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重口 > 正文

女佣和表妹 [3/3]

2019-06-08 11:32  作者:侠客 点击:次 

” 你真的没开过苞? ” ” 你实在是会气人, 我和谁呀? 除了你摸我吻我,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亲 热

过。 ” 正明心想: 今天一定要弄到她。就往回抚摸着她的阴户,美芳被抚摸得嫩穴上 像是许 多虫虫在

爬行一样, 又痒又舒服, 心里也很奇怪, 为什麽自己摸没有这麽舒服? ” 好表妹, 让我用龟头给你磨磨

好吗? ” ” 不要! 你会弄进去。” ” 我不会放进去的, 你试试, 用龟头磨会很舒服的唷! ” 美芳心

想: 他那个龟头翻得像个小鸡蛋一样, 红红的嫩肉,如果真在穴外磨 一定会很 舒服。 ” 你不骗我? ”

” 我不骗你, 这种事怎麽可以乱来呢? ” 美芳心也有点动了, 她又道:” 怎麽磨? 我的穴和你的阳具碰

在一起? ” ” 你睡过来, 把屁股放在床沿就可以了。” 美芳犹豫一下道:” 你要好好的对我, 不要整

我, 我就睡过去。” ” 一定会对你好的, 不会整你, 你放心。” 美芳向外一伸腿, 把身子横躺在床上,

屁股放在床沿上, 双腿张开, 红嫩小 穴湿润 润的, 短短的阴毛亮得发光。 正明站在地板上,提着热的大

阳具站在她两腿间,她想看看是什麽样子,可是 看不见。 正明就把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 大龟头对准小

嫩穴, 他就用龟头在穴边 磨。 美芳笑了起来她道:” 你怎麽弄的, 热呼呼的东西在外面上上下下的磨,

怪 痒的。” ” 是我的龟头在穴口磨。” ” 我想看看。” ” 这看不见啊! 你只有感受, 滋味比看更

好。” ” 光是感受不看, 不看心里不舒服, 你们男人真好, 会看见。” 正明用龟头在美芳的阴唇磨了

一会, 用手把阴唇翻了开来, 龟头顶在穴眼, 两片阴唇 包住了龟头前端。 ” 你怎麽弄的? 好像有插进

去一点。” ” 没有啊, 只不过把你的阴唇翻开, 龟头顶在穴眼上, 又没有插进去,这样你 会痛吗 ? ”

” 痛是不会痛, 倒是有插进去的感觉。” 正明龟头轻顶穴眼, 一下一下轻幌着。 美芳觉得玩得很舒服,

又不痛也不涨,阴唇一张一张的,穴里面发痒,也有淫水 向外流。 正明心想: 小穴的骚水流出来了, 我要

用力一顶,一定会插进去的。但是又怕 她发脾 气, 下次不要再弄了, 所以就忍住轻轻的磨着穴眼, 用手

轻摸她的乳房。 美芳在沉醉中, 口中发出” 唷! 唷! ” 的声音, 正明的龟头向上一顶, 上上下下的 弄

着。 美芳的骚水越来越多, 就问:” 表哥, 弄穴是不是这样? ” ” 弄的姿势是这样, 但是阳具要塞入

穴里, 两人才舒服! ” ” 我想弄一次试试看, 但是我怕痛, 你这样磨我老是出水, 真要顶进去,我怕 小

穴装 不下, 穴会弄坏 。” 正明笑道:” 你现在流了很多水, 一顶就滑进去了, 但是会有点痛, 不过不

会 太厉害, 因为你没开过苞, 顶进去就不痛了, 你听过什麽人被弄过? 这是天生就这样,你 玩过一次,

下回就要了 。” ” 我听同学说的, 她们第一次会好痛好痛。” ” 她们给男人弄过, 有再上学吗? ”

” 有啊, 就是开过苞後第二天上学时在教室里讲的呀! ” ” 她们有告诉你她们的穴坏了没? ” ” 没

有坏, 我们到洗手间看, 还好好的。” ” 这就证明我没骗你, 开过苞後她们还想弄吗? ” ” 我知道你

没骗我, 但我怕痛, 我那几个同学天天在想这事。” ” 这就证明弄穴一定很舒服。” ” 哎呀! 不要讲

这些了, 我问你, 如果我现在让你弄, 会不会很容易就插进 去? ” ” 你现在水流得很多, 很好插, 但

是你才开苞, 会有点痛。” ” 表哥, 你一点一点插进去试试, 总不会很痛。” 美芳这时正在紧要的时

刻, 真想插进去让他开苞算了, 反正是要开苞的,表 哥倒很听 话, 他不会弄得太痛才对, 再问问清楚,

让他开苞算了, 有这样大的龟头不能玩 多扫兴, 她说道: ” 表哥, 如果我现在让你弄, 你怎麽弄进去?

” ” 现在我的阳具正对着穴眼上, 你的穴眼又在冒水, 很滑一顶就进去了,总 会有点涨 痛, 不过一会

就好了。” ” 可是我的穴很小, 怕装不下你的大阳具。” ” 女人的穴有伸缩性, 顶进去就会张大, 包

你装得下。” ” 你是不是一整根一下子就插进去? ” ” 我讲过, 一下子插进去就不太痛。” ” 好吧

, 让你开了算了, 只要不弄坏就好, 但愿不会太痛。” ” 好表妹, 你把精神放松, 同时把腿叉开, 小穴

也要放松, 千万不要夹紧,你 一夹紧 就痛了 。” ” 我现在很需要, 表哥, 只要你疼我, 小穴痛一点我

也会忍的。” 正明听了美芳的话, 心里很感动, 很爱怜的吻着美芳, 美芳也送上舌尖让他 吸吮。 他用

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 小穴垫得好高, 他又用龟头磨了穴口几下, 淫水弄满 整个龟头, 穴口也水汪

汪, 於是他事先准备的步骤都做好了, 就对她道: ” 你现在尽量叉开腿, 我架着你的腿, 把穴也尽量张

开, 我要进去了。” 美芳点点头, 表示准备好了。 他低头一看, 穴眼水汪汪的, 红红的阴唇也张开了,

就把龟头塞到穴口上,美 芳感到 穴口一涨, 也就把眼睛闭上了。 正明见龟头已塞到穴口, 美芳没有叫,

他挺起了大阳具, 把整根阳具向穴里 一挺,龟 头一紧, 大阳具也紧紧的, 好似用手捏住了一般, 整根阳

具一下子插到穴里去 了。 美芳忽然感到嫩穴里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塞了进来, 这一塞就塞到底,连花心 也

塞满了, 嫩穴里一阵剧烈的疼痛, 好像整个穴要被撕开一样, 痛得眼泪也掉了出来, 叫道: ” 哎呀! 我

的天啊! 痛死我了, 我的穴破了, 表哥, 我不要, 太痛了。” 正明的大阳具插到穴底, 就趴着不再动了

。 美芳屁股摆了几下, 想把阳具抽出来, 可是刚一摆动嫩穴又是一阵剧痛, 她 叫道: ” 哎呀! 不要动

嘛! 我都快痛死了。” ” 我没动啊, 是你自己在动的呀。” ” 我要知道这麽痛就不会给你弄了。”

” 你现在痛吗? 我又没有动。” ” 现在不大痛, 但是涨得很厉害。” ” 等一会就好了。” ” 要等

多久? 你的阳具还在里面一翘一翘的, 弄得我涨死了。” ” 等一会你就知道好美好美。” ” 只要不痛

就好了, 我不要好美好美, 就这样放着好了。” 正明把大阳具插进嫩穴里, 趴在美芳身上不敢乱动, 但

是双手并没有停,在 美芳的身 上乱摸又向双乳上摸弄起来, 捏弄乳头, 一手在她的白嫩屁股上抚摸着,美

芳现 在只觉得 涨, 身上、乳房、屁股被正明摸得十分舒服。 ” 表哥, 你弄穴手也不停, 摸得我好难过

又好爽快。” ” 现在你的小穴还在痛吗? ” ” 有一点, 但是很涨, 你刚把阳具顶进来时, 简直痛得要

命。” ” 让我把阳具轻轻的闪动一下好吗? ” ” 要闪动干什麽? 这样不是很好吗? 一动就会痛。”

” 好, 等一会你要我闪动的, 不动你不舒服。” ” 不要拿话来逗我, 讲得人家穴眼里….” ” 是怎麽

了? ” ” 我形容不出是什麽味道, 好像是有点痒的味道又不是, 这不知道是什麽原 因? ” 正明笑了笑

也没说什麽, 居然搂着美芳的屁股, 暗劲轻轻把大阳具幌了两下, 她感到 穴里忽然痒了起来, 穴里的水

也比以前流得更多了。 ” 表哥, 穴里怎麽痒起来了? ” ” 让我幌动几下就不痒了。” ” 痒是不会太

厉害, 我还是忍得住, 忍不住时再告诉你。” 刚说完就奇痒起来了, 不但痒, 连心也痒起来了, 她呻吟:

” 哎呀! 怎麽会痒? 简直使人受不了! 连心也痒起来了。” ” 干穴一定要闪动, 那有泡在穴里的? 泡

久了一定会痒。” ” 死鬼, 你知道为何不早说? 早说我就让你弄了, 快嘛! 怪痒的。” 正明挺起身子,

架开美芳双腿, 低头向下一看, 她的小嫩穴被阳具涨得鼓鼓 的,两片 阴唇翻在外面, 骚水直往外流。 正

明挺起屁股把阳具对着小穴连顶几下, 用的力气很重, 顶得肚皮碰肚皮” 啪! 啪! 一下一下的响着, 大

阳具由嫩穴里抽出一半, 再用力的顶进去。 连连幌动用力抽插, 美芳感到穴在涨也在痛, 但是舒服的味

道比较多, 正明 一顶,她 的嘴一张, 连顶连连张。 这时美芳浪叫了起来: ” 哎呀..我的穴..唔..这..

这是什麽..滋味..痛死了….穴快..涨破了….好表哥 大鸡巴….好狠心….嗯..啊..表哥..你..我..那麽

大….的鸡巴….都..都插进来了 ….唔..哎..哎..哦哦..哦..穴心要..要爆了….唷..涨死了…. ” 正明

见她浪叫得美妙, 道:” 嫩穴妹妹, 我的大鸡巴好吧? 会止痒。” 美芳道:” 大鸡巴表哥..再..再顶啊

….这样舒服呀….不顶我会….痒死的…. ” 正明拼命的狂顶, 大阳具越顶越硬。 美芳已不觉得痛了,

只是感到涨得很, 小嫩穴里满满的, 像进来了一只快乐 棒,虽然 第一次开苞, 她已尝到了干穴的乐趣,

再加上他的阳具又粗又会体贴她,使她忘 掉痛苦。 ” 啪! 啪! ” 又是数十下狂抽狂插, 美芳的穴一张

一合, 嫩穴的嫩红肉翻出 来又顶进 去顶进又翻出, 连屁眼也涨得鼓鼓的。 越顶她越舒服, 一面让他干

着, 一面心想: 难怪好几个女同学常常会找男人 干穴,原 来是很舒服。以前表哥常想干我的穴, 都被我

拒绝, 如果早知道这麽爽,早就给他 弄了。 想着这些, 骚水流得更多了。 美芳道:” 表哥, 我的骚水真

多, 流了这麽多还在流, 你帮我擦擦, 那流到屁 眼里去, 好不爽快。” 正明擦过後又再顶, 并且顶得又

快又重, 她一口口的直吞口水,小穴里又涨得紧 紧的, 穴里那根大阳具老是在花心上碰撞。 干到最美的

时刻, 美芳浪叫起来了: ” 大鸡巴..表哥..达达….怎麽顶的….嗯..这麽好….嫩穴不要活了….干死我

吧….唔..啊…. ” 美芳兴奋起来, 如同疯狂一样, 正明的阳具已经干了将近一个小时, 她觉全 身无论

什麽地方都松了起来, 尤其是嫩穴中, 说麻不麻, 说酸不酸, 是酥又不是酥。 忽然身子连颤抖了几下,

美芳心想: 怎麽会这样呢? 正明的阳具又狠顶了几 下,美芳 的心酥酥的酸麻麻的, ” 卜滋! ” 一声,

射出了阴精, 花心好像掉下来一样,人也 似是摔 倒了。 ” 哎呀! 表哥, 我..我要摔倒了..这是什麽呀!

花心掉了? ” 正明的全身也是一阵舒畅, 一酥麻, 大阳具就一硬, 一股浓浓的精液向着穴 心射去, 射得

好有力, 也射得好多, 美芳感到嫩穴心忽然烘烫起来, 这一烫松开了搂住他 的手。 美芳道:” 怎麽搞的

? 我累死了, 花心被你干掉了, 穴里又是什麽东西流出 来? 怎麽 一酥麻我鼻子眼睛喉咙, 连腰上背上屁

股沟和屁眼都一阵怪痒, 又舒服又累, 小 嫩穴忽然 烫了一下, 有黏黏的东西射在花心上, 表哥, 这是什

麽? 为什麽会这样? ” 正明把大阳具由嫩穴里拔了出来, ” 卜滋! ” 一声, 大阳具上又是红的又是 白

的。 美芳的穴眼流着又是红的又是白的混合浓浆, 正明用卫生纸擦她的嫩穴也 擦擦阳具, 美芳看见又是

红的又是白的, 好多好多。 美芳道:” 这些是什麽? 红红的白白的和牛奶一样。” 正明道:” 你刚才感

到穴里酸麻浑身抖, 是你射出了阴精, 花心就跟着要掉 下来一样, 你又感到花心一烫是我射了精, 射在

你的小嫩花心上, 所以烫烫的好像要摔跤一 样。” ” 死鬼, 你怎麽这麽狠心, 小穴都流血了。” ”

那血水是先流的, 我的大阳具顶进去你叫痛时, 已把处女膜顶破了, 那是 处女红, 下次就没有了 。”

美芳累得想打他, 但手举不起来, 问道:” 表哥,我怎麽一点力气也没有? 手 也举不 起来? ” ” 你是

兴奋过度, 等一会就好了。” 美芳看看他的阳具已垂下来, 也不硬了, 也没刚才那样大, 龟头也小了,

又问道: ” 刚才那麽大, 现在怎麽这样小? 表哥, 你过来一点, 我看看你的阳具。” 美芳摸摸, 软绵绵

的一点劲也没有, 又问: ” 这根阳具怎麽变小了? 也软绵绵的, 摸起来不够劲, 刚才又硬得吓死人。”

正明道:” 射过精就会软, 等一会又会硬, 不信你套动两下试试看? ” 美芳笑着, 而正明正抱着她, 两人在床上躺着享受高潮後的余温……