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武侠 > 正文

极度淫母、欧阳雪 [5/7]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9 22:53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听到妈妈的淫声浪语,小伟两手抓紧妈妈小巧的美白的脚掌,沾满淫水的大肉棍在妈妈火热的淫屄里快速的进出着,两片红肿的大阴唇紧紧围在棒身上,时而翻拨出来,时而展卷进去,无数冒着气泡的白色液体淋湿了俩人时分时合的阴毛。

「妈妈…你好骚…好淫荡哦,儿子就是喜欢妈妈淫贱,你越淫荡下贱,我就越兴奋,也更爱你,干得更起劲,我要干死你,妈妈,干死你这臭婊子,干你这臭屄,啊,我也好舒服,呵呵,肏自己的亲生母亲真是世界上最爽的事了,太爽了。」「好哥哥…哦…好舒服…唔…你的‘打狗棒’太厉害了,肏得骚母狗快爽死了!喔…妈妈是荡妇…是臭婊子…啊…再干…用力干…干死妈妈…呀…快用力干…干死你淫贱的妈妈…哦…主人…喜不喜欢妈妈淫贱啊…喔…呜…」此时,欧阳雪的小腹肌肉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了,下体疯狂地耸动着,浪穴深处的肌肉紧紧地吸住小伟粗大的肉棒。

渐渐的,小伟感觉妈妈的小穴收拢得更紧了,好像有无数的肉牙在咬着棒身,插进去不费力气,而拔出来却很是艰难:「哦,妈妈,原来你的‘莲花宝穴’就是这样啊,真是个名器啊,妙极了。」「啊啊…对…这就是母狗的‘莲花骚屄’,主人肏得舒不舒服?啊…用力干母狗的莲花臭屄…天天给你干…喔…再用力肏…肏深壹点…啊…欧阳雪是个变态的母狗…喜欢…被儿子插…欧阳雪是个下贱的淫妇…喜欢和儿子乱伦…啊…妈咪受不了了…哦……」在儿子勇猛的冲杀下,欧阳雪全身痉挛,屄肉不时缩紧,贪婪的吸吮小伟的肉棒。

由于妈妈的肉壁紧缩的力道相当强,因此没多久就让小伟升起了强烈的射精念头:「骚货妈妈,儿子以後不但是你的主人,也是你的哥哥和老公,哈哈,快点叫老公啦,不叫我不干你咯…」小伟作势按住妈妈的玉腰,要把肉棒抽出来。

「儿子呀…你真折磨人咧…亲、亲老公…嗯呀…真羞人…大鸡巴亲老公。」妈妈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壹时竟美得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喔…好爽哟…大鸡巴老公…妈妈老婆的的骚穴被你肏插得好舒服哟…亲、亲哥哥…亲老公…再使劲肏你的母狗老婆…」春情荡漾的欧阳雪肉体随着鸡巴抽插的节奏起伏跳动着,她灵巧的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小淫嘴里淫秽的浪叫着:「哎呀…老公…你的大…大龟头捅进人家的子宫里了…哦…好痛快哟…骚屄要出水了…喔…好舒服呀…」壹股热烫的淫水从子宫直冲而出,小伟感到打龟头被淫水壹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花心、九浅壹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直肏得欧阳雪子宫里的浪液如泉喷涌,居然硬生生的从交合之处射了出来,打在小伟的肚子上。

「啊,这就是潮吹麽?」小伟看着从妈妈扭曲的阴唇间不断射出来的液体,激动的喊叫起来。欧阳雪双手拼命的抓住小伟的手臂,指甲都几乎掐进肉里了,淫嘴里发出壹阵垂死般的淫叫:「喔…喔…天哪…美死我了…啊…哼…母狗欧阳雪要让儿子老公的大鸡巴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来里…」全身壹阵颤抖,骚穴嫩肉剧烈的痉挛着,子宫口不断吮吻着小伟的大龟头,那汹涌的淫水浇得他无限的舒畅,由于昨天夜里已经在妈妈嘴里打了壹炮,小伟此刻还能控制射精的意念,而持续潮吹的欧阳雪已经全身酥软的瘫在床上了!

大鸡巴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妈妈突然不动了,小伟伸手将壹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欧阳雪的嫩穴更加凸挺,大鸡巴在肉穴里动了动,猛了顿,又壹次展开了毫不留情的进攻,不时将屁股摇摆几下,指挥大龟头在张开口的子宫上研磨壹番。

如此销魂的技巧,直爽得欧阳雪玉首狂摆、秀发飞扬、浑身浪肉索索乱跳,特别是那对肿胀的巨乳,更是上下左右激烈的划出阵阵巨浪乳波,殷红如血的淫嘴发出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亲老公,快把母狗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雪儿的贱屄要被你肏、肏烂啦…亲哥哥…大鸡巴老公…饶了你的婊子骚老婆吧…」嘴里在求饶,可那圆润的大屁股却使劲的向上顶,分明期待大肉棒更加猛烈的肏弄。

欧阳雪那骚浪样儿让年轻气盛的小伟更是疯狂,两手急伸,撕开情趣奶罩,直接扣住双奶,这壹回的搓捏不再温柔,简直就像揉面壹般,抓、捏、搓、揉、挤、压,尽情玩弄,而下面的大鸡巴仿佛打桩壹般,也是全力施爲,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心。

欧阳雪再次被肏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小淫嘴边口水都流了出来,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身下的床单:「哎呀、哎呀…大鸡巴老公啊…你好会玩女人呀…贱货可让你玩死了…肏烂了,哎哟…子宫都被干麻了啦。」「妈妈…你、你忍耐壹下…我也快要泄了…」欧阳雪知道儿子要达到高潮了,便提起余力,肥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着最後的冲刺,并且用力收缩‘莲花宝穴’,子宫口壹收壹放的吸吮着大鸡巴:「心肝…大鸡巴老公…真要骚货老婆的小命啦…啊呀,天啦,骚屄又要丢了…」「啊…骚货…我也要泄了…啊、啊…」全身猛地壹阵痉挛,欧阳雪大汗淋漓的玉体猛的坐起,紧紧抱住小伟的腰背,子宫里又射出壹股强劲热烫的淫水,同时,小伟也感到大龟头让这股浪液淋得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发射了,大鸡巴像机关枪壹样将滚热的浓精痛快的射进欧阳雪的肥穴深处。

欧阳雪被热烫的精液射得淫嘴直叫:「天啦…亲人…亲亲的大鸡巴哥哥…你的精液怎麽这麽热呀,要烫熟母狗的骚屄啦…呜呜,这麽多精液射进雪儿的子宫,只怕淫妇会怀孕的啦…嘻嘻,就让人家给…大鸡巴儿子老公生个胖儿子吧…」俩人这场肉搏大战直杀天昏地暗,足足干了两个小时,泄身後的放松让母子两条汗淋淋的肉体紧紧拥抱在壹起,小伟亲吻着妈妈脸上的汗渍,在她的耳边说着温柔的情话,让欧阳雪满足的像个新婚小女人般猫在儿子怀里,呼吸着儿子身体散发的雄性气味,渐渐进入甜梦里。

小伟也累了,看着怀里梨花带雨般娇艳的妈妈,心里也是遐意之极,双手搂紧玉人,平复壹下急促的气息,带着微笑去追随妈妈的美梦。

从此以後,欧阳雪就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儿子的‘打狗棒’下了,而且,她发现,每次和儿子在壹起的时候,自己就会幻想变成壹只母狗,随意让儿子虐待玩耍,渴望儿子的精液灌满小嘴和子宫和在自己身上撒尿那污秽变态的感觉,特别是让儿子玩得潮吹的时候,那种从骨头里发出的舒爽是以前和父亲在壹起从没有的,小伟在自己的心目中已经不再是儿子了,已变成了壹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壹个必须完全服从的神。

小伟也非常明白妈妈的受虐心理,于是尽情的在妈妈丰满的肉体上施展手段,打耳光、打奶子、淋尿,甚至捆绑起来,用皮鞭抽,当然,面对这样娇嫩肥美的浪肉,小伟可不舍得真的下重手去虐待,壹般第二天就会恢复如初,而调教开发妈妈这头母畜始终是他最乐意的事。

「哦,骚母狗,再夹紧点,主人要射啰。」此时,小伟舒服的斜靠在床头上,粗大硕长的肉棒让欧阳雪两只白玉般纤秀娇嫩的脚掌夹住,正在急速的揉动着。

欧阳雪上身後仰,双手反撑,头发上、脸蛋上、巨乳上沾满了白精,两条修长的大腿微微擡起,用小巧的脚掌紧紧夹住儿子的大鸡巴,小嘴里爹爹浪叫着:「坏主人,刚刚顔射了人家,又要用你的神枪肏骚老婆的小脚,啊呀,雪狗狗全身都让你肏遍啦!」「呵呵,贱货,你身上还有两个地方没有玩过,那天壹并给你开苞吧。」小伟说着,擡起脚,把脚掌按在欧阳雪的脸蛋上,脚趾刮起上面的精液往她口里塞去。

欧阳雪壹边努力的舔食着儿子脚趾上的精浆,自己的双脚也不停顿的撸动着小伟的肉棒:「嘻嘻,大鸡巴老公,你还想干骚货身上什麽地方咧?」小伟用脚掌在欧阳雪的脸蛋上拍打着说:「当然是你的腋窝和骚屁眼,对了,以前外公都肏过你身上那些地方?」「嘻嘻,你外公就只肏过人家的小嘴、小穴了,母狗的脚和腋窝还有屁眼就只给亲亲的小伟主人肏啦!」欧阳雪听到儿子还要肏自己的腋窝和屁眼,不由擡起玉臂,看着雪白腋窝里那黑油油的芳草,想象小伟那粗长的肉棍时儿肏着自己腋窝,时儿捅到紧小的屁眼里,那种又痒又麻又痛又酥的感觉不知道和肏骚屄的味道是不是壹样,想着想着,下体小穴里淫液又生,嘴里爹爹浪哼:「妈呀,主人,你这根神圣的巨棒肏肏骚货的腋窝还好,要是插到母狗的屁眼里,只怕要弄脏宝枪,而且母狗妈妈当场就会给捅死啦,不要啦,求求主人,可怜可怜你的性奴隶吧,留雪儿壹条贱命吧!」小伟看着妈妈那口里说着不要,眼睛里却满是期望的淫样,不由心里壹乐:「呵呵,弄脏了就用你上面的骚淫嘴舔干净撒,婊子妈妈,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我想玩那里就玩那里,想怎麽肏就怎麽肏,今天晚上,我就要干你的腋窝和臭屁眼,知道吗?要好好洗干净哦,不然你真的要吃自己的屎哦,哈哈。」说罢,脚掌狠狠的在欧阳雪的脸蛋上掴打了几下。

「是,是,雪儿是主人的专用性玩具,妈妈不但喜欢喝你的甜尿,还要吃小伟哥哥鸡巴上的香屎,请主人息怒,母狗会乖乖的啦。」欧阳雪玉面被掴的绯红,心里却是非常喜欢儿子这样惩罚虐待自己,脚掌揉动鸡巴的速度更快了。

「呵呵,我的尿是甜的,难道你的屎也是香的吗?骚妈妈,亏你想的出啊。」「是嘛是嘛,主人老公,雪儿母狗的屎是臭臭的啦,不过,既然弄脏了主人的‘打狗棒’,那母狗说什麽也要舔吃干净了,呜呜,快点射出来嘛,妈妈的脚都酸麻啦。」「好了,老公要出来了,快点把你的狗爪子并拢。」小伟坐起身来,使劲的撸着坚硬的肉棒。

欧阳雪嫣然壹笑,赶紧抱住两腿,将两只白生生的脚掌合拢伸到小伟的大鸡巴下。

「赤…赤…」轻响中,通红的龟头裂了开来,从马眼里喷出几股白精,全数射在娇嫩的脚背脚趾上。

「给我把狗爪子上的精液全都吃到肚子里,哈哈,母狗妈妈,喜欢儿子这样脚射你吗?」小伟边说边用将鸡巴上残留的精液揩到欧阳雪的脚趾上,同时,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向下按去。

欧阳雪伏下身子,先是用舌头舔了壹会,然後张开淫嘴含住自己的十个圆润的脚趾,使劲的舔吮着,壹会功夫就将脚趾上的精液吞进肚里。

「乖狗狗,老公要去上课啰。」小伟欣赏完妈妈淫贱的表演,跳下床,简单的收拾了壹下,然後在妈妈的脸上吻了壹下,顺手拿出壹颗大红枣塞到欧阳雪的骚屄里说「妈妈,我爱你,儿子要壹生壹世都这样爱你。」每天小伟上学前都要在妈妈的小穴里塞壹颗红枣,下午放学回家第壹件事就是吃枣子,这还是欧阳雪从书上学来的,据说是可以补充男人的体能和增加性功能。

看着儿子的背影,欧阳雪痴了,儿子的表白无疑是最好的奖励,自从用嫩屄泡枣子给他吃之後,儿子的肏屄能力和虐待技巧也更加高超了,自己和儿子的感情也愈加深厚。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亲和儿子以外,欧阳雪还从来没有亲密接触过其他男人,也从来没有恋爱过,对于书本上所说的爱情,在她看来绝没有父亲和儿子这般爱得深切,在父亲面前就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在儿子面前既是母亲又是姐姐,而如今,自己心甘情愿的做儿子的性奴隶,从这种变态的乱伦关系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欧阳雪看着自己让儿子的精液泽润的比以前更加丰满娇嫩的身体,芳心柔肠百转,轻轻的叹息着:「以前爸爸也常常把精液喷洒在自己的身体上,怎麽就从来没有让自己的皮肤变得光滑白嫩呢,看来小伟真的是上天恩赐给自己的。欧阳雪啊欧阳雪,以後壹定要好好侍候小伟主人,不管他要自己做什麽,都要完全满足他,壹定要比儿子见过的所有女人还淫荡下贱,要让他玩的高兴,肏得舒服。」居然没有壹点反抗的就做了儿子的母狗,欧阳雪不禁娇顔生辉,玉手在自己淫液淋漓的骚屄上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小嘴里喃喃自语道:「都怪生了壹个这样的贱屄,也只有让儿子的大鸡巴来惩罚你啦,只是连累得上面的小嘴不但要喝尿,今晚只怕还要吃屎,唉,我还真是只下贱的骚母狗啊。」边说边用指头刮起脸上的精液放到小嘴里。

看看时间不早了,欧阳雪才起身到浴室里冲洗了壹下,赶到公司里,安排好工作之後,壹个人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情不自禁的又想起儿子那稚嫩而英俊的脸庞,以及那条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巨炮,想到这根巨炮晚上要在自己的腋窝和屁眼里大发神威,下面的小嫩屄又是壹阵湿润。

「怎样才能把屁眼里的大便排干净呢?到时小伟的大鸡巴干进去沾满了黄白之物,难道当真要吃自己的大便吗?真是伤脑筋啊。」欧阳雪玉面上红壹阵白壹阵的,对于从来没有肛交经验的她来说,还真是个大难题,上身趴在办公桌上,小手轻叩着额头:「唉,别想那麽多啦,不管洗得多干净,儿子那条长矛捅进去总会沾上大便的,自己天生就是儿子的母狗,哪有狗狗不吃屎的咧?」欧阳雪本就是个单纯爽直的女人,壹旦想通了也就不会再犹豫,整了整壹身端庄的制服,到各部门转了转,叮嘱了壹下,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就离开了公司,随便在附近壹家酒店吃了饭,欧阳雪又到专卖店买了些小伟喜欢的香水就回到家里。

家里才是温馨的港湾,那充满儿子体味和微微有点精液腥味的空气是那样的令人迷恋,欧阳雪优雅的下了全身的衣服,那具洁白修长的娇躯就像画家笔下美丽的天使。

「好久没有上QQ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那个主人怎麽样了。」欧阳雪心怀愧疚的打开电脑,隐身登上QQ号,就见壹个头像不停的闪动着。

点开闪动的头像,壹连串的信息扑面而来:「雪母狗,你在哪里?」、「亲爱的宝贝,你快点上线啊,主人想你了!」、「主人的‘打狗棒’好涨,好想干你的‘莲花宝穴’啦!」、「快点上线,骚母狗。」、「小母狗,我爱你,请你快点出来啊。」欧阳雪微笑着看着那个男人留给自己的信息,知道这个男人是真迷上了自己,于是飞快的回复道:「对不起,以前你是雪儿的主人,那是因爲你的鸡巴很长很粗,可是,现在,雪儿已经遇到自己心目中真正的‘打狗棒’了,雪儿已经是他最忠诚的母狗了,真的对不起,没有让你实实在在的玩壹回雪儿的大奶子,也没有让你真刀真枪的肏壹次雪儿的‘莲花骚屄’,以後,雪儿也许再也不会上这号了,请你忘记我吧,雪儿再叫你壹次吧:亲亲的大鸡巴主人,小母狗很感谢你,感谢你在小母狗最难受的日子里给予的快乐。再见!」关了电源,欧阳雪爲了结壹件心事而长嘘了口气,呆呆的坐了壹会,膘了壹眼墙上的挂锺,估计小伟也快要放学了,没来由的芳心乱跳起来,小手在屁眼上摸了壹下,心说:「欧阳雪,别紧张啦,迟早都要让儿子开苞的啦。」摸着摸着,就感到便意渐起,忙跑进卫生间,蹲在马桶上,由于小穴里塞着壹颗大红枣,欧阳雪只得用手指按住两片鲜嫩的大阴唇,让尿液缓缓的洒出来。

快速的洗完澡,欧阳雪在身上洒了点香水,穿儿子喜欢的服装,马上到厨房张罗起晚餐来。

也许是母子的心灵感应,小伟壹下课就匆忙往家里赶。

壹进家门,小伟就闻到壹阵饭菜香味,知道妈妈正在厨房里,于是关上门叫道:「我回来啦,我的漂亮雪狗狗在那里?」「汪汪…汪汪!」欧阳雪听到儿子的叫声,玉面生辉,知道儿子最喜爱玩的游戏就是骑狗,赶紧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学着後叫:「汪汪,主人回来了,雪母狗已经弄好饭菜啦。」小伟眼前壹亮,只见今天妈妈的装扮又不壹样:满头青丝高高的盘在头上,壹根紫色的丝带随意系在发梢,胸部上戴着壹副白网格的奶罩,粉红色的奶头从网格里傲然挺立出来,下身是壹条白色全透明的开档三角裤,柔顺丰盛的阴毛随风微飘,圆润的双腿上套着壹双黑色短袜,脚上穿着壹双黑色高跟鞋,十个肥嫩的脚趾精致纤柔,这种扮相将欧阳雪丰满洁白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令小伟本就涨了大半天的肉棒再次坚硬了几分。

小伟狠狠的吞着口水,双手在裤裆上揉按着说:「哇,好漂亮,骚母狗,见了主人还不快点表现壹下?」「是,母狗明白。」欧阳雪看到儿子色急的样子,不由媚笑连连,优雅的跪在地上,摇晃着宽大的肥臀和两只大奶向小伟爬去。

慢慢的爬到小伟的脚下,擡起头,凤眼看着儿子说「尊敬的主人,今天要倒骑还是顺骑你的小狗狗?」「还是顺骑舒服,呵呵,妈妈,儿子越来越爱你这只骚母狗了。」小伟眼睛里不只是欲望,还有发自内心的深深爱意。

欧阳雪也感受到了儿子的爱,于是跪在地上温柔的转过身子,让小伟跨腿骑到纤腰上。

小伟壹骑到妈妈的身体上,便伸手抓住那高高束起的发髻,扭身在欧阳雪的大屁股上掴了壹掌,两个指头从她湿润的小穴里抠出已经泡得发起的大红枣,看了壹眼喝道:「骚货妈妈,今天的枣子顔色有点不对,怎麽还有股臊味呢?」欧阳雪玉面壹红,赶紧说:「对不起啦,主人,前面母狗好想你的大鸡巴了,想得下面的骚屄就痒死了,後来尿急来不及把枣子拿出来,是贱母狗的错,请主人惩罚!」小伟知道妈妈的受虐倾向是越来越强烈了,而自己的虐待欲望也同样强烈,便笑骂着说:「妈妈,你是不是又想挨肉鞭子了?」「是,雪母狗不乖,老是犯错,请主人狠狠的用‘打狗棒’鞭打妈妈这只下贱的骚母狗吧。」欧阳雪浑身颤抖着,浪穴又湿润起来。

小伟边吃着红枣边骑着妈妈在房间里爬走着,壹会儿爬到餐桌旁边,就说:「停,就跪在这里接受鞭打吧。」说着就站起来,飞快的脱光了衣服。

小伟抓起欧阳雪的头发,左手握着粗长的‘打狗棒’,左右开弓在妈妈娇美的脸蛋抽打起来,「叭…叭…叭」连响中,欧阳雪的粉面渐渐的红肿起来,而她的香舌也不停的伸出,追逐着那条肉鞭,口水横流,受虐的快感使得她的身体也不住的扭动着,琼鼻里哼哼不止。 壹会儿,小伟的肉鞭就转移到欧阳雪那对高耸的大奶子上,这壹轮的鞭刑就没有规则而言了,拍、撩、抽、戳百般玩弄,本就洁白丰满的巨乳立时也红肿膨胀起来,两粒粉红的奶头也殷红欲滴了。

「爽,骚货,喜不喜欢主人这样惩罚你?」小伟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红红的脸蛋,大鸡巴紧紧抵在她的脖子上问道。

「嗯,嗯,主人,再来,打死妈妈这个贱货了,雪儿天生就是你的骚母狗,天生就是要接受主人‘打狗棒’的抽打啦,呜,抽得人家的骚屄都淫水直流啦。」欧阳雪不停的扭动脖子,感受儿子坚硬滚热的巨棒。

小伟欣赏着妈妈的淫态,心里满足之极,准备实施今天淫戏的第壹步,于是伸手在她的腋窝里摸了壹把道:「妈妈,该要帮你的腋窝开苞啦,呵呵。」欧阳雪依然乖乖的跪在地上,擡起头,双眼含春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儿子说:「主人,怎麽干咧?母狗没有经验哦。」「呵呵,妈妈你真笨,还不就和肏你的骚屄壹样,你只管用力的夹紧就行啦。」小伟说着就将大鸡巴插到欧阳雪的腋窝下,欧阳雪赶紧收拢玉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