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 > 正文

超好吃的人妻 [1/2]

2019-06-08 20:04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话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因为公务必须到旗山出差走一赵,须得留宿旗

山两三天的光景。心想,如此的浪费旅社费用,不如买点礼物,到多年不曾碰面

的老朋友家中盘桓几日,待公务事了,再行回程,这样不但可以省下旅费的开支,

又可以和多年不见的朋友欢聚几日,把酒言欢,这样不是很好吗?那天下午,

约莫四时卅分左右便到了旗山,因为老友家中并未装有电话,只能按址寻找,所

以一路寻来到达老友家中时已是傍晚时分,也正是晚餐的时问。

俗话说,择日不如撞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多年未见,老友是亲切热诚的

招待,惟恐怠慢了我,在席间频频不断的劝酒,所幸,我不才,酒量比别人可以

多喝两杯,唯一遗憾的是,老友的酒力并不好,几杯下肚,已浑然忘我,更遑论

其他了,於是友妻在半扶半架的情形下,三人便回到家中。

安顿好老友之後,友妻便对我道︰「该去洗澡了,我给你去放洗澡水。」

望着友妻那刚健的身材,心想︰「老友真是好福气,居然娶了这麽一位年轻

漂亮的女孩当太太。」人家的老婆我能怎麽样,又能够怎麽样呢?

是不是?

由於是个乡下小地方,浴室的设备,并不是很完善的,既然借宿於此,就将

就凑合着用它几天吧。可是问题就偏偏出在这里,因为我洗澡的时侯,喜欢引哼

高歌,也许是我的歌声太美了,太有磁性了,竟把友妻引来,对我全身窥视一番,

嘿嘿,不巧,却被我一眼发觉,乃就对友妻说︰「要看就进来,乾脆一点,进来

看比较清楚。」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谁知友妻,竟真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差点没把我给吓

坏。只见她一进门,反手锁门,不言不语的脱去自己的衣裳,两眼直勾勾的望着

我跨下的宝贝,她那种既兴奋、又紧张的表情,让我看的真想笑出来。她好似替

自己丈夫洗澡似的,不做作、不扭怩,从头到脚为我梳洗的乾乾净净.

她有着高耸的双乳、洁白而细嫩的皮肤,小腹平坦,臀部向後微微翘起,神

秘的三角洲,是多毛紧密而又发亮,那若隐若现的生命之洞,看的我跨下的宝贝,

不禁怦怦的跳动。

一见友妻如此大胆的作风,我也不好再假装下去,一手拨弄着她的乳房、一

手则游走全身上下各重要部分,最後还是来到神秘的泉源一穴。

哈!穴里穴外,早就泛滥成灾,这股水可以淹死不少善良男子。经过双手的

游走探索,我深深地感觉出她是多麽的饥渴,多麽需要一个健壮似我的男人给她

满足,给她安慰。

她一边扭动充满热力的躯体,乳房拚命的磨擦着我的手臂,一边用手握住我

胯下的宝贝大鸡巴。她真是可人儿,不但全身上下配合着我的爱抚、扣弄,更不

时送上香吻以示激励。过不久,我的命根子在她纤纤小手的微微套弄下,已是越

胀越大、越来越硬。

她呢,则是面泛春桃、娇声连连,口中不时「哼、啊、哦、唔」的低呤,身

体越来越靠近,也愈贴愈紧,我几乎无法抗拒她那散发出来的熟力。我知道我该

上了,便把她轻轻放仰在地上,张开双腿,用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在她阴蒂的

上下,来回不停搓揉着、磨着,磨得她有如乩童般的乱抖,臀部和小穴一直想啃

掉我大鸡巴的样子,好浪、好骚.

突然间,我出其不意地一挺腰、一送力,大鸡巴便进了三分之二,我充实了

她的穴,也充实了她那空虚已久的生命禁地,只听她狂叫︰「好鸡巴……用力的

插……好好的使劲……我里面好痒……用力吧……大鸡巴哥哥」

「哦……哼……我好舒服……快……哦……大力的干……哦……哦……」这

一声又一声的呼唤、浪叫,犹如爱的鼓励,我当然毫不保留的,开始拿出我的绝

活,慢慢的抽送,采秘术鲸吞九吸之法,把鸡巴一点一点的移出,用丹田之力,

使龟头猛吸子宫壁,不停地在洞里上下振动,然後吐气开声,扭腰旋转鸡巴整个

齐根直顶穴心。

此一绝活,干得她直叫美、直叫好,「大鸡巴亲哥哥」、「好爱人」、「好

汉子」,什麽字眼都出来了。「哼……哼……你比他强太多了……你真行……哼

……哼……」「大鸡巴哥哥……哼……干死小穴吧……小穴好舒服……哼……」

「好小穴美吗?我会干死你!我会让你升天的。」

我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干、死命的插。由於鸡巴受到穴内淫水的润滑,使我的

鸡巴感到特别的舒畅,也越插越有劲,我不住地叫着︰「浪穴……痛快吗……爽

吗……要不要再大力一点?」她以行动表示了她的反应和感受,双手狠狠地抱住

了我的屁股,臀部不断往上挺,不停的蠕动,更惨的是,还用嘴吹着我肩膀、手

臂。於是我把动作加快加重,并不断的亲吻她的嘴,她的乳房,以增加她的快感

和刺激。

「亲哥哥……好哥哥……快……哦……快……哦……我要泄了……」

「哼……大鸡巴用力……快……哦……我要爽死了……哦……哦……」

突然间,我背上感到一股凉意,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泰。

「哦……哦……乐死我了……啊……好舒服……好爽……唔……」

我和她双双同时泄了身子,达到人生的高潮。之後,友妻见我满身大汗,便

站了起来,给我献上了一个深深的长吻,才又为我梳洗一番。此时此刻,此情此

景,真是无声胜有声,我们相互的评鉴着对方,欣赏对方,似乎都感到相当满意。

友妻领着我走出浴室,到了她为我所准备的房间,开始第二回合的交战。

由於体内酒精作祟的缘故,所以我的鸡巴便很快的勃起,一副雄纠纠气昂昂,

傲然不可一世。友妻见我的鸡巴又再次且又很快的硬起来,脸上不禁流露出垂涎

欲滴,想要好好保留这根大鸡巴。

我的双手毫不客气的摸着她双乳,友妻也品嚐着我的大鸡巴,嘴巴不停的吸

吮,舌头轻舔我的马眼、玩着我的蛋蛋,在她嘴巴的吸弄,夹攻之下,大鸡巴感

到实在是舒畅,我实在忍不住的叫︰「好嘴巴……哦……哦……你真会吸……好

美……哦……」她一听到我这为舒服而不自觉的叫,更加卖弄她的嘴上功夫。「

呼滋……呼滋……呼滋……」

过了几分钟,我一见友妻的阴户早已是湿淋淋的,有如潮水般的泛滥,两片

阴唇一张一合,好似想把我这根鸡巴吃掉,在这种情形之下,我怎能放着我的鸡

巴不用,让它闲着?於是我叫她转个身,背对着我,看着自己这根发红的大鸡巴,

也让它好好的去直捣黄龙,让她的穴在我的面前投降,干、插,我一定要好好的

弄死她!不由分说,大鸡巴直刺刺狠狠的插入她的阴户,双手并抓住她的乳房,

我更叫友妻的屁股,前後移动,增加她阴户的磨擦。

大鸡巴头的陵沟,因为友妻穴内的淫水太多,一进一出的顺便带了不少淫水

出来,使得我和她的大腿上沾满了淫水,也因为如此,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

劈拍……劈拍……劈拍……」「哼……哼……哼……」混合一种交响乐,肉与肉

的撞击声,鸡巴和穴的抽插声,更有淫荡的呻吟声,这种偷情的乐趣和心情,是

我生平首次体验的,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哼……哼……亲哥哥……好鸡巴……哼……你真行……哼……哼……」

「快干死小穴……哼……好爽……好来……哼……」

友妻这般大声的浪叫,我还真怕吵酲老朋友,怕友妻这一声声的浪叫,把我

们多年的友谊因此结束,可是一见友妻如此的浪荡,好似她的小穴从来不曾喂饱,

不管三七廿一,这会儿也顾不了那麽多,为了让友妻能饱食一顿,我更加卖劲的

干,拚死的狠命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