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肉奴隶母亲 [8/8]

2019-06-08 11:2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肉奴隶母亲(八)

哎呀!真讨厌,丽莎从对面走了过来。她和健一手挽着手,故意很悠哉的走

着,真是太坏心了。

被陌生人完完全全地看到了。但车里的人,看到丽莎走来之後,便马上开车

飞驰而去了。项炼的锁,被丽莎解开了。

「太过分了 把妈妈丢在这里,自己却跑掉。再晚一步,妈妈就要被陌生

人带走了。」

但是,嘴巴被封住,没有办法说话了。他,亲吻了圣子。太棒了 。好吧!

害我被人嘲笑的事,就原谅他吧!

丽莎,从头到尾一直看着。他居然用右手抚摸圣子的胸部,太令人兴奋了。

之後,用左手抚摸着屁股绳子陷入的地方。不行!不可以摸那里 。

「妈妈,让绳子陷入那 深,你舒服吗?」

不知道啦!已经无法回答了。

妈妈的「小妹妹」,被变态的玩弄着,正在流泪。你知道吗?因为绑着绳子

的兜档布,屁股正摇摇晃晃地抖动着。啊!我想得到你的小鸡鸡。快、快点征服

我吧!

「你感觉舒服吗?再紧紧的深陷进去好吗?」

「不要 如果再深进去,我会死掉呀!所以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再用

股绳来刑求我了 求你再温柔一点吧!」

丽莎,拿出了茄子。

「圣子呀!你真是非常不知羞耻呀!我真是吓了一大跳。居然绑了股绳,就

跑出来散步了。喂,虽然股绳也不错,但是用茄子来挑逗你的话,不是会更刺激

吗?很有效的喔!」

「妈妈你要哪一种呢?你是要股绳再深陷呢,还是要用绳子做呢?」

我哪一种都不想做。太过分了,居然把妈妈放在马路上刑求。

「股绳比较好啦!」

「等、等一下 如果现在更加激烈的刑求的话,妈妈的『小妹妹』会受伤

的 」

「那 ,就用茄子吧!」

没办法,只有点头同意。为了让他解开股绳,圣子做了请求。

「谢谢你用股绳来为我做了处罚。今後的每一天,请用你的手来为我绑上股

绳,将我驯服成可爱的女孩子。」

流出了泪水。并不想被绑上股绳。但是,如果不这 说的话,就要变成众人

嘲笑的对像了。

也做了要茄子的哀求。

「让妈妈和茄子做吧! 妈妈渴望男人渴望的不得了。」

「那 ,到丽莎家替你解开绳子吧!在那之前,先用嘴含着吧!」

太过分了 要我用含着茄子,就这 继续散步,却不帮我解开绳子。丽莎

握着系在项炼的锁。茄子实在太大又太肥了 满满地塞在嘴里。每走一步,股

绳就紧紧陷进去,淫水满溢着。啊!这样的刑求太过分了,不要这样子啦!连屁

股都被淫水湿润了。啊!在公车亭的长椅上,某个女人被迫趴着,她的屁股正被

人家玩弄着。

「不要、不要这样做 」

听到了她的哭泣声。肠以下也掉落着串串的灌肠,竟然有三个!

「饶了我吧! 不行呀 不要灌肠 」

这个女人正被灌肠着。啊!这个女人是圣子常去那家医院的医生。而正在灌

肠的是两个男孩子,好像刚从补习班下课要回家的样子。第四次被灌肠之後,脱

掉了裙子,正流着淫水。

「因为我们明天同一时间,也要在这对你灌肠,所以明天你要在这里等。」

「 是的,我知道了。」

「含着它,吸吧!」

她一边压着肚子,一边吸吮那个男孩的小鸡鸡。另一个男孩,剥掉了她的裙

子,哎呀!他正用他的小鸡鸡插入她的屁股。

「太、太过分了,你打算肛交吗?」

这个女医生从嘴里吐出了小鸡鸡,哭了出来。

「被你们逼迫忍受着灌肠 好痛呀 啊 啊 」

她好像被征服了。啊!她发现圣子正在看他们。

「不要、不要看了啦!」

真令人吃惊,那 高尚的女医生竟然被迫肛交;而且还是在长椅上,也不知

道公车什 时候会来。另外一个男孩还用小鸡鸡塞住了她的嘴。

真是太厉害了 大家竟大玩着暴露的游戏。

因为被绑着股绳而流着淫水,终於挣紮着走到公园。仔细一看,到处可见男

人抱着女人,也有少数人被戴上项圈牵着散步。但是被处以股绳刑求的人,却只

有圣子一人。

啊!那里有个女人,只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吊带袜在散步着,双手被铐在背

後,还被挂了项圈。她的屁股正不停颤动着,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她蹲着,似乎

在请求什 事。拉着项圈的男人,非常的残忍,他打了她的屁股。吊带紮入屁股

,一定被灌着肠。她好像捏着脚,忍耐着屁股的刑求。啊!我认识那个女人,她

是我的朋友 麻纪,正打算出声喊她。

但是圣子口含着茄子,发不出声音来。麻纪,她也看到了圣子。

「圣子 」

她们两人经常会一起去打网球。

圣子被绑着股绳,正流着淫水。「请不要看,真是太难为情了。」圣子转过

了脸,并没有被麻纪看到她含茄子的样子。

真讨厌,麻纪正盯着被绑着股绳的圣子屁股看。太难为情了 眼泪都快流出

来了 麻纪穿着迷你裙。而圣子穿着绳子的兜档布,而且还没有了阴毛。

「圣子,你也出来玩呀!被挂着股绳,就出来散步呀!原来你也喜欢玩暴露

游戏呀 !」

圣子无法回答。

「痛苦吗?」

「是呀!非常的痛苦 但是被灌肠了之後,好像才开始了解身为女孩子的

快乐。啊!不行了 」

麻纪,已经到了高潮。

「快做 我已经无法走到厕所了 快帮我脱掉吊带 快呀!」

在公园的树荫下,像只母狗般似地趴着。

「拜托,对麻纪做最後一击的灌肠吧!我想被你用灌肠来征服,好吗?」

哎呀,她正在哀求要灌肠。吊带被拖了下来。之後,是灌肠!

「啊!受不了了 喂!拿出来可以吗?抱起来 我希望被你抱起来,结

束灌肠的游戏。」

像小婴儿要尿尿一般地,她被捧起了双脚。太厉害了 好像对着大家做似

的。

「怎、怎 可以那样,不要 拜托,到树荫下 啊!太坏心了 你打算

让我成为大家嘲笑的对像吗?」

麻纪,终於 也抖动起屁股。好像已经不行了。

「不要笑了 圣子你自己也是 我已经忍受不住了 啊!不行呀!」

正进行着。在男孩子众目睽睽之下做着,太厉害了。

圣子也被迫趴在公园的草坪上。以大家都能看到的角度,圣子的屁股被拍打

着,真是非常激烈的毒打。太坏心了,妈妈感到羞耻地流着淫水。

「妈妈,我帮你解开股绳好吗?」

圣子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已经是连一步也走不动了。圣子就如同母狗一

般抖动着屁股催促着健一。他为圣子解开了股绳,圣子感到非常地高兴。来吧!

就这样征服圣子的阴部吧!但是,圣子却没有得到他的小鸡鸡,而是以茄子来代

替!太过分了,他居然想用茄子给圣子吸吮。

「来吧!妈妈,来吃茄子吧!」

「不 不要,妈妈,还想得到其他的东西。你明明知道的,太过分了呀!

喂!来征服妈妈的小妹妹吧!」

「等一下再做,好吗?妈妈。」

「好,那 你要遵守约定喔!因为妈妈是那 顺从你的话。」

「嗯!妈妈。丽莎当我们的证人,好吗?丽莎。」

「好,我当你们的证人。我听得很清楚,待会,你要和妈妈做爱。」

像母狗般地,讨人喜欢地摇晃着屁股。

「请吧!妈妈随你处置。」

啊!茄子插入了阴道。不要插到那 深的地方

「已经不能再进去了吗?」

「是的 妈妈的阴道还很狭窄,那 大的茄子是插不进去的。」

「再来,我要帮你把阴道扩大。」

「不、不要 别做那种事,就是不可以扩大我的阴道。」

「喂!如果你扩大妈妈的阴道之後,你打算做什 呢?」

「要用毛笔,来使你流出淫水。」

「果然是如此。不要,不让你这 做。」

「为什 ?你明明想被我扩大你的阴道。」

「那是骗人的。女孩子最讨厌这种事的。那只是你们这些下流的男孩子自己

随意想出来的。」

「那 ,今天晚上,来试试看吧!用笔涂遍整个山芋,再插入妈妈那个被扩

大的阴道里。」

「太过分了 怎 可以用山芋? 」

「我要帮你从你的屁股中,榨乾最後一滴淫水。」

啊!太坏心了,在屁股的刑求後,只有投降,让他扩大阴道。

「快一点、妈妈,快走。」

「太过分了 怎 可以扩张我的阴道 」

茄子,大概有半根露在阴道外面。每走一步,它就上下摇晃,就好像真正的

小鸡鸡一样。

「快、妈妈,我们到丽莎的家吧!」

「 好的 」

啊!不要用力拉着锁。圣子,哭着求他。

「不要 这里变得好像男生的小鸡鸡一样。快拿掉它 拜托你。这样挂

着它,我无法走路呀!」

麻纪,往圣子这边走过来。整整齐齐地戴着胸罩和吊带。好像已结束灌肠游

戏了。

「哎呀!圣子,怎 了呀!好像不肯听你主人的话呀!」

「他实在太过分了,逼我吸吮着茄子。」

「啊!太棒了。我也想要有那种待遇。」

如果你真的被弄的话,就算你是麻纪,也一会哭出来的,实在太令人难为情

了。从大腿的根部,有个黑色的东西,像小鸡鸡般突了出来。

「喂!给你个礼物。」

「 什 东西呀? 」

圣子有一点担心,因为连麻纪也好像也很喜欢这种淫秽的游戏。

「我今天晚上不在使用它了。待会儿,我要约翰来强奸我。」

约翰?不就是那只狼狗吗?它有非常大的小鸡鸡,如果被它征服的话,肛门

一定会裂掉的。

「对了,这个扣环也送你当礼物吧!请尽情使用吧!这会比项圈更会让你觉

得自己是个悲惨的奴隶喔!」

从麻纪那里得到的是串串的灌肠,还有鼻环。太过分了,她居然要圣子穿上

鼻环 。

「喂!都是你,我也想玩了。也在我的屁股上灌肠吧!」

丽莎也脱下了裙子,哎呀!她居然用带锁的贞操带代替内裤。

「喂!脱掉贞操带吧!你有带钥匙吗?」

啊!那个钥匙,是丽莎的贞操带钥匙。丽莎摆出了母狗般的姿势。锁脱落的

声音。可以完整地看到她屁股的洞洞。

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也 啊!丽莎正夹着一根橡皮制的阳具!他打算将它

取出来。

「等一下 还不行。处罚的刑求还不够,就这样让我夹着 喂!对我的

屁股灌肠吧 快一点 」

他剥去灌肠的套子。之後,打了进去 丽莎的肛门,正发挥着功效。丽莎

的肛门,实在很讨人喜欢。圣子也用手指紮了进去,想让它流出淫水。

「快,接下来轮到你了,妈妈。我来替你刑求屁股吧!」

「也要对妈妈灌肠吗?太过分了呀!挂了股绳,又要灌肠。而且不是要在丽

莎家扩张我的阴道吗?」

「是啊!妈妈,我替你灌肠後,马上扩张阴道。」

「太、太过分了呀!」

「丽莎也要一起做。快呀!把你的屁股朝向我这边。」

没办法。用女孩子的私处夹着茄子的同时,被他做了灌肠的刑求。

啊!啊!还用了两次 丽莎才一次。太过分了。圣子被打了两次。之後,

是鼻环。

被拉着鼻环的话,就只能跟着他走。痛的泪水都要流出来了。太悲惨了

就好像被当作一头牛一般。

啊!茄子掉在路上了。

「妈妈,你不需要茄子了吗?」

「是的,进不去了。把它丢了吧!」

「真的可以吗?你这里,不会寂寞吗?」

太下流了 !被他用手指插进去了。

「啊!进不去了。把它丢了吧!」

「我知道了啦!妈妈。那 ,用股绳代替它,再帮你绑一次吧!」

不要 。在圣子回答之前,他以经把那下流的绳子绑在两腿之间了。啊!被

榨乾了,受、受不了了。

「妈妈,如何呢?被挂了股绳,你感到舒服吗?」

「太过分了 让妈妈的屁股灌了肠,而且还用绳子欺负妈妈。」

圣子就这 被挂着股绳,来到了丽莎的家。丽莎,她脸色都苍白了。灌肠好

像太令她痛苦了。贞操带陷入的屁股,正在痉挛着。什 嘛!我还被灌了两次肠

耶!丽莎真是太没有用了。丽莎被取下了贞操带,去了厕所。

「把妈妈的手铐取下来吧!我想去厕所,已经忍受不住了。」

原来深信他会帮我取下手铐的。但是,好像不是。他只取下了股绳,之後,

还重重的打了屁股。然後,被他做了非常过分的事。他用插过丽莎阴道的橡皮阳

具,征服我的屁股,还栓住了刚刚被灌完肠的肛门。之後,是要扩张我的阴道。

在床上,两脚被吊了起来。

「妈妈,你不哀求我吗?还是你想再被灌肠之後,再来扩张阴道?」

「灌肠是绝对不要的 你打算把妈妈当作玩物榨取你的淫水吗?」

「是的。妈妈你高兴吗?」

「太过分了,居然要妈妈流乾淫水。」

「妈妈,清清楚楚的哀求我帮你扩张阴道吧!你不会吗?」

不要,他握着灌肠用的针筒。

「等一下, 不要灌肠 够了啦!妈妈已经决定了,请你扩张我的阴道

吧!」

真可恶,居然被迫说了这样的话。

「每次当我看着妈妈的背影,我就很想要替妈妈这个被吊带陷入的屁股去灌

肠。扩张阴道也是,因为要替你修理『小妹妹』。甚至,连妈妈自己也穿着较紧

的吊带。」

「没、没有那回事。」

「是吗?那 ,最近这几个星期六呢?为什 不穿胸罩呢?而且,也没穿内

裤。因为你的裙子拉炼没拉,所以我马上就知道你没穿内裤的事。」

「只要是女孩子,谁都有不想带胸罩或是不想穿内裤的时候。」

「为什 ?」

「因为,身体 」

「妈妈,还是有必要对你实行扩张阴道的刑求吧!快,快做个讨我喜欢的哀

求,哀求我替你扩张阴道。」

太可恨了,被灌了肠之後,马上被吊起双脚的圣子,就只有照说的份了。

「求求你 快对妈妈施行扩张阴道的刑求吧!我总是把吊带弄得湿湿的,

因为太渴望男孩子了,如果不穿胸罩和内裤的妈妈是不行的。请你扩张我的阴道

吧 」

啊!器具的顶端碰到了圣子的『小妹妹』。好冰冷喔! 不要 ,已经

进去了。啊!刺进去了最深处。 受、受不了了呀! 它开始膨胀开来了!没

办法发出声音。『小妹妹』的口被撬开了。慢慢的,慢慢的

屁股也开始抖动,那器具也逐渐展开来了。

「怎、怎 可以这样做 」

声音,已经变的嘶哑了。被扩张阴道的痛苦,如果非当事的女孩子,是无法

了解的。太令人难为情了 。啊,还要继续让它扩张吗?

「快饶了我吧! 妈妈的阴道不能开那 大的口。」

「妈,你痛苦吗?」

「 非常痛苦,松弛一会吧! 」

别再弄了呀! 太令人难为情了呀!哪有人做出那 不知羞耻的刑求。女

孩子的秘密,全部且完整的暴露出来了。

「请你取下这玩意的嘴吧!妈妈的阴道已经不能开的比现在还大了。」

被他紧紧地扭转着那玩意的螺丝。不要呀 !刚刚因为绑着股绳,而且一

直流着淫水的阴唇,吓了一大跳。好像已经有一点点感觉了。

「妈妈,你对刚刚帮你扩张阴道,还感到满意吗?」

没办法回答,只能任由淫水流着。反应太过激烈了,阴唇也正微微抽动着。

「我再帮你扩大一点吧!」

「妈妈投降了。求求你饶了我吧!别再做山芋的刑求了!」

「已经太迟了呀!丽莎好像已经帮我们准备好了。」

「太过分了 山芋那玩意儿 啊!别那样做 太令人难为情了呀!」

太过分了 他又扭转着器具上的螺丝。阴道口被他狠狠地打开来了。

「妈妈,如何呢?你喜欢吗?」

「我很讨厌!」

太过分了! 别再弄了!

「啊!快住手呀!」

「你感到舒服吗?」

「我受不了了 不过,好像有一点点了解到女孩子的乐趣了。」

「那,你想要山芋吗?」

「 今天,就饶了我吧! 我想要你呀!用你的小鸡鸡插我的屁股

喂!用你的小鸡鸡来征服我吧! 好不好嘛?」

健一替圣子解开了吊着脚的绳子以後,又拨掉了插在肛门的像皮性具。

之後,又去了厕所。一边被健一盯着,圣子一边解放肚子里的东西。因为太

令人难堪了,怎 也放不出来。他替圣子打了一针灌肠,圣子哭着拒绝他。但是

,他不答应。实在是没办法。圣子被他狠狠的打了一针。

阴道口张开後,对我施与山芋的刑求。让我反省我的过错吧!他,握着那只

扩张圣子阴道的器具。

「你喜欢妈妈吗?」

「嗯,喜欢。」

「以後,你就直接叫妈妈『圣子』吧!因为妈妈想成为你的爱人。」

「太令人高兴了,快亲我吧!」

那一天,圣子在他的臂弯95甜甜地沈睡着。这是因为在一天当中,被他用小

鸡鸡征服了两次阴道,和一次肛门。这是她一生当中,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兴奋

和酸麻使她如落大海般地沈眠。

渴望他带我去做晨间散步,而且像牛一般,挂着鼻环。就算将只穿内衣裤的

圣子变成大家嘲笑的对像也没有关系的。

她穿着捆着黑色蕾丝花边的半罩杯胸罩,会使的如花蕾般的乳头一览无遗。

这是看起来会使人神魂颠倒,非常淫荡的胸罩。

下半身的部分,我也已经决定了。

「哪,亲爱的。快起来 不要故意装睡了,快点嘛!你帮我挂上贞操带,我好

喜欢你帮我带上它 ,好吗?」

已经和她约好了,要用山芋和阴道、肛门做一次最热烈、最刺激的性交,之

後就帮我挂上贞操带。他要帮我榨乾最後一滴的淫水。

圣子,你真是太幸福了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