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鹿鼎记外传 [6/8]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7:37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第六回 尿了

这一日,终於到了清凉寺,双儿才算摆脱了於八等一干人。临走时几人说什麽也不要小宝多给的赏钱,小宝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他哪里知道此时他的好丫头双儿的裤裆里还是湿湿粘粘的,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嫩雏被九个大男人轮奸了这麽多次,他们哪还好意思多要钱。看着衆人远去的身影双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段历史是永远不会被小宝知道了。

白天费尽周折才见到了老皇爷,可说什麽也劝不走他,小宝於是和双儿商量晚上来劫庙,偷偷把老皇爷劫走,免得老皇爷遇险而受皇上责罚,但还是被玉林大师阻拦没有得逞,只好拿了老皇爷的四十二章经下得山来。

不想半路遇上了胖头陀,小宝被擒,少林十八罗汉僧在後紧追。双儿破身不久,渐渐气力不济,澄光方丈新近受伤也落在後面。双儿终究年幼,澄光起先拉着她的手还能勉强跟上,但久了还是觉得十分费力。见四下无人索性单手揽住了双儿的腰肢向上一提,人抱起来了,可手却也紧紧按在了双儿的一个乳房上,就这样疾奔起来。

双儿虽有感觉,但见澄光一大把年纪,又是少林高僧,必不是有意轻薄我,怎能和於八他们相比。想起於八,不禁脸上泛红。澄光此时却是心烦意乱,单手夹着如此美丽的少女,手里还握着人家的乳房,自己年纪虽足可做她的爷爷了,但还是不禁想入非非。参禅几十年不曾有过反应的大肉棒也不自觉的立了起来。

心中欲念不断,仅仅握着少女的乳房便不满足了,顿时心生一计:“双儿,这样还是太慢,恐怕赶不上小宝他们,可我背上有伤又不能背着你,这样好了,你双手揽着我的脖子,双脚跨着我的腰从正面抱着我,这样兴许走的快些。”

双儿一心只想尽快赶上小宝,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澄光跑得又快又稳,双儿竟渐渐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澄光却渐渐放慢了脚步,悄悄伸手从僧袍中掏出早已挺立多时的大鶏巴,一下一下的去顶着双儿的屁股。

可渐渐隔着衣服也不能满足他了,双儿的裤子也在小心翼翼中被澄光褪到了大腿上。如此一来,双儿的丰臀小穴完全暴露在了澄光老枪的攻击范围之内。澄光看不到的美景他的大肉棒却看到了,努力的向上顶去,终於龟头碰到了两片嫩肉,刚要再往上一步,却在跑动中又掉了下来。就这样龟头总是在两片大阴唇上磨来磨去,却始终无法再向里去了。

双儿此刻正做着美梦,於八他们一起又向她扑了过来。澄光见总也无法得手,便站定了下来,幷把双儿的身子向下挪了挪,感到龟头又顶在了穴口上便猛的向上一挺,“叽”的一声,肉棒全根没入了双儿窄小的阴道中。

双儿被插的一下便醒了过来,觉出下体内又多出了一条热乎乎的大肉棒,和那於八等的无异,知道自己又被人奸淫了,“大师,你怎能……唉哟……”原来此时澄光的大龟头双已经顶住了双儿的花心。随着澄光的跑动,双儿的身子在他身上起起伏伏,大鶏巴也在小穴中进进出出。双儿被插得只能“嗯……嗯……啊……”的不断淫叫,却什麽也说不出来了。

澄光的双手又解开了双儿的上衣,露出了双儿一对白嫩的乳房和上面两粒粉红的小乳头。此刻的双儿虽然全身的衣服都还在身上,可身上的重要的三点却一点也遮不住。随着双儿身子起伏,身子向上时澄光便能用舌头在乳头上舔一下,向下时大鶏巴便全根没入直抵双儿的花心。

双儿此时疲惫之极,前两天被於八他们轮奸还没恢复,这会又被这老和尚一边跑一边肏,跟本无力反抗;但体内传来的快感却感受的非常清楚,终於被这老和尚的大鶏巴肏上了高峰:“啊……啊……我要尿了、尿了……”

澄光只觉双儿体内一股热流浇到自己的龟头上,全身一紧,精液喷射而出,双儿感到了射在体内的精液,身子也被烫的一阵哆嗦。软了的鶏巴掉出了双儿的身体,双儿下边的两片小肉唇之间也缓缓流出了少许白色的精液。

这时也马上就要到山顶了,澄光心道这个样子可不能让别人看见。便把双儿放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说道:“此事不可乱讲,不然我们就救不出你的小宝哥了。”

双儿无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乱说。一个女孩子被人强奸了的事怎会乱说。澄光放心的向山上奔去。

双儿闭眼休息了一小会,觉得身子有点冷,这才发现澄光幷没有给自己把衣服穿好,娇小的乳房和下身两片肉唇中夹着的那一条粉红的肉缝还都暴露在空气中。可自己现在连胳膊都擡不起来,更不要说穿衣服了。

可就在这羞人的时刻,一个樵夫从树林中转了出来,见远处一个少女靠在树边不禁好奇的走了过来,走近一看“哇噻”不得了,小丫头不但长得漂亮,而且三点尽露,尤其那一对小乳房……“下面还没长毛,真是嫩的很,比家里的老婆强多了,看她的年纪也就十几岁,比我的女儿还小,那我的女儿的身材是不是也这样?”樵夫胡思乱想着。

双儿见有人过来,还是个四十几岁的大叔,虽感羞愧但也没有办法,只能说道:“大叔,我路遇坏人,被强、强……,我实在没有力气了,求您把衣服给我穿上。”

樵夫一听,心想:“好啊!没有力气正方便我了。”嘴上却说:“好吧。”

双儿一听这才放了心,心想还是有好人的,幷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乘人之危奸淫我的,便又闭上了眼,她太累了。但只觉这樵夫在自己身上抚摸、摆弄了半天,还不时用手去碰自己的关键部位,却始终没有给自己把裤子提上,把乳房遮住。睁眼一看,才发现原来樵夫此时已掏出了一根足有八寸长的大鶏巴正对在自己的小穴入口上。

“不要、啊……”

可樵夫哪管这些猛的一挺腰,“吱”的一声便插了进去,直到龟头顶到了花心才停下。“到底是小嫩雏,这屄可真是紧呀,刚被人玩完却一点都不松,夹死了老子了。”

面对着樵夫的棍棍到底,双儿只能不断的呻吟:“不要……啊……不要……

啊……“眼角两行热泪流了出来。

“刚才被一个有道的高僧奸淫过,这会又被一个砍柴的樵夫肏,再往前更是被九个人不知轮奸了几十次,我的身体爲什麽对这些男人有这麽大的吸引力,我才十五岁,就被这麽多男人玩过了,小宝少爷还会要我吗?会,一定会的,我是被强奸的,我不是自愿让他们玩的。”

这麽安慰自己双儿心下稍安,也放平了心态任由樵夫在自己娇小的身躯上挺动,只是嘴里不断的叫着“不要……啊……不要……”

下身挺动幷不影响樵夫用手玩弄双儿的乳房,两颗小乳头早就挺立了起来。

突然那樵夫的腰猛挺了几下,跟着双儿一声大叫:“呀!”一股热精直射入双儿体内,双儿也被烫得又上了一次高潮……

樵夫发泄完倒也守信用的给双儿穿好了衣服,又在双儿的乳房、胯下摸了几把这才转身欲走,突然想起一事便回头问道:“你刚才爲什麽总是叫‘不要、不要’?”

双儿答道:“先开始是叫你不要插进来,後面的……”双儿低下了头羞红了脸,“是叫你不要停下……”

“原来你这麽淫荡。”说完头也不回的下得山去,知道自己肏了这天仙一样的少女实是上世休来的功德,此後几十年里也不断回味着自己的老枪插进穴中的那种快感,一直到死。

小宝骗了胖头陀得以脱险,和十八罗汉僧下得山来,在树丛中找到了双儿,径自返回北京。路上澄光又几次奸淫双儿暂且不提,且说小宝和十八罗汉僧分手以後却又着了方怡的道,被骗上了神龙岛,正赶上教中变故,白龙使对全教的人下了毒,韦小宝刚来,故没中毒,却也吓的躲在一边。

白龙使锺志灵上台大声道:“我神龙教落到这个地步全都是教主夫人苏荃一人之故,今天看我如何处罚她。”说着走到了苏荃身边拉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扯,顿时两个丰满的乳房当着这几百人的面露了出来,衆人谁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着,全楞住了。

紧接着白龙使又扯掉了苏荃的裤子,赤裸的胴体便完全显露在了这些平时奉她爲神明的教衆眼中。苏荃羞愧无比,但内心深处对同时有这麽多人盯着自己的乳房下身目不转睛的看又有一种说不清的兴奋。可一边的洪教主却气的几乎背过气去。

白龙使此时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冲着苏荃走了过去,苏荃见他阳物巨大又直挺挺的,心知今天当着衆人面被强奸的命运看来是躲不过去了,但嘴上还是忍不住的求饶:“白龙使,别,别当着这麽多人的面奸淫我。”

白龙使哪管这些,伸手提起她的双腿,苏荃本是坐着,这时双腿大开,连小穴的入口也被下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白龙使站在椅边,扶着龟头毫不客气的就是一挺,肉棒便消失在了教主夫人的身体里。

苏荃“呀”的一声便闭紧了双口,决心决不能被干的叫出声来。可白龙使的肉棒实在是太长了,每次都深入到底,把自己填的满满的,又是当着这麽多人,更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还没被干几下便泄了一次身。

白龙使也想,教主夫人的可真是宝穴,如此的紧凑又温暖,深度也刚好容下我这个大鶏巴,後面又有这麽多兄弟看着,我今天可不能草草了事。

苏荃此时已被顶的七晕八素,不停的“嗯……嗯……”的哼叫着。突然白龙使狠命的插入,龟头已抵住了花心却好像还嫌不够,还在往里使劲,“别,别再往里了,啊、不要,你已经顶到子宫里了……啊……”白龙使似也觉得龟头又顶开了一道细缝,便一松精关,大量的浓精便直接射在了苏荃的子宫里。苏荃只觉得又一次高潮,竟晕了过去。

事後,小宝就着白龙使松懈的一瞬间,举刀杀了他,救了教主,余下衆人也重新归服。但他不会解毒,只好等衆人自行恢复。心想着大美人虽刚被玩过,可这样裸体躺在衆人面前也不是办法,便背了苏荃到後堂。

教主心中自是十分感激,看小宝年幼也不在意。小宝把苏荃放在床上,见她全身一丝不挂,下体处一片浓密的阴毛,与上回小郡主的浅稀的阴毛截然不同,不由淫心大起。小宝虽从没玩过女人,但通过前後两次观看早已知道自己鶏巴应该放入哪里了,眼见四下无人,正好一试。

他脱下裤子,掏出未经人事的鶏巴,竟是一根有十寸长的巨物,比那白龙使的还要大。他扶正了苏荃的身子,分开双腿,露出小穴,可龟头刚一碰到两片阴唇,便觉快感直冲头顶,眼前一阵发白,精液便喷射而出,全射在了苏荃的阴毛和小腹上。

鶏巴一变软,小宝的胆子便小了很多,又怕苏荃醒来,赶紧溜了出来。

苏荃醒後,也发现了自己的小腹和阴毛上沾了不少男人的精液,不禁奇怪,白龙使明明是射在我体内了,那麽这些是谁的呢?她不愿深究,穿了衣服便回到了大厅。後来韦小宝被封爲白龙使,衆人也绝口不提教主夫人被当衆强奸一事,些事就此过去。教主爲不使神龙教四分五裂,也只有忍下了这口气。只是胖头陀他们此後不免将教主夫人当成自慰时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