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熟母的催眠游戏 [2/2]

2019-06-08 10:0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站了十几分钟,Jack又发出了新指令:「好了,Mazi,你下来吧……现在,你去打开门,到便利店买两瓶啤酒,我要和你儿子再喝一次。」

我依照Jack的说话,走到门口,刚打开了门的时候,儿子竟赶快跑过来把我抱住了。

他一边阻止着我,一边转头对Jack说道:「不要,不能让妈妈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出去啊,别让她在出丑啊……」

我听了儿子的话,内心说:『呸!你死色鬼,看别人露出就那麽得意,自己妈妈露出那麽紧张,我偏要……』

「你疯了吗?你不是让我向你展示催眠的魔力的吗?哎呀,你这样打断了催眠的过程,唉!将来你妈妈的身体或者心理出现什麽问题,我不能帮你啊!」Jack很严肃地说。

我听了Jack的说话,便两眼一瞪,作势昏了。

Lily见状,大叫一声:「哇!Mazi昏啦……」

儿子一听之下,连忙抱着我走到沙发把我放下,他不知所措地望着Jack和Lily。

Jack走到我身旁,伸出手掌在我裸体上方来回摆动着,嘴里念念有词:「Mazi,不要紧张,刚才出了点小意外,现在你按照我的指令慢慢地站起来,好,慢慢地……」

我依照Jack的说话,慢慢地站起来。

「刚才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你妈妈的心理状态,现在如果不认真对她进行调理,她醒过来後有可能精神抑郁,更严重的话还有可能精神失常自杀,所以,我现在要对她进行调理。这次,你绝对不允许再像刚才那样的行动,否则,你会变相令你妈妈死亡的,明白吗?」Jack对儿子说。

「如果你不想害死你妈妈的话,你便老老实实的待着吧,千万不要再乱动了!现在已不能回头了!」Lily小声对儿子说。

儿子这回战战兢兢地点头。

「Mazi,你听着,现在你只穿上一件风褛出门,走到地铁站,你带着蓝芽对讲机,我通过对讲机给你指令,明白吗?」

我点点头,便依照Jack的说话,身上只穿上一件风褛,耳上带着蓝芽对讲机便出门。他们三人跟随在我的身後。我的心情好紧张、好兴奋,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露出游戏终於来了。

我打开门离开家,走到街上,步向最近的地铁站。来到月台,人流不算多,但好多人都看着我,因为我的风褛长度仅仅盖过屁股,两条大腿是完全暴露出来的。

我之前的半生人都未做过这种事,未试过露出这什多,我下面湿透了。

Jack当着儿子面前打对讲机给我指令:「Mazi,你走到列车最後一个车厢,把风褛前面打开。」

我依照Jack的说话来到最後一个车厢,把风褛前面打开,露出我的乳房和阴道来。车厢里的人不多,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没有人出声,他们只在看着我露出的身体,我没有动,任由他们视奸我裸露的身体,有些人还举起对讲机拍照。

「Mazi,你在美孚站下车,往西铁方向的路线走,风褛不必拉上,继续露出你的乳房和阴道。」

我在美孚站下车,依着转西铁的路线走,上了电动电梯,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Jack来电指令:「Mazi,你把风褛脱下,丢在地上,然後全身赤裸走到西铁的月台上去。」

我把风褛脱下,全裸走在长廊上,久不久会有乘客迎面而过,我看到他们惊讶的目光,但他们的目光仍然不会放过我的乳房、阴道、大腿。这个路程相当的长,又会经过几间店舖,沿途的行人都向我的裸体行注目礼,有些人特别从後赶过我,然後回头看我的裸体。

我来到月台,Jack指令我上了往红磡方向的列车,并要在车厢中间分腿站着,不可坐下。

我全裸站在车厢内,全身上下无遮无掩,彻底地任由车厢内的人欣赏我的裸体。我完全任由他们看个够,我更挺起一双自豪的乳房,张开我修长的双腿,露出阴唇和耻毛来,我心想:『看吧,你们看个够吧!拍照吧!拍片吧!所有都传上网吧!』

此时车厢里的乘客不多,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我的裸体上,我看到他们的目光不断在我的乳房和阴道来回,当那些目光横扫过我的身体时,我心头打震,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冲击我的心坎。

Jack又来电指令我转车到佐敦站下车,并在裕华出口返回地面大街上。

我离开车厢,走到月台上层,步行穿过绿区,途中行人不继注视我的裸体,我全身肌肤每一寸都给人看个清光,每一次的目光撗扫我的裸体,都有一种电流冲击我的心,我感到我的下体越来越湿了。

来到往中间道的升降机,同时乘搭升降机的,除了Jack、Lily和儿子(他们扮作不认识我的)之外,还有两位男士,我们六人使升降机的空间很挤拥,那两位男士近距离地注视着我的裸体,我感到他们下体已有些变化,而我的心跳得很快。

出了升降机,两位男士还回头多望我的裸体几眼才好像有点不舍地远去。

这时的我全裸一丝不挂的呆呆站在街头,任由途人看着我的裸体。刚才在地铁站和车厢内的裸露,那种羞耻感觉被内心的兴奋所替代了,还不觉怎样,现在全裸站在街头上不动,任由途人看光自己的裸体。他们可以走近我,把我由头到脚、左右前後地看,突然感到阵阵的羞愧感觉涌上心头。

儿子和Jack、Lily一起站在不远的一处看着我一丝不挂的站在街头上。我看见儿子的表情有点焦虑,但好像又带点兴奋,也是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在公众地方暴露着身体,任由途人看光,我想他的内心一定有如打翻五味架一样的了。

我站在街头十来分钟,任由自己的乳房、乳头、大腿、臀部、阴毛完全清晰地裸露在途人眼中。我感到自己的乳头有点硬,阴道有点湿,我竟不自觉地挺起两个乳房,张开双腿站着,又不时弯下腰来,让阴唇更清晰地暴露出来。

这时儿子和Jack、Lily走来,Jack对我说:「回家去。」儿子即时招手截了一辆的士,车门打开,Lily推了我上车,接着她上车坐在我身旁,然後是Jack,儿子则坐在司机旁的座位。

的士司机看见一名裸女在车厢内,由於还有三名乘客,他不好有什麽说话,只不断从倒後镜望着我的裸体。我给司机看着自己的裸体,我的兴奋还未完结。

车子到了,我们下车,我赤裸的走向自己的大厦,那时已是夜了,都没几个人。来到大厦的闸门,我们进了去,我看见平日的保安员德叔望着我全裸的身子目瞪口呆,我故意正面地对着德叔,好让我的乳房、乳头、耻毛、阴唇给他看得一清二楚,但见他的视线在我的乳房、阴毛来回打量。

其实自己的裸体无遮无掩地给熟人看着,我的内心仍有一丝丝不好意思的感觉,但自己又喜欢自己的裸体无保留地给人看,我只好像无意识地两眼直视,任由德叔我裸体的视奸。

很快我们进了升降机。我不知道我赤裸在升降机内的录像会不会被保留给许多人看到呢?

回到家,Jack指示我坐在沙发上,他对儿子说:「麻烦了,伯母出事了。」

儿子紧张的问:「怎麽样?」

「根据我的观察,由於你今晚冲动的行为已影响了伯母,她就算在催眠的状态中也会不受控制地做一些超越我指令的行为,连我也控制不住。」

「那怎麽办?」儿子一脸惶恐。

「我尽力而为,看看如何。」Jack面向着我,说:「Mazi,你现在慢慢地放松……放松……你听到我的说话吗?」

我点头示意。

「好,Mazi,你现在听着,一会儿当我说『荃加福禄寿』,你便会醒来,醒来之後,刚才发生的事你会完全忘记。知道吗?」

我语调呆板地说:「知道。」

「唔,好,你知道以後在家里是怎样的衣着?」

「以後我在家里是一丝不挂,全裸的,只穿上高跟凉鞋。」

「那你上街时会穿怎麽样的衣着?」

「我上街时穿的是性感暴露的衣着。」

Jack对儿子说:「看来伯母还会不定时出现『自我催眠』状态,连我也控制不住了。」

「那怎算好?」

「那你以後不要再刺激她了,当她在催眠状态下所做的行为,你要顺着她,只引导她回到家里,让她自然清醒。」

Jack转过头来对我说:「以後当你听到『Sex and the City』时,你便会进入催眠状态,直至回到家里你才会清醒过来,但你会忘记所发生的事,明白吗?」

我语调呆板地说:「明白。」

「好,你现在慢慢躺下,闭上眼睛,很安静的躺着,放松自己,放松……」

我依着Jack的说话躺下,闭上眼睛。

「荃加福禄寿。」Jack说道。

我张开眼睛,望望四周:「刚才发生什麽事?我……记不起……」

儿子走过来抱着赤裸的我:「没事……没事……」

这时Lily和Jack也告辞离去。

我问儿子刚才发生什麽事,他只说没什麽,只不断抚摸我赤裸的娇躯和吻遍我全身,最後终於忍不着把我干得天翻地覆,儿子打破了乱伦的道德,把我强奸了。

第二天,Lily在电话里告诉我,儿子看着我全裸的在街上和地铁里,表情无奈,他不敢阻止Jack,但面色又红又热。我想儿子是又爱又怕的了,嘿嘿,下一次来个猛一点才够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