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不伦性教慾… [1/3]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30  作者:侠客 点击:次 

好不容易才伺候完一家大小吃完饭,老公和两个小孩正舒服的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走进卧室坐在化妆台前,觉得满身都是油烟味,真想泡个热水澡却又懒懒的不想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头乱发和一脸花掉的妆,结婚十九年了,单纯家庭主妇的生活让自己都快变成黄脸婆了。从二十二岁就嫁到许家,那时要不是不小心怀了John,自己应该也不会那麽早结婚吧,想到这里,站起来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还算保持很好的身材,吃不胖的体质让自己在生了两个小孩之後还算苗条,高挺的胸部是自己最傲人的地方,这还是老公常常向人炫耀的部份,男人都是这样,喜欢大胸脯的女人吧。

『John!Joe!去看书!』我走出卧室对着客厅远远的喊着,John已经是十九岁的大男生了,高三刚毕业正准备联考,一副不是很认真的样子,相较之下十七岁的Joe就比他哥哥乖多了,两人身高也差很多,将近差一个头,哥哥比较强壮像爸爸,弟弟则比较柔细,像我,尤其那个脸廓,几乎是我的翻版,两兄弟还真是一对小帅哥,难怪最近家里女孩子电话一大堆,不过好像都是找哥哥的比较多。

转身进卧室打开衣橱抽屉,最上面那一层是我放贴身衣物的地方,正盘算着今天要穿哪一套内衣裤,下腹不由自主的一阵麻痒,穿性感一点好了,今晚可以和老公恩爱一番。翻开一叠睡衣的底层,那是我放比较性感的内衣裤的地方,找了找,奇怪,上周才买的一套心型内衣裤怎麽不见了?心中觉得奇怪,会不会是自己放错地方,四处都翻遍了还是找不到,只好放弃,拿了另一套内衣裤,心中狐疑的问自己:是不是自己塞到那里忘记了?

************************************************************************

『大伯!去哪里?』下午固定都要去附近社区学插花,这是这一两年的习惯,不然整天待在家里当家庭主妇,早晚有一天会发疯,回家路上碰到老公的哥哥,大伯是个非常健谈风趣的人,进入许家後就属和大伯最聊的来,不过三年前大伯才离婚,因为大伯整天无所事事,就靠收租过日子,大嫂受不这样的生活,两人就离婚了,留下一个宝贝女儿Mazi,还真是个小美人呢,不过也还好大伯比较轻松,因为就由他负起和爷爷一起住的任务,这倒使我轻松不少。

『有空过来吃饭。』和大伯寒暄後走几步便到家了,今天因为插花老师临时有事,几个同学聊了聊便散人了,所以回家比较早,现在是暑假,家里应该只剩Joe吧,因为John下午都会去图书馆,虽然不知道他是去泡妞还是读书,不过总比待在家中闲晃好吧!

打开门走进去,屋子里静悄悄的,我把手提袋顺手放在沙发上,看到自己卧室的门是开着,心想自己出门前有关上啊,是谁打开的?想着便往前走到卧室,眼前的景像却让我大吃一惊。

『Joe!你干什麽?』天啊!这是我的Joe吗?一个穿着我的黄色连身洋装,脸上还涂满我的化妆品,腿上还穿着我的黄色丝袜,Joe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那麽早回来,满脸错愕的表情。

『妈!我……』Joe结结巴巴的解释不出来,一脸害怕的表情,让我非常的心疼,为什麽Joe会这麽做,难道他是同性恋吗?

『快脱下来,这像什麽样子?』我带点怒意的责备Joe,其实心中是担心多一点,这小孩的行为有点偏差,怎麽办?

『嗯!』Joe像女生般涨红了脸,低头应了声,然後手伸到身後拉下洋装背後的拉链,看Joe熟练的动作,应该不是第一次穿吧!Joe小心的脱下洋装,我差点没昏倒,我找了半天的内衣裤正穿在Joe身上,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赶快换好出来!』我气的全身发抖,走进客厅坐下,心想该怎麽去和Joe沟通,应该不能生气才对。一会儿之後,Joe颤抖的走到我身边坐下,看Joe的惶恐表情,我的心软下来。

『告诉妈!你是好玩对不对?』我企图往最好的情况着想,但是Joe摇摇头,我的心沈了下去。

『你喜欢男生?』我害怕起来,幸好Joe还是摇头。

『妈!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好想打扮成女生。』Joe低头哭泣,我也不知该怎麽办。

『不要让你爸爸知道。』我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是不能让Joe火爆的老爸知道,否则Joe会被打惨了。

『以後不要了!知道吗?』我低声安慰Joe,但好像没有用的样子。

『我进房间了。』Joe受伤般的逃进房间,我不知道自己处理的对不对,心情低落到谷底。

晚上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该怎麽办呢?实在不知该如何帮助Joe,又不能和老公商量,灵机一动,可以找大伯商量,他点子多,又是自己人,不会传出去,一定可以帮上忙。主意打定,心情较为放松,决定先好好睡一觉。

************************************************************************

我支支吾吾的把Joe的情况和大伯说,大伯听了後神色凝重,先要我绝对不能和老公讲,不然一切就没救了,我点点头。大伯想了想,表示由他来处理,叫我放心,接着要我打电话找Joe来,在Joe来到之前,我和大伯研究着为什麽Joe会有这样的行为,不过两人没有什麽结论。

Joe来之後,大伯要我先回家,说是男人间的事,我只好先离开,临走前我要Joe好好听大伯的话。回到家中,心中一直崁岢不安,不知Joe会不会有事?

Joe晚上回家一副很高兴的样子,看Joe的快乐的神情,内心不禁非常佩服大伯的本事,不知他怎麽和Joe沟通,心想应该没事了,不过老公在家,不方便问Joe,只好强忍着等隔天再问。

第二天一早,Joe就把我摇醒,表示大伯要我今天和Joe一起过去,我揉揉惺松的双眼,爬起来穿好衣服,便和Joe一起出门。为了不要太刺激Joe,今天特别穿长裤和衬衫,也不化妆,免得Joe受影响。

一路来到大伯家,爷爷这几天出远门去玩,Mazi跑去参加自强活动,只有大伯一个人在家。三人坐在客厅,大伯要Joe坐一下,示意我和他一起上楼,我想大伯要和我密谈,便跟着大伯进入二楼他的卧室。

『事情很严重。』大伯神色凝重的说。『Joe不是单纯的玩玩而已,他有变性的倾向。』

听到大伯这麽说,我整个人都呆住了。『那该怎麽办?』我已经没有主意了。

『办法是有,不过……』大伯欲言又止。

『什麽办法?没关系,你说。』我急欲想知道该怎麽办,紧张的抓住大伯粗壮的手臂。

『这情形会发生多半是恋母情结所致。』大伯说出他的理论。

『我~我吗?』我惊讶的问。

『对!因为爱恋母亲,又知道不可以,所以会转移到你的衣服上。』大伯刹有其事的说。

『那!该怎麽办?』我心慌的问,原来原因竟是自己!

『不过!这方法……』大伯又不讲了,我急死了。

大伯熬不过我的哀求,还是说了:『首先!你要让Joe了解你。』大伯终於说出来。

『那容易!我和Joe多聊聊就行了。』我天真的说。

『不够!是要让Joe了解你的身体。』

我呆了一下,什麽意思?

『要让Joe看清楚他妈妈的身体,完全的。』大伯认真的说。

『需要这样吗?』我不大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还不止!你还要指出你们身体不一样的地方。』大伯更进一步的提出细节,我没有答话,还不是很清楚大伯指的程度到哪里。

『最後要让Joe了解成人和他的差异性。』大伯说出最後一步。

『那不是要他爸爸来教他吗?』我想要是这样这点倒是最难的事。

『不行!通常这情况都会带有严重的惧父情结,要由别人来,我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松一口气我感激的看大伯一眼。

『你准备好了吗?那就下去吧!』我还没搞清楚情况,迷迷糊糊便跟着大伯下楼。

************************************************************************

『Joe!今天你妈妈为了你,做出什麽牺牲都没关系,待会你要好好体会。』

大伯慎重的对Joe说。

听到大伯这样说,我心想为了儿子的一生,自己怎样做都值得。

『现在开始,你们要听我的话。』大伯意味深长的看我一眼,我点一点头。

『现在脱下你的衬衫。』

我不敢相信,大伯居然要我脱下衣服,我这才想到刚刚大伯说的“了解”是什麽意思,我犹豫着不敢动,但是看到Joe爱慕的神情,不!我不能让我的小孩不男不女,一咬牙,我开始解开衬衫上的钮扣。钮扣全开後,露出我身上穿的紫色半透明蕾丝胸罩,半罩杯式,我这才想起,这件胸罩是那天Joe偷穿在身上的那套,早上赶着出门不及细想便穿上了。这时想到大伯站在自己身後,心想糟了,刚刚只不顾一切帮自己儿子,没想到还有大伯在场,这样子岂不是很难堪!

『整件脱下来!』大伯在身後命令着。

我没时间考虑,只好脱下衬衫放在沙发背上。Joe看着我只穿胸罩的上半身,两眼发亮,一副羡慕的表情,但是令我感到不自在的,反而是身後大伯的眼神。

『现在脱下你的牛仔裤。』大伯的声音从身後传来。

我深吸一口气,解开皮带,这是条非常合身的伸缩牛仔裤,我有点费力的将它脱下,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脱衣服,我的双手有点颤抖。

『现在原地转一圈。』

虽然刚刚脱牛仔裤时,这件小到只能遮住阴部的透明薄纱内裤,一定已被Joe看的一清二楚,而且两旁的卷卷的阴毛还都露出来。我觉得两颊发烧,我想我的脸一定全红了,但是要我转圈,那不就被大伯看光了吗?所以不自主的便一手遮住胸部,一手掩住内裤,转身时我不敢面对大伯的眼神,低头闪开。

『放下你的手!』

当我再度面对Joe时,大伯要我放下遮掩的手,我只好故做轻松的放开,轻易的让儿子饱览自己的身体。

『现在!走过去帮Joe脱衣服。』

我有点不愿,虽然不是太难,但是从Joe上小学後我就再也没有帮他们换衣服了,最後心想反正是自己儿子,有什麽关系?

『全部脱掉!』

当我好不容易才把Joe的长裤褪到脚下时,我注意到Joe的内裤相当平坦,看不大出男性的像徵,我心想Joe会不会发育不良吧。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脱下Joe的内裤,一条约三公分长的细小阴茎暴露在我眼前,Joe的发育的确太慢,而且阴毛没几根,还稀稀落落的。

『现在帮你妈妈脱下胸罩。』

我僵住了,这脱成这样还不行吗,真的要全脱吗?看到Joe有点害怕,不敢听大伯的话。

『快点!』大伯有点指责意味的口气,提醒我这是帮Joe。

我对着Joe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後转过身子,背对Joe,但是半裸的我却正对着大伯,我感到非常害羞。接着Joe熟练的解开胸罩背扣,细滑的手沿着我的肩膀褪下肩带,我本能的扶住罩杯,腼娊的看大伯一眼,大伯嘉许的点点头,我只好转身面对Joe,放开双手,胸罩应声落地。我巨大的乳房差点贴住Joe胸膛,虽然已经快四十了,还是非常坚挺,丝毫没有下垂,白晰的乳房肌肤像雪一般柔白,我极力镇定自己,不过胸膛的起伏掩饰不住心中的不安,自己快全裸了。

『最後一件!』

我已经预期大伯的下一步,但是已经在儿子面前半裸了,还要让儿子帮自己脱下内裤,心里觉得非常不妥,但是Joe已经半跪在自己面前,勾着自己内裤边缘往下拉,内裤滑下大腿,自己根部的三角森林地带呈现在儿子面前,我无意识的搭配儿子的动作,轻擡脚让儿子将卷成一线的内裤离开自己身体。

『现在你们面对面坐下。』

我心想这是什麽场面,自己居然和儿子全裸的相对而坐,不过这倒是解除我的尴尬,坐下比较好,没有比全裸站在两个男人之间更不安的事,起码沙发可以挡住来自背後大伯的注视。坐下後我赶紧将双腿交叉,这可以增加自己一点安全感。

『现在!我们要彼此认识对方的身体。』大伯走过来。

我下意识的想掩饰自己的裸体,因为刚刚都只是让大伯看到背後。但看到大伯我惊讶的无法动弹,大伯居然已经一丝不挂,而且阴茎还翘的高高的,一屁股便坐在我身旁,我坐的是两人沙发,这样一来我光滑的大腿和大伯毛茸茸的大腿便贴在一起,这让我非常紧张,本想立刻起身结束这一切事情,但看到大伯一本正经的和Joe解释男女的差异性时,我只好打消这念头。不过自己全裸的坐在丈夫的哥哥身边,让他饱览从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看过的肉体,有股冒险的刺激感悄悄的爬上自己心头。

『Joe!你坐过来。』大伯示意Joe坐到我另一边的沙发扶手上,这下子我变成被他们两人夹在中间。

『妈妈!谢谢你!』

Joe的低语大大的鼓舞我,这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心中暗自决定不计一切一定要帮助儿子,有这想法,我挺挺胸膛,尽量让全裸的自己保持自然。

『这是女人的胸部!非常有弹性,你摸摸看。』

大伯居然要Joe摸我的乳房,我全身肌肤立刻绷紧。Joe不是很敢,大伯便侧身一手横越过我的胸前,抓住Joe的手便放在我靠近Joe一边的右乳上,Joe纤细的手掌接触到我的乳房时,我全身颤抖一下。

『捏捏乳头!会变硬,这是女人的结构。』

Joe听话的用生涩的手指捏着我乌黑的乳头,一阵酸麻由乳头传到我的子宫深处,虽然是为了导正儿子的性向偏差,但是敏感的我全身渐渐的发热。但是最令我刺激的反而是一旁的大伯,他侧坐的身体,坚挺的阴茎正垂放在我的大腿上,我虽然假装不知道,但龟头前方渗透出一滴滴透明液体,而且好像一支热棒般压在大腿上。

『很有弹性吧!不对!应该这麽做。』

天啊!大伯忽然搓揉起我的左乳,但大伯语意表示是示范给Joe看,我根本无法阻止。Joe学着大伯的动作加大抚弄乳房的动作,乳房和乳头本来就是我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两人这麽一搓,我不自主的扭动身体,两腿间一阵阵酸麻,我感觉到自己有点湿了。

『吸一吸!你小时候就是这样喝奶的。』

Joe毫不犹豫低头含住我的乳头,天啊!这和小时候吸奶完全不一样,含住我乳头的是一个正在青春的少男啊!而这时大伯一只手环抱我的肩,大手仍然搓揉我的乳房,这过分的动作并没有激起我的反感,反而有点沈醉在两人的爱抚。

侧着身的大伯慢慢的将我拉近,然後大伯将一只脚穿进我和沙发之间的缝隙,然後拦腰将我环抱在大伯的怀中,Joe仍然贪婪的含着我的乳头,甚至还用牙齿轻咬,我背靠在大伯身上,臀部坐在大伯的大腿上,大伯两手钩住我的大腿,将我的大腿由两边拉开,我感到大伯的肉棒正压在自己的两股之间。

『看清楚一点!这就是女人!』大伯要Joe仔细看清楚。

我被大伯这样抱着,而自己的三角地带正被儿子仔细的观详,我快羞死了。

『你可以摸一摸!』大伯示意Joe可以碰触自己的阴部。

就在Joe的手快碰到时,我勉强的伸手抓住Joe,摇摇头表示不可以,然後用力从大伯身上爬起来,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

『不可以!我是你妈妈。』我坚决的反对,那和乱伦有什麽分别!

『那好吧!不过最後我们要让Joe了解男人的快感是怎麽来的。』

大伯说完便要Joe仔细看着,然後一手握住自己阴茎,上下套弄起来。大伯居然在我们母子面前自慰!

看到Joe目不转睛的看着大伯的套弄,我有点感激大伯,真是难为他了,不过这时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大伯。宽阔的胸膛上有几丝卷毛,微凸的小腹,最主要是大伯的阳根,应该有老公的两倍大吧,同样是兄弟,为什麽尺寸差这麽多?

『就是这样!知道吗?』大伯对Joe说着,我发现大伯的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游移,我反而有点高兴,看着大伯套弄将近十分锺,看到看着大伯行为而出神的儿子,我突然觉得不能让大伯独力承担。

『我来帮你吧!』我站起身走过去,跪在大伯身前,一手握住大伯的阴茎,上下搓动起来,坚硬的触感,和老公握起来软绵绵的不一样的感觉,我的心荡漾了一下。好一阵子之後,我的手都酸了,但是大伯仍然坚硬无比,我心中暗自昨舌:好厉害的大伯!

大伯靠在沙发上微微的呻吟,我看着逐渐涨大的龟头,经验告诉我差不多了。不过看到这麽大的龟头,我忍不住凑上头轻舔一下,想不到大伯这时却喷出来,白色精液喷的我满脸都是,我配合大伯加速手部的动作,兴奋的大伯一手抓住我的乳房猛搓,我没有拒绝。

三人将衣服穿好後,大伯要Joe每天都过来这里,Joe高兴的答应。我也觉得交给大伯应该没问题,和Joe及大伯约法三章,不能将今天的事告诉任何人,便和Joe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