云覆雨,两情相融,灵肉一体,直至欲仙欲死的境地。

“妈,这样斯斯文文的不够刺激,怎麽办?”

妈妈白了我一眼,说道:“放牛拔草的野孩子,一点也不懂得**,那你就

用力好了。”

妈妈那妩媚的神态,更激起了我的心火,增加了我的热情和活力,遂疯狂地

抽送起来。

“妈,您也动嘛,现在我们是夫妻**屄,不是母子闲谈。”

“小鬼,学得那麽坏!调戏起亲妈来没完没了,句句都让妈脸红…让我说…

我们是母子就是母子,我们母子俩就是要**屄!“

妈说完就两颊飞红,星眸微合,渐渐地摆动起来。妈不是不解风情的小姑娘,

而是对性技巧和性知识有丰富经验的半老徐娘,她懂得如何引发刺激,如何掀起

**,使**得到升华,这种床第间的技巧与艺术,可不是一般女性所能比拟的。

妈妈转动**,迎送、凑合、翻腾、扭摆,我反而没有用武之地了。她的阴

户里软绵绵的,暖洋洋的,吸吮吞吐,收缩,颤动,一吸一吐,一紧一松,不停

地刺激着我的**,偌大的**已经处於被动的地位,被妈妈那一阵阵的**汹

涌地侵袭、浸淫着。

“嗯…小鬼,怎麽不动了?”妈笑问我。

“哦…我正在享受妈妈屄里面的美妙滋味。”

“什麽滋味?”

“绝妙无穷,难以言喻!”

“嗯…嗯…好儿子,尽情地享受吧,妈已经十五年没用过了,今天就全给你

了。呀…还有,你要是感到快射精时,就告诉妈。”

妈妈使出浑身解数,圆臀加紧了运动,**里一吸一吮,吞进吐出,使得我

的**像是被牙齿咬着似的;接着,妈妈的整个阴壁都活动了,一紧一松的自然

收缩着,我浑身麻酥酥的,似万蚁钻动,热血沸腾,如升云端,飘飘欲仙。

“呀…呀…妈……好舒服……我要射了……”我急速呼叫着。

妈妈立刻停了下来,**壁一松,屁股向後一缩,将我的**从她的**中

撤了出来,伸手用力捏着**根部,止住我的阳精未射。

“啊…太美了…妈,您那里面怎麽会动呢?是向人学的还是天生如此的?”

我由衷的赞叹。

“……”妈妈娇笑不语。

“为什麽不说呀?好妈妈,快告诉我!”

“傻孩子,这是能学的吗?跟谁学去?妈天生就是这样的!”

“那别的女人会吗?”好学的我追问着。

“绝大多数都不会,不过各有各的好处,有的水多,有的穴紧,有的毛多,

有的外紧内松,有的外松内紧,有的……总之,各有各的风骚,你以後就明白了,

现在你先来自己弄吧,尝尝”运动“

後泄身的滋味,别弄到最後,妈妈的屄也让你**了,还让你说俏皮话,说没

让你自己弄,你没有过瘾。“

妈妈说完,就跷起双腿搭在我肩上,让**挺了上来,我用手抬着妈妈的圆

臀,挺着粗壮的**,再度发挥雄风的横冲直撞。

“啊…唷…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会**亲妈……”妈妈小嘴里哼哼唧

唧的呻吟着,**一松一紧的让我**着。

“啊……啊……好儿子……妈不行了……停停吧……饶了妈吧…你要**死你

的亲妈了……妈了怕你了……你真要把妈弄上天了…

…“妈妈声声讨饶,一次次的泄着阴精,只有喘气的份儿。

我露出胜利的笑容,精神一松再也控制不住射精的冲动,一股热精如岩浆爆

发,汹涌而出,滋润了妈妈那久枯的花心;一时间天地交泰,阴阳调合,妈妈美

丽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媚笑。

我瘫软地伏在妈妈的玉体上,她舒展玉臂,紧紧地搂着我,抚着我的背,吻

着我的唇,慈祥、和蔼、娇艳、妩媚,风情万种,仪态万千。我痴痴地望着这位

身为我亲生母亲,而又对我投怀送抱、奉献**的绝色佳人,不禁引起了无限的

遐思绮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