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母女双英 [3/3] – 941novel修正版

2019-06-08 11:31  作者:侠客 点击:次 

(三)

孙大炮见雅云面似桃花,眉宇之间春意盎然,不禁心痒难耐。

他频频劝酒,殷勤布菜,言谈举止也愈发放肆挑逗。

雅云春心已动,不以为忤,俩人眼波交会,边吃边聊,随着酒意上涌,气氛

也愈加暧昧。

孙大炮有意将筷子掉落雅云脚旁,并趁检拾之便,在雅云脚上偷捏了一把。

雅云「唉哟」叫了一声,顺手拍打过去,不料却正中孙大炮胯间隆起的巨炮

她目光滴溜溜的朝隆起处一瞥,娇嗔道:「不是说怕我嘛…怎麽又不老实啦

…这里可是公众场所…咱们…换个地方吧…」

孙大炮一听,可真是喜出望外,当下慌忙谄笑道:「我有个私人招待所,设

备一流,地点隐密,咱们就去那……你看怎麽样?」

雅云轻嗯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

招待所位於郊区,四邻相隔甚远,院内花木扶疏;独门独院,环境幽雅,宛

如世外桃源。

进入室内,又是一番景象。

只见乳白色的磁砖光亮皎洁,桃红色的牛皮沙发气派大方,其余电视、音响

、壁灯、酒柜,样样俱全,较之五星级大饭店,亦不遑多让。

雅云甚觉讶异,心想:「孙大炮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能有这麽个地方…」

她心中正自感叹,孙大炮已调整灯光打开音响,轻柔的音乐瞬间流泻,雅云

只觉神迷意眩,彷佛回到了四0年代,纸醉金迷的夜上海。

「怎麽样?这地方还可以吧?…呵呵~咱们上楼去…参观一下卧房吧!」

电动旋转大圆床、多重水流冲压式按摩浴缸、各式各样的色情光盘、千奇百

怪的情趣用品…

这些雅云在电影中才见过的东西,如今全清楚具体的呈现在她眼前。

酒意上涌,略醉微醺的雅云,目瞪口呆之下,不禁觉得有些腿软,她往大圆

床上一坐,抚着额头道:「唉!怎麽有点…头晕……」

孙大炮朝前一跪,托住雅云小腿,熟练的替她脱下高跟鞋,趁机又在她脚上

亲了一下。

「嗯!好香…呵呵…头晕就先休息一下…我去浴室放水…待会咱们一起…洗

鸳鸯澡……」

其实雅云当初邀孙大炮吃饭,就已经意识到可能会发生什麽事情,但当事情

真如预期发展时,一向循规蹈矩的她,仍不免感到羞愧、矛盾、彷徨。

「……我到底怎麽了?真要跟他一起洗澡吗……」

她心中胡思乱想,时而愧疚,时而兴奋,又时而彷徨。

一会,水声停了,孙大炮赤裸裸的走了进来,他晃荡着驴般的大屌、鹅蛋似

的卵子,炫耀夸张的向雅云打着招呼。

「水放好了!……脱衣服洗澡吧……」

雅云窘的满脸通红,慌忙别过头去,她只觉心脏狂跳,下阴紧缩,彷佛立刻

就会晕倒在地。

「你…你先出去…这样…我不习惯……」

孙大炮嘻嘻笑着,转身进入浴室,他心想:「他妈的!这女人就是奇怪!还

害什麽躁?待会一起洗澡,我不就全看光了…嘻嘻…你不让我看……我偏要偷偷

瞧一瞧…」

偷窥本就有独特的乐趣,当雅云褪下窄裙丝袜时,孙大炮立刻亢奋了起来。

在柔和的灯光下,雅云修长白皙的美腿、浑圆耸翘的屁股,还真是柔滑粉嫩

,肉感十足。

一会雅云褪下胸罩,那丰盈白嫩的两个大奶,立刻颤巍巍的弹跳了出来。

孙大炮最期待的时刻终於到了,雅云低头弯腰脱下了三角裤,当三角裤脱离

阴户时,似乎稍有延滞,显然裤裆深陷肉缝,被阴唇给夹住了。

孙大炮看得两眼冒火,真想不顾一切冲进去,狠肏雅云那成熟的小浪屄。

「哇!真是过瘾啊!…咦…她下面的毛怎麽全剃光了?…嘻嘻…白嫩鲜红…

还真像个水蜜桃!」

雅云蜷缩着身体,忸怩的进入浴室,孙大炮立即猴急的迎上前来,亲热的将

她拥入按摩浴缸。

雅云只觉推也不好,不推也不好,一时之间,全身颤抖,两腿发软,竟然丝

毫无法动弹。

热气腾腾的浴室,弥漫着沐浴乳的清香,俩人裸裎相对,肌肤相亲,不一会

功夫,雅云便在孙大炮精湛的爱抚下,神魂颠倒,意乱情迷。

孙大炮的指掌在她腿裆、乳峰、股沟间游移,湿热的舌头也在她脖颈、耳根

处舔呧,雅云只觉体内燥热,慾火沸腾,不由自主便伸手至孙大炮胯下,探索那

火热粗壮的男根。

原本柔顺的雅云,突然挣扎了起来,她摇头紧闭双唇,拚命抗拒孙大炮的亲

吻,毕竟嘴唇的贞节,代表她对丈夫仅余的忠诚!

上次她虽然失身於孙大炮,但却始终没让孙大炮亲吻,对雅云而言,嘴唇可

是深具形而上的象徵意义啊!

老於此道的孙大炮,含住雅云小嘴,灵活的舌尖也不停钻探,试图撬开雅云

紧闭的双唇。

就某种意义来说,唯有彻底占据女人的口腔,那才代表真正获得了这个女人

孙大炮刁钻的舌尖,终於突破雅云紧闭的牙关,或许,雅云是因为喘不过气

来,才松口的吧?

嘴唇的失守,意味着心理防线的全面溃败,雅云自暴自弃的迎合着孙大炮,

开始吸吮缠绕那侵入口腔的舌头。

「…嗯…想不到…他亲吻技术…竟然这麽好……唉……他还真温柔啊……」

沉醉於孙大炮高超吻技下的雅云,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下,惊呼出声:「唉哟

!轻一点!…痛啊…」

虽然不是初次承受孙大炮的庞然巨物,但当阳具进入体内时,雅云仍不免唉

唉呼痛。

巨炮在水中无预警的闯入,那股肿胀的震撼,几乎使雅云当场灭顶。

她一边唉唉直叫,一边双手紧搂孙大炮的脖子,孙大炮不疾不徐,节奏分明

的抽动,只不过二三十来下,快感就随着肉棒,源源不绝的灌入雅云花心。

「怎麽样……舒服吧……你老公的没我大吧?…嘻嘻……想叫就叫…别不好

意思…叫出来…才舒服嘛…」

雅云正忍不住想叫,但听他这麽一说,反倒叫不出来。

她紧咬着下唇不停嘘气,那紫红色的奶头在雪白的大奶上直晃,就像是摇头

讨饶一般。

孙大炮见她强忍的模样,心中可更得意了,他猛地将阳具一抽,就剩个龟头

卡在阴道口,然後停住不动。

雅云正舒服得死去活来,他这一停,那可难过死啦!

「啊…你怎麽…停了……我…我…好难过哟……」

「唉!我累啊!…想听你说几句好听的…提提神…你又不肯说…」

「嗯~快动嘛…你要人家…说什麽嘛……」

雅云向上耸动屁股,想要让阳具重行深入,但孙大炮巧妙的保持距离,硬是

将龟头置於若即若离的状态。

雅云急得简直要哭了,她哼哼唧唧拚命扭动身体,但动作一大龟头反而滑了

出来。

「唉呀!」

她惘然若失的叫了一声,迫不及待抓住孙大炮的阳具,胡乱的就朝阴户里塞

但按摩浴缸里水流劲急,孙大炮又有意刁难,急切之下,又那能如她所愿?

「你先放手,让我自己来!」

孙大炮熟练的托住雅云臀部,龟头顺着肉缝朝下一滑,噗嗤一家伙,大肉棒

就进去了半截。

雅云啊的一声,身躯一抖,简直舒服死啦!

「你老公的大?还是我的大?…快说!…不然我又没力气了……」

「…嗯……你的…大……」

「呵呵~这才对嘛……我问你答……这才来劲嘛……」

孙大炮不再罗嗦,使出真功夫,一口气就插了一百多下;雅云被他戳得上气

不接下气,只是紧搂着孙大炮呼呼直喘。

一会,雅云心口一酥,穴里一麻,只觉全身都舒爽了起来。

她挺腰扭臀,一阵剧烈的颤抖後,便失魂落魄的攀上了高峰。

尚未泄精的孙大炮,仍是精神抖擞巨炮昂扬,他得意的低头亲吻雅云,雅云

也顺从的开启朱唇,献上香吻,俩人相互纠缠吸吮了一阵,均觉性趣盎然,意犹

未尽。

孙大炮抽身而起,殷勤的用浴巾替雅云擦乾身体,而後甜言蜜语的哄着雅云

,依偎着再度移师圆床。

孙大炮:怎麽样,在浴缸里作很新奇吧?你舒服了吗?

雅云:……嗯………

孙大炮:嗯是什麽意思啊?

雅云:你…讨厌啦………

孙大炮:呵呵~既然讨厌…刚才你还搂的那麽紧………

雅云:你啊……死相!…

孙大炮:唉哟!你怎麽掐人呢?

屋外寒风凛冽,屋内暖气如春,在热水中浸泡多时的雅云,肌肤显得白里透

红,格外妖姣。

方经高潮的她,杏眼含春,眉梢带俏,白嫩大奶上紫红色的乳头,依然坚挺

上翘。

她右手托腮,斜侧着身体躺卧,两条丰腴圆润的大腿交叠紧夹,使得硕大雪

白的屁股、光滑洁净的阴户,显得更为性感迷人。

孙大炮紧偎在她身後,抚摸她的大腿、臀部,亲吻她的脖颈、背脊,那根得

天独厚的大屌,更生龙活虎般的顶在她多肉的股沟。

雅云春潮澎湃,慾火畅旺;她头不回,身不转,左手向後一伸,抓住孙大炮

两个卵蛋,便轻轻捏弄了起来。

「唉哟!我的亲亲大妹子!你捏得好舒服啊!嘻嘻……是不是常替你老公捏

啊?」

「哼!你还吃飞醋啊?…我老公…还没你一半大呢!」

「呵呵~妹子,你是说肉棒还是卵蛋啊?」

「说你个头啦!……讨厌……就爱献宝……」

「呵呵~我说妹子……你不急着回去吧?」

「…嗯…王萍出差去了…家里也没人……」

「哈哈~这敢情好!今晚甭回去了……咱们就慢工出细活吧!」

孙大炮一把捞起雅云的脚,边嗅边舔了起来,雅云觉得搔痒怪异,一边咯咯

笑着,一边骂道:「你有病啊?舔人家脚丫子干什麽?痒死人啦!」

孙大炮笑道:「妹子,这你就不懂了,咱们男人啊…或多或少都有些恋足癖

,你的脚啊……长短适中,宽窄合宜,皮肤好,脚心软,脚趾瘦不露骨,趾甲粉

红透亮……嘿嘿……要是碰上真正的恋足狂啊,只怕他宁愿舔你的脚,也不肯舔

你粉嫩的小屄、雪白的大奶呢……呵呵~」

「啊!还有这种事啊?…怎麽那麽奇怪!」

「呵呵~别奇怪啦!我说妹子,你那只脚也别闲着,替我搔搔卵蛋吧!」

孙大炮舔过了瘾,又要雅云用脚掌夹着他的大屌搓揉,雅云不谙此道,弄了

一阵就觉得腿酸。

孙大炮瞧她剃过毛的白嫩阴户,随着两脚一开一合,已是春潮汹涌淫水汪汪

,便让她跪伏着翘起屁股。

雅云知道舒服事又要来了,当下柔怯怯的道:「你还是先轻一点……等滑溜

了…你再使劲…」

孙大炮可乐歪了,他这辈子也没搞过这麽大官阶的女人,何况这女人还是别

人的老婆呢!

他两手将雅云屁股左右一掰,露出那红樱樱的嫩穴,然後眼观鼻,鼻观心,

深吸一口气,便将他粗壮的大屌,缓缓顶入雅云那成熟的骚屄。

「唉哟!…我的天!…好舒服啊……快动啊…使劲动啊…你戳死我算了……

孙大炮那还客气?

他扶着雅云的孅腰,立刻大干了起来。

嫩屄被大屌撑得缝隙全无,只听噗嗤、噗嗤的淫声响个不停,雅云晃荡着白

嫩的大奶,摇摆着浑圆的屁股,哼哼唧唧,舒服的唉唉直叫。

孙大炮瘦骨嶙峋的身体,雅云丰腴白嫩的娇躯,两者相映成趣,愈显淫靡。

「你老公好还是我好?快说!」

孙大炮拍打着雅云的屁股,急切的追问。

「你…唉呀……当然是你好…喔…好舒服…啊…要来了…用力啊…」

雅云被肏得语无伦次,只是顺着孙大炮的语气,随口敷衍。

「你喜欢我肏你……对不对…快说!」

「…对……」

「你的奶子…你的浪屄…你的屁股…你的腿…你的脚……都是我的…对不对

…快说!」

「…对……」

「小浪屄!…我要泄了……快…夹紧一点……呃!…好……好…好……」

巨大的龟头紧抵着子宫,抽搐呜咽的喷洒出大量精液,孙大炮忘情的大叫: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就喜欢让你老公戴绿帽……肏死你这个小浪屄!……

雅云被浓精一烫,体内热浪滚滚,也是舒服的要命。

她双手紧抓床单,嘴巴咬住床沿,咿咿唔唔,哼哼唧唧,忽然大哭了起来。

「天啊……我舒服死了……呜…我好舒服…我好舒服…呜…我好舒服…呜…

…天啊…我真是舒服死啦…」

俩人喘息已定,赤裸的躺在床上聊天。

孙大炮道:「我没带套子,又插的这麽深,泄的这麽多,恐怕…你肚子里…

已经有我的优良品种罗!」

雅云一边好奇的拨弄他软垂的大屌,一边揶揄道:「别臭美啦!你就算插的

再深,泄的再多,也甭想我会怀你的孽种……」

孙大炮哦了一声,笑道:「呵呵~原来你已经结紮了,怪不得一点也不担心

…」

俩人又聊了一会,雅云便起身进浴室清洗,等到清洗完毕出来,孙大炮已呼

呼睡着了。

雅云觉得无聊,便翻看柜子里希奇古怪的情趣用品。

「咦!他怎麽也有这玩意啊?」

雅云翻到一条带有假阳具的情趣内裤,不觉疑惑好奇,她心想:「孙大炮要

这玩意干啥?」

其实她不知道,孙大炮经常邀约男男女女,在这儿开狂欢大会呢!

孙大炮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到一具柔软滑溜的胴体,赤裸裸的趴在自己

背上,他略一回神,才想起是雅云在作怪。

两团嫩肉不停在他背脊上磨擦,弄得他浑身舒爽,色心又起。

他心想:「他妈的!这女人骚起来,还真浪呢!」

他闭目养神,默默享受,只觉对方的重点,正逐渐下移至他干扁的臀部。

蓦地,一股黏湿的液体撒在屁股上,紧接着一双柔软细嫩的手掌,便钜细无

遗的开始按摩,他舒服的简直上了天,便嗯嗯啊啊的道:「亲亲大妹子啊…你乾

脆替我舔舔屁眼吧……等我养养神……再来好好肏你…」

背後的雅云没答话,但柔嫩的手指却在他屁眼上搓揉,那股痒兮兮的滋味,

使他软垂的阳具,一下子又半硬了起来。

「嗯…这娘们有一套…弄得可真舒服…呵呵~要是待会替我舔起屁眼…那还

不知有多爽呢……」

他心中胡思乱想,正乐得慌,突然一阵剧痛,瞬间直透肛门。

「唉呀!我的妈啊!…你搞什麽鬼……快拔出来啊…唉哟…」

穿着带有假阳具情趣内裤的雅云,竟然异想天开的替孙大炮的屁眼开了苞,

当假阳具捅入孙大炮屁眼时,一缕鲜红的血水,同时也流了出来。

看着身下孙大炮痛苦的挣扎,雅云心中竟有股说不出的快慰,这使她樱桃般

的乳头因而挺起,腿裆间也迅速湿润了起来。

孙大炮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人戳屁眼,而更离谱的是,这个人居然

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他痛不欲生,奋力挣扎,但瘦削的他却硬是无法摆脱背上,丰满健美的雅云

「你忍一忍嘛……一会就不疼了啦……」

雅云娇媚的安慰他两句,跟着便开始抽动,孙大炮立刻杀猪似地惨叫起来,

其声音之大,可远远超过被他肏过的所有女人。

「妈个屄!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怎麽会这样…唉哟……怎麽会这样…」

他心中懊恼痛苦,可真是欲哭无泪。

「好一点没有?…开始舒服了吗?」

雅云关切的慰问,如今听在孙大炮耳里,简直令他不寒而栗。

「唉哟!我的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有严重的痔疮啊……」

雅云『啪』的拍了他屁股一巴掌,叱道:「嗨!你不早说……怪不得流那麽

多血……」

痛澈心肺的孙大炮真是哭笑不得,雅云用卫生纸、湿毛巾细心替他擦拭乾净

,嘴里还嚷嚷道:「唉!你怎麽不早说…你怎麽不早说…我还以为……你很舒服

呢!」

擦拭完毕,雅云将孙大炮那阳具,包在自己嫩白的大奶中不停搓揉,还将那

双秀美的玉足,伸到孙大炮的嘴边。

「来…补偿你一下…你不是喜欢舔脚吗…就先压压馋吧……等你这肉棒硬起

来……咱们再好好…嗯……」

玉足滋味鲜美,酥乳柔嫩光滑,孙大炮屁股虽痛,但肉棒却仍然硬了起来。

望着眼前成熟妩媚,似熟悉又陌生的性感美人,他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自

己到底是不是人在梦中。

樱红微开的阴户,再度泛起晶莹的水光,两条修长圆润的大腿,又复缠绕他

的腰际,他只觉下腹热浪翻涌,巨炮已蓄势待发。

「管他妈的!先肏这婆娘,准没错!」

他猛一转身,将雅云压在身下,立刻提枪上马,直捣黄龙。

只听「唉哟!」、「啊呀!」两声,雅云叫小穴痛,孙大炮叫屁股疼,俩人

疼痛相互呼应,还真是痛痛爽爽,爽爽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