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移 魂 [3/6]

2019-06-08 19: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可是……你还是自慰到高潮吧!」我冷冷的道。

「……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我又是一种吃惊,这样说,不就是跟我做爱一次也没有高潮吗?

「……你还射在我肚子上呢!」我已经没心情再听下去,我怕再听下去我会疯起来。

我和咏霞都沉默下来,我的思绪很紊乱,脑袋更像要一下子爆开来。可是,我知道我必需压抑着,压抑着那脑袋鸣叫的声音。

「那次真的给了你……却…骗了家文……」咏霞声音带点歉意,我却是涨红了眼,轻揉着乳房的双手不知不觉的开始用力捏弄起来。

「我还以为可以……」咏霞欲言又止,停了好一会才说︰「我其实很害怕,特别是你……你插进来的时候,我想起以前的事……很害怕。但是……家文打来的电话又叫我兴奋过来。」

混乱的思绪闪出一道光,叫我记起我很多不应该记起的事。

「『公司要加班……怕赶不及来,你……先进场吧。』」我说着,那次我和咏霞看话剧,可是我等了她很久却没见她出现,她那时对我说要加班,要迟点儿才来,可 是话剧完了半场也不见她的影纵,再打电话到她公司,却又没人接听,手提电话也关起来了,我还担心她的跑到她家去等她回来。

「你却是看着我对他撒谎……」

我却是完全相信着你,相信你加班後给同事拉了去庆祝,相信你电话没有电,相信你说的一切一切……事实却是,你在跟那混蛋鬼混!

「你真的这麽喜欢做爱吗?」我冷冷将说话吐出来。

咏霞面上一脸犹豫,像不知道怎样回答一样。

「喜欢吗?」

「嗯。」

我起身脱掉自己的衣服,拉起咏霞就向门口走去。咏霞只是跟着我,直到她看见我打开大门,像要这样子跑出去的时候,她才懂得反抗起来。

「会给人家看见。」她急着说,这时我们已经在屋外的电梯大堂处了。

子轩的家还算是中上阶层,一层有六伙单位,每一个单位都对着电梯大堂,加上两部电梯和两条楼梯,这样说只要他们打开门或者有人跑出来,就会看见一对肉虫在这里胡混着。

「不要……啊哎……啊……」咏霞脸上有点焦急,可是当我的手摸弄着她的乳房和肉穴,身体却是兴奋得颤抖起来。

我吸咬着她的乳首,右手手指插进她的淫肉穴内掘弄着。咏霞双手本来是按着我的胸膛想要推开我,可是她慢慢湿润的肉穴让她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抗拒着的手反过来抓着我的肉棒在揉捋着。

我手指抽动得越来越快,想要她「尽情」地喊叫、呻吟,好吸引人好好「观赏」,可是咏霞却把手放到口中,像用力的咬着一样,死命的强忍着不发出半点吟声,可喉咙里还是发出阵阵呜叫。

其实我早便留意到,有人从单位的防盗眼偷偷的看着我们,我在咏霞耳边低声的告诉她,她悄悄望过那单位去,揉捋着肉棒的手套弄得更是有力,看来她对被人看着做这种事很兴奋的样子。

「叮!」电梯的声响是真的吓了我一跳,但更叫我惊讶的是,咏霞的肉穴突然强烈地抽搐着,抽插着淫穴的手指像被吸引着一般的被拉进肉穴内去,毫无预兆的突然推到最高峰。

电梯门徐徐打开,两个穿校服的男生踏出电梯,原本有说有笑的他们看到我和咏霞,霎时间像静止了一样不懂反应,只呆呆的看着因为高潮而终竟忍不住呻吟起来的咏霞。

「骨碌~」我可以听到他们吞口水的声音,我看看他们,突然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在脑海里飞过。

「想试试吗?」我对着他们说,他们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我,像一副听不明白的样子。

「让你们上她,不懂吗?」我郑重的重申一次。

他们看看对方又看看我,又看着仍在高潮中的咏霞,却还是没有这个胆量。我把插在肉穴的手指抽出来,咏霞又发出诱人的吟叫,手指上沾满着她晶莹的淫液。终於 他们其中一个看来较年长的向前踏了一步,伸手摸向咏霞的乳房,只见他触碰到咏霞富弹性的胸部时,身子凛然一震,这小子竟然这样子的射出精来。

我还没再说甚麽,他却是拔足甩下同伴跑去了,另一个见状也跟着他一溜烟的从楼梯跑下去。

我笑了笑,这些傻小子还够可爱。我看看咏霞,她的手还抓着我的肉棒,反正还有观众嘛,我拉起她的右腿,让她带着肉棒到她的淫穴插去。已经不再需要润滑一 番,肉棒刚抵到肉穴口便被一股吸力扯进去。听到咏霞因被插入充实的呻吟,我不其然的又怒恼起来,抓着她的大腿,腰用力的将肉棒抽插着她的淫穴,咏霞更是肆 无忌惮的呻吟起来,差点没忘了这里是甚麽地方。

根本不需要甚麽技巧姿势,在这环境中,咏霞很快再次要高潮起来,肉棒受到淫肉壁抽搐的挤压,温热的淫水打落在龟头上,舒爽的感觉马上袭击着我的肉棒。

要是从前的我,这一刻我是毫无疑问的射精了,可是,子轩身体的长处正是这样。我让咏霞背着我,从後的插进她的淫穴里去,一步一步的抽插着慢慢走回家里去。我想在这走廊搞了这麽长的时间,不是怕再给人发现,而是怕有管理署或是警察跑来干涉,这倒不是闹着玩的。

我和咏霞回到家後,我没有拉她到床上来,而是把她推跌在地上便开始淫辱她,我抽插的同时更发现了新的卖点。我将肉棒从淫穴抽出来,插进另一个淫洞里去。

「不……呀~~~不~~呀~~痛~~」咏霞被我无情的刺入弄得掉出眼泪来,经过淫液湿滑过的肉棒,根本毫不费力的就插进咏霞的肛门内去,一下子的一插到 底。我没有理会她的疼痛大叫,还是自顾自的一边抽插着,一边捏弄她的胸部,一边用手指抽插着她的肉穴。屋内只听到咏霞痛苦却又兴奋的淫叫浪声和肌肉拍打的 声音。

不一样的洞给予不一样的紧窄度,很快我便感到有射精的冲动。我双手按着咏霞的臀部,卖力的抽插着,肛门也因为强烈的抽插而流出嫩红的血丝,肉棒感到一阵温热,射精的感觉已是如箭在弘,我用力的向最深入的一插……

黑暗再次包围着我,我再一次跑到了另一个次元,看着眼前还是被囚困着的人,我只是恨恨的望着他。

精液释放的舒畅感又将我拉回现实来,肉棒不断的抽搐,精液便一股股的全射进咏霞的直肠里去。

**********************************

「还痛吗?」我问道,经过一轮发泄,愤怒的心情开始缓和下来,接着的却是有点内疚的感觉。

「……」咏霞没有回答,却又没有半点嬲怒,只是静静的躺睡着。

「有没有想过告诉家文?」我问道,咏霞身体稍稍震了一下,算是有点儿反应。

「嗯……」她还是一贯的欲言又止,隔了好一段时间,她才接着说︰「是上天不给我机会罢了。」

但上天却给我机会,让我知道这我一直蒙在鼓里的事情。车祸後的一切一切也让我觉得很突然,无论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事,都很出奇不意,让我感觉哑口无言。

咏霞转过身来看着我,凝凝的看着我的脸。

「对不起!刚才我……」

我还没说完,咏霞却是抢着说︰「不,不是这些……我只是觉得……觉得你……变了。就像……像家文一样,很熟悉,但又很陌生。」

「是吗?」我有点儿汗颜,微妙的女性直觉倒让我感到奇妙。

我最终还是含混过去,我摇身一变的变成了子轩,过着他的生活,还干了他的女友,更发现他和咏霞不可告人的秘密。本以为不可再亲近的另一个人,此刻却又躺在我的身旁,上天真的是会给人开玩笑。我感到对咏霞的怨恨有点儿平息了,就因为她那天离开前说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