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妈妈戴有环 [2/2]

2019-06-08 10:0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你在找什麽?」「俄,我,我手,啊,创可贴……」。

「啊,手破了!创可贴在这里。」妈妈从抽屉里迅速找出,给我消毒并包紮。

光伟的头和妈妈的头几乎贴在一起,妈妈的体香是那麽熟悉,现在却变得那

麽诱人,妈妈鞠着身子的认真的消毒,光伟从上衣的开口处看到了若隐若现的洁

白的乳房,两个大小合适的乳房挤在一起形成的乳沟,随着妈妈的一举一动一跳

一跳,不争气的鸡巴有战斗似的站了起来。

妈妈的手臂碰到了它,因为竖得很高,而且很硬,妈妈的手一顿,眼角瞟了

一眼光伟,有没事儿似的继续。 包紮得这一过程虽不长,对光伟来说却似乎享受

了一个世纪。

妈妈站起身「出了一身汗,我去冲个凉。」转身进了洗澡间。

光伟却完全没有回过神,完全进入会想和遐想中。

我真的要妈妈,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感受,我很喜欢妈妈,我要! 浴室的水声

嚓然止住。

妈妈围着浴巾走出来,随後进入自己的卧室,光伟蓦然惊醒,妈妈的内裤里

面还满是他的精液!

可是,妈妈已在房间里,没办法拿出来,要使妈妈看见怎麽办? 忐忑不安之

极。 可是这是房间里的妈妈已经开始换内裤了。

正是那条沾满了儿子精液内裤! 像往常一样妈妈站在地上,弯腰,双手稍微

撑开内裤,一只脚,两只脚,慢慢提起来,这已经是熟门熟路的事,根本不用多

考虑,也不用用眼睛去看,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些乳白的精液。

啊! 内裤完全卡到下身时突然觉得有点湿湿的,是什麽? 用手一摸,粘糊糊

的,还有点温热,乳白色? 放到鼻子下一闻,啊! 一周前给儿子洗内裤时闻到过

的! 联想到刚才进门时儿子慌乱的表情,妈妈想到了。

儿子的精液已经和贴紧她穴的内裤一起完全亲吻了它的穴,而且那些湿湿的

东西已经全沾到了洁白的大屁股和紫红的肉穴,黑森林更是完全黏糊糊的一片。

光伟在门边早已呆立多时。 然而正执拾间,妈妈就隐隐觉得气氛的不妥,一

瞥之下,忙将手里的物事别到腰後,神色忸怩地轻嗔道:「光伟没礼貌,来了也

不先敲个门……」

妈妈俏立一旁,手指在腰後缠弄着不及藏去的内裤,被儿子看得一颗心怦怦

乱跳,遂加重语气以图镇静自己:「光伟——说你呢,在那里看什麽嘛?」

妈妈手向後侧身挡住了儿子目光,脸红得有点不像样了,自然不能让他看见:

「就你算死草,外面听到了还真以为妈有那麽个好儿子呢,谁曾想却是个人小…

…人小……」溺爱地在他臀部上反拍一掌。

「哼……难怪你爸老说将来你肯定是那种被你计算过的地方草都没得生的角

儿。 」

「谁曾想却是个人小……人小……咦?」光伟正吊着喉咙学母亲的蚊呐声儿,

又发现了她手中的异样。 「捏着什麽哪?我看看……」

妈妈惊叫一声,右手紧握成团,左手摊掌反身捂儿子的眼睛,笑道:「不许

看的,不许看……」

妈妈整个儿跳起来,把已经摆好窥视架势的儿子掀翻一旁,笑道:「想得你

美了,这里可是女人包得最严实的地方,还能说打真空就打真空了? 」

「那更要看看了,没能让你选中的就这麽撩人,能裹着你身子的就更……」

光伟站在母亲身後,由她腋下绕手过去,试探性地按在圆滚滚的乳房上。

「哦,这乳罩没今天的这麽硬了——我说呢,刚才打闹时这里像水袋似的晃

来晃去的,敢情这里面没海棉罩杯。 啧啧,要是没戴得晃成什麽样? 」

妈妈笑着捏一下儿子的手,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儿子对她的内衣裤感兴趣的

程度超出了她的意料,也令她对自己作出的选择感到满意。

看着自己的乳房在他手中变换的形状,她想起前夫的「三妇」论:「要想做

一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的话,她应该在客厅是贵妇,在厨房是主妇,在卧室是

荡妇。 」

妈妈想做儿子梦寐以求的女人,而这里是卧室。

即使她想不「荡妇」也由不得她了,腿根上的液体为证。

妈妈让儿子看得浑身发烫,垂眼所及,似乎半掩的胸脯上光润白腻的肌肤也

渗出一片娇红来,她目光追着正围她团团转的儿子,嗔道:「看够没?妈都让你

转晕了。 」话音甫落,儿子已消失面前,背後……,她正待回头,一股粗气袭向

脸庞,下身隐约有东西顶在臀缝中。

「光伟,妈真的有点晕了,得……上床躺着……」妈妈俏脸蹭向儿子的额头,

那里的温度同样滚烫,老让他憋着对身体总没好处。

「妈妈,吊带和丝袜可以不脱麽?我喜欢这…」光伟手忙脚乱地甩开衣服,

眼见母亲背了他除去乳罩内裤,忙将她扳落床上,鼻息重重地喘在她耳脖间。

「好呀,光伟喜欢妈就留着……慢点,妈不是在这里麽?」妈妈轻轻地握住

儿子在腿间乱捅乱跳的阳具,感觉比白天里好似又粗壮许多。 「以後想要怎样用

不着跟妈商量,说一声就好了,妈还有哪里不是光伟的? 」说着屈起双腿,玉指

轻点,将茎头按进门户之中,「来,动一动……嗳…」自己配合着往上一迎,呻

吟声尚在唇边,玉茎早已没根而入。

光伟只感到从下身传来的是母亲的柔软、温润和阵阵的松紧夹放,比早间母

亲手的抽动来得更妙,进出中带来的搅拌声混和母亲的呻吟後听起来亦一如天籁,

心口憋着的血气令他加重了抽插的力度。

妈妈享受着已失去了好多年的慾望回归,而且情慾比肉慾的收获更多。

儿子的尺寸或许只能算得上比同龄人强些吧,反正比不上制造出他来的那一

号。

但她不在乎,因为压在自己身上的,是她最心爱的、最牵挂的、也是最爱她

最牵挂她的男人。

抛开自己的愉悦舒畅不说,只要能令他幸福快乐,就已是她的快乐幸福了。

一念至此,妈妈替儿子拭去额汗,柔声道:「别急,慢点……动……嗯…,

不想出那麽快就…停一下,妈会陪你一晚上呢……」见儿子在上面只晓闭着眼睛

一味地猛杵,不觉好笑,昵声道:「光伟,光伟?你不说要看妈的……这里麽,

怎麽就闭了眼睛……看嘛…」

光伟看着因自己的撞击而造成母亲的乳房的上下涌动,想摸,苦於腾不出手

来。

「嗯……妈妈,你……」

妈妈觉察到儿子的意向,笑道:「好,让妈妈在上面,你就可以空出手来了。」

说着搂住他轻轻地调了个个儿,骑在儿子身上。

她原想跪坐着抽动,这样动作幅度可以大些,双方也会有更多的愉悦,但想

到儿子此时还未有很好的床上技巧,便改主意俯下身子,用了和刚才儿子同样的

姿势。

如此一来,她那硕大的乳房正好垂在儿子的嘴边,眼看着他张口含了乳头,

一阵电流般的酥麻和阴户传上来的感觉在心间绞在一起,令她长吸一口冷气,腔

道不受控制地夹了儿子好几下。

「哦…妈妈……能不能再夹我一下……好舒服的…」

「是吗……嗯……这样妈得变个姿势…才好出劲的……哎,不用你起来…」

蓝暖仪高兴找到了儿子喜欢的东西,重把身子跪坐起来,一心一意地在小腹

使着阴劲。

光伟头一侧,叹道:「妈妈……好妈妈……」突然又发现新大陆地叫起来:

「妈,你看见没,身後的镜子里有你耶!」

床尾一侧的试衣镜能将整张床都反射其中,这妈妈早知道了,当年与前夫也

曾尝试过对着镜子作爱,亦能令他大呼过瘾。 她故意不随儿子回头看镜子,却细

声道:「那你告诉妈妈,都见到什麽了?」

「有……有妈妈的很白的後背,嗯…妈妈你光着身子配这发髻真好看,还有

……妈妈,你……你的…屁股厥起来真大……」

「还……有麽,再…找找……」妈妈的腔道收缩得更频密力度更大,所不同

的是,这并不是在她控制下发生的……

「对了,还有那吊带,它也在动呢……一伸一缩的……」

「奇怪…,这麽快就……来了?比……比…光伟…还快?」或许应该拜儿子

在她耳边的描绘之故,这描绘亦生成一幅景像在她臆念间,又不似在此房中,好

像是在一个春天里,在一片绿茵中,在蓝天白云下,在儿子的裸体上……「光伟

……和妈妈一起…来呀……」妈妈呓语中加快了速度。

「妈…坏了,我忍不住啦…」

「别忍…来…就在里面,你也动动呀……和妈妈……一起…光伟…」妈妈强

忍着因酥软而直想趴下的感觉,紧绷着的抽动摩擦使收缩频率密集得完全失去控

制。

儿子回应她的,是阳具在阴户里的跳动,那股温热的液体似乎能贯通腔道,

直抵她喉咙深处,终於化成一道撩人心弦的呻吟破关而出……

「妈,你不用去做个清洁麽?」光伟仰头看看母亲,妈妈这麽的支首侧身地

盯着他得有好一会了。

「嗯…嗯?……干嘛要清洁,这是光伟第一次送给妈妈的东西,妈当然要存

在里面了。

妈妈戴有环呢,不怕……「妈妈轻柔地拨撩着儿子的黑发,如果儿子愿意,

她恐怕真能就这麽着一晚上将他的头发有多少根也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